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冰凌看到秦楓站在原地巍然不動,而他的身後,那道急速的黑色身影猶如閃電一般飛去,冰凌心裏急得不可開交,只能大喝道:“秦楓,躲開,快躲開!”

    秦楓不是笨蛋,冰凌表現的這麼焦急,一定是有什麼事,而就在這個時候,秦楓本能的嗅覺聞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身體一側,一個側翻出去,與那道黑色的身影擦肩而過。

    此刻的青年男子已經不像之前那麼從容,相反,那一身格格不入的夜行衣已經殘破不堪,樣子甚是狼狽,臉上的黑麪紗也已經掉了下來,露出了他的廬山真面目!

    青年男子身影剛剛停下,就忍不住突出了一口鮮血,眼神陰晴不定,看着秦楓,好像要把他生吞活剝了一般。

    看到青年的真面目,最吃驚的,莫過於冰凌了,任她如何猜測,也想不到青年的身份竟然是他,一時間失魂落魄的看着對戰中的兩人,呆呆的站在原地,木訥的表情已經浮現在了臉上。

    “怎麼……怎麼可能?爲……爲什麼……”

    冰凌喃喃自語,好像在問青年男子,又好像是在問自己,爲什麼?爲什麼?

    剛纔勉強躲開了器宗錘,但是還是波及到了青年男子,雖然沒有實質性的受傷,但是那震撼的波動,將自己體內的氣血打的一片紊亂。

    青年一躲開,在氣血翻涌的情況下,就對秦楓發起了殺招,這一張一弛之間,已經將青年戰鬥的節奏徹底打亂!

    “啊!”青年歇斯底里的大喊着,他不是沒敗過,但是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過,在他的心中,秦楓已經被列爲了必殺目標之一。

    反觀秦楓的情況也不是很好,樣子雖然比青年好很多,但是實際上兩者半斤八兩,秦楓的氣血也在體內胡亂衝撞。

    印決!……

    秦楓喃喃自語,冰凌提到了好幾次的印決……

    難不成冰凌所謂的“印訣”跟自己的虛空大掌印是一樣的?

    那麼,若是想發動的話……

    看着遠處飛馳而來的青年,秦楓竟然緩緩的閉上了雙眼,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麼!

    一秒……

    兩秒……

    ……

    直到青年出現在秦楓的面前,後者的雙眼猛然張開,兩道精光從雙眸爆射而出,猶如兩把刀刃一般,胸口合十的雙手,在一剎那之間,金芒大振!

    同時,兩米外的器宗錘也爆射出刺眼的金色光芒,直接衝進了秦楓的身體。

    一切的變化,都在同一時間完成,沒有絲毫的停滯,一切都那麼的自然而然。

    時間彷彿被凝固了,青年衝到秦楓的面前,但是動作卻是如此的緩慢,秦楓手上散發出的金色光芒愈加濃厚起來。

    青年彷彿要窒息了一般,感受着秦楓身上傳來的渾厚氣勢,那沉重的壓迫感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喝!

    秦楓的聲音變得渾厚深沉,大有厚積薄發之勢,怒喝一聲,終於將右手的那一掌打了出去。

    古印厚掌,又曰,開山! 秦楓的右掌彷彿被無限擴大,那一記金色的大掌印,帶着無比龐大的氣勢,拍向了近在咫尺的青年男子。

    當青年男子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眼睜睜看着視線中的那一隻小小的手掌,逐漸變成金色的大掌印,掌印中心,青年清晰的看到了,一副金色巨錘的圖案!

    開山之掌,秦楓將之命名爲:開山大印!


    這一次,青年沒有躲開,而是完完全全的被震飛出去,殘破不堪的,已經不是衣服了,青年額右臂和左腿,生生被震斷了,看上去血肉模糊!

