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冥太虛說的話,的確代表了兩族目前的心態。不管是冥族,還是御獸族,都沒有將人族放在眼裡。當然從實力上講,他們也的確有這個資格藐視人族。

    「太虛,不必多說,這樣的狂妄小輩,我也見過不少,都是一帆風順地成長起來,有點實力就覺得自己能逆天而為!」冥敖冷笑說道,「待我殺了他,我們繼續去找聖人古屍。」

    說話間,冥敖已經是一步踏上,一拳重如山嶽,向許陽轟擊而去。(未完待續。。)

    ps:五更結束,謝謝大家支持!! 許陽早已戰力全開,迎著這一拳,呼嘯著一拳擊出,力量法則加持,大地之拳!

    「嗵!」

    一聲巨響,墓室四壁都在搖撼。一圈肉眼可見的空氣漣漪,向四周擴散而去。

    空氣漣漪擴張到冥太虛身邊,這個換皮境的半步世尊,都是感到了一陣氣息滯澀,暗暗心驚!

    要知道,許陽的境界,只是無敵玄皇,比冥太虛還要低。可現在,許陽與二劫世尊,卻硬碰硬對撼,這無疑是讓一向自以為出色的冥太虛大受挫折。

    冥太虛就和曾經的靳厲一樣,一直都是族群關注的超級天才,自以為是世界的中心。所以,在發現另一個遠超自身的天才之後,他們那優越的心態會徹底崩碎,然後迅速演化成對那人的嫉妒與仇恨!

    許陽身軀劇震,剛剛那一記對撼,他連退四步,被金剛法則保護的拳鋒,都是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反觀冥敖,卻連身軀都沒有一絲搖動。

    「人族小輩,你的肉身倒也不錯,中了本尊一記崩拳,居然還活蹦亂跳!不過,這狹窄的地下墓穴,乃是我的最佳戰場,去死吧!」

    冥敖世尊大喝一聲,大步邁出,一拳揮擊!許陽凝眸觀察,他的拳鋒居然包裹著一層細碎的空間裂縫,那是空間崩解的表現!

    「原來如此,怪不得叫做崩拳,我的大地之拳威能,等於是先被空間裂縫消耗,然後才與他對撞,吃虧是肯定的!」許陽心中恍然。

    如果在空曠的地域戰鬥。許陽完全能憑藉風行法則拉開距離游斗,靠著無聲光刃、毀滅火蓮等強橫玄術。與冥敖世尊周旋。但正如冥敖所言,這狹窄的墓穴。是他最佳的戰場,他能夠肆無忌憚地發揮崩拳的威力,近身與許陽搏殺。

    「崩拳,崩山擊!」在拳鋒與許陽接觸的一剎那,冥敖世尊五指猛然成鉤,崩拳的威力突兀擴散,包裹住了許陽迎擊的右拳!

    「轟!」

    一聲巨響,隨即咔咔啪啪的骨骼斷裂聲傳出,許陽臉色微白。這一記崩山擊,已經將他的右拳廢掉了。雖說憑著搬運氣血,許陽很快就能恢復,但這是激烈的戰鬥之中,冥敖世尊怎可能給他這個機會?

    「哈哈,再來,碎月擊!」冥敖世尊劈手一劃,一道彎月弧線顯現而出,隨即向許陽旋轉飛去。

    「和崩山擊一樣。這一擊,同樣會崩解成無數空間裂縫,攻殺敵手。」許陽單手一攏,低聲喝道:「無聲光刃!」

    一抹鋒銳的薄薄光刃。無聲無息地破空而出,將那一道彎月弧線,提前斬斷!彎月崩碎。衍生出的空間裂痕,也將無聲光刃的威能抵消。

    「這玄術倒也精奇!」冥敖世尊眼光獨到。看出了這一擊的厲害之處,冷笑道。


    「冥敖長老。等一等!有奇異的聲音傳過來了,陰氣在劇烈暴動!」冥太虛一直注意著古墓之中的動靜,當即示警。

    一陣轟隆之聲,從古墓通道入口,向這裡傳來!這聲音,彷彿是大批的軍隊在急行軍一般!

