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只不過這個大象在和蠍子說話的時候,語氣恭恭敬敬的,

    蠍子還沒有說話,就聽到一陣腳步聲朝着這邊走了過來,而且這腳步聲很急促,來人走得很快,好像是有什麼急事請。 這腳步聲不是蠍子的兄弟發出來的,他朝着大象努努嘴巴,兩個人同時把槍拿在了手中,只要進來的不是自己人,他們的槍口隨時會射擊出子彈的。

    腳步聲在帳篷門口停了下來,接着一個聲音鑽進了他們的耳朵裏面:“我是王青山,能進來嗎?”

    蠍子和大象互相看了一眼,兩個人的槍並沒有收回來,蠍子對着帳篷門口說了一聲:“進來吧。”

    王青山進到了帳篷裏面,看到是他,蠍子和大象才把槍收了起來。

    “蠍子,我找你有事情,剛纔我們老闆來電話了,說讓你最近能夠把事情解決掉,因爲那邊他還有別的事情,沒有時間等你了。”

    王青山看了一眼蠍子和大象,淡淡的說道,對於他們的槍,他好像是沒有看到眼中。

    “好的,我知道了,不過現在想要儘快完成計劃,我需要你的配合。”

    蠍子笑眯眯的說道,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這是準備要下套了。

    “你說吧,我們來這裏就是配合你的。”王青山還是淡淡的說道。

    “我們現在需要你們配合,把目標引出來。”蠍子還是笑眯眯的說道。

    “怎麼配合?”王青山眉頭皺了一下說道。

    “具體的計劃我們現在來商量一下。”蠍子說着話,指了一下地圖。

    過了大概有半小時的時間,王青山才從帳篷裏面走了出來,他臉色鐵青,看樣子他現在的心情很差。

    “瑪德,你們賺錢,讓我的人當誘餌,簡直是太欺負人了。”王青山一邊走着,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

    “這老傢伙可是被氣壞了,估計心情不也不好。”大象看着王青山走了出去,笑着對着蠍子說道。

    “他生氣又能怎麼樣,他的老大說了,一切要聽我的,現在讓他配合我們,他只有乖乖聽話,不過這樣對他也是一種幫助,把他隊伍裏面的渣子都給清除掉,這樣他隊伍的整體素質都會提升的。”

    蠍子不以爲然的說道,眼睛還是緊緊的盯着地圖看着。

    王青山一邊朝着帳篷走去,一邊朝着四周看着,在確定沒有人跟着的時候,他快步來到了一棵大樹下面,爬到了樹上,從一個樹杈裏面拿出了一個用塑料袋抱着的東西。

    打開了塑料袋,把裏面的東西拿了出來,這是一個衛星電話,王青山快速的把電話打開,然後撥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被接通以後,王青山和對方聊了大概有十分鐘,然後把電話掛了,關閉了電話,把電話重新包好,藏了起來,下了樹,繼續朝着帳篷走去。

    獵人學校,一天的訓練終於是結束了,當幾個人回到了宿舍以後,把身上的裝備全部放好,接着就都趴在了牀上,一動不動了。

    就在這時候,有一個獵人學校的教員走了進來,他看了一眼幾個人的樣子,笑了笑,走到了龔箭面前,用英語說道:“龔箭指導員,校長叫你過去。”

    龔箭雖然是累的爬不起來了,可是他還是掙扎着站了起來,答應了一聲,跟着教員走出了宿舍。

    獵人學校的校長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他以前就是特種兵出身,創建了獵人學校以後,人們都是把他叫做校長,他的本來的名字都被忘記了。

    “龔箭先生,你們的領導給你打來了電話,你需要接一下電話。”校長看到了龔箭進來了,就對着他說道,他說的是華夏語,雖然不是很標準,但是還是可以聽懂,說完話,把一個衛星電話遞給了他。

    龔箭接過了衛星電話,放在了自己耳朵上,一個男人的聲音鑽進了他的耳朵。

    龔箭沒有說任何話,就是靜靜的聽着,臉上的神情沒有任何的變化。

    等到對方講完了以後,龔箭掛了電話,把電話遞給了校長,說道:“謝謝您了。”

