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9 日 Comments (0)

    出現的曹家和馬家青年修仙者,冷冷地開口叫道。

    江寂塵平靜地道:「看來,上次的教訓還不夠,你們竟然還敢來送死?」

    然則,江寂塵聲音一落,出現的馬家和曹家修仙者,都不由得同時大笑起來。

    「哈哈…….看來,這傻逼還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麼樣的存在。」

    「而且,他已經被空小姐動用上古空間法器,困在禁制空間,想出來都不可能了。」

    「都死到臨頭了,還敢如此囂張。」

    …….

    曹家、馬家的青年修仙者,此時嘲諷地開口道。

    顯然,對江寂塵的威脅,不屑一顧之極。

    「江公子,別來無恙!」

    而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

    這道聲音一起,四周的馬家、曹家修士,同時安靜下來,同時低下頭顱,表現出非常恭敬的樣子。

    江寂塵聽到聲音,感覺有些熟悉。

    他抬頭看出,發現,果然是相識之人。

    來人,正是十大仙族之一,銀魂族的銀劍公子。

    上一次,在紅塵界中,江寂塵利用紅塵之劍的威力,擊敗了對方。

    若不然,當時自己根本不是銀劍公子的對手。

    只是,江寂塵用紅塵之劍,當眾擊敗銀劍,便已讓銀劍對他恨上了,只怕無時不刻都在想著辦法報復他。

    果然,現在來了。

    不過,不止他一人,在銀劍的身邊,還有一個美麗嬌小的女子。

    他們輕盈邁步而來,走到了江寂塵面前來。

    「銀劍哥哥,這就是你說的那個江寂塵?」

    「我看他,只是三品仙將圓滿境,神魂倒是瞞強大的。」

    「但除此之外,並無什麼特別?」

    「這樣的人,銀劍哥哥竟然要讓本小姐動用上古空間法器,將他禁錮!」

    這時候,銀劍身邊的那個女子開口說道。

    (本章完) 聽到這個女子的話,江寂塵便知道,自己所猜,果然沒錯,對方真的是動用了上古空間法器。

    所以,自己就算破開了這一道空間禁制,那必然還會有另外的空間禁制降臨。

    因為,由上古空間法器在,要凝出禁制空間,只是一念之間,便可催動。

    明白這點,江寂塵便沒有輕舉妄動,只是平靜地站在禁制空間中,淡然地看著銀劍和那個嬌美女子。

    這時候,銀劍公子淡然一笑道:「空盈小姐可不要小看他,上次,你的銀劍哥哥,就是被他擊敗的。」

    聽到銀劍公子的話,空盈冷哼一聲道:「本小姐可是聽說了,那小子動用了紅塵之劍的力量,若不然,他又豈會是銀劍哥哥的對手?」

    「不過,今日我可以幫你出氣。」

    「我父親不在,這空間古鎮法器,隨便我動用。」

    「這小子已經進入了空間古鎮之中,他已插翅難飛了。」

    銀劍公子安靜地聽著空盈的話,微微一笑,顯得洒然無比,他柔聲說道:「那就多謝空盈小姐了。」

    空盈這時氣呼呼地道:「銀劍哥哥為何叫我空盈小姐如此生份?」

    銀劍公子道:「那我該如何叫你?」

    空盈道:「自然如我父親一般,叫我盈兒了。」

    銀劍公子點點頭,柔情呼喚道:「盈兒!」

    二人在打情罵俏,根本就是無視了江寂塵的存在。

    而不得不說,銀劍長得一副好皮囊,而且很會撩妹,空盈對他,極是喜歡。

    江寂塵在禁制空間中,一言不發,靜靜地看著他們打情罵俏,神色淡然,沒有絲毫不適。

    事實上,江寂塵從他們的聊天之中,了解到不少信息。

    至少知道,今日,空間古鎮的鎮主空山不在。

    只有他的女兒,空盈在此。

    所以,上古空間法器,才會被空盈操控。

    而上古空間法器,掌握在空盈的手中,自己只怕真的要被困在這裡,無法出去。

    況且,空盈對銀劍這個小白臉,情根深種,只怕對銀劍,一切言聽計從。

    所以,江寂塵現在的處境,極是兇險,對他非常不妙。

    「江公子,好沉得住氣。」

    「但可知,你已死到臨頭了?」

    銀劍公子這時候,終於對江寂塵說道。

    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彷彿江寂塵的生死,已掌握在他的手中。

    江寂塵淡淡一笑道:「我不沉得住氣,又能如何?」

    「現在,我就是翁中之鱉,想要出去都很難。」

    「不過,我倒是很佩服銀劍兄的撩妹手段,把空盈訓得服服貼貼,任你使喚。」

