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可能這就是天賦異稟,系統光環吧。

    減肥先瘦胸,增肥先胖臉的詛咒並沒有在她的身上應驗。

    蘇葉減肥的時候最先瘦的就是臉,一直都不變的是胸。

    一轉眼,便到了蘇葉與趙明玉約定的日子。

    離開之前,她先去了山上,那個山洞那邊。

    山洞裡面很是整潔,一點兒都沒有亂,她先前熬得那罐皂莢因為被莫星河放置在陰涼處的原因,發酵的雖好,卻並沒有什麼難聞的氣味兒,反而還帶著一股清香的味道。

    不過,在她的手擦過床板上那一層厚厚的灰塵時,她就知道這裡已經很久沒有進過人了。


    應該從他們分別那日開始,就沒有再來過人了。

    莫星河並沒有回來。

    「騙子……」她小聲嘟囔了一句。

    離開山洞,她回家拿了晾乾的藥材,搭著小朱的牛車往城裡去。

    這次老朱沒有跟著,只有小朱自己,他看到蘇葉這瘦了不止一圈的身材不由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蘇姐姐你這是發生了什麼?」小朱平日里總是城裡村裡來回跑,根本就沒空理會那些村裡的家長里短,所以並不知道村裡發生的這些事兒。

    「沒什麼,倒是你,媳婦兒都要生產了吧?還在整日到處跑。」蘇葉記得小朱曾經和她說過他媳婦的月份。

    「嘿嘿,這不是也沒辦法嘛,我得多賺些錢,家裡才能買得起糧。」小朱嘿嘿的笑著。

    蘇葉聞言也垂眸笑了笑。

    每個人的生活都很不易。



    一路上,兩個人都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快要到晌午的時候兩個人才終於到了鎮上。

    小朱的身上已經是流了不少的汗,前襟都被汗水給浸透了。

    蘇葉看著他這模樣,開口道:「走,我們去茶樓喝點茶水吃些點心。你一大早就過來了,現在也是晌午了,得好好歇息下。」

    蘇葉手中還有十幾兩銀子,帶著小朱吃些茶點還是綽綽有餘的。

    「不用了蘇姐姐,我就找個陰涼地地方坐會兒就行了,我不餓……」他推拒著。

    然而他的話才剛說完,肚子就不爭氣的叫喚了。

    「咕……」

    小朱低頭不好意思的捂住自己的肚子。

    「沒事,走吧。」蘇葉提著竹筐走進了茶樓。

    一樓客滿沒有位置了,蘇葉便往二樓走,小朱一直低頭走在她的身後,都不敢看走在茶樓裡面的人。

    他心裡清楚,他這種人和這裡是格格不入的。

    因為蘇葉兩個人裝扮太過惹眼,蘇葉又提著一個大竹筐的原因,兩個人一路都被人行了注目禮,幾乎是所有人都盯著他們二人。不過倒也沒有人阻止他們進來吃飯就對了。

    直到蘇葉看到了一個空位。

    是一個靠窗的四人桌。

    說來也是奇怪,這裡的生意很好,幾乎是桌桌滿人的程度。因為這裡的茶樓是有戲看,是有曲兒唱的,所以來的人不少。

    可是那個位置卻無人問津,有些人就是站著也沒有往那兒坐。

    雖然心有疑惑,蘇葉卻懶得想那麼多了。

    她徑直走了過去,將竹筐放在腳邊,自己坐下之後也招呼著小朱坐下。

    不知道為什麼,她坐下之後,好像聽到了很多人的抽氣聲,空氣瞬間安靜下來了,靜的彷彿掉一根針都能夠聽到聲音。

    「什麼鬼?」蘇葉莫名奇妙的看著這些人小聲地嘟囔了句。

    小朱也覺察到了氣氛的不一樣,剛要著了凳的屁股愣是不敢坐下去,懸在上面,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他那副樣子卻是逗笑了蘇葉。

    「行了,快坐下吧,這樣不累么?」

    蘇葉說完之後,便招呼道:「小二,上茶水。」

    不過奇怪的是,周圍明明就有添茶的小二,卻沒有一個人往這邊走,就好像沒有聽到她說話一樣。

    蘇葉不滿的蹙眉,再一次重複道:「小二,上茶水。」

    結果這小二非但是沒有理她,還躲的更加的遠了!

    那躲避的速度,好像她是什麼瘟疫似的。

    小朱也覺察到了什麼,站起來怯生生的對蘇葉說道:「蘇姐姐,要不我們走吧?街邊也有賣包子的,我們隨便吃點兒就好了,你今天進城裡不是來賣葯的嗎?要不我們先去賣葯吧?」

    蘇葉聞言,抬眸看他一眼,並沒有要起身的打算。

    「不行,憑什麼?我們又不是不花錢吃他的白食,都是顧客憑什麼厚此薄彼?」蘇葉刻意的提高了聲音,讓這裡所有的人都能夠聽到。

    這茶吃不吃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態度。

    都是顧客,憑什麼差別待遇?

