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劉俊文現在對於翻天印的施展,已經做到了收放自如的境界。

    並不需要什麼強大的威力。

    表面看起來威力強大,實際上未必會起到多大的作用。

    而真正的威力強大,是隱藏其中的意境。

    僅僅是一掌,這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掌,就要了一個武聖的性命。

    而劉俊之並不滿足於此,對於他來說,擊殺一個人和擊殺兩個人。沒有多大的分別。

    劉俊真迅速的將琅琊劍抽了出來。

    而且琅琊劍之上,並沒有什麼,並沒沒有什麼血液沾染在上邊。

    因為琅琊劍本身就不沾血。

    劉俊之將琅琊劍抽出來之後,反手又是一劍。

    將另一名要偷襲這個重傷的武聖的另一個多手一族的武聖。

    一劍逼退。

    而後緊接著又是一劍。

    只不過這一劍有些偏差,最終還是讓那個人跑了。

    但也重傷了那名武聖。

    劉俊之心中大罵著,手中的劍法,大開大合。

    逼退了一眾武聖。

    看來還是自己的主角光環太為強大,竟然為了救一個人,而遭受眾多武聖的攻擊。

    劉俊之也是醉了。

    被這麼多人圍攻,他從容應對。

    可是心中早已咒罵連天。

    這叫什麼事兒呀,自己就是為了救一個人,而遭受這麼多人的圍攻。

    這也太坑了吧。

    劉俊之無奈的將琅琊劍收入空間袋之中。

    左手利掌成刀,右手掌平行推出。

    手刀落下,周圍的顏色立即變成黑白二色,並且交錯如何。

    右手掌中的印璽,散發出金色的光芒。

    僅僅只是一掌,將其中圍攻他的一名武聖擊飛。

    他之所以用中荒混沌功,是用來消磨這些人攻擊所帶來的傷害。

    然後他就可以無拘無束地進行著攻擊,在其中一名武聖被擊飛后。劉俊之的右手掌回勾,便掌為爪。

    北冥鯤鵬功,扶搖直上,撕裂萬界。 劉俊之這一爪,整好抓在其中一名武聖的肩頭。

    這名武聖想要躲閃,卻已經來不及了。

    只得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肩頭,被抓的血肉模糊。

    傷口深可見骨。

    也幸虧他有先見之明,卸去了大部分力量。

    再加上自己的肉身,強於其他多手一族的武聖。

    劉俊之這一爪,能夠開山裂石,這一爪。

    竟然沒有收到想象中的效果。

    劉俊之只得眼睜睜的看著這個男子,從容的退出戰局。

    因為他這一爪,只是讓這個男子失去了戰鬥的能力。

    卻沒有對他造成太大的傷害。

    面對這跳出戰局的男子。

    劉俊之也毫無辦法。

    根本沒有任何手段,彌補他之前所犯下的錯誤。

    就是沒有使出全力攻擊,如果在劉俊之全力攻擊的情況下,恐怕這個男子根本經受不住這一爪。

    但是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這個男子退出了戰局。

    對於劉俊之來說也是件好的事情。

    因為他的壓力,隨著這個男子的退出,減輕了不少。

    而面前的這些武聖,和剛才那個退出戰局的男子相比,遜色了不少。

    似乎他們的反應,比剛才那個男子顯得稍微的遲鈍一些。

    也就是他們的稍微一慢,讓劉俊之有了可乘之機。

    瞬間在劉俊之面前的另外兩個武聖,便失去了戰鬥的能力。

    並且他們兩個受了傷,而且傷勢都非常的重。

    雖然沒有立即的斃命,可是這樣這兩個武聖十分難受的事。

    他們兩個人廢了,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這讓這兩個武聖心中留下了陰影,他們並沒有看清楚眼前這個少年是如何出手的。

    等到發現這個少年,出手襲擊自己的時候。

    就已經晚了。他們發現自己什麼也做不了,只得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少年,一爪將他們擊飛。

    讓他們受了十分嚴重的內傷,並且腿部遭到了重創,根本無法站立起來。

    隨著這兩個人的一倒,所有的平衡盡數被打破。

    地上哀嚎一片,劉俊之靜靜地站在那裡。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不過這並不影響他手上的動作,在肅清了自己周圍身邊的所有敵人。

    劉俊之終於,終於完成了自己的熱身。

    而他完成熱身之後,整個人的氣勢突然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把身邊的所有人嚇了一跳。

    不管是自己這一方,還是敵人的那一方。

    劉俊之現在做到了,做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將身上的異火,完美的融入自己的元府之中。

