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又是啪啪啪三鞭落下,血從我的腦門上滴滴答答的流了下來,我不覺得痛,只覺得胸口一陣悶,一股腥味涌到喉嚨,還好捆我的樹幹不再收縮了,要不然這幾鞭加上勒斷筋骨的巨力,我立刻就會窒息而死,我覺得眼前有些模糊了,是要死了嗎?

    眼前人影一晃似乎他又舉起了角犀鞭。

    “楊師弟,你在幹嘛?法術馬上就到時限了你們不知道嗎?我說過讓你打死他了嗎?我讓你們快把他抓過來沒聽到嗎?咳咳咳”小鬍子巫師陰冷不滿的聲音連連傳了過來。

    看來他纔是這些人的帶頭人,而這個恨我入骨的巫師原來姓楊,小鬍子是他們的師兄嗎。


    我無力的張開眼縫,看到一條皮鞭舉得高高在我頭頂晃,似乎在猶豫要不要落下來。

    立刻另外兩個巫師過來攔住了這個楊師弟,角犀鞭在我頭頂閃了幾下也被收起來了。

    我感覺捆我的樹杆正在慢慢變得僵硬,並且在放鬆,我剛準備掙扎就被幾隻腳踩住,他們拿出了一根繩子將我捆了個結結實實,連我手中的刀也被捆了進去,等他們捆好我之後,箍在我身上的樹杆一下子又恢復了原樣掉在了草叢裏。

    我像是個死豬一樣的被他們拖到了擺了香油紙燭的桌子前,那個小鬍子已經坐在桌子前一臉疲憊相,看來剛纔小鬍子施術耗費了不少氣力和心神。

    小鬍子麪皮白淨目光有神,顯得清雅無比,我發現這些個巫師不論打扮還是長相都有很多相似處,都是相貌秀麗清雅,身着寬袍大袖腳穿草鞋,難道這就是向南曾經說過的修習巫術的人必須聰慧有靈氣的樣子。

    一個下巴尖尖的巫術走到桌子旁向小鬍子說道:“萬師兄,這個火蠻子怎麼處理,他敢殺了小師妹,我們把它分屍了!”原來小鬍子姓萬。

    “分屍怎能解去我等心頭之恨,萬師兄,把他綁在這林子裏每天每人戳他幾十刀,讓他受盡折磨痛不欲生,一年後再殺他!”我聽的身子一顫,這話不用說除了姓楊的巫師還有誰,好毒狠。

    爲什麼這些眉清目秀清雅不俗的巫師,比我這個天天殺人的軍士還要惡毒,難道修習巫術會改變人的心性?

    桌子前的萬師兄緩緩擡起了頭,他目光清澈有神,但是他的目光一樣讓我不寒而慄,他以更加冰冷怨毒的盯着我,對其他三個巫師說道:“我長你們幾個十歲,從小帶你們長大,小師妹是最小的一個,也是最聰明的一個,她也是對我最好的一個…!”

    說着他從袖子裏掏出幾個香囊來輕輕的摩挲着,一副無比深情的樣子,似乎摸的不是香囊而是他小師妹的臉龐。

    這時我明顯覺察到姓楊的巫師臉一下黑了下來,神情顯得更加陰鬱和妒恨。

    小鬍子輕撫着香囊繼續道:“小師妹每次外出回來都要給我帶東西,還會纏着我讓我聽她說話,她會把師父的祕笈偷來和我一起研究…我們在小山洞裏沒日沒夜的研究了整整半年,她天天都圍着我笑有時還像小時候一樣的在我懷裏哭…我真不應該讓她來戰場…嗚嗚嗚,她說等我練會了五雷轟頂術,就和我走遍這個世界的名山大川,去過神仙一般逍遙自在的日子…嗚嗚嗚,可是等我剛會了…她卻不在了,嗚嗚,我練這個還有什麼用啊,嗚嗚嗚!”

