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剩下的時間,修鍊轉眼就過去了。

    這一天,內門突然之間,熱鬧了起來。 清歡抽噎:「你們就是。」

    司徒宴看著她,見她大大的眼中滿是篤定,完全不像是說謊的模樣,有些皺眉:「那你告訴我,你多大了?」

    清歡搖搖頭。

    司徒宴眉心更緊:「那你一身功夫是誰教給你的?」

    清歡脫口而出想要說什麼,可是就如同之前雲卿問她是從何處而來時一樣,她張了張嘴,緊接著便是面露茫然。

    果然,下一瞬就聽她說道:

    「我,我不記得了。」

    司徒宴看著清歡,下意識覺得眼前這孩子並沒說謊,他想起之前徐阿婆說這孩子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說不定不小心砸壞了腦袋,他沉聲道:

    「那你還記得什麼?」

    清歡歪了歪腦袋,低聲道:「我叫清歡,我要找父皇母后……」

    「別的呢?」

    清歡咬著嘴唇搖搖頭,低落道:「不記得了。」

    司徒宴:「那你怎麼知道我們就是你的父皇母后?」

    清歡搖搖頭:「不知道,你們就是。」

    司徒宴:「……」

    哪怕如司徒宴這般有耐心的人,此時也不由對著一問三不知的君清歡有些頭疼。

    照理說,他該懷疑的,就像是雲卿剛才所說的一樣,這孩子身份不明,來歷成謎,一身武功無比奇怪,而且出現的太過巧合,他斷然不該輕信。

    就算是不傷害她,也絕沒有帶在身邊的可能。

    可是對上清歡那白嫩的小臉,還有滿是依賴的眼神時,司徒宴向來不為人所動的心卻是怎麼都硬不下來。

    清歡伸著手拉著司徒宴的衣袖,低聲道:

    「父皇,你別不要歡歡,歡歡聽話。」

    「歡歡會很乖的,父皇……」

    司徒宴本就不甚堅硬的心頓時被孩子的軟語說的心軟的一塌糊塗。

    他伸手揉了揉清歡腦袋,低聲道:

    「好,我不會不要你,在你找到你爹娘之前,你暫且跟著我,不過你不能叫我父皇,否則被人聽去了會掉腦袋的。」

    君清歡頓時露出高興之色,她一個軲轆從榻上跳了起來,直接衝進司徒宴懷中,抱著他的胳膊興奮道:

