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只不過大力說完了這番話之後,旁邊的於樑卻輕輕搖了搖頭。

    就這樣對着面前的大力輕聲開口說道。

    “行了行了,我還不知道你這傢伙是想做什麼了,差不多點就得了啊,不是說這個問題,你們大家也不要太擔心了,原本就沒有什麼,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沈怡和***兩個姑娘確實非常厲害,咱們今天晚上恐怕又得在山洞過一夜,但是明天一早……我們必須要開始搭建庇護所了!”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略微有些尷尬,接着於樑轉過頭看着一邊的***和沈怡。

    “是這個樣子的啊,如果我們搭建庇護所的話,我儘量會搭一個比較大一點的屋棚,這個我希望你們能夠明白,畢竟如果要是搭建兩個的話,會太過於麻煩了,我會在中間隔一道草,這樣子的話,咱們就當是男女分隔了,好不好?”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和沈怡兩個姑娘先是微微一愣,只不過片刻之後就明白過來到底是什麼意思了。

    也就在這時,沈怡對着於樑微微一笑。

    “其實你完全沒有必要這樣子的,我們也知道在這種地方原本資源就比較少一些,所以你們也不用太擔心什麼了,咱們在這裏沒有這麼多講究的。”

    另外一邊的***也連忙點了點頭。

    “是啊,反正我們晚上都是穿着衣服睡覺的,而且我晚上有時候還會打呼嚕,所以也完全沒有必要這樣啊。”

    對面的***就這樣冷不丁的說出了這句話,當***講完了這句話之後,旁邊的沈怡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沉默了片刻之後,一旁的於樑對着兩個姑娘笑呵呵的擺了擺手。

    “沒什麼,我只不過是覺得應該要注意一下這些罷了,其實你們也沒有必要太擔心了,而且怎麼說呢……有些時候我覺得吧,這種事情我們是應該想辦法杜絕一下的,不知道你們心裏是怎麼想的?”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當於樑講完了這番話之後,***和沈怡兩個人輕輕點了點頭。

    而此時此刻,從***和沈怡兩個人的表情之中,也能夠十分清楚地看得出來,她們確實也比較嚴肅。

    沉默了片刻之後,對面的***長出了一口氣。

    “我們只是不希望給你們兩個人帶來麻煩罷了,確實也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

    直播間裏面的衆人倒是挺激動的。

    “你們大家好好看看!看看人家樑爺多牛逼呀,從這點就能夠十分清楚的看得出來,人家樑爺確實也有這個本事!”

    “說的不錯呀,兄弟,我也是越來越佩服樑爺了,有些時候這不佩服也不行啊。”

    衆人這一下子都給吹翻天了。

    “就是就是,我們確實也挺佩服樑爺的,這有些時候也無話可說,尤其是這種小細節,做得非常到位。”

    “這個兄弟一句話算是直接衝破了,我們大家也是這麼感覺的,有些時候確實不佩服不行,樑爺挺不錯的。”

    “先不說別的,最起碼樑爺真的很懂得尊重別人啊,從這點就能夠看得出來,樑爺害怕兩個姑娘跟自己這些大老爺們待不到一塊去。”

    彈幕上所有都是誇獎於樑的。

    而且說句不好聽的,能在這種時候觀看於樑直播的那基本上都是鐵粉。

    而且說到底,其實於樑也算是直播界的一股清流。

    首先不說什麼其他的,最起碼大家的心裏都明白,於樑確實是非常厲害的。

    而且所有人都從來不黑於樑。

    直播間裏面也從來都不帶節奏。

    雖然說一開始於樑直播的時候,很多人都在懷疑這傢伙是在作假。

    但是經過了這麼長時間之後,於樑和粉絲們已經建立起了非常堅定的關係。

    甚至於現在很多粉絲觀看於樑的直播,只不過是因爲大家的一種習慣罷了。

    因爲所有人都非常想跟於樑互動,或者說非常想要聽一下於樑到底是怎麼做的。

    最關鍵的問題還是因爲大家每一次和於樑進行直播的時候,都能夠學到不少好東西。

    這個也是於樑和別人直播的不同之處。 只不過就在這時,***卻突然之間撓了撓自己的脖子。

    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略微有些不爽。

    “其實我覺得在山洞裏面也挺不錯的,可是美中不足的是這山洞的蚊子也太多了吧,我感覺自己都快要被這些蚊子給咬瘋了一樣。”

    對面的***就這樣冷不丁的說出了這句話。

    當***講完了這句話之後,周圍的幾個人一個個全都笑了起來。

    此時此刻,誰也沒有多說什麼其他。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這纔對着***微微一笑,接着輕聲開口說道。

    “你剛剛說的這個倒是有些提醒我了,不如這樣好了,我給你們今天製作一個蚊香吧,這樣一來的話,咱們今天晚上就能睡得很不錯了。”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和大力幾個人全都愣在了原地,沉默了片刻之後,對面的***一臉激動的看着對面的於樑。

    “你剛剛說什麼?你說你會製作蚊香嗎!我的天吶……你可真是全能的呀,我感覺就沒有什麼你不會做的?”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趕緊做點蚊香吧,昨天晚上也把我癢死了快!”

