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到了北辰,軒轅楓也就沒打算急着回地獄山脈了,決定先回天河城看看,畢竟他所處的位置也只距離天河城一個月的路程而已,也不算太遠。

    不過這個結果沒堅持了幾天,軒轅楓便又改變了主要,讓菜菜佈置傳送陣了,正應了那句計劃沒有變化快。

    正當軒轅趕往天河城的時候,軒轅楓受到了林浩然的傳信,說是軒轅天月到處找他,還四處找北斗七星的麻煩,說是要爲軒轅楓報仇。 以軒轅天月那帝級初期的修爲,自然不能給北斗七星造成什麼實質的傷害,畢竟北斗七星裏面,修爲最低的正是成員也都有着帝級初期的修爲,戰力更是堪比很多帝級後期甚至巔峯的高手,原因無他,因爲他們都用在強大的戰技。

    但是軒轅天月的身份卻讓得北斗七星的成員爲難了,雖然不知道軒轅天月與軒轅楓的關係,但是軒轅天月是軒轅世家的人,而組織有一直盡力保護軒轅世家的人,這使得北斗七星衆人在面對軒轅天月的時候束手束腳的,生怕不小心傷到這位姑奶奶那就麻煩了。

    最後沒法了,只能讓人纏住軒轅天月,然後向組織請示處理辦法,林浩然收到傳信,不敢怠慢,別人不知道軒轅楓就是軒轅世家的小少爺,林浩然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而這位軒轅天月正是軒轅楓的親姑姑。

    林浩然連忙下令讓組織裏面的高手先擒住軒轅天月,並且要求毫髮無損的擒住,對於北斗七星的真正高手來說,要擒住軒轅天月並不傷到她本人也不算什麼難事,畢竟軒轅天月的修爲實在太低,只有帝級初期的修爲,隨便去兩個神級高手便能輕鬆擒下她。

    並且林浩然派出去的並不是神級高手那麼簡單,而是好幾名組織裏面的尊者階高手,以這樣的陣容,要擒下軒轅天月自然是小菜一碟,可以說是大材小用也不爲過。

    林浩然之所以派出這麼強大的陣容,自然不是僅僅爲了擒下軒轅天月了,而是要保證軒轅天月的安全,雖然墜落域有着不是北斗七星的成員,但是同樣也有着一些硬茬子,要是去的人實力弱了,讓得軒轅天月在組織的人手中出來意外,那林浩然可不好跟軒轅楓交待了。

    正因爲這樣,林浩然纔會派出如此強大的陣容去帶軒轅天月到搖光基地,有着這等強大的陣容,帶軒轅天月到搖光基地的事情自然沒有什麼意外了。

    會將軒轅天月安排在地獄山脈搖光基地,那是因爲那裏全是女弟子,照顧起來也方便,同時,林浩然讓擒拿軒轅天月的高手也都留在搖光基地,保護軒轅天月的安全。

    安排好之後,林浩然馬上通知了軒轅楓,軒轅楓聽了之後一陣愕然,不明白軒轅天月怎麼會找北斗七星的麻煩,還口口聲聲要爲軒轅楓報仇。

    不過雖然不明白,但是心中還是很感動的,軒轅天月竟然爲了他這個家族廢人不顧安危的跑去找北斗七星的麻煩,至於北斗七星的強大,軒轅天月應該不完全知道,但既然能找上,多少應該是明白一些的。

    索愛強歡,臥底小情人 ,先不說別的,就這份心意,軒轅楓也不能不領。

    於是軒轅楓便決定不會天河,直接會搖光基地去見下軒轅天月,並把自己還活着的事情告訴軒轅天月,而爲了趕時間,軒轅楓也就顧不得菜菜那坑爹的傳送陣了,直接讓菜菜佈置傳送陣,想盡快趕到搖光基地。

    菜菜聽到軒轅楓改變主意,自然是大讚軒轅楓識貨,高高興興的開始佈置起它的傳送陣來,五天之後,軒轅楓再次忐忑的搭上了菜菜那坑爹的傳送陣。

    這次傳送還算可以,雖然有些偏差,但是還不是太離譜,將軒轅楓傳送道了北辰帝國的西面,並且還是完好無傷的抵達的,這讓得軒轅楓安心了不少,覺得這死鳥的傳送陣越來越靠譜了。