    姓楊的巫師臉黑的快要滴出水來了,他看萬師兄輕撫香囊神情都有些咬牙切齒。

    他道:“萬師兄,你敢蠱惑小師妹和你一起偷練祕笈,師傅知道了可不會輕饒你,師父說這種法術威力太大不易練成,還有傷天和會害人害己…再說小師妹比你小了那麼多,她隨口說說你也當真,說不定她心裏遊山玩水的人未必是你,她是拿你當兄長而已,只是你多情了…!” 沐浴金鵬血,葉峰如置身於火海當中!

    運轉《金剛琉璃寶體》功法,金鵬血中火熱的能量化作了「劫力」,不斷淬鍊葉峰的肉身。

    「人類,你想讓我死,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的!」忽然,一道怨毒的聲音傳入葉峰耳中。

    葉峰睜開雙眼一看,金翅大鵬的靈魂從金鵬大鵬的眉心鑽出,朝著他撲了過來。金鵬的靈魂儘管已經變得非常虛弱,可也不是普通混元境武者所能抗衡的。

    可惜,葉峰並不是普通的混元境武者,他擁有比九幽邪教的噬魂道種更加可怕的吞噬道種,可吞靈魂!

    眼看金鵬的靈魂撲來,葉峰運轉吞噬道種,吞噬之氣化作大嘴,把金鵬靈魂一口吞了下去。吞噬道種非常可怕,金鵬的靈魂沒堅持多久就被葉峰吞噬殆盡。

    吞噬了金鵬的靈魂后,一部分靈魂力被吞噬道種吸收,一部分則反饋給了葉峰,令葉峰的靈魂力漸漸變強!沒多久,葉峰的靈魂就發生了蛻變,靈魂力倍增!

    這是他的靈魂發生的第二次蛻變,這一次蛻變,使得他的靈魂力足以和陰陽境初期的武者相抗衡!以他現在的靈魂力,如果使出靈魂陣法,足以和陰陽境初期的武者一戰。

    靈魂念師的強大之處在於可以利用強大的靈魂力布置大陣,從而越級殺人。普通武者,即便擁有很強大的靈魂力,也無法布置大陣,等於是空有一身強大的靈魂力。

    靈魂蛻變完成後,葉峰深吸口氣,閉目運功,吸收金鵬血,重新開始修鍊《金剛琉璃寶體》。

    金鵬血至陽,葉峰猶如被烈火焚燒一樣,要不是有《金剛琉璃寶體》的功法,他恐怕早就被燒焦了。

    幾個時辰后,當葉峰把最後一滴金鵬血耗盡的時候,他已經修鍊到了四百劫!他的肉身之力變得強大無比,即便下品寶器恐怕也傷不了他。

    而且,把金剛琉璃寶體修鍊到四百劫后,他已經不用擔心使用大劍道種帶來的負荷。

    當然,大劍道種和吞噬道種一樣,也在慢慢蛻變,每次吞噬道種吸收的力量,也有一部分反饋給了大劍道種。如果大劍道種再次蛻變,那麼,即便他已經把金剛琉璃寶體修鍊到了四百劫,也還是無法承受大劍道種帶來的負荷。

    不過,現在大劍道種畢竟還沒有蛻變,所以葉峰並不用擔心那麼多。

    「是時候出去了……」葉峰深吸口氣,嗖一聲飛了出去。

    伏魔鼎之外,獅爺笑道:「小子,你總算出來了。」


    步練師看到葉峰出來了,低聲咕噥道:「遭了,難道真要喝這小子的洗澡水?」

    「獅爺,金鵬肉就交給你了。」葉峰一笑。

    獅爺舔了舔嘴唇,當即架起伏魔鼎,熬起湯來。四面八方的罡風像是受到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擋,根本無法接近獅爺。

    幾個時辰后,獅爺和葉峰喝起了金鵬湯,步練師在獅爺的「淫威」之下,也不得不喝下金鵬湯。

    喝完金鵬湯之後,獅爺回到了聖皇圖裡面,步練師的煎熬終於結束,她暗暗發誓,以後一定也要讓葉峰喝她的洗澡水。

    「你想走的話,現在就可以走。」葉峰忽然對步練師說道。

    「你真的放我走?」步練師一臉驚喜的看著葉峰。

    「我像是開玩笑嗎?」葉峰一笑。

    「咯咯,小混蛋,那我們後會有期了!」步練師一笑,轉身飛入了罡風深處,她的身上忽然釋放出毒物,罡風一靠近她就被毒物腐蝕。

    目送步練師離開后,葉峰也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飛去,他要去尋找雨洛天等人!

