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凌嘯天沉聲道:“盧五爺,現在誰能攔住他?你還是我?”

    “混賬。”

    盧劍春暴喝。

    猛烈發泄起來。

    只是讓他去阻攔林絕,卻是想都不敢想。

    “盧家的強者馬上就趕來,這事不會就這麼結束的,絕不。”盧劍春如受傷的野獸嘶吼:“斷臂之仇,短腿之仇,必將以血和淚來洗涮屈辱。”

    北方豪族盧氏,居然在南方京城吃了這麼大的虧。

    這不但是盧氏的恥辱。

    更是整個北方豪閥的恥辱。

    這時地上昏迷的盧浩醒了過來。

    “五叔,林絕呢?我的新娘呢?”

    他還非常激動,居然感受不到斷腿的痛,四處尋找。

    盧劍春悶悶道:“別找了,人已經走了。”

    “走了?”

    盧浩一聲尖叫,“蔣欽呢?他的人怎麼不攔住。”

    “怕了,逃了。”

    盧劍春真不想回答這些問題。

    原因無他,窩囊。

    “我……”

    盧浩大吼一聲,再次暈死過去。

    他接受不到這個現實。 盧劍春趕忙道:“快送下去,把腿也給他帶上,我盧氏自由辦法讓他恢復。”

    “師兄,你好了,你真的好了?”

    御藥園中。

    顧北河一把鼻涕一把淚。

    園主夫人笑道:“顧大師,你這把年紀的人了,整天哭哭滴滴的,不好看吧?”

    “夫人我忍不住,我就是想哭。”


    顧北河一點也不覺得難爲情,反而像個小媳婦一樣檢查起林絕來。

    “師弟,你能不能別煩我了,我還有事。”

    林絕無奈。

    將凌思雨和納蘭玉珠放在一間牀上休息。

    兩女爲他傷神,已經累趴了。

    “我不管,我就是要纏着師兄你。”

    顧北河卻不撒手:“師兄你有美人,我可什麼都沒有,我就只有師兄你了。”

    林絕肉麻道:“你撒不撒手?我揍你啊,你是不是想像以前一樣,被我揍個半死?”

    “哼,師兄你真偏心,師弟我恨你,就知道欺負我。”

    顧北河像個委屈的小媳婦。

    園主夫人笑得花枝亂顫。

    “林絕,你身邊的都是些什麼人啊?難怪你要這麼累。剛拯救完美人回來,按照劇情不是應該溫存一番嗎?卻攤上這麼一個糟老頭,我都替你覺得難受。”

    “林猛,虎子,你兩先把傷養好。”

    林絕沒回應夫人的調侃,道:“夫人,麻煩你把這段時間來發生的事給我說說。”

    園主夫人哼道:“還能有什麼事,龍家對納蘭家出手了,玉珠這丫頭爲了你,可是連家族事業也沒管了。另外,夏家這一次出了大糗,世家之位可能要黃,衰弱的跡象敗露,很快就會被其他家族打壓。”

    “嗯,我都知道了。”

    林絕淡淡點頭。

    園主夫人好奇道:“你就不憤怒?龍家的人趁你不在,可是大大的撈了不少好處,連帶着金家也沾光。”

    “他們會吐出來的,連本帶利。”

    林絕依然顯得很平淡。

    但園主夫人卻是感受到他身上那突然涌出的殺氣。

    “這傢伙,丹田修復後,強的有些過分啊。”

    園主夫人又道:“對了林絕,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你是說我的丹田的事嗎?”林絕聳肩:“我吸乾了鵬王所有的真氣,加上思雨給我的凌家至寶,如意玉髓,還有我剩餘的玄石之心都用了。”

    “你吸乾了鵬王的真氣?”園主夫人驚呼出聲:“難怪他好歹是八品強者,居然就這麼完蛋了,等等,你說什麼?你能吸人真氣?”

    “嗯,我的功法很特別,能吸人真氣。”

    林絕對園主夫人也沒隱瞞的必要。

    園主夫人震撼得訥訥無言:“你……你居然修煉得有這等絕世功法?”

    “夫人,你怎麼了?”

    林絕看她有些出神。

    “林絕,你知道嗎?多年前密修會在一處古老的洞府中發現一卷上古卷軸,上面的文字無人能識,後來密修會的一位元老耗費畢生精力,終於參悟出了這卷軸,並宣稱是一部絕世功法。”

    園主夫人說到這裏,看向林絕:“令人沒想到的是,這部絕世功法引來了大哄搶,密修會的高層,各路強者,世家,豪門,甚至是古老的宗派都加入搶奪。到最後,一些隱世的勢力居然都紛紛冒頭,加入搶奪,差一點導致世界大亂。”

    林絕驚訝道:“還有這種事?我這功法是密修會的一位首領傳給我的,他也是我的師傅。”

    “你師傅居然是一位首領?”