    「知道了爹爹。」

    ……

    司徒宴留在了鎮子上養傷,期間讓徐阿婆給她兒子徐澤寫了一封家書,將自己的消息夾帶在其中送往了京城。

    五天後,許一帶著人尋到了這裡。

    等見到已經修養好了許多的司徒宴時,許一激動的差點哭了出來。

    「殿下,您嚇死我了。」

    天知道那天見著司徒宴跌下懸崖的時候,他一條命直接去了半條。

    如今見他活生生的站在眼前,許一激動不已,而跟在他身後的那些人更有不少都紅了眼眶。

    司徒宴開口道:「好了,我福大命大,沒那麼容易死。」

    許一張嘴想要說話,誰知道窗邊突然被人扔進來個東西,他嚇了一跳,連忙抽刀想要防備,誰知道那東西落在地上,卻是個半生不熟的桃子。

    許一驚愕的朝外開去,就見到窗外的桃樹上冒出來個粉雕玉琢的女娃娃。

    那女孩兒坐在樹椏上,歪著頭看著這邊,笑眼彎彎的,模樣好看的不得了。 第五十八章激戰洪松

    絕大部分沒有什麼事情的,都向著內門的靈武院而去。

    外面比斗之處,是武院,而內門的話,則是靈武院。

    由於靈穹境弟子施展出的威力,更加的強大,擂台上的防禦,還有大小,都比外門的武院,要大。

    而這一天,自然是羅無生和那洪松的對戰之日。

    全能王牌女神又暴富了 對於羅無生的對戰,羅月筱和古琰,自然不可能不出現,此時神色一正,站在羅無生的兩旁。

    三人出現在靈武院之中,四周的內門弟子,不斷將視線,往羅無生的方向看來。

    有輕蔑,有譏諷,也有支持和興趣。

    其實更多的人,是興趣,來看看羅無生的天賦,是不是真的有那麼的恐怖。

    畢竟氣血境,跟靈穹境,不能比。

    剛剛突破,進入內門,就挑戰靈穹境中期的弟子,要麼對自己自信,要麼就是自負自傲,真當宗門之內無人。

    萬億市值不是夢 而在這時,洪松在一些內門弟子簇擁之下,出現在羅無生的身前。

    「羅無生,我等下會好好的教訓教訓你一下,讓你知道,宗門之中,比你天賦強大的,多得是。」接著嘴角一揚,輕蔑一笑下,帶著一抹狠厲道。

    「其他人的天賦,我不知道,但你還沒有資格!」

    羅無生聽此,臉上淡淡一笑,強勢對上洪松。

    隨後兩人的視線,在半空之中,不斷的碰撞起來,激起一片戰意的火花。

    「呵!」

    片息之後,洪松收起視線,嘴角輕呵一聲后,就身形一動,出現在靈武院的中央擂台之上。

    由於此時,羅無生要跟洪松對戰,其他即使想要對戰的人,都紛紛收起心思,等羅無生兩人對戰之後再說。

    「生弟,小心一點!」

    棄女驚華 羅月筱知道羅無生有把握,但還是關心的提醒一聲。

    「嗯!」

    羅無生對此,點點頭,輕嗯一聲。

    然後身形一動,出現在中央擂台洪松的對面。

    出現之後,一個灰袍老者,出現擂台的邊緣。

    「點到為止,如果準備好了,就可以開始了!」

    看了羅無生兩人一眼,開口道。

    「長老,我們對戰的賭注,是一千靈值!」

    羅無生聽此,接著開口說了一聲。

    「好!」

    那灰袍老者一聽,知道羅無生什麼意思,隨之點頭,說了一聲好。

    對於羅無生的話,洪松嘴角輕蔑譏諷之極,這一場比斗,他贏定了。

    隨之雙眼靈光一閃下,浮現出兩道劍影。

    然後右手對著虛空一晃,一柄藍色的水晶劍,出現在手中。

    同時,羅無生的身前,出現三道藍色的劍光。

    強大的劍氣,想要將羅無生劈斬成幾半。

    對此,擂台下的羅月筱,整個身體一緊,臉上浮現出擔心之色。

    古琰在同時,雙眼一凝。

    羅無生沒有靈器,這一點上要有些吃虧,而且劍修,注重的就是攻擊。

    然而在他們擔心想的時候,羅無生雙眼一厲,沒有躲避,而是直接烈焰一拳。

    烈焰呼嘯的火龍,隨著拳頭轟出,向著身前的三道藍色劍光,撕裂而去。

    對於這呼嘯的火龍,羅月筱一點就認出了,正是之前羅無生給他的火龍拳。

    而她,在前不久,將它修鍊到了小成,但沒有羅無生這個威力強大。

    她的天賦,不行,雖然有千幻素女功,但不能改變她的天賦,只能加快境界上的修鍊,並不能加快武技上的修鍊。

    所以她現在,還是將主要的精力,放在境界上的修鍊。

    砰!

    擂台上的那三道藍色劍光,看似鋒利劍氣強大,但在火龍面前,沒有多少對抗,就被撕裂了開來,然後再一個神龍擺尾,向著那洪松撕裂而去。

    「斬!」

    對於撕裂而來的火龍,洪松嘴角輕蔑下,就是一聲凌厲的暴喝。

    然後手中的藍色水晶劍,就是一個劈斬,將撕裂而來的火龍,分成了兩半。

    可是羅無生的身形,在一瞬間動了,七星點水,全力施展下,在擂台之上,出現了數道殘影。

    「就這些手段,也想要來挑戰我,現在就讓你看看,我洪松的實力!」

    羅無生的速度,雖然很快,但在他的眼裡,根本沒有什麼。

    「劍雨!」

    手中的水晶劍,隨著暴喝,一個極速的抖動。

    接著只見得羅無生洪松身前的虛空,一道道凌厲強大的劍氣,猶如暴雨一般,向著化為殘影的羅無生而去。

    「手段不在多,能敗你,就足夠了!」

    對於身前的暴雨劍氣,羅無生神色一凝,隨之說話間,五指緊握,凝聚烈焰龍形。

    一拳出,縈繞在羅無生身前的火龍,比剛才的那條火龍,還要的粗一圈。

    神龍擺尾,所過之處,那些劍氣,雖然強大,但無法突破。

    羅無生跟在火龍的身後,向著洪松而去。

    而在羅無生和洪松對戰的時候,那之前贈羅無生青靈丹的葉青璇,也出現在了靈武院之中。

    對於這一次,羅無生和洪松為什麼會比試,她的心中,自然有所知道。

    可是越是知道,她的臉色,就越加更加凝重陰沉一分。

    原本她是想要去警告那陳武順的,但是緊接著的一想,她也有些像看看這個宗門突然崛起的天才。

    不僅天賦強大,而且連煉丹,也懂這麼的多,讓她的心中,不覺得生出一絲好奇。

    這樣的天賦,在這裡,算是僅有的。

    同時,傅雲和孟何對於羅無生的戰鬥,自然也出現了。

    當時他們得到羅無生對戰消息的時候,臉上有些一驚,但是很快被興趣,給覆蓋了。

    期待羅無生快速的崛起,在內門打出自己的一片名聲。

    「有些實力,但也僅僅如此!」

    對於羅無生能抵擋他的劍雨,洪松臉色微微一驚,但下一秒,雙眼被陰厲之色覆蓋了。

    然後手中抖動的頻率,比之前快了一倍。

    「劍風暴!」

    那些劍氣暴雨,隨著抖動的頻率加快,不僅劍氣長度伸長了一倍,而且所有的劍氣,一個呼嘯,化為風暴,向著羅無生的火龍而去。

    剛對碰幾下,那火龍就被撕裂開來,化為點點火光。

    然後一個席捲,向著羅無生洞穿撕裂而去。 「爹爹。」

    清歡眼睛好看極了,坐在桃樹枝上時,小腿不斷晃悠著,歪著頭望著下面。

    司徒宴瞧見她連忙起身,走到窗邊沉聲道:

    「我不是跟你說了,不許爬樹,不許上房頂,還不趕緊下來!」

    清歡癟癟嘴有些不高興,「又不會摔著……」

    「君清歡。」

    司徒宴定定看著她。

    清歡頓時縮了縮脖子,扒拉著桃樹站了起來,然後在許一驚恐的「小心」聲中,她整個人直接從桃樹上掉了下來,眼見著就要落地時,她卻是在半空中突然一旋身,腳下在桃樹榦上蹬了一下,整個人就如同離弦的箭似的朝著這邊沖了過來。

    那粉色的小糰子身形極快,幾乎眨眼就到了跟前。

    許一先是被清歡的輕功嚇了一跳,等聽到破空聲時忙想伸手阻攔。

    司徒宴身體孱弱,哪能經得起這般衝撞。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