    「嗷吼……」


    一聲毫無意義的咆哮聲,從墓穴深處遙遙傳來,似乎得到了這個聲音的召喚,那古墓入口的腳步聲,更加密集,將墓穴岩壁,都震得簌簌發抖。

    「這墓穴深處的吼聲……似乎是那具聖屍,它在做什麼?」冥敖暫時顧不上許陽,下意識說道,「難道……」

    陡然間,從墓道拐角,衝出來一大群行屍!它們目光獃滯,但是步伐迅捷,身軀枯槁而結實,破爛的腳板踩在墓穴地面上,留下了一個個淺淺的凹痕,顯然力量極大。

    「聖人古屍,居然會引來這麼多的行屍!看來這黑谷,曾經爆發過一次大戰,無數修玄者埋骨此處,都成了聖人古屍的嘍啰。」許陽思維電閃,隨即哈哈一笑,對冥敖兩人道:「小爺不奉陪了!」他身法閃動,化作一道青影,向側方的一條分叉道路奔行而去。

    「可惡!肯定是與這小子激戰,驚醒了聖屍……」冥敖世尊大怒,但此時屍群已經源源不絕地湧來,他也無暇顧及許陽,只能對抗行屍。


    「嗵!」一拳轟出,好幾頭行屍跌飛出去,筋斷骨折。但是它們跟沒事人一樣,依舊爬起身,拖著斷骨繼續向冥敖世尊衝鋒。

    普通的行屍,最多就是讓冥敖世尊心煩,傷不到他。但那些玄皇強者死後形成的行屍,**畸變,力量奇大,就連冥敖也要謹慎應對!他還要分心照顧冥太虛,更顯得有些狼狽。

    當然,這些行屍只是干擾了兩人的行動,不可能將兩人殺死。

    「冥敖長老,我們該怎麼辦?要不要撤離古墓?反正那小子沒有攝魂鈴,不可能帶走聖屍!」冥太虛有些緊張地問道。

    「不行!」冥敖大聲道,「那小子帶不走聖屍,但是會四處宣揚,引動御獸族高手前來爭奪!御獸族可以對一頭所謂的千年古屍不聞不問,但是對於一具聖屍,他們絕不會等閑視之!」

    頓了頓,冥敖世尊道:「我們繼續深入,不管那小子!到時候你直接催動攝魂鈴,控制聖屍,我替你護法!許陽只要敢出現,我必定要他的命!」說話間,,冥敖雙拳掄出,將面前的十幾頭行屍擊飛,奪路向墓穴深處衝去。

    冥太虛也狠了狠心,一邊跟隨冥敖世尊狂奔,一邊咬牙說道:「這次事情結束之後,我要帶著聖屍,將人族殘存的兩個秘境全部推平!」

    兩人順著墓道一路狂奔,憑著對聖屍波動的判斷,繞過了好幾處岔道彎路之後,終於漸漸接近了聖屍主墓室所在的位置!

    「嗷吼……」

    又是一聲宏大的聲音傳來,彷彿蘊含無窮威嚴,追逐兩人的行屍群,忽然齊刷刷頓住了腳步,然後快速向回趕去!

    「怎麼回事?」冥太虛感覺到了一絲不妙。

    「聖屍要徹底蘇醒了,它不需要那些行屍幫助,要親手對付入侵者!」冥敖道。(未完待續。。) 冥太虛與冥敖對視了一眼,齊齊感到了緊張振奮。沿著聖屍波動傳來的方位奔行而去,轉過兩個彎道,兩人終於來到了主墓室!

    這聖屍所在的主墓室空間很大,足有數千丈方圓!在墓室中央,有著一座恢弘無比的黑色祭壇,而在祭壇的上空,懸著一座青銅巨棺!

    一絲絲黑霧,從黑色祭壇之中裊裊升騰,被一絲不剩地吸入青銅巨棺之內,景象非常詭異。青銅巨棺的棺蓋,不斷傳出噼啪的震顫,顯然是身處其中的聖屍,在緩緩蘇醒!

    「好傢夥,這一位聖人臨死之前,居然還留下了這種伏筆!」冥敖世尊眼睛中射出驚異的光芒,「他選擇的這處古墓,恰好在一處陰氣地脈的源頭之中!建造的祭壇,會提純、接引陰氣,進入他休眠的巨棺之內……」

    「那聖人死之前這麼做,有什麼目的?」冥太虛詢問。

    「我不太清楚,不過這名聖人應該是修鍊了一種屍道功法,他肯定不甘隕落,要以自己的屍身為原料,煉製行屍!汲取的陰氣,能夠滋養它的靈智,經歷無盡歲月之後,這具聖屍會重新誕生靈智,到時候便能思考、會行動,除了肉身已死之外,其他方面與常人沒有絲毫分別。」冥敖說道。