    正想上前徹底將青年了結的時候,身後傳來冰凌空洞的聲音:“等……等等……”

    秦楓聽到那失魂落魄的聲音,先是一愣,但是動作卻沒有任何的停留,手掌化成金色,又是一記強力的開山印打出,目標正是蜷縮在地的青年男子。

    冰凌對秦楓的動作似乎沒有過多的驚訝,臉上依舊靜如死水,像是木頭人一般木訥的緩緩走來。

    本來就命在旦夕的青年男子,承受如此強力的一擊,更是雪上加霜,喉嚨勉強只有一口氣吊着,而秦楓也用盡了最後的力量,那一記開山印,將秦楓體內的道術之力幾乎抽空。

    冰凌像個活死人一樣走到青年男子的面前,無視了旁邊坐在地上的秦楓,靜靜的看着青年男子,怔怔的問道:“爲什麼?”

    青年男子似乎連說話都很艱難,但是他的嘴角還是勉強的拉開了一個弧度,劇烈的咳嗽了幾聲,聲音微弱的說道:“萬萬沒想到我會在這裏結束生命,不過我也算是死不足惜,大小姐,等待你的殘酷現實或許會讓你接受不了,但是你必須要堅強……”

    冰凌愣了一下,但是緊接着便歇斯底里的尖叫起來:“爲了要我堅強,因爲這種理由,所以你就要對我下殺手?”


    但是青年已然嚥下了最後一口氣,甚至連一眼都沒有說完。

    冰凌似乎是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一般,猛地嬌喝一聲,手中的“冰扇”一閃,看着地上青年那冰冷的屍體。

    冰扇從青年男子那虛弱的軀體上劃過,留下一團藍色的火炎,在空氣之中焚燒,口中喃喃自語:“二哥!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二哥!”

    冰凌無力的跪倒在地,神情絕望中帶着冷漠,對着面前的那一團藍色火炎,幽幽說道:“親手鎮壓!這是作爲妹妹對你最後能做的事情!”

    秦楓靜靜的看着,冰凌無聲的哭泣着,輕輕在她的後背上拍了拍,問道:“他是誰?”

    “我二哥,青門冰火!”冰凌沒有猶豫的回答,只是語氣中帶着悲愴,“曾經最疼我的二哥!”

    秦楓沉默,被親情背叛,這種痛苦並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何況冰凌纔是一個二十歲的少女!

    ……

    兩人沉默了半晌,秦楓恢復了一些力氣,站起身來,徑直走到冰凌的身後,在她的後背輕輕拍了拍,並沒有說話。

    “沒……沒什麼!”經過短時間的調整, 惹愛成婚:早安,老公大人 ,擦掉了眼角的淚花,笑着說道,只是這笑容,多少有幾分牽強。

    秦楓並不笨,剛纔冰凌失火落魄的樣子已經清晰的印在了腦海,只怕這件事對她的打擊不小,秦楓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刨根問底,淡淡的笑了笑,口中說道:“不想說我就不問,但是你現在這個狀態,我們怎麼出發?”

    “不用擔心我!”冰凌再次將臉上的淚痕擦乾淨,儘量不把自己的難過表現出來。

    秦楓無奈的搖了搖頭,想要伸手拍拍冰凌的腦袋,只是一擡手發現自己的右手掌心,一幅金色錘子的圖案驟然浮現出來。


    “這是什麼?”秦楓不解的問道,因爲他看到了冰凌的視線也鎖定在了自己的手上。

    “我怎麼知道?”冰凌沒好氣的說道,此時此刻的語氣,跟剛纔的樣子,完全是兩個人。

    秦楓有些無語,但是還是開口問了:“那你盯着看什麼?”

    “我……我在看我的器宗錘!你倒是還給我啊!”冰凌一雙鳳眼盯着秦楓,她可是清晰的看到自己的錘子衝入秦楓的身體,只是現在打都打完了,器宗錘卻不見了。

    更令人不解的是,秦楓的手上無緣無故出現這麼一副圖案,冰凌越看越TM像自己的器宗錘!

    被冰凌這麼一說,秦楓自己倒是不好意思起來,他只知道器宗錘是自行衝到自己體內的,至於怎麼出來,應該也是要器宗錘自己出來吧?