    這時候,一個小二朝著他們這邊跑過來。

    「店中沒有地方坐了。所以不能招待你。你快走吧。」

    「我坐的不就是空位么?憑什麼不能招待?」蘇葉皺眉問道。

    「就憑,那是我的位置。」

    一道囂張的聲音從樓梯口傳來。 蘇葉循聲看過去,只見一個穿著黃色錦衣的少年郎從那邊走過來,身高約莫著和她相差無幾。

    劍眉星目鵝蛋臉,好看又沒什麼稜角,但眼中的戾氣卻很重。

    「這位置又沒有寫名字,你憑什麼說它是你的?」蘇葉斜睨他一眼淡淡道。

    「整個錦州城,誰不知道這是我趙風眠的位置。」趙風眠說著,看了一眼蘇葉腳邊的竹筐,頓時便嗤笑出聲:「哦~是個下面來的村姑呀,怪不得什麼都不知道,念在你是第一次,饒你一命,滾!」

    他說到哪滾字的時候厭惡之情溢於言表。

    蘇葉聽到他的話眸子眯起。

    趙風眠……

    趙。

    她笑了。

    趙風眠見她非但沒有害怕,反而笑了,心中一股煩躁感油然而生。

    這村姑是聽不懂人話嗎?

    可能是因為自家三個姐姐的原因,趙風眠會用任何字眼去攻擊人,卻從來不會用胖和丑。

    就在他心情暴躁快要發作的時候,蘇葉又開口了。

    「趙明玉的弟弟?」

    她這話一出,原本想要發作的趙風眠生生的壓制住了自己怒火。

    「你認識我二姐?」趙風眠這個小魔頭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趙明玉這個大魔頭。

    除了二姐,其餘幾個姐姐脾氣都很溫和。可以說他從小就是被趙明玉給揍大的,所以聽到趙明玉的名字總是格外的敏i感。

    「不認識,不過是打了一架又挾持了她做了一些非法交易而已。」蘇葉戲謔道。

    一聽到她這麼說,趙風眠眼眸頓時就睜大了。

    「是你!」

    趙風眠知道那次,聽說他二姐被挾持了,對方還拿著匕首往她脖子上搭。

    最神奇的是,最後那個人居然安然無恙的離開了。

    而趙明玉回家之後也並沒有提起此事,也沒有顯得太過生氣什麼的。

    現在,他終於看到了這個挾持他二姐人。

    竟然是個女人,而且似乎也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嘛。

    不過特別美眼力見兒是真的,他都讓她走了也不走,非要留在這裡等待著承受他的怒火。

    「對,就是我。」蘇葉淡定的點頭。

    「那你還留在這裡?你就不怕我綁了你給我二姐報仇嗎?」趙風眠挑眉看著蘇葉。

    老實講,他是真的有些好奇了,這村姑膽子這麼大的嗎?

    不要說是鄉下人了,就是這錦州城裡面的權貴見到了他都是要微微低頭的,而這個村姑卻如此的淡定,甚至隱隱約約有一種高他一等氣勢。

    「報什麼仇?說的好像我把她給殺了一樣。她還好好的活著呢,至於你說得綁了我,我還真不怕。我一沒財二沒色,你綁我又有什麼用呢?」蘇葉十分淡定的回答。

    趙風眠被她這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給說服了。

    她的話好像真的一點兒毛病都沒有呢。

    有點兒意思。

    「不過呢,你要是實在氣不過想要綁我的話,我也不會拒絕的,你直接把我綁到你家裡去就好了,正好我找你二姐有事。」蘇葉看著他突然就笑了。

    「你說綁就綁,我不要面子的啊?」趙風眠一聽蘇葉這話,當即就不樂意了。

    想要借著他去找他二姐,這村姑還真是打得好算盤啊。

    一聽這話,蘇葉就知道,這小叔叔口中的小惡魔,其實也是個逗比。

    「哦~那你覺得怎呢綁你才比較有面子呢?」蘇葉打趣兒道。

    「哼,」趙風眠一偏頭:「我才不要綁你呢。麻利的,從我的眼前消失,我就當成今天的事情沒發生過,不然的話我就把你們兩個都丟到凌江裡面餵魚!」

    趙風眠說著視線也掃過了站在一旁瑟瑟發抖的小朱。

    很顯然,這兩個人是一起的,都很土氣,一看就不是錦州城裡的人。

    「你這人還真是小氣,這桌上又不是沒有空位,你就不能坐下一起吃嗎?」蘇葉揚了揚眉梢不滿的說道。

    「你讓我,和你們兩個一起吃飯?你在做夢嗎?」趙風眠一臉嫌棄的看著蘇葉。

    那模樣,好像和他們一起吃飯就是一種折磨一樣。

    「那我不管,我先來的這就是我的位置。你如果不能忍你就離開。」蘇葉淡淡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