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可是對於這羣人的身份還是有一絲好奇,到底是什麼原因,能讓他們如此輕鬆的便被盧振坤給召集了過來。

    感受着他們身上那種濃重的叢林氣息,羅成可以肯定這些人還是在役的戰士。

    矮個子腦袋微微低下,一股銳利的氣息瞬間綻放了出來。

    羅成眼神中閃過一抹驚訝, 這個矮個子雖然看起來平平無奇,可是氣勢卻是這幾個人裏面最爲恐怖的。

    羅成眉頭微皺,腦海中快速思索着。

    沉吟片刻,腦海中逐漸有了計劃。

    手放進兜裏面,直接盲發了一條短信給曲筱雅,告訴她自己有點事情,先不聯繫。

    曲筱雅並沒有回覆,知道羅成肯定是遇到了什麼大事情。

    羅成將手拿出來的時候,矮個子已經繼續冰冷的開口:“不聽話,可是要受苦的。”

    羅成輕笑,心裏面也有些無奈了起來。

    幾句話,羅成已經知道了他們的等級,心裏面有些失望。

    如此囉嗦,級別定然不會太高。

    級別不高,羅成就算跟他們去了也不會見到什麼特別的人物。

    如果被帶走了,見到的只有兩種可能,一個就是盧振坤,另外一個就是調遣這幾個特種戰士的人。

    沉吟片刻,羅成最終還是決定了下來,輕聲呢喃道:“好,我跟你們去。”

    矮個子手伸進了自己的懷中,剛想要拿出武器,卻反應了過來羅成說的話。

    怎麼……跟着走了? 矮個子眼神裏面閃過一抹輕蔑的光芒,還以爲羅成會堅持到底。

    心中愈發不屑。

    揮了揮手,後面立馬有人走上前來,將羅成擒住。

    羅成也沒有反抗,任由他們推搡着將他帶進了麪包車裏面。

    車窗是黑色的,看不到外面的情況,前面也被人擋住了,不過羅成卻並沒有被捆綁起來,也沒有蒙着眼睛。

    很顯然,他們並不認爲羅成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羅成輕笑,也不着急,靜靜的等待着。

    腦海中則是默默的分辨着現在行走的方向和距離。

    這對於羅成這種人來說,即使是矇住眼睛,想要辨認方向也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最初面對的方向記住,在車上身體往那邊傾斜,走了多久的時間,這些在他們腦海中都有很清楚的概念。

    三十分鐘後,車子緩緩停了下來。

    這次,羅成被戴上了眼罩,手也被簡單的捆綁在後面。

    很快,羅成被推搡着下車了。

    羅成嘴角露出一抹輕笑。

    周圍有風,明顯在戶外。

    腳下很軟,並不是石板,而是土地,還是很溼潤的土地。

    周圍能夠聞到一股松樹的味道,應該身在一片松樹林裏面。

    後面的人依舊在推着他的身體。

    羅成也不擔心,邁開步子慢慢的向着前面走去。

    現在已經徹底進入夜色了,周圍本來就是一片黑暗,加上黑布的遮擋,羅成的眼前完全沒有任何一絲的光明。

    走着走着,羅成感覺眼前多出了一抹光亮。

    越走越亮,似乎已經到了眼前一般。

    沒走幾步,羅成被人按住了肩膀,腳步也停了下來。

    身旁的人並沒有說話,對面也沒有人開口。

    羅成嘴角露出一抹輕笑,靜靜的等待着。

    這種事情,羅成做了不少次,可是每次抓他的不是窮兇就是極惡,如此呆萌的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沒過多久,前面傳來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還伴隨着一陣‘吸溜吸溜’的聲響,應該是在吃麪。

    羅成心中無奈,臉上卻並沒有什麼反應,繼續默默等待着。

    很快,身旁的腳步聲漸行漸遠。

    很顯然,身前這個吃麪的人將他們給打發走了。

    一陣桌椅的聲音響起,羅成清晰的感受到身前的人竟然直接坐在椅子上吃了起來。

    羅成也不着急,就這麼默默等待。

    仔細感受着周圍的情景,心裏面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位置。

    很快,伴隨着一陣喝湯的聲音,男人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站起身來。

    擡步走到羅成身前,上下打量幾眼,輕蔑的開口:“聽說你很能打?”

