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即便是他們青幫這種崇尚義氣的組織下,多少磕頭拜把的兄弟也不會真的爲他人去承擔這種程度的風險。

    八字鬍也真夠惡毒:“那我喜歡看的就是南江大屠殺……”

    這話就像是一把鋒利的軍刺,狠狠刺入王聰等人的心窩!

    他們說的都是虛構的動漫和末世片,而這個該死的八字鬍,說的卻是一個真實存在的罪惡歷史!

    身爲華夏人,誰能忍受?!

    但四支黑漆漆的槍口瞄準他們,他們又如何反抗?

    “孫子。”王聰冷笑一聲:“你若是個男人,今天就帶你身邊幾條狗衝我一個人來,讓她們三個走。”

    王聰的話讓金鑫震驚,面對幾把手槍,王聰愣是腿都沒打顫,還能說出這種話。

    這種事情若是放在王聰認識冰冰之前,他還真的是會怕,這畢竟是手槍啊,真傢伙!不是打BB彈的那種。

    放在王聰失憶之前,見了打BB彈的玩具槍可能都會肝兒顫。

    “你當我是慈善家嗎!攜帶凶器來砸我的場子,讓我放她們走!做夢!”八字鬍暴怒:“我要讓你們全部死!”

    “開槍!”

    他甚至都沒有猶豫,直接便下了射擊命令!


    這個瞬間,金鑫整個人頭腦都是一片空白,她從未想過整個結局。明知道對方有槍,她竟然還因自己的衝動和怨念,便帶着他們三人來送死……

    呼,除了對不起果兒和姐姐之外,金鑫此刻覺得最對不起的人便是身邊這三個人了。

    是她害了他們。

    然而就在四個槍手扣動扳機的一瞬間,極速的電流突然擊向這幾個東瀛人!在子彈出堂的剎那,四個槍手全部嗷的一聲被擊飛!

    手中手槍偏離,子彈自然也是亂飛一切!

    蜜糖最終還是出手了,絲毫沒有猶豫!

    可即便如此,仍然有一顆子彈像是長了眼睛一樣射向金鑫。


    王聰毫不猶豫的將金鑫直接撲倒在地!

    金鑫重重摔倒在地的時候還狠狠的瞪了王聰一眼,猛拍了一把王聰的後背:“起來!”

    這傢伙瘋了嗎,那些人明明已經都射偏了……不對,金鑫突然感覺到自己手掌一陣粘熱,她的眼神流露出極致的恐懼。

    這是血……王聰後背流出的血。

    這傢伙爲了救她,居然毫不猶豫的擋住了子彈!?金鑫真的不敢相信,即便是她從小就生活在青幫之中,試問能有幾個人可以爲她擋子彈,恐怕也就只有從小到大像哥哥般照顧她長大的白狗一人。

    爲什麼!這傢伙爲什麼要這麼做?

    金鑫真的無法理解王聰的這種行爲,他們只不過是一面之緣,在金鑫的眼中,他們之間甚至都算不上是朋友。

    就爲了她這樣一個一面之緣的人,王聰居然可以幫她擋住子彈,這傢伙……真的是個傻子!

    王聰中槍了,蜜糖和百合的憤怒瞬間被點燃了。

    憤怒的蜜糖,雙手之中緩緩製造出一個圓形的電磁力場,揮手間,電磁力場將八字鬍等幾個東瀛人直接包圍其中,無數的超負荷電流四面八方展開了連續的打擊!

    整個房間電流閃鳴!

    被電的渾身顫抖的東瀛人想要掙扎逃離電磁力場圈,這時百合突然高高躍起!手中落日弓一瞬間射出幾十支冰箭!冰箭直接穿透東瀛人的手臂和腳掌,將他們釘在地板上!

    被禁錮的幾個東瀛人無處可躲,硬是被蜜糖創造的電磁力場中電流給電至休克……

    “王撕蔥!你醒醒!”金鑫知道這一切都不需要她出手了,因爲她們都比她想象的強大上萬倍!