    「幸好我們發現得比較早,它顯然還沒有成功誕生出靈智!」冥太虛笑道,「這說明,我們的運氣很好。」

    「沒錯,這是天賜良機!太虛,你快些催動聖器攝魂鈴。收取聖屍,我來為你護法!」冥敖世尊低聲說道。

    而在此時。青銅巨棺的棺蓋,終於「嘭」的一聲。被大力推擠開來!隨即一股浩瀚的聖威散逸而出,在方圓數千丈的墓室中瀰漫開去。

    冥太虛心中如同壓上了一塊巨石,幾乎喘不過氣。在這猶如實質的聖威之下,那聖人屍體自青銅巨棺之中躍出。它極高極瘦,膚色極為蒼白,一對眼眸之中,泛出一絲絲血色,毫無神采。

    這聖人古屍的指甲發黑,極為修長銳利。彷彿看一眼,都能將眼睛灼傷一般。

    緊接著,聖人古屍那無神的血眸看向了冥敖與冥太虛兩人。它似乎找到了目標,張口便是一陣厲嘯發出。

    這一股無形的強大音波,猶如實質,直接沖向了冥太虛!冥太虛心神恍惚,好似看到了最恐怖的末日景象,以半步世尊級的強橫心境,都被震懾住了。無法動彈。

    這就是聖人的可怕,哪怕是一具屍體,所擁有的聖威,都讓尋常修玄者不敢有絲毫侵犯之心。

    「咄!」冥敖世尊一聲大喝。大步衝上前去,高聲道:「崩拳,崩天擊!」

    冥敖世尊的雙拳高高併攏掄起。用力向前方揮落!可怕的空間裂縫,縱橫交錯。封住了他面前的空間,將這可怕的音波擋下。

    「嗤嗤嗤……」一連串密集的細碎聲音響起。聖人古屍發出的無形音波,衝擊在了冥敖世尊的崩天擊拳術之上!一股澎湃的大力,傳導在冥敖世尊的身軀之上,讓這個如磐石般厚重的世尊,身軀都是微微搖晃,臉色微白。

    「還愣著做什麼!快,催動攝魂鈴!」冥敖世尊高聲喝道,聲音急迫。

    冥太虛這才驚醒,趕緊從儲物戒中,取出了一枚金色鈴鐺。這鈴鐺的外形,乃是一個青面獠牙的鬼獸頭像,頗為陰森詭異。這就是冥族的煉屍至寶,攝魂鈴!

    冥太虛搖動金鈴,一股奇異的波動,從攝魂鈴的鬼獸嘴巴中傳出,一直向聖人古屍的方向擴散而去!

    聖人古屍本來是身軀暴起,要衝向冥敖世尊。可聽到了攝魂鈴發出的詭異波動,忽然一滯,緩緩向冥太虛的方向看了過去。

    「叮鈴鈴……」冥太虛竭力搖動金鈴,同時眉心之中發散出一股股灰黑色的心神力量,注入攝魂鈴!這冥族聖器,不是以玄力催動,而是以心神力量激發,想要控制屍體,就要源源不斷地付出心神力量,直到目標屍體被捕獲為止。

    「呼……」冥敖世尊終於舒了口氣,剛剛他面對聖人古屍,簡直有種面對四劫世尊的可怕感覺。保守估計,這聖人古屍,有著四劫世尊的戰力!當然,它那堅不可摧的聖軀,更是遠超世尊強者,所欠缺的僅僅是靈智與玄力修為。

    「幸好冥太虛能夠溝通攝魂鈴,控制聖屍,否則我還真難以對付,連逃跑都是個問題。」冥敖心有餘悸。然而,在他剛剛鬆了口氣的時候,一個熟悉的男子聲音,在一旁響起:

    「呵呵,看來我還沒有來遲!」

    冥敖心中警兆大作,當即踏前一步,擋在了冥太虛的面前!他的判斷沒有錯,下一瞬,就有一道無聲無息的光刃,划向冥太虛的頸項,顯然是打著直接殺死冥太虛,讓聖人古屍陷入暴亂的主意。

    「許陽,你休想放肆!」冥敖世尊大吼一聲,「崩拳,碎月擊!」

    一抹斜月光芒劃出,迎擊無聲光刃,兩者在空中對撞,爆散消失。隨即在冥敖緊張的盯視之下,許陽從墓道之中,徑直走入了墓室之內!

    「冥敖長老,還有一點點時間,我就能捕獲聖屍!幫我擋住,擋住這個傢伙!」冥太虛額頭冒出大顆大顆的冷汗,勉強分神吼道。

    「知道了,太虛!你安心收取聖屍,放心,一切有我!」冥敖世尊陡然間撕掉了上衣,露出了一身銅澆鐵鑄一般的魁偉肌肉,大聲道:「許陽,你想要打亂我冥族的計劃?簡直是做夢!來,這次讓你見識見識,二劫世尊的力量!」

    說話間,冥敖世尊右掌成爪,踏步進擊,猛然推出!