    羅成輕笑着搖頭:“你可能聽錯了。”

    男人在羅成周圍饒了一拳,輕輕開口:“我看也是。”

    話語之中,滿是輕蔑。

    沉吟片刻,繼續開口說道:“知道我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針對你這個小垃圾麼。”

    聲音之中,很是輕蔑,卻又帶着幾分豪爽。

    因爲在他的語氣裏面,對羅成並沒有任何的敵意。

    羅成輕笑:“願聞其詳。”

    男人眉頭皺起,眼神裏面閃過一抹厭惡的光芒:“老子最特麼討厭你這種文縐縐的小白臉!聽就聽!翔幾毛翔!”

    “老子看你就像一坨翔!”

    羅成心中訝異,嘴角慢慢扯出一抹弧度:“這麼說話,會捱打的。”

    男人卻張狂大笑:“哈哈哈!老子捱打?告訴你,老子之所以來就是聽說你很厲害!”


    “不過我手下去了你似乎連動手都沒敢?你個孬種,你打我啊!”

    說着說着,情緒都開始激動了起來。

    羅成心中默默思索,幾個手下都已經走了,很顯然這個男人就是老大了。

    名門教授抱緊我 ,不就是他麼。

    想到這裏,羅成也不再猶豫,被綁着的雙手開始慢慢的扭動。

    看着羅成並沒有開口,男人莫名的更加氣憤了起來。

    直接一腳將桌子踹到,麪碗的湯都灑落在地上。

    冷聲喝道:“媽的,又特麼讓老子白袍一趟,找個能打的真特麼難!”

    羅成嘴角的笑容愈發濃郁,心中也算慢慢的明白了過來。

    眼前的人,就是一個武癡,應該是被什麼人給糊弄過來了。

    雖然男人並不是罪魁禍首,但羅成也並沒有失望,順藤摸瓜,總能找到後面的人。

    本來羅成就閒來無事,能夠找到一些線索也是不錯的事情。

    男人卻並沒有發現羅成的異常,指着羅成繼續怒吼道:“老子跟你說話呢!你特麼不是很囂張麼?不是要打我麼?來打啊!”

    說完之後,男人便清晰的看到了羅成慢慢伸手將自己的眼罩給摘了下來。

    男人一愣,眼神裏面閃過一抹疑惑的光芒,總是感覺哪裏不對,可是卻又沒看出來到底哪裏不對。

    尤其是眼罩摘下來之後,跟羅成對視,大腦就如同短路了一般,根本沒有心思思考。

    看了半天,羅成臉上的笑容愈發濃郁。


    這時候男人終於反應了過來。

    羅成的手不是綁住的麼?怎麼鬆開了?

    還沒等他想完,便看到一個拳頭不斷的在自己的眼中放大。

    男人身體瞬間警覺,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極度緊繃的狀態。

    身體更是下意識做出了反應,想要向着旁邊躲閃。

    可即使如此,卻依舊沒有快過羅成的速度。

    砰!

    沉悶的聲音響起,羅成的拳頭結結實實的打在了男人的肩膀。


    男人身體接連包退,身體也瘋狂的傾斜, 倒退數步之後還是沒能卸下去身上的力量,重重的跌倒在地上。

    再次擡頭,眼神裏面已經出現了無比興奮的光芒,依舊沒有任何的憤怒和敵意。

    羅成嘴角緩緩露出一抹輕笑。

    男人的反應,超出了他的意料。

    羅成也不着急,平淡的目光就這麼淡淡的看着男人。

    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彪悍的形象。

    身強體壯,梳着一個側背的髮型,頭上鋥光瓦亮。

    面容堅毅,看上去有一種堅毅的俊朗,三十多歲的年紀,眼神裏面閃爍着無比激動的光芒。

    很快,***了起來,臉上滿是笑容的盯着羅成。

    就如同入獄十年,忽然看到大姑娘一般。 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脣,又伸出右手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男人驚喜的開口:“沒想到啊,你小子還真有兩下啊!”

    羅成輕笑着問道:“堂堂丁級特戰隊,找不到一個打得過你的人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