    這是這好運並沒有維持多久,又是五天後菜菜的傳送陣佈置好了,在軒轅楓再次傳送的時候,這坑爹的傳送陣就出問題了。

    傳到一半,軒轅楓便被從虛空中拋了出來,被弄了一個重傷掉在中部大草原上,一直調養了六天才算恢復過來,這使得軒轅楓對菜菜的傳送技術,再次加深了懷疑,決定將來要不是有急事,絕對不在坐這坑爹的傳送陣。

    調理之後,軒轅楓再次咬牙搭上了傳送陣,這次又出意外了,明明要向南方去地獄山脈的,但是卻傳錯了方向,傳到了自由聯盟,當真是把軒轅楓鬱悶的夠嗆。

    沒法軒轅楓只能讓菜菜再次佈置傳送陣了,並且警告它,要是在出問題一定要他好看,菜菜聽了自信滿滿的道:“放心吧,本尊做事你就放心吧,前幾次都是意外情況,這次絕對不會有問題就是了。”

    輾轉反側,軒轅楓再次走進了傳送陣,隨後隨後光芒一閃,軒轅楓和旺財再次消失了,進入了暗空間,剛進入沒多久,空間就開始震動了起來。

    看見這種情況,軒轅楓暗叫不好,坐了這麼久菜菜的傳送陣,別的軒轅楓沒提高,對傳送事故的警惕性可是提高了不少,這種空間震動的情況,軒轅楓可是以上了不少次,正是傳送失敗,要被從空間中跑出去的前兆。

    “媽的,死鳥,你這什麼破傳送陣啊,又出問題了,小爺這次不管傳到了什麼地方,堅決不再做你這破傳送陣了,慘了,又要受傷了,真他孃的坑爹啊!”看見空間震動,再想到傳送前菜菜那信誓旦旦的樣子,軒轅楓馬上罵了起來。

    “吼,吼!”在軒轅楓旁邊的旺財也是有些恐懼,又有些憤怒的吼叫起來。

    軒轅楓知道,旺財也是在向菜菜表示這自己的不滿,這久跟着軒轅楓乘坐菜菜這坑爹的傳送陣,黃金聖龍旺財也是吃了不少苦頭,雖然他身體比軒轅強悍得多,但是同樣也大得多,沒錯被從空間中拋出前,都會被空間扭曲撕裂,體積大自然承受的壓力也就大了。

    每次受傷之後,旺財的療傷時間並不比軒轅楓少,甚至還要略長一些,這就說明其受到的傷害比軒轅楓大得多,畢竟旺財的恢復能力可是比軒轅楓強悍多了,想想以旺財那強悍的身體情況都要那麼久才恢復,軒轅楓都有些不寒而慄的感覺。

    幾次下來,旺財對菜菜所佈置的傳送陣可謂是相當的不滿意,都快讓旺財對傳送陣產生陰影了,對於傳送失敗的前兆,旺財自然也是相當的清楚,所以看見傳送有要失敗了,旺財便憤怒的咆哮起來。

    “意外,意外,這絕對是意外,相信下次不會了。”菜菜燦燦的解釋道。

    軒轅楓沒時間去理會這隻死鳥,趕忙準備迎接傳送失敗的後果,一陣劇痛的撕裂輾壓拉扯之後,軒轅楓再次被從空間中無情的跑了出來。


    “蓬!”

    落地之後,軒轅楓強忍住劇痛,四處打量了一下週圍的情況,這一看,可把軒轅楓嚇到了,這周圍狂風怒吼,毫無生機,黃沙滿天飛,一看就是身處大沙漠之中。

    “靠,這又是什麼鬼地方啊,我靠,死鳥,這都第幾次出問題了啊!”軒轅楓怒吼的聲在風沙中響了起來。

    “意外,意外,純屬意外!本尊保證,下次絕對不會再出意外情況了,本尊敢用人品擔保,這絕對是最後一次意外。”菜菜化出了原形,飄在軒轅楓旁邊解釋道。

    “轟隆!吟!”

