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劇烈的疼痛感,讓他連支撐自己上半身起來,都做不到。

    咳嗽連帶著身體的顫抖,更是不斷牽扯著身上的傷口,讓他的情況變得更加糟糕。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是他此時心中最想知道的事情。

    一個必死的人,在不過十多秒的時間內,變成這幅模樣。

    無論是速度,反應,還是力量。

    自己這個絕影隊長,已經站立在九階巔峰的人,竟然完全無法與之相比。

    「打開所有火力裝置。」

    看著怪物一步步的走向自己,他強行壓下疼痛感,無比清晰的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總裁哥哥溫柔點 他的話音未落,背後的背包彷彿打開了什麼開關一樣,無數口徑的槍管從背包中延伸出來。

    甚至在他的前胸,四肢,以及加速器的外表面,都打開了大量的洞口。

    …….

    「打開信號彈。」

    聽聞機械開啟的聲音,他沉默了一下,最終還是低聲說道。

    這是求援信號彈,在這星痕城內能夠接收到他的求援信號的人,只有兩個。

    歷軍山,隱王。

    轟!

    耀眼的光芒在九水庄苑中心炸開,一道清晰的氣浪,以他為中心向著周圍撲去。

    氣浪所過之處,所有的房屋盡數毀滅。

    而怪物所在的位置,已經被濃重的煙塵覆蓋,完全看不見裡面的情況,只有周圍不斷開裂的地面,在訴說著威力。

    皇宮。

    「怎麼還沒有任何的消息?」

    主管的心情非常糟糕,巨大的爆炸聲已經能夠隱隱約約在這裡聽見,整個星痕城到現在都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

    他們的信號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干擾,為什麼到現在都沒有任何關於爆炸的報告?

    甚至於那隻已經派出不短時間的小隊,都沒有回傳回來任何的信息,現在的一切非常的不對勁。

    「關主管,回去休息吧。

    今天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正當關主管想要聯繫防衛軍的時候,從門外傳來一個有些蒼老的聲音。

    「喬…喬老師?」

    來人正是之前為皇帝呈遞信息的那個老奴,而他也正是眼前關翰的老師。

    「行了,已經是後半夜了,回去好好睡一覺吧。」

    「可是!」

    關翰完全聽不懂老師的這句話,難道這麼明顯的爆炸聲他聽不見嗎?

    「今夜發生的事情。

    我們不清楚,不了解,不知道。」

    一刀傾情 當關翰看到自己老師手中拿著的令牌的時候,頭立刻低了下去,向著令牌恭敬的行了個禮。

    這是皇帝最貼身的令牌,見此令如見本人。

    「明白了。」

    關翰心中雖有非常多的疑惑,但也只能憋在心中,至於自己身後這一屋子的人,更是被下了最嚴格的封口令。

    「洛心一出手,就是一個家族啊。」

    皇帝站在書房的窗前,聽聞爆炸聲傳來的方向。

    他能夠大概判斷出來大概的位置,結合之前獲得情報。

    皇帝不難猜出,洛心已經對屬於中上流的薛家開刀。

    此夜過後,星痕帝國薛家,再無翻身的可能。

    只是皇帝猜不到的是,此刻,屬於洛心最強者之一的絕影隊長,正在被一個怪物蹂躪。

    「洛心最高級的求援信號彈。」

    楓溪區,一個看起來非常破舊的酒店樓頂,牧陽光有些驚詫的感受著來自於手腕的震動感。

    「歷軍山不會離開洛心,隱王不會離開院長。」

    唐水瑤與牧陽光對視了一眼,隨即低聲說道。

    「絕影隊長出事了?」

    兩個人都看出了對方的震驚,能夠讓一個九階巔峰的魔法師發出求援信號,那麼對手將會多強大?

    「沒有過多激烈的戰鬥,剛剛的陰雲出現之後,就只有才傳過來的爆炸聲。」

    「支援。

    正好我也想看看這些年的遊歷,實力到底增長了多少!」

    牧陽光的手中捏著一顆晶瑩的水晶,當精純的魔能關注進去的時候,一道柔和的光芒將兩個人盡數覆蓋。

    下一瞬,兩個人的身形就消失在了原地。

    九水庄苑,天空。

    「可惜只能夠做到這個份上,如果實驗體的身體素質能夠在提升一點的話,或許還能堅持更長的時間。」

    黑袍人有些意猶未盡的聲音響了起來。

    地面上已經看不到怪物的身影,絕影的隊長躺在地面上,更是生死不知。

    從藥劑生效到結束,不過兩分鐘的時間,一個九階巔峰的魔法師就已經落得如此下場。

    「藥劑抗魔性已經初步達到要求,不過需要改進的地方,還有很多啊。

    有人來了?