    在罡風中找了幾個時辰,葉峰並沒發現雨洛天等人的蹤影。

    忽然,一道笑聲從罡風深處傳來:「哈哈,雪女,那些人類已經被我殺了不少,你來晚了。」

    聞言,葉峰連忙運轉「藏氣術」,收斂氣息。

    「咯咯,鍾離丑,我不相信那些人類都被你殺了,那些人可都是人族大勢力的天驕,豈會沒有保命的手段。我敢說,即便遇到了比你我修為更高的人,他們也有辦法逃走。」那叫「雪女」的笑聲從罡風深處傳來,聲音甜美。

    「哼,他們能逃走第一次,我就不信他們能逃走第二次!」鍾離丑冷哼。

    「鍾離丑,你可要擔心……你殺了這麼多人類,遲早會惹怒人族的輪迴境老怪,倒時候你連逃走的機會也沒有。」雪女笑道。

    「哈哈,你放心,幾百年前,我鍾離丑就遇到過人族的輪迴境老怪,現在不是一樣活著嗎?」鍾離丑一笑。

    雪女一笑,不再多說什麼,而是問道:「鍾離丑,九幽邪教到底打算什麼時候動手?」

    「快了,龍血深淵的封印已經鬆動,當最後幾道封印徹底消失的時候,我們的人和九幽邪教的人就會動手了。」鍾離丑說道。

    「龍血深淵!」葉峰聞言臉色一變,「龍血深淵裡面到底有什麼?他們是誰?居然和九幽邪教的人聯手了?」

    「雪女大人,我們發現人類了!」忽然,罡風深處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

    緊接著,雪女的聲音也從罡風深處傳來:「他們在什麼地方?是哪個門派的人?」

    「是神衛軍,其中有一個人好像叫雨洛天!」

    「哈哈,神衛軍,當年就是這些人把我巨人族逼得走投無路的,本座也要讓他們嘗一嘗那種感覺。」

    說話間,鍾離丑和雪女等人的氣息已經消失,顯然,他們已經遠去。

    「巨人族……難道這鐘離丑就是那個三眼巨人?」

    葉峰臉色劇變,如果鍾離丑真是不久前攻擊他們的三眼巨人,雨洛天就危險了!

    想也沒想,葉峰朝著鍾離丑等人離去的方向疾馳而去。

    ……

    沒多久,葉峰停了下來,前方傳來了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哼!一道分身而已,也敢擋我們?」鍾離丑的冷笑聲傳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葉峰臉色一變,飛了過去,穿過重重罡風,他看到了數十個白衣白髮,背後生有白色羽翼的女子正在圍攻雨洛天、谷悠然、武劍辰三人。

    與此同時,一個身高數百丈的三眼巨人,以及一個氣質高貴,背後生有羽翼的白衣女子正在和一個中年人交手。葉峰知道,這個三眼巨人應該就是鍾離丑,至於那個中年人,應該是某個強者的分身。

    那個氣質高貴的白衣女子,或許就是「雪女」。

    儘管那個中年人只是分身,可是卻能以一敵二,揮手間火焰滔天,風雲色變,實力強大無比。

    「這個中年人畢竟只是分身而已,支持不了多久!」


    葉峰一咬牙,朝著雨洛天等人飛去。

    「又來了一個送死的!」一個圍攻雨洛天等人的白衣女子冷笑,轉身抓向葉峰,指縫間迸發出無數寒氣,如箭矢般飈射向了葉峰。

    這個白衣女子乃是陰陽境初期,所以她根本沒把葉峰放在眼裡。

    葉峰眉心一閃,頓時符文漫天飛舞,化作「太極陣」,一張巨大無比的太極圖飛出,擋住了寒氣。緊接著,太極陣沖向白衣女子,勢不可擋!