    正在軒轅楓憤怒的時候,一聲轟隆聲以及悽慘的龍吟聲也在不遠處響了起來,並且從響聲傳來的地方騰起了一陣黃沙,軒轅楓不用想也知道,是旺財被拋出來了,這是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靠,小爺決定了,再也不坐你這坑爹的傳送陣了,媽的,再這麼折騰幾次,小爺的命都快沒了。”軒轅楓嘴裏罵着,身體並沒有動,而是快速的調動原力療傷。

    這便是軒轅楓爲什麼會出現在這片沙漠中的前因後果,狂風帶着沙粒在大漠之中席捲,那股嗚嗚的風嘯之聲,隱隱間透着絲絲陰冷,在這種有些荒涼之所,放眼望去,幾乎是難覓人影,有的,只是那無盡梅風沙以及風嘯之聲。 軒轅楓躺在風沙之中,並沒有任何想起來的打算,也沒有繼續再跟菜菜爭吵,這是鬼地方,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軒轅楓可不敢大意,得先恢復傷勢才行,只有實力恢復了,那樣纔會有安全感。

    菜菜也知道這時候可能大意,便飛到了高空之中,眺望四野,查看了下週圍的情況,它可不想在軒轅楓和旺財療傷的時候有人來打攪,菜菜直接升到高空,幫軒轅楓和旺財當起了警戒人員。

    軒轅楓見到菜菜警戒了起來,旋即閉上了眼睛,專心的查探起被那空間原力摧殘了一通的身體,這一查探,軒轅發現體內的傷勢頗爲的嚴重,比起前幾次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於連戰鬥的力氣都不具備了。

    “哎,還真是坑爹啊,自找罪受,早知道就老老實實的趕來多好,這下可又有的熬了。”軒轅楓嘆了口氣,緩緩的吸收着天地原力,然後小心翼翼的滋潤着大爲破敗的身體。 手指輕輕一動,一枚丹藥自儲物戒指內閃現而出,隨即被軒轅楓直接送到了嘴裏,吞下丹藥之後,軒轅楓體內原力馬上充沛了起來,軒轅楓馬上加快了調動速度。

    隨着調動速度的加快,軒轅楓體內頓時傳出陣陣的絞痛,令得其額頭上也是浮現許些冷汗,若非他經過了多次的身體改造的話,恐怕也難以在這劇痛之下保持神智空明瞭。

    “真他孃的疼啊,坑爹的死鳥,還真是害人不淺啊!”軒轅楓嘴角抽搐了幾下,惡狠狠的咒罵道。

    軒轅楓一邊咒罵一邊調動着原力,對身體內的傷勢進行滋潤,同時,緩緩的修復這那些被破損的一塌糊塗的脈絡,時間是隨着軒轅楓療傷而緩緩的流逝着。 風沙肆虐,狂風怒吼,轉眼軒轅楓便已經在沙漠中療傷三天了,其體內的創傷也好得差不多了,據他估計,最多再過一天,他就能趕路了,而想要痊癒的話,最多也就是再過三四天就差不多了。

    “小子,有人朝着你這邊過來了。”正在軒轅楓調息的時候,菜菜的聲音在其腦海中響了起來。

    “額,有人,這鬼地方也會有人來?”軒轅楓有些錯愕,他是在想不明白,這種鳥不拉屎的大沙漠里居然會遇上人,並且還是向着他這邊來的。

    “恩,是有人過來了,如果他們不改變方向的話,絕對要經過你面前,不過不會經過旺財那邊,要怎麼辦你自己拿主意,最多十分鐘他們就會看到你。”菜菜的聲音再次響起。


    “對方有多少人,實力怎樣?”錯愕之後,軒轅楓馬上問起了對方的實力,畢竟現在他的傷勢還沒好清,能不動武軒轅楓還是不行動武,畢竟要是動手了,說不定他的傷勢又得惡化了。

    “實力一般,看上去是個車隊,有四五十人的樣子,修爲最高的也就兩名聖級高手,一個聖級巔峯,另一個只有聖級中期的實力,其他人有九名帝級修爲的人,其他的都只有帝級一下修爲,沒有任何威脅。”菜菜悉數報出了對方的底細。