    「嘿,若無這空間法器,你只怕留不下我。」

    北城扶桑 江寂塵哪怕身處如此險境中,他依舊無一絲懼,說話肆無忌憚之極。

    而他的話,無疑觸怒了空盈,她嬌容一片冰冷。

    「小子,你的嘴巴很不幹凈,我該把你的舌頭割掉!」

    空盈一副千金大小姐的氣勢,冷然喝道。

    江寂塵淡淡一笑道:「我就站在這裡,問題你憑什麼來割我舌頭?」

    「我是認真的,若你們不趕緊放我離開,我不介意在此大開殺戒。」

    然而,江寂塵根本不受對方威脅,反而囂張之極,反過來威脅對方。

    空盈沒有想到,江寂塵都這個時候了,竟然還敢如此的囂張。

    「銀劍哥哥,快幫我,將他殺了。」

    空盈對身邊的銀劍道。

    銀劍此時臉色也非常的難看。

    他是沒有想到,都這個時候,江寂塵還這般的囂張,不把他放在眼中。

    他冷然一笑道:「江寂塵,看來你是急著找死了。」

    「我可以實話告訴你,今日,沒有人能救得了你。」

    「這片空間古鎮,可以凝出重重空間,無人能看到這裡。」

    「而且,上次你當眾辱我,這一次,我百倍還你。」

    「不過,我並不急著出手,我讓一些凶獸,先來陪你玩玩。」

    「盈兒,把他傳送到了斗獸台上,讓我們看看這位江公子的表演吧。」

    聽到銀劍的話,空盈展顏一笑道:「我怎麼沒有想到呢?」

    然而,她那美麗的笑容中,顯然充滿了森然的殺意。

    空盈在說話之間,已經運轉神念,催動空間法器。

    嗡!

    接著,神秘光芒落下,將江寂塵籠罩。

    而江寂塵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下一刻,便已經被傳送走,消失在原地。

    再出現時,他出現在了一處斗獸場上。

    在他四周,則是銀劍一群人,還有老齊、幽蘭、瑤嫣、依雲、依雪他們也都在邊上的空間。

    這空間法器,果然神妙。

    只要身處其中,可以將他傳送到這片空間的任何一處地方。

    吼!

    江寂塵一出現在斗獸台,大地便震動起來。

    然後,江寂塵看到,三頭無比強悍的凶獸,呈三角狀向他逼殺過來。

    「嘿嘿,江寂塵,好好享受凶獸的盛宴吧。」

    「若你能在三頭暴走的凶獸下不死,就有資格讓我重視。」

    重生資本狂人 這時候,銀劍站在邊上,冷冷地看著他道。

    空盈更是恨恨盯著江寂塵,冷笑道:「三頭凶獸,吞了狂獸仙丹,力量暴漲數倍,而且,不戰到最後一絲力量耗盡,它們是不會罷手的。」

    「所以,那小子只怕很快就要被撕碎。」

    這一邊,空盈、銀劍等人得意萬分,一副看江寂塵好戲的樣子。

    但是,幽蘭、雨兒、依雲、依雪她們卻都在為江寂塵擔心。

    「公子,小心!」

    她們驚呼。

    但是,現在她們被困在一方空間中,縱然想出手相助江寂塵,但也無能為力。

    江寂塵站在在斗獸場中心,三頭暴走的凶獸奔騰殺來。

    面對這一切,江寂塵神色淡然之極。

    「我現在身處這片空間中,完全身不由己。」

    「不過,只要想辦法擒拿到空盈,那一切問題,都可以解決了。」

    江寂塵此時的注意力,根本沒有在三頭暴走的凶獸身上。

    而是,他的心中在思考著如何讓自己擺脫空間控制這個問題。

    若不然,他永遠都會處於被動狀態。

    轟!

    這時候,三頭暴走的凶獸,終於出現在攻擊範圍內,然後直接暴起,撲殺向江寂塵。

    (本章完) 三頭凶獸,本身實力,只是四品上仙圓滿境的存在,但是,它們吞服了狂獸仙丹。

    如此,力量可以暴漲數倍,而且,沒有痛感,不知疲倦,直至耗盡最後一絲力量。

    身為丹師,江寂塵自然可以輕易看出這些情況了。

    而斗獸台上,空間有限,無處可逃。

    所以,面對凶獸的攻擊,唯有正面對抗。

    於別人而言,面對這樣的三頭凶獸,可怕無邊,根本無法對抗。

    但是,對江寂塵來說,三頭暴走的凶獸,也並不算得有多可怕。

    怕的是,並不只只有這三頭!

    不過,這個時候,由不得江寂塵多想。

    需要先解決了這三頭凶獸之後,再想其它的。

    吼!

    三頭凶獸,撲殺而至。

    速度驚人,如同三道閃電掠至。

    然而,擁有五品仙將圓滿境神魂的江寂塵,這三頭凶獸的運動軌跡,自然都不逃不過江寂塵的眼睛了。

    「撲至身前,這不是想與我近身一戰么?」

    「既然如此,那就如你們所願。」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