    現在她只擔心一件事情,就是王聰的生死。

    如果王聰會因她而死,金鑫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是她,一切都是因爲她才導致了今天的事情,她可不同意讓別人爲她的錯誤而付出生命的代價。

    絕不准許!

    “現在開始,是你欠我的了。”王聰咧嘴笑了笑:“我是不是硬種?”

    “我就沒見過你這種硬種!”金鑫緊咬下脣,“我馬上就打電話讓人安排醫院,我們現在就走!我向你保證,絕對不會讓你死的,你自己一定不能放棄,不能輕生明白嗎?堅持住!”

    王聰坐起身:“我幹嘛要輕生啊,我活的好好的。”

    “可是你中彈了,你能不能不要亂動!流血太多真的會死人的!”金鑫此刻的內心是崩潰的。

    王聰一擺手,站起身活動一下,還來了兩個原地起跳:“我不用看醫生,一會兒能請我吃點東西就成。”

    金鑫當場愕然,這傢伙……難道是她眼花了?他沒中槍?

    可是血……他的衣服,整個後背都是血跡……

    金鑫不可思議的盯着王聰,王聰卻在金鑫的目光中將手伸到後背,齜牙咧嘴的忍着劇痛將那顆子彈給扣了出來。

    這樣才能癒合的更快。

    “賊你媽疼!這幾個孫子……就該電死他們!”王聰狠狠的瞪了八字鬍和四個槍手一眼。

    這時候八字鬍他們早已奄奄一息。

    斷腕的矬子也昏死過去,因爲疼痛而到處打滾的他把“冰”灑的滿地都是。


    現在只需要一個報警電話,一切就都可以交給警方來處理了。有關部門正愁遲遲找不到機會呢,這次可算是有機會了。


    原本這裏就不是乾淨的地方,所以沒有任何監控設備,就連酒吧周邊路段的監控也都被東瀛人給毀掉了。

    王聰他們跑了也不會留下任何的線索。 金鑫自然不會錯過這種機會,上車之後就馬上撥通了緝毒大隊的電話。

    當然,她自己是不會讓自己捲入這種事情之中的,麻煩這種東西能少一點就少一點。沒有人願意帶着麻煩過日子。

    金鑫離開的速度很快,好在百合的車技雖一般卻難能可貴的“猛”,這纔算勉強跟得住金鑫的車。

    若不是因爲知道出事兒了要迅速撤離,王聰他們或許還真可能以爲她是想耍賴跑掉呢。

    汽車就以這種速度一口氣就開到了陸家嘴,然後駛入一處高端住宅區,王聰他們卻被門口的保安給攔住了,他們的汽車沒有信息錄入,所以根本進不去。

    蜜糖眼尖,看到了湯臣一品四個字,心中驚呼,原來這裏就是上滬著名的超級富人區呀。

    上滬的房價一直都和燕京不相上下,靜安新房均價都奔着每平十萬的大關衝去了。

    多少人感慨,就連上滬中心大廈,都高不過上滬房價。

    至於陸家嘴就更不一般了,東方曼哈頓啊,迪斯尼商店都開這裏了,想想這裏有多旺財吧。

    “這可不是一般的富人區。”蜜糖示意百合將車開走,他們不可能混進去,這裏的安保是相當嚴格的。

    絕不是開玩笑,這裏四百多平米的房子都十八萬的均價,也就是說最便宜也七、八千萬。那些單價二、三十萬起的七、八百平大複式更動輒就兩億的總價。

    這裏的人非富即貴,安保方面自然嚴格。

    看這安保的體格也跟普通居民區的有區別,這體型和精神狀態,一看都是實力不俗的退伍兵。

    王聰不甘心啊:“就這樣走了?我們幫她那麼大的忙,她一個謝字都沒說,一路上也不管我們的死活,自己回家了?”

    那他們可怎麼辦?如果一會兒那些東瀛人的後裔發瘋的滿上滬找他們,那他們能逃得過嗎?