    撓了撓頭,秦楓嘿嘿一笑,欲蓋彌彰道:“額,這個,那什麼,時候不早了,我們趕路吧!”

    “你少給我打馬虎眼,老老實實把我的器宗錘交出來,這可是我吃飯的傢伙!”冰凌見秦楓這個樣子,以爲是他想私吞了器宗錘,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秦楓這次算是犯難了,不是他借了不想還,只是他就算想還,也不知道怎麼取出來:“額,我說我沒辦法,你信麼?”

    冰凌雙眼瞄向了秦楓的雙眸,直勾勾的盯了好幾分鐘,隨後擺了擺手,隨意道:“信,幹嘛不信?反正器宗錘就一工具,丟了再找一把就是!”

    秦楓差點一跤摔倒在地,一開始看冰凌這麼緊張,以爲器宗錘對冰凌是很重要的,但是現在聽她的口氣,完全是一件普通的工具,這尼瑪不是浪費表情嗎?

    “在我們獵殺道獸之前,你是不是應該給我說所你身上發生了什麼?”冰凌的心思細膩,從剛纔的戰鬥中,看出了秦楓的實力大減,以往的秦楓,完全不需要自己把器宗錘借給他。

    秦楓看了看冰凌,嘆了一口氣,暗道自己身邊的女孩子太多,祕密都藏不住。

    重新坐了下來,秦楓也不打算隱瞞下去了。

    從炎火龍寄宿在自己體內之後,秦楓在跟馬歇爾交手的時候,就察覺自己的實力有了很大的削弱,準確的說,即使是在巔峯狀態,自己所能施展的水準也只有往常的八成左右。

    這也是這次跟青門冰火戰後需要藉助冰凌的器宗錘的原因。

    就連秦楓自己都不知道原因,冰凌當然也不會解決的方案,嘆了一口氣,說道:“算了,你身上的祕密我是理解不了,你還不知道這個世界是什麼樣的吧?現在天色尚早,我就借這個機會跟你說說!”

    這個世界,被叫做時空結界。

    爲什麼?

    因爲這個世界並不完整,似乎是被一個叫無妄殿主的人,用零碎的空間結界,強行創造出來的位面世界,依附在秦楓所屬的華夏大陸。

    而這個無妄殿主,就是這個世界的神。

    想一般的世界差不多,這裏有生物,有自然。

    而這個世界,所有的超人類都被稱作道師。

    當然道師並不是全部,還有兩種分外少錢的副職,那就是器宗師和藥宗師。

    與其說是燒錢,更不如說是暴利的兩個副職,因爲這兩個副職無論是器宗師還是藥宗師,都需要相當大的成本,也就是說,一般的平民,即使擁有成爲器宗師和藥宗師的天賦,沒有強大的經濟來源,也只能讓這種天賦白白浪費。

    很明顯,冰凌就是一個器宗師,因爲她有器宗師的象徵,本命器宗錘,相對應的,能夠喚醒體內的本命藥宗鼎,則是藥宗師。

    器宗師煉製道器,藥宗師煉製道丸。

    但是,這個世界還有契合度一說,無論是道器還是道丸,在道師使用的時候,都要看這個契合度,如果契合度連一星都達不到,那麼無論是多麼牛逼的道器和道丸,也是暴殄天物。

    契合度由低到高分爲一至九星,就像秦楓剛剛使用冰凌的器宗錘,就是二星契合度,能夠解放器宗錘兩成的威力。

    但是,秦楓是第一次使用器宗錘,第一次使用就能達到二星的契合度,這是冰凌不能理解的,更何況,器宗錘最後還自己鑽進了秦楓的體內不出來,唯一讓冰凌可以接受的是,秦楓擁有成爲器宗師的天賦,而且,天賦極高!