    聽得對方實力這麼弱,軒轅楓便放心了,雖然他傷勢沒有痊癒,但是這些人對他根本夠不成什麼威脅,就是對手了也沒什麼好擔心的,想要讓軒轅楓傷勢惡化,最少也得尊者二級以上的高手出手纔有可能。

    軒轅楓大腦快速的運轉了起來,想着應對的辦法,現在給他的現在有好幾個,一個是直接殺了對方,不過這個對他沒什麼好處,並且軒轅楓也沒有那麼嗜血,不分青紅皁白就殺人。

    還有一個就是馬上隱跡氣息離開,以軒轅楓如今的修爲,對方根本不可能感應到他,這個方法比較穩妥。

    又或者直接迎上去搭話,問一下想知道的情況,不過這個就不能確定對方是否會如實相告了,畢竟大家只是陌路人而已,連人家是好是惡都不知道呢!

    “算了,就裝傷員躺在這裏,看看對方的反應再說。”很快軒轅楓便做出了決定,直接不動,躺在裝傷。

    這樣一來就能探出對方是好是惡了,如果對方是好心的人,那麼絕對會救下軒轅楓,這樣軒轅楓想要問事情之人就方便多了,而對方如果是惡人的話,那不用想肯定會打算殺了他,來發死人財,搜他的“屍體”,還有一種就是對方不聞不問。

    不過不管對方怎麼應對,軒轅楓都不在乎,要是救了他,那軒轅楓就順便打探下消息,要是想害他,那不好意思,滅了就是了,而如果不管他,那就不管唄,繼續療傷就是了。

    想好之後,軒轅楓馬上給菜菜傳話:“菜菜你飛高點,躲避開他們的視線,他們對我沒有任何威脅,先看看情況再說,讓旺財也別亂動,繼續療它的傷就行。”

    聽了軒轅楓的話,菜菜沒有多說,直接傳音通知了一下旺財,然後就升到了雲彩之上藏了起來,對方那點實力,正如軒轅楓說的,根本威脅不到他,菜菜自然不必爲軒轅楓擔心了。

    “快走,那些可惡的大螞蟻快追上來了。”一望無際的大沙漠中,數十人慌慌張張的跑着,人羣中,一名男子提着長劍,神色緊張的催促這衆人。

    “三長老,你快帶着東西保護着兩位公主走吧,我們儘量抵抗一下,爲你們爭取點時間。”另一名手握戰矛的男子對着長劍男子喊道。


    很顯然,這名手握長劍的男子正是三長老,而在其身後緊跟着一大一小兩名女子,年齡大的那名女子約莫二十左右的樣子,這女子身材高挑,略顯緊身的衣衫,將那玲瓏有致的身材凸顯淋漓盡致,其模樣也是頗爲的漂亮,只是那挺翹的俏鼻,透着一絲高傲的味道。

    不過此刻卻也是臉色慘白,神色緊張的看在三長老身後,而年齡小的女子,只有十四五歲的樣子,身着淡紅衣衫的小女孩也是有些緊張的跟在三長老身後。

    聽到了那名手持戰矛的男子的話,小女孩馬上便道:“三爺爺,我不要先走,我要和大家一起走,你也不用保護我,我可以自己保護自己,你去幫叔叔他們。”

    緊張的衆人聽到那稚嫩而天真的嗓音,如同小天使一般,不由得臉色都露出了幾許笑容,彷彿渾身的疲憊,都是被這如同瓷娃娃般的小女孩趕走了一些。

    “微微,小心點。”那年齡大些的女子,伸手拉了一把下女孩,然後用一種毋庸置疑的口氣向着旁邊的三長老道:“三爺爺,讓大家一起逃,我也不想會丟下衆人逃生的。”