    對面的大力就這樣一臉不爽的說完了這句話。


    而此時此刻於樑笑呵呵的搖了搖頭,反正現在天還沒有全部黑掉。

    而且他今天在沙灘的邊緣看到了一株艾草。

    接着於樑起身,順勢就採摘了不少艾草,於樑直接把艾草放在了火堆旁邊,不管怎麼樣,還是得先把裏面的水分烤乾。

    接着於樑又從旁邊鋸下了一顆小竹子,將這個小竹子做成了一個小竹筒的模樣,一共做了四隻竹筒。

    大概把這些艾草烤了得有半個多小時左右,水分基本上已經全部都蒸發幹了,接着於樑將這些艾草碾碎,就這樣實實的塞進了竹筒裏面。

    “你們大家好好看看,這些艾草就是做蚊香必備的玩意兒,而且你們看看這些艾草的形狀,如果要是在野外的話,這種東西可是很不錯的,最起碼能夠驅趕我們身邊的一些小蚊蟲,希望你們大家今天能夠睡個好覺。”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周圍的幾個人全部都開始歡呼了起來。

    “樑爺萬歲!”

    “還真的把蚊香給弄出來了!”

    於樑將這些艾草點燃之後,順勢就放在了四個角落。


    “我剛剛已經把這些艾草給徹底壓碎了,所以你們大家完全不用擔心什麼,明白了嗎?”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直接伸了個懶腰。

    只不過晚上還是有不少厲害的海風,這些海風吹到人的身上還是比較寒冷的。

    也就在這時。

    於樑幾乎沒有什麼猶豫,就這樣來到了旁邊的沙灘上。

    在這裏有一些曬乾的雜草,雖然說這些玩意兒比較髒一些,但是卻能夠很好的驅寒。

    於樑抱了許多雜草回去了,當他回去之後,旁邊的大力也連忙拿到了不少草。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不得不說大力這傢伙確實挺不錯的。

    而且他不管做什麼事情都非常認真,最起碼這一點於樑的心裏還是比較確定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就已經把山洞裏面鋪的是非常溫暖。

    “要知道在海島上面生存,晝夜溫差可是很大的,白天可以到達40多度的高溫,但是到了晚上很有可能會到零下,所以咱們必須得保證好自己自身的溫暖,待會兒你們大家也不要嫌太髒,直接鑽進去就可以了,再加上這幾天有暴風雨的來臨,而且水位會猛漲一些,所以咱們在這裏的生活條件還是比較惡劣的。”


    對面的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周圍的幾個人輕輕點了點頭。

    此時從大家臉上的表情就能夠看得出來,現在所有人表情也都挺嚴肅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這纔對着幾個人輕聲開口說道。

    “總之我們大家千萬不要害怕什麼,反正都已經這個樣子了,我希望我們大家每個人都能夠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旁邊的幾個人輕輕點了點頭。

    也就在這時於樑直接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旁邊的幾個人看到這一幕之後,也全都把自己的手掌給架在了上面。

    “我希望我們大家每個人都能夠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而且我也非常相信你們大家的能力。”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這幾個人全部都嘿嘿笑了起來。

    能夠看得出來,大家臉上的表情都挺不錯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對面的於樑長出了一口氣,嘴角露出了一個會心的微笑。

    “我不行了!我也想要加入樑爺的團隊啊,這種感覺真的是太棒了!”

    “就是就是……也加我一個唄,我也非常想要這種感覺!總覺得在這個大家庭裏面呆着是最爽的感覺。”

    “說的不錯呀……其實我非常羨慕他們,總覺得他們不管到了什麼時候都能夠無比的堅強!”

    “等到我這段時間工作忙完了之後,我一定要好好的犒勞一下自己,在沙灘上吹着海風,吃着燒烤,那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就是就是……而且最關鍵的問題,咱們現在還能夠體驗到最真實的狀況!我覺得這種感覺纔是最棒的。”

    此時此刻周圍的衆人就這樣開始了。

    開始了他們的宏圖大展。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笑呵呵地點了點頭。

    “如果你們大家真的很想去的話,我當然希望能夠帶着你們大家一起了,這種時候你們沒有什麼好擔心的,總之無論如何,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大家失望的。”

    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嘴角勾勒起一絲自信的微笑。

    他越來越覺得自己這一次所做出來的這個結論確實挺不錯的。

    能夠帶着更多的體驗者跟自己一起進行荒島求生,這樣一來的話,自己就有了一種團隊的感覺,他肩上的擔子就會更重了。 雖然說肩上的擔子更重,但不得不說,這種感覺確實非常不錯。

    這也是於樑自己心中所想的一切。

    沉默了片刻之後,對面的於樑長出了一口氣,轉過頭看着周圍的衆人,對着衆人輕聲開口說道。

    “我希望你們大家能夠明白,我真的非常享受這種感覺,最起碼這點你們大家不用懷疑,而且話說回來了……我總是覺得我們現在越來越像一個團體了,這種感覺確實很不錯啊。 ”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周圍的幾個人輕輕點了點頭。


    “那是自然的,我們大家也覺得很不錯呢。”

    晚上幾個人算是睡了一個極其舒服的覺,畢竟幾個人也都能夠感覺到一股極其強大的溫暖包裹着自己。

    次日早晨,尤其是太陽照射到幾個人身上的那一瞬間,所有人都能夠感覺到一股極其熾熱的感覺。

    要知道在這海島之上,白天和晚上根本就不是一個時間段兒,從這點就能夠看得出來了,這纔剛剛大早上的已經接近了30多度的高溫。

    也就在這時,於樑連忙站起身來,整個人下意識遮擋了一下自己腦袋上的烈日,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難受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