    “傳聞,在無妄神殿的一面是你們華夏大陸,而無妄神殿的另一邊,也擁有一片完整的大陸,不過,沒有人去過那個世界!”冰凌嚴肅的看着秦楓,見他有些不耐煩的樣子,感到有些不滿。

    “所以,你告訴我這些是爲什麼?你應該知道,我並不屬於這個世界,或許這次新生大賽結束之後,就會離開,你告訴我這些,似乎對我也沒有什麼用處啊!”秦楓聳了聳肩膀問道。

    “不,我能感覺得出,你會再次回到這裏,也許,像你說的,新生大比結束之後,你就會離開,但是我相信,你還會再次降臨在這個世界!”冰凌堅定的說道,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會這麼肯定。

    秦楓撓了撓頭,沒有說話,雖然冰凌說的這些,在平常人看來,有些玄乎,但是秦楓不這麼認爲。

    五年前,姜輓歌就告訴過自己無妄神殿的存在,那就證明,冰凌剛纔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而且,姜輓歌似乎也不是華夏大陸的人,像冰凌說的,自己也會再一次降臨在這個世界。

    因爲,要見到姜輓歌,似乎這個無妄神殿,自己不得不去!

    Ps:庸才給自己加大了壓力,將原本每章兩千字改成每章三千字,爆更不算。

    另外,這本書的模式是一卷都市篇,一卷玄幻篇,秦楓會在兩個世界找到存在感,而第一卷在新生大比結束之後完結,第二卷是純都市的內容,然後第三卷又是這個玄幻世界…… 冰凌跟秦楓介紹了這個世界,盡然花費了三個小時,眼看快要日暮西山,兩人也不再逗留,開始尋找了道獸。

    雖然跟青門冰火的一戰讓秦楓消耗過度,但是對付一般的道獸,秦楓還是不在話下的,而且,道獸也不要太高級的,只是簡單的找了一隻天王虎,取下道獸晶核。

    回到狩獵之都的城門口,秦楓將魔獸晶核交給了那兩個守城士兵,秦風不由感嘆:“安道城的士兵至少沒有明面問你要過路費,這狩獵之都的士兵倒是臉皮挺厚,這一顆魔獸晶核起碼能賣個幾百礦,能再夏荷軒喝好幾杯普洱茶了!”

    不過,秦楓很快就感覺自己這塊天王虎晶核用的值了。

    狩獵之都是比較市儈的城市,因爲天王虎晶核的品階不低,所以能夠讓隊伍受到較好的待遇。

    在這狩獵之都,憑藉你進城時候上交的道獸晶核能夠在狩獵之都享受相應的待遇,除了買賣需要自己掏腰包,至少衣食住行完全是免費的。

    而秦楓憑藉一顆天王虎晶核,在狩獵之都拿到了一座不算小的豪宅,至少,他們幾人住下來是綽綽有餘的。

    “嘖嘖嘖,要是我把炎火龍的道獸晶核交出去,是不是半個狩獵之都都是我的了?”秦楓一邊走着,一邊小聲嘀咕着。

    “除非你腦子被門夾了,炎火龍可是地地道道的龍族,它的晶核賣出去的話,別說是半個狩獵之都,就算是整個狩獵之都,似乎也比不上!”冰凌沒好氣的白了秦楓一眼,有這種暴殄天物的想法的人,只怕有史以來就只有秦楓一個人了。

    “嘿嘿,我就是這麼一說,你就這麼一聽!”秦楓撓了撓後腦勺,笑着說道,他的腦瓜子可精明着呢。

    “當初我們想要進城,就是爲了完成馬歇爾的任務,但是現在馬歇爾都不在狩獵之都了,我們其實完全沒有必要進城!”鬼佳喃喃自語,蒼白的臉色證明着她的傷勢依舊很嚴重。

    “這話就不對了!”燕若茜笑嘻嘻的說道,“第一,我們可以在這裏稍作休息,佳佳你和錢大哥都受了重傷,這裏無疑是最好的養傷地方,衣食不愁,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第二,新生大比的第二輪,就在這狩獵之都開戰,所以,進入狩獵之都是必然的事情!”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