    “沒事情,小夥子,你要是有什麼事情,可以隨時來找我,你們的老大我可是認識的,他當初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不過我還是想要說,你們要努力的訓練,不要丟了你們老大的面子。”

    校長接過了電話,很是和藹的說道。

    這幾天,龔箭也見過校長,在他的心中,校長就是一個倔強,而且傲慢的老頭子,可是現在他心中的校長的形象又變了。

    “謝謝你了,校長,我會按照你的要求去做的,絕對不會丟我們老大的面子。”龔箭也是客客氣氣的說道,不過他的語氣中充滿了自信。

    “那好,那你就去吧。”校長點點頭說完話,就揮揮手。

    龔箭回到了宿舍,看到幾個人用好奇的眼神看着自己,於是就揮揮手,說道:“這幾天可能會有任務,大家都做好準備。”

    “是。”雖然大家都想要知道究竟有什麼任務,可是都答應了一聲,也沒有追問。

    就在這一天夜裏,夏國國際機場,一個神祕的人坐上了一架飛機,十二個小時以後,他出現在了獵人學校校長面前。

    當天晚上,龔箭和陳善明兩個人見到了這個神祕人,他就是溫總,以前龔箭和陳善明見過幾次,沒有想到他會來到這裏。

    “這一次來是有緊急任務,現在我們的臥底人員查清楚了,蠍子這一次想要殺一個人,就是M國家的查猜,而且他還有一個目標,就是我們的特警隊員何晨光,因爲他和何晨光有着殺父之仇,這個人報復心很大,只要是他覺得有些威脅的人物,他就會搶先動手。”

    溫總說話的時候,臉色很是嚴肅,何晨光可是烈士的後代,要是他出了什麼事情,那可是不好對烈士交代,所以保護好何晨光,就是他來這裏的主要目的。

    “情報準確嗎?”龔箭看着溫總問道。

    “這是我們的臥底的同志親自聽到蠍子說的,而且他們會用引蛇出洞的方法來完成他們這一次的目的。”溫總很是認真的點點頭說道。

    “那好,現在我們需要怎麼做?”龔箭想了想問道。

    “接下來你們等待命令,還有王豔兵現在的表現怎麼樣?”溫總轉移了一個問題問道。 龔箭不知道溫總爲什麼要詢問這個問題,想了想說道:“他一切都表現得很好。”

    “龔箭,這一次有可能要把他們兩個人都調回去,你要做好思想準備。”溫總點點頭又說道。

    “把他們兩個人都調回去?”這一次沒有等龔箭問話,陳善明就有一些驚異的問道。

    “是的,至於王豔兵爲什麼要調回去,原因到時候我會給你們解釋的,還有有什麼事情,我們要及時溝通。”溫總認真地說道。

    龔箭和陳善明點點頭,沒有再說話,但是兩個人有一種感覺,好像他們現在處於一盤棋當中,他們就像是棋子一樣,不過只要是國家需要,他們就算是死了也是沒有遺憾的。

    接下來的訓練和比賽到了白熱化的狀態,只不過每一次的成績都是林凌第一,有時候何晨光第二,有時候查猜第二,第三也是他們兩個人包圓了。

    這一天早晨,校長辦公室,他和溫總坐在一起,手中拿着一張紙,上面赫然用英語寫着挑戰書。

    接下來的內容就是蠍子要挑戰查猜和何晨光兩個人,而且還是生死局,不死不休的那種。

    在獵人學校,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要是學員在訓練和比賽期間,接到了挑戰書,那被挑戰者必須要接受,尤其是這一種不死不休的這種,要麼把挑戰者的腦袋帶回來,要麼把自己的腦袋讓人家帶回去。

    “蠍子,這種世界通緝的罪犯,竟然利用了我們的規則,現在他們兩個人究竟要怎麼做?不過我們的規矩是不能夠破的。”

    校長還是用蹩腳的華夏語對着溫總說道。

    “我知道,不過蠍子是利用了我們的規則,可是他帶着一隊人馬,要是何晨光和查猜兩個人去,那是必死無疑,他們這是首先破壞了規則。”