    園主夫人恍然:“難怪,密修會的首領,何等的殊榮,那可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啊。如果我沒猜錯,你修煉的這功法,就是當年引發大戰的那絕世功法,因爲那部功法,最強大之處在於霸道的能奪人真氣爲己用,簡直是逆天。你這位首領師傅可真是厲害,最後功法居然落在他手裏。”

    林絕想起老傢伙,也是笑道:“那老頭,的確是挺厲害的。”

    至少林絕就看不透他的實力。

    “林絕,其實論來歷和背景,你比京城這些世家豪門公子哥也不遑多讓,甚至要比他們金貴得多。”

    園主夫人打趣道:“但你這傢伙,就愛裝低調,你就沒想過用你師傅的名頭來混飯吃嗎?我保證你混得比誰都好。”

    林絕切了一聲:“那老傢伙的名頭混飯吃?夫人你開玩笑,我可不想自己把自己害死。”

    園主夫人哭笑不得:“怎麼在你嘴裏,你這個首領師傅,居然這麼不管用?”

    “夫人你有所不知,我師傅仇人太多了。”

    林絕火大道:“如果讓人知道我是他弟子,可能會引起九品強者從全世界各地來殺我泄恨。”

    “哦?這麼誇張,敢問你師傅名諱?”

    園主夫人也好奇了,怎麼林絕把一位首領說得跟縮頭烏龜似的。


    “名諱什麼的談不上,老頭子沒名沒姓,人稱無量子。”

    林絕撇嘴。

    可園主夫人卻是震驚得無以復加:“無量子?林絕,你師傅是密修會三大首領之一,曾大戰北方全部豪族,一舉屠殺四大世家,三大豪門,還血洗過一個古老宗派的無量子?”

    林絕意外道:“咦?夫人你倒是對他這些劣跡斑斑的往事挺了解的嘛,我出門在外最怕提他名號,免得把自己害死。”

    “林絕,你師傅是頂天立地的超級強者,你倒是不當回事,我都不知說你什麼了。”

    園主夫人苦笑。

    首次有想和林絕平輩論交的想法。

    這個年輕人,給她看到的,原來只是冰山一角啊。

    雖然林絕說得無所謂,很輕鬆。

    但她卻是知道,無量子三個字,代表的是修者世界的泰山北斗。

    殺伐第一!

    這是修者世界中無量子的標籤。

    園主夫人搞不懂,如果林絕把自己師傅搬出來,別說是一般富貴權勢之人,就算是這京城最強大的豪門或者世家,怕是都不敢動林絕一根毫毛。

    林絕只要看上哪家的女孩,說一聲,第二天人家就連人帶天價嫁妝送上門,還要笑呵呵的說一句請笑納。

    這次被鵬王高千行差點害死,又被北方大族鎮壓。

    換作是她自己,怕都要心力交瘁,說不定會落敗。


    但如果是林絕,只要搬出自己的師傅,一切都會轉危爲安,而且還會皆大歡喜。

    就拿盧家來說,氣焰極端的囂張,一部分京城世家都不放眼裏。

    但如果道出自己的師傅名號,盧家就會乖乖夾着尾巴做人。 別說是想搶凌思雨,可能盧家還得送幾個本家漂亮女子給林絕做丫鬟,以作賠罪。

    “真搞不懂你這傢伙,有靠山不用,偏偏要搞得自己頭破血流的。”

    園主夫人都替林絕不懂用關係感到可惜。

    林絕卻是一笑:“夫人,我這人做人做事都喜歡靠自己,越有挑戰的事我越喜歡去做,哪怕失敗,從頭再來就是。再說,我不動用師傅的名頭,還有一個最大的原因。”

    “什麼原因?”

    她對林絕的話感到很好奇。

    “原因就是,我師傅說如果我敢用他當擋箭牌,他第一個打斷我的腿,讓我自食其力。他老人家總有離開的一天,我如果不強大,光是因爲是他無量子關門弟子這層身份,第一時間就會被人幹掉。”

    林絕說得很自然,很平靜。

    但園主夫人卻是能感受到那其中的風險和壓力。

    “難怪你這傢伙這麼厲害,好像什麼都懂,什麼都精通。”

    夫人驚歎:“你有一個好師傅,但你自己卻不會輕鬆,必須時刻都在頂着高壓前行,林絕,你很了不起。”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