    不再像以前一樣,只是表面的依附在自己的元府之上。

    而且現在發生了悄然的變化,這團異火兒竟然進入了自己其中的一個元府。

    而且看那個樣子,這股火焰完全的佔領了這個元府,並將這個元府中的空間,所有的空間擠得是滿滿蕩蕩。

    並且赤流焰,這個時候呈現出來的樣子,是橙紅色。

    赤流焰的本身發生了驚人的變化,而這種驚人的變化。

    使得這股異火,操作起來更為的方便,更為得心應手。

    而且劉俊之清晰的感覺到,在他手上這股暖洋洋的火焰。

    如果將它丟出去,那麼它的威力,足可以毀掉,現在他所在的位置。。

    所以在赤流焰變成橙紅色的時候。

    劉俊之就放棄了打算用它的初忠。

    從而選擇了一個,十分穩妥的武技。

    否則的話。這股橙紅色的火焰一出。他們所在的祖廟。會化成一片火的海洋,並且十分快速的坍塌。

    雖然這個武技十分的穩妥,可是它的威力也十分的巨大。

    只是瞬間,就貫穿了一名武聖,將這名武聖整個的貫穿到底。

    而且劉俊之抽出左手的時候,不管是手臂上還是衣衫上,根本沒有一絲絲血跡。

    而他面前那個多手一族的武聖,雖然保持著站立的姿勢,可是早已經氣絕身亡。

    而劉俊之也成功引起了,一名多手一族的武聖。

    而且這個武聖的修為實力,達到了武聖二重巔峰。

    而面對這種實力,劉俊之所有的弱點終於暴露出來了。

    雖然沒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可是卻被壓著頭打。

    只要自己的反抗過為的激烈,那個女子手中的利器就增加一分。

    劉俊之現在算是明白了,無論他如何的躲藏。都處處受到這個女子的限制,而且十分有意思的是。

    不管這個女子的攻擊有多麼的凌厲,都始終只是壓制著劉俊之,根本傷不到劉俊之的一絲一毫。

    但是隨著女子的出手壓制。劉俊之這一方所有的弊端全部露了出來。

    而且這個弊端十分的嚴重。

    就是攻擊力有些不足,這些人更側重於防守方面。

    但是正因為攻擊力不足,所以對這些多手一族武聖的剿滅,速度下降了不少,而且更為可惜的是,素問心被那個多手一族的族長。

    糾纏了許久,根本騰不出手來。

    以素問心現在武聖二重巔峰的實力。對於風的施展,一天也只能運用一次。而且剛才早上已經運用過了一回,所以現在的她根本無法施展。

    而且那個中年男子憑藉著一件聖兵,一件十分古怪的身邊,和她糾纏了許久。

    而且受到環境的限制,素問心有許多武技施展不開。

    根本放不開手腳。所以處處的受到壓制。不過很快這種狀態卻得到了緩解。因為她尋找到了這個男子的,一個致命的弱點。而且這個弱點是十分的致命。

    也正是因為這個弱點,戰局立馬的扭轉。

    那個多手一族的族長,立馬陷入了被動之中。

    而且處處被壓制。

    但是素問心也奈何他不得。

    雖然能夠處處的壓制他。

    可是要像重傷或者擊殺他。

    激戰女神 卻存在著一定的困難,而且這個困難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讓素問心一直之間陷入了兩難的境界。

    雖然她陷入了這種境界之中,可是並沒有影響到素問心,既然無法擊殺或者重傷他。

    那就要將他死死地壓制住,因為只有這個樣子,才能給其他的人爭取到時間。

    等所有的戰事都結束之後,這個男子就會發現他有多麼的愚蠢。

    而素問心現在所需要做的事情,並不是擊殺這個男子,而是只要將這個男子拖住即可。 而這個多手一族的族長,心中早已經預料到了不妙,可是他卻無法擺脫,無法擺脫眼前這個女子的攻擊,雖然偶爾時不時的做出反擊。

    可是卻也收效甚微。

    他現在整個人徹底的被人壓制住,就算那件聖兵的器靈,已經化作人形,和他並肩作戰。

    那個女子卻從容不迫,十分的淡定。

    面對兩個武聖二重的攻擊,卻應對自如。

    而且狠狠的壓制住自己,對於自己聖兵的器靈,剛開始這件聖兵器靈出來的時候。

    這是為他吸引到了很多的攻擊。

    讓他漸漸的有了出手的機會。

    只不過想法是美好的,現實卻是十分的殘酷。

    他本來以為女子會多停留一會兒,受到聖兵影響,會使女子的是速度減慢一些。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結果就是,僅僅是一招之後,他的聖兵也被鎮壓。

    就在中年男子苦笑時,就發現了一件十分嚴重的事情。

    這件事情十分的嚴重,那就是自己的這件聖兵,已經被那個女人抓在手中。

    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人,這個多手一族的族長。

    頭腦有些發懵,這究竟是出現了什麼狀況。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