    溫總想了想對着校長說道,臉上的神情很是嚴肅。


    “我知道,可是他們在沒有破壞規則之前,我們是絕對不能夠破壞規則。”

    校長點點頭,還是很固執的說道。

    “這樣吧,我有一個要求,想要讓我們的隊員去偵查一下,把蠍子的具體情況摸清楚再說,你覺得這件事情行不行?”溫總說這些話的時候,腦海裏面冒了出來一個人影,就是林凌,因爲他們都知道林凌是一個做偵查的最好的人選。

    “那好吧,這是你們的事情,你們商量好計劃以後,可以自己執行。”校長點點頭說道。

    晚上,可以說是伸手不見五指,林凌和李二牛以及飛行員三個人全副武裝,從獵人學校出發了,他們三個人的任務就是診查清楚蠍子營地的情況。

    王青山就是溫總嘴裏面說的哪一個臥底,最主要的是他是王豔兵的父親,當初王豔兵能夠進入到鐵拳團,就是溫總專門找了參謀長的原因。


    這一次溫總說的要把王豔兵調回去,就是王青山的意思,從小到大,他就沒有爲家庭付出來一點,現在兒子長大了,他不願意兒子遇到任何的危險,尤其是這一次,蠍子有多厲害他很清楚,所以他纔會厚着臉皮和溫總提出來這個要求。

    雖然王青山也知道蠍子營地的一些情況,可是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蠍子一定有什麼事情沒有讓他知道,所以他纔會建議讓溫總派人把蠍子營地的情況搞清楚。

    不要說,有了夜視眼的功能以後,林凌現在晚上執行任務可謂是魚入大海,雖然這種能力的時間不是很長,而且每一天晚上只能夠用上三次,在關鍵的時候,這可都是能夠救人的。

    蠍子的營地距離這裏有大概十幾公里遠,林凌他們是知道的,大概的位置他們也知道,其實按照校長的意思,直接出動所有的特種兵學員,把那裏圍起來,直接把他們搞定就行。

    不過校長的方案被溫總直接拒絕了,要是讓學員們去圍剿蠍子,那麼以後在國際上,夏國的特種兵的話語權就減弱了很多,因爲那樣的話,夏國就欠了這些國家一個人情。

    這一次的行動,除了紅細胞的隊員,剩下的就只有查猜知道,本來這一次查猜也想的要加入到這一次偵查行動,可是被拒絕了,他被告知,等到正式行動的時候,會讓他參加的。


    可是當林凌三個人離開了獵人學校還沒有前進三四公里遠,突然林凌有一種感覺,在前面有人在窺視着他們,不過這個人並沒有給他們任何威脅的感覺,而且這個人給他一種很是熟悉的氣息。

    林凌讓李二牛和飛行員兩個人隱藏了起來,他也是隱藏了起來,默默地感受着前方那個窺視着他們的人,過了一會兒,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對着前方喊道:“查猜,是你嗎?”

    “是我,你也太厲害了,怎麼知道我會在這裏?”隨着說話聲,一個黑乎乎的影子出現在了林凌三個人的面前。

    “查猜,你這是違反了學校的規定,要是被發現了,那可是直接讓送回去的。”林凌對着查猜說道。

    “只要是能把蠍子他們搞定,我就算是死了也是願意。”查猜不以爲然的說道。

    這時候,林凌的腦海中突然冒出來那個沒有任何感情的聲音:“執行偵察任務,搞定蠍子,任務成功獎勵四百點,還有隨機獎勵技能,任務失敗,扣除四百點,隨機扣除一項技能,任務爲硬性任務,宿主沒有選擇的權利。”

    林凌差一點跳起來,今天可是偵查的,可是系統直接下達了這樣的任務,這不是又挖坑讓他跳進去嗎?