    “三公主,你和小公主可不能出事啊,你們快跟三長老走,這裏交給我們就行了。”聽到女子的話,戰矛男子有些焦急的喊道。

    “是啊,三公主,你們快走吧,不然就來不及了。”其他人也都附和道。

    “三公主,走吧!”三長老看了一眼衆人,然後又看想了三公主。

    “不,三爺爺,要走一起走!”三公主堅定的道。

    “哎,公主,你這又是何苦呢!”三長老嘆了口氣,伸出右手,打算將三公主打昏帶走,三長老心中不是不想大家一起走,實在是沒法一起走。

    要是不留下人來阻擋那些沙漠吞噬蟻,那他們這些人可就誰都走不掉了,別人死了沒關係,但是兩位公主可不能死在這裏,否則他們是在無顏去見列祖列宗了。

    說起來也是他們倒黴,這亡靈沙漠中是有着吞噬蟻羣,但是一般都是幾千只的小蟻羣而已,而幾千只的小蟻羣,一般最厲害的蟻王依舊聖級初期而已,其他的兵蟻更是隻有王級的修爲,就算其中的頭蟻也就皇級或者有一兩隻帝級的。

    可是他們卻好死不死的遇上了一個大蟻羣,足足有好幾萬兵蟻,蟻王更是聖級巔峯的存在,連有幾隻頭蟻都是聖級的修爲,帝級的跟隨有二十幾只,皇級過百隻。

    原本他們有着一百多人的隊伍,再跟吞噬蟻交手幾個小時來,就損失了近半,甚至連帝級高手都死了兩名,這時候如果還不果斷點,那就誰也逃不掉了。

    “咦,三長老,怎麼一羣沒有追來了啊!”正在三長老打算出手打昏三公主的時候,突然有人喊道。

    “沒來?”三長老一愣,隨即向着後方看去,還真連個影子都沒有,除了黃沙還是黃沙,根本沒有什麼蟻羣。

    “也,還真沒來了,我們得救了。” 超級坦克大戰 ,馬上變高興的蹦了出來。

    “明遠,你去看看那蟻羣是不是真的退了,小心點,不要跟太遠了,儘快回來。”三長老轉頭向着那手持戰矛的拿着吩咐了一聲,隨即又向衆人說:“大家都休息一下吧,去兩個人警戒周圍,戰了這麼就也都累了,不過此地不宜久留,整段下我們必須的馬上離開,否則蟻羣又回來的話,那我們就麻煩了。”

    三長老吩咐完,戰矛男子便向遠方掠去,另外又有兩人向周圍走去,顯然是警戒去了,其他人便都坐了下來。

    “咦,三長老,三長老,這邊有個受了重傷的人!”正當衆人休息的時候,出去警戒的其中一個人向着三長老喊道。

    “額,受重傷的人,怎麼回事?”三長老有些錯愕,不過旋即便道:“走過去看看。”

    說着便帶着衆人走了過去,這受“重傷”的人自然是軒轅楓了,被那名警戒人員發現之後,軒轅楓並未睜開眼睛,而是繼續裝作昏迷。

    “咦,還真是啊,居然還活着,命還真大啊!”衆人走到軒轅楓面前,聽到了軒轅楓那細微的呼吸聲,不由得感嘆了起來,能在這沙漠裏面重傷之後而沒死,絕對堪稱命大了,畢竟這沙漠中可沒有表明上那麼安全,不止環境惡劣,還有這無數的魔獸橫行。

    “這人好可憐哦,姐姐,要不我們救救他吧!”那名紅衣小女孩眨巴着眼睛,可憐兮兮的看着女子懇求道。

    “這個…”女子猶豫了,畢竟他們雖然暫時脫離了危險,但是天知道這沙漠裏面會不會再遇到危險,如果帶着軒轅楓這名“重傷”人員,要是再遇上什麼危險,那不等於跟自己找一個累贅嘛。