    這種被耍的感覺誰都會覺得不舒服,王聰真不明白這女俠爲什麼會是這種人!實在是太令人失望了,看來這社會真的是不可以隨便相信其他人啊。

    然而就在他們懊惱的時候,金鑫的Z4又繞回了門口,她並沒注意到門口安保把王聰他們攔住了,意識到這一點之後,她就馬上返回來接人了。

    王聰馬上下車衝上前,聽到金鑫給安保解釋說明了他們是朋友的關係。

    金鑫是有身份的人,門口安保似乎都認識她,馬上同意放行。

    只是有一點,王聰他們的汽車是沒有牌照的,需要押下汽車行駛證。行駛證這東西是冰冰當時收起來的,他們三人找了半天都沒能找到。

    沒辦法把行駛證拿出來,門口安保人員是絕對不准許這輛汽車進入的,這是規定,規定這東西是死的,而他們這些人也是死的,違反規定是會被開除的。

    轉業之後能在上滬找到一份高薪工作可不容易,他們也沒有其他技術,這對於他們而言可是金飯碗呢。

    誰也不會因此而丟了自己的飯碗。

    沒辦法,王聰他們只能將車停在了住宅區外不遠處的臨時停車位上,這地方可就是無人監管的地方了。


    好在停車無所謂,金鑫沒有不講道義的扔下他們就跑,這就足夠了。

    三人隨着金鑫一起來到了金鑫在上滬的家中,“望得見江景的房子”顯然價值不菲啊。

    金鑫還沒上樓前就提醒了三人,她姐姐帶外甥女果兒從加拿大回來找她玩幾天,現在應該已經睡着了,所以她希望他們能夠儘量小點聲,不要影響他們的休息。

    三人點點頭,安靜的跟金鑫回到了家中。

    一棟接近六百平米的江景複式,沒有一個多億可絕對拿不下來。

    蜜糖驚歎,金鑫可真的是太有錢了吧?還是說……青幫的人都那麼有錢?

    看這房間裏的中式裝修吧,沒錢誰敢這樣玩兒,這年頭誰都知道,沒錢就搞點現代的裝修風格,有點小錢才裝歐式,肥到流油,錢不知道該往哪兒花的時候才能裝中式。

    中式原本就講究,若是不講究的中式裝修,註定會不倫不類。

    海南黃花梨木的屏風,老撾紅酸枝木的茶几,印度的小葉紫檀沙發傢俱……即便是王聰這種什麼都不懂的,一看也知道這些東西全部都價值不菲。

    來到金鑫家中落坐之後,他們纔開始想一個問題,他們爲什麼要跟金鑫回來?

    “這麼晚了,我們跟你來家裏,是不是有些打擾了?”蜜糖是第一個想到這一點的。

    金鑫搖搖頭,反問道:“你們不跟我來還能去哪?”

    蜜糖一怔,這的確是一個她沒有考慮過的事情。

    “現在外面想抓你們的可不只是美國租界的後裔了,東瀛租界的後裔恐怕會更瘋狂的想要找到你們。”金鑫道:“你們今天若是留在外面,恐怕連一個晚上都堅持不過去。”

    蜜糖嚥下一口唾沫,心裏一陣後怕。

    “那可不一定。”王聰不願承認此刻的狼狽,畢竟是要成爲超級英雄的人。

    “我知道,你們都與衆不同,但是……雙拳不敵四手的道理也很簡單。”金鑫道。

    說到這裏,蜜糖和百合都沉默了,剛纔實在是迫不得已,她們沒有辦法繼續隱瞞自己的能力。

    “話說,你那個激光劍是什麼情況?”王聰可不是有意提出這個問題來緩解蜜糖和百合的爲難,是他真的很好奇。

    金鑫沉默了一會兒:“那你中彈居然都沒事……應該如何解釋?”

    王聰倒是大方,一點都沒有隱瞞什麼的意思:“我的身體比較特殊。”

    щшш_ttκā n_co

    “的確是非常特殊,不只是你,你們三個人都很特殊啊。”金鑫道:“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我是撕蔥俠,她們是我的夥伴。”王聰道:“我們在一起是爲了扳倒一個神祕的犯罪組織,爲維護和平和公正而存在的撕蔥俠正義小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