    「怎麼可能!」白衣女子玉容劇變,急忙側移,儘管她的速度很快,還是被太極陣掀起的風暴波及到了,一下子就被震飛到了十幾丈之外。

    如果不是白衣女子輕敵,葉峰根本沒那麼容易擊傷白衣女子。

    葉峰並沒有繼續攻擊白衣女子,他飛到雨洛天等人身邊,祭出太極陣,鎮壓八方,一個個白衣女子全部被太極陣逼退。

    與此同時,不遠處的神衛軍統領武劍辰也逼退了他的兩個對手,他朝著葉峰三人喝道:「走!」

    葉峰三人點頭,朝著遠處罡風深處遁走,與此同時武劍辰揚手一揮,外放氣場,氣場所過之處,火焰滔天,白衣女子們頓時被火焰所阻。

    武劍辰轉身,朝著葉峰三人離去的方向遁走……

    過了很久,葉峰等人從罡氣層中鑽出,朝著地面飛去……來到樹林之內,幾人才鬆了口氣。

    「沒想到雪族和三眼巨人居然和九幽邪教聯手了!」武劍辰臉色凝重。

    「雪族……」葉峰心中一動,那些背後長有羽翼的人白衣女子,應該就是雪族。

    「雪族和三眼巨人雖然已經沒有當年那麼強盛了,可依舊是兩股不小的勢力,沒想到他們居然會和九幽邪教聯手。」谷悠然的臉色也很凝重。

    九幽邪教本就強大,比金鵬族還要強大數倍,現在他們又得到了三眼巨人和雪族,等於是如虎添翼。 「當年,三眼巨人、雪族、月族等異族和人族大戰,最終人族慘勝,異族受到了重創,不得不龜縮起來休養生息,現在已經過了這麼多年,異族終於又重現了。」武劍辰深吸口氣,臉上露出擔憂之色。

    也難怪他會擔憂,單個異族的數量雖然不多,可是數十個,上百個異族加起來就非常可怕了。雖然無極大陸上還是以人類的數量最多,可是如果所有異族都和九幽邪教聯手的話,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如果異族、九幽邪教真的和正道勢力開戰,妖族、魔人、金鵬等強大的種族說不定會在背後捅一刀。

    忽然,武劍辰臉色微變,從懷中取出了一枚傳訊玉簡,玉簡釋放出璀璨的光芒,一個人的虛影浮現在葉峰等人眼前,這個人正是沈逍。

    「所有神衛,速來龍血深淵!」沈逍說完這句話之後,身體就化作點點光芒,消失不見。

    「肯定是龍血深淵發生什麼事了,走!」武劍辰當先破空飛走,雨洛天和谷悠然緊隨其後。

    「九幽邪教已經開始動手了!」葉峰目光一閃,也破空飛走。


    ……


    龍血深淵位於巨龍巢穴最中央,長達萬里,深不見底,筆直如劍,就像是被人一劍劈出來的。血霧從深淵之下翻湧而出,血腥味異常刺鼻。

    此刻,沈逍、宋捷、丹王、雪無傷等等八極聖域和樓蘭聖域所有大勢力的長老,都已經來到了龍血深淵上空。

    「九幽邪教的人已經下去了……」丹王低頭看著龍血深淵內不斷翻湧的血霧。

    「最近幾年,龍血深淵裡面的劍氣已經減弱了很多,難怪九幽邪教會挑這個時間進入龍血深淵。」沈逍說道。

    「現在怎麼辦?我們也下去嗎?」宋捷問道。

    「我帶一些人下去,你們帶一些人守在上面。」沈逍說道。

    宋捷等人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神衛已經陸續抵達龍血深淵,包括宋絕、宋天、雪無道、獨孤浩然等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