    “好不好嘛,姐姐,如果我們不救他,那他肯定會死的,我們不能見死不救啊!”小女孩見女子猶豫,馬上便撒嬌來。

    “微微,不是我不想救他,實在是我們現在都還自身難保呢,要是再帶上他這麼個累贅,太危險了。”女子莫了莫微微的頭說道。

    “姐姐,我們不一定會再遇到危險了啊,要不我們帶上他,等他醒了之後,再讓他走怎麼樣啊,那樣他就不一定會死了。”叫微微的小女孩懇求的看着女子。

    “微雲,就帶他一程吧,等他醒了就算我們遇到了危險,在讓他自己逃生便是了。”看着微微懇求的樣子,三長老有些不忍心,便出言了。

    “三爺爺,這樣做真的太危險了!”女子依舊很不情願帶上軒轅楓這個拖油瓶。

    “沒事,如果實在怕遇到危險,那等他醒來之後,再讓他離開就行了。”三長老說着便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副擔架,顯然已經決定帶上軒轅楓這個累贅了,三公主微雲看見這情況,知道多說無用,便冷着連走開了,而後人羣中走出兩人將軒轅楓放到了擔架上,擡到了休息的地方。 東大陸西部的亡靈沙漠,一隊略帶狼狽的隊伍緩緩的前進着,這隊伍裏面大多數人都帶了傷,因此行進的速度很慢,其中還有兩人擡着一個擔架,其上躺着一個少年郎,雙眼緊閉,顯然是已經昏迷不醒了。

    不用說,這正是“救”下了軒轅楓的那隻隊伍,而擔架上的人也正是“被救”的軒轅楓,這隻隊伍在“救”下軒轅楓之後,稍作休息便接着趕路了,而軒轅楓卻是一直靜靜的躺着裝作昏迷。

    至於菜菜以及旺財,軒轅楓早就吩咐過,讓他們升到高空,在地面上的人看不見的情況下跟隨者這支隊伍,同時因爲隊伍警戒,有什麼麻煩的話,在隊伍到達之前先處理掉。

    有着旺財以及菜菜這兩個護衛,這隊伍自然不可能再遇上什麼麻煩,根本不用菜菜和旺財出手,看到有情況,只要他們接近透露出一下威壓,路上的魔獸們就唯恐避之不急,逃的無影無蹤了。

    就像追殺三長老他們的那些吞噬蟻,在接近了旺財所在的地方,雖然旺財在軒轅楓的命令下收起了氣息,但是吞噬蟻的感知可不人類強大多了,接近之後馬上感應到了危險,於是毅然退走了,這也是吞噬蟻爲什麼會莫名其妙退走的原因。

    可以說他們能逃過一劫,全是因爲軒轅楓幫忙,否則那些吞噬蟻怎麼也不可能乖乖的退走,照他們這隊伍的情況,能有十個人逃得性命就不錯了,當然這些事情軒轅楓不說,他們自然也是不知道的。

    軒轅楓靜靜的躺在擔架上,這已經過去一天時間了,軒轅楓的傷勢也都好得差不多了,就算有戰鬥,只有不是實力達到尊者五級以上的高手,軒轅楓要應付起來也基本不是什麼問題了,查探了一下自身情況,軒轅楓決定不再繼續裝昏迷了。

    就在軒轅楓緩緩的睜開眼睛之時,擡着軒轅楓的兩個大漢,走在後面的那人發現了情況,看見軒轅楓醒來,大漢咧嘴一笑,頗有點憨厚的味道說:“小兄弟,你醒了啊!”

    軒轅楓掃了大漢一眼,此人體型有些壯碩,意念一動,馬上便看出了此人的實力,皇級巔峯,距離帝級也只有短短的一步之遙,當然這點修爲自然不可能放在軒轅楓眼裏。 “嘿嘿,我們在亡靈沙漠裏發現了你,看了你的傷勢頗重,都已經昏迷了,如果沒有救治恐怕難以活下,便順道把你帶上了,不過真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快就甦醒了。”中年壯漢衝着軒轅楓笑了笑。

    然後又接着道:“我叫艾賓,是西華帝國艾家的一名護衛,這次正好有着任務,從亡靈沙漠路過,說起來,倒是你好運,大漠經常有着以前出沒,要是被它們發現了你,恐怕你早就連白骨都沒有了。” “多謝艾賓大哥相救了,小弟軒轅楓。”聞言,軒轅楓淡淡的笑了笑,然後裝成一幅頗爲感激的樣子說道。 雖說這些人根本算不上救他,反倒是他暗中救過衆人性命,不過單單別人這份心意軒轅楓也得感激,這年頭好心人可不多,更何況艾賓等人還是在自身都還難保的情況下救的他,這都精神就值得軒轅楓尊敬了。

    更主要的還是這些人是西華艾家的人,也就是西華皇室的人,而軒轅楓對艾薇兒一直是念念不忘的,本來就有打算找時間去看看艾薇兒的,沒想到這次坑爹的傳送竟然讓他遇上了艾薇兒的家人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