    除了歷軍山和那個神龍不見首尾的縮頭烏龜,洛心在這個時候,還有同等級的人支援過來?」

    黑袍男子語氣有些驚訝。 「薛家這顆棋子,倒是物盡其用,居然試探出洛心如此多的情報。

    不過從目前來看,洛心對於非魔法類的機械武器研究,還是走在了這片大陸的最前方。

    我們的計劃還需要進一步的調整才行啊。

    洛心,我們下次再見。」

    地面上兩道人形光芒瞬間成形,天空中黑袍人消失的同時,牧陽光與唐水瑤已經趕到。

    「這個人好眼熟~」

    唐水瑤徑直的走向地面上還躺著的隊長,當她看到那破損面罩下的面孔的時候,唐水瑤有些意外的說道。

    牧陽光看著周圍已經燃燒起來的熊熊大火,以及地面上散落的腐敗碎肉,空氣中瀰漫著一種腐爛的酸臭味。

    稍遠一點的地面上,還躺著一個昏迷的年輕人。

    「現場倒是有點慘烈,但是,想要知道這裡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有等他醒過來才能知道了。」

    牧陽光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東西,他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對手,會讓絕影的隊長釋放出求援的信號彈。

    「你剛剛說他有點眼熟?你覺得他像誰?」

    牧陽光將自己的手掌心貼在隊長的額頭上,一股股溫和的能量,不斷從他的掌心中向著隊長的身體灌注。

    作為一個光系魔法師來說,即使他那破壞王的名聲在外,牧陽光也不可否認自己的魔能有著療傷的特效。

    「一時間想不起來,如果能有點提示的話,說不定就想起來了。」

    「…….」

    牧陽光有些無語。

    「他的胸腔基本上凹陷下去,腹部更是有著不少血液累積無法流通。

    我的魔能只能讓他吊著一口氣,想要保下他,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尋找高階光系法師以及高級煉藥師進行治療才行。」

    當牧陽光的魔能在隊長的身體內繞行一周之後,原本牧陽光臉上輕鬆的神情已經完全消失,凝重已經寫在了他的臉上。

    絕影隊長的傷勢,比他想象中更加嚴重。

    一號莊園的外面,已經隱約響起了嘈雜的聲音,這一把大火終於引來了周圍人的注意。

    牧陽光與唐水瑤對視了一眼,牧陽光以盡量舒緩的姿勢抱起地面上的隊長,如果他的傷勢再因為移動而加重,那就不好了。

    三個人的身形藉助著莊園的大火消失在黑夜的夜空中。

    洛心,地下。

    「第四十五號回歸,除了隊長之外,全員回歸。」

    歷軍山坐鎮在這裡,絕影的存在,洛心只有寥寥幾人知道他們的編織數量,以及集合的地點。

    為了第一時間拿到所有的情報,歷軍山在絕影小隊盡數出動的那一刻,就一直等待在這個地方。

    「叮。」

    歷軍山收到最後一份報告的同時,他的手腕震動了一下。

    「絕影隊長出事,我去看看。」

    歷軍山看著隱王發過來的消息,一時間有些不敢相信。

    絕影的隊長是什麼人?

    洛心八王之下,他稱第二,沒有人敢稱第一。

    他能夠在正面,抵擋足以毀滅四級城池的魔獸潮后存活下來。

    整個星痕城中,能夠威脅到絕影隊長的人,都不超過一手之數,而且那還要在攻防數個匯合之後才能做到。

    從絕影小隊出動到現在所有隊員回歸,一共才用了多長時間?

    絕影的隊長居然出事了?

    歷軍山心中滿懷疑慮,但他也相信隱王不是一個會開玩笑的人,更不是一個會在這種事情上開玩笑的人。

    「嘗試調取戰鬥記錄….」

    「調取失敗…」

    「連戰鬥記錄都調取不出來?」

    無法調取的情況只有兩種,一是記錄儀根本沒開,二就是薛家那片區域被人故意封鎖了。

    第一種情況不可能出現,如果是第二種情況,洛心需要處理的事情,會變得更加的複雜。

    「求援信號彈?」

    當冉子晉聽到天空中傳來的那一聲分明的聲音,冉子晉在第一時間就已經讓隱王前往支援。

    那可是代表著洛心最高端戰力之一的人,絕影的隊長萬萬不能失去。

    「行動是不是太早了?」

    冉子晉的心中忽的對自己產生了懷疑,自己已經給八王的其他人發布了召集令。

    如果能夠等到他們回來,絕影隊長或許不會落入如此險境?

    「誒…」

    冉子晉望著自己桌面上那隻徒有其形的眼睛,忽的嘆息了一聲。

    這個組織太過神秘,即使做了再萬全的準備,依然會有超乎想象的意外事情發生。

    「院長!」

    還未等冉子晉剛剛坐下來,辦公室的大門就被明興從外面急匆匆的推開。

    明興匆忙的甚至沒有敲門。

    冉子晉皺了皺眉頭,但他了解明興,如果不是真正的急事,明興是不會出現這種神態的。

    「除了什麼事?」

    冉子晉的心中已經做好了更壞事情發生的打算,面容嚴肅的向著明興問道。

    「醫院,醫院。」

    「被人襲擊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