    不過想一想隨機獎勵的技能,林凌就覺得熱血沸騰,這些技能對於他來說,就是作弊神器,有了這樣的神器,那他簡直就是百戰百勝,以後特種兵中,只會留下他的傳奇的。

    “怎麼了,在這裏發愣?”查猜看到林凌不說話了,急忙問了一句,

    “沒事情,大家小心點,要是覺得不對勁,就趕快撤出來,安全要緊。”林凌是這樣說的,可是心中卻是恨不得一槍把蠍子搞定,這樣他就可以獲得豐厚的獎勵了。 繼續朝前前進了一段距離,他們距離蠍子的營地已經不到兩公里遠了,這時候,林凌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朝着他們撲了過來,他急忙揮揮手,緊跟在他身後的三個人都是急忙就地隱藏了起來。


    林凌的眼睛一直朝着前方看着,可是前方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到,不過那種危險卻是越來越濃郁了。

    “大家準備好,我們可能被人家發現了,等會兒情況不對,大家互相掩護撤退。”林凌說着話,第一次施展了自己的特殊技能,頓時他的面前就像是白晝一樣了。

    雖然只有短短的十幾秒的時間,可是足夠林凌把一切都看清楚了,也許是因爲天色太黑了,在他面前的敵人們都是沒有隱藏得很好,尤其是狙擊手,竟然讓林凌發現了隱藏的位置。

    林凌咬咬牙,趴在了地上,用自己的***瞄準了對方的狙擊陣地,大約五秒鐘以後,他扣動了扳機。

    扣動扳機的瞬間,林凌的身體一下子朝着一邊翻滾了過去,就在同時,他隱藏的地方被人家的子彈擊中了,只不過對方也是發出了一聲悶哼,看樣子被林凌給擊中了。

    兩個狙擊手的槍聲點燃了戰鬥的號角,頓時槍聲大作,不過很多的子彈都是沒有任何的目標,在夜空中亂飛着。

    “撤退。”

    林凌一槍打了出去以後,然後趴着朝後退了過去,李二牛和飛行員以及查猜也是趴着朝後退着,他們的槍一直是沒有擊發,只有林凌在撤退的時候,憑藉感覺打了幾槍。

    也許是感覺到了這邊有高手,所以那些傢伙們都是隻開槍,並沒有要進攻的意思。

    朝着後面後撤了有將近一公里遠的距離,槍聲也是停止了,看看時間已經不早了,林凌想了想說道:“你們先在這裏接應我,我等會兒再上去看看。”

    “不行,你一個人去太危險了。”三個人一聽林凌的話,都是不同意。

    林凌苦笑了一聲,心裏面暗暗地說道:“我也不想去,問題是如果我不去,那可是損失太大了。”

    嘴上卻是說:“你們放心吧,我知道怎麼做。”

    看到林凌的貪瀆很是堅決,三個人也要跟着去,林凌說道:“不行,我們不能夠讓他們包了餃子,我一個人去,你們在這裏接應我,這樣我才能夠放心。”

    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加上林凌又是這一次行動的指揮者,所以三個人也只有聽他的了。

    林凌這一次一個人朝着蠍子的營地慢慢的摸了過去,他憑藉自己過人的直覺,終於是摸到了距離蠍子帳篷不到五百米遠的地方。

    這時候,帳篷裏面一片通明,帳篷外面也是佈置了很多的崗哨,把帳篷圍的水泄不通,看樣子想要知道帳篷裏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很是困難。

    就在林凌想着怎麼能夠知道帳篷裏面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帳篷裏面走出來兩個人,他們都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看樣子是醫生,不知道在爲什麼人做手術。

    兩個醫生打扮的在帳篷門口也不知道說了幾句什麼話,然後一個重新進到了帳篷裏面,一個則是朝着林凌這邊急急忙忙的走了過來。

    走到了一個崗哨身邊,白大褂對着哨兵說道:“你們快點跟着我去找那邊那些傢伙,讓他們快點聯繫,派直升機過來,晚了老大可就麻煩了。”


    聽到這傢伙的話,林凌楞了一下,難到自己前面 一槍擊中的是蠍子,要是這樣的話,那這一次自己可就賺大了。

    那個崗哨沒有任何的猶豫,兩個人就朝着林凌這邊繼續走了過來,他們走得很快,在距離林凌大概有十米遠的地方走了過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