    相隔十餘丈,但在他推出這一爪的時候,許陽就感到了沉雄的暗勁,洶湧衝撞而來,他隨即跨步上前,一記大地之拳隔空轟去!

    「嗵!」大地之拳的力量,與冥敖世尊所發的暗勁互相衝擊,爆出千萬道金色光芒!隨即許陽身軀劇震,向後一連退出五步,拳鋒酥麻。(未完待續。。) 「再來,吃我一記破日拳!」

    冥敖世尊精赤的上身肌肉抽動,跨步上前,又是兇悍的一拳打出。在這一拳的前段,一輪光芒耀眼的大日浮現,煊赫璀璨,冥敖世尊就像是推動大日前行,氣勢無雙!


    許陽眸光凝重,他本不想和冥敖世尊糾纏,直接以雷霆招數,擊殺冥太虛。無奈冥敖世尊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一上手就是搏殺大術轟擊,許陽本來實力就遜色於冥敖,若是再分心擊殺冥太虛,露出破綻的話,當場就得被重創,極有可能隕落在此。

    「九重天宮,真水界,金剛不壞身!」許陽一連撐起了三道防禦,其中真水界在最外層,九重天宮,至尊熔爐垂下的祥雲瑞氣在中層,金剛不壞身在內層!

    冥敖世尊的臉上露出一抹猙獰,他推動的那一**日,來到許陽的面前之時,忽然間被凌厲的拳勁崩碎,化作一道道璀璨煊赫的裂紋光波,向著許陽瘋狂飆射。

    真水界首先吃不消這恐怖的破壞力,被射得千瘡百孔,消散於無形。隨即就是九重天宮,也相繼黯淡,一重重縮回許陽的體內。而最後,破日拳的餘威暗勁,激射在許陽的琉璃色軀體之上!

    許陽悶哼一聲,向後退出一步,喉頭一甜,險些一口鮮血噴出!他心中震驚,一擊便擊碎了他引以為傲的最強防禦,這個冥敖世尊的實力,當真可怕!

    而冥敖世尊,眼中卻也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靠著這一招。他甚至擊敗過同階的二劫世尊強者!許陽居然吃了他這一拳卻沒有被重創,到底是什麼防禦力?肉身恐怕能比得上普通的世尊寶體了!

    「哈哈。大功告成!」就在許陽與冥敖世尊奮力搏殺的時候,一個得意的笑聲。陡然從冥敖世尊的身後響起!隨即冥太虛長聲大笑:「許陽,你的死期到了!」

    許陽心頭一沉,再度於冥敖世尊拼了一記,後撤數步。他抬頭一看,卻見到那高高瘦瘦的聖人古屍,垂手立在冥太虛的身旁,顯然已經被他收服!


    冥敖世尊不動聲色地閃到許陽身後,堵住了墓道口:「人族小子,如今你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乖乖納命來吧!」

    「等一等,冥敖長老!」冥太虛陰陰一笑,「我有個好主意……既然這小子是為了聖屍而來,那不如就讓他死在聖屍之下,如何?」

    冥敖世尊本來有些腹誹,冥太虛的玩樂之心太重了。但是,冥太虛如今成功捕獲聖屍,日後在族群中的地位,甚至要在自己之上。他的一些興緻,自己也不好拂逆,便揮手說道:「太虛,你想耍一耍這小子。也由得你。不過要儘快處理,此地距離車遲城不遠,我擔心御獸族的高手會聞風而來。」

    「呵呵。冥敖長老放心!有聖屍在手,就算來一個四劫世尊。我都絲毫不懼!」冥太虛冷笑,隨即盯著許陽道。「許陽……你的確是個天才,不過在本公子面前,你這個所謂的天才,將不堪一擊!現在,我就會親手取下你的頭顱!」

    許陽心念電閃,盤算退路,同時冷笑反駁:「藉助聖屍之力,也有臉誇口?你如果有種,與我公平交手,我一招之內,取你性命!」

    冥太虛哈哈大笑:「許陽,你休要激將。在我冥族之中,控制的煉屍,也屬於自身實力的一部分,聖屍殺你與我殺你,根本沒有分別……去,和他玩玩!」最後一句話,冥太虛是向聖屍下的命令,於此同時,攝魂鈴搖起,叮鈴鈴的奇異波動,鑽入聖屍耳中。

    在冥太虛心中,許陽這個強敵,不僅是敵對族群這麼簡單,還是他天才道路上,所必須擊垮的一個踏腳石!殺掉許陽,冥太虛還是獨一無二的超級天才,但許陽活著,他這天才之名,無疑就黯淡了許多。

    聖屍受到了攝魂鈴的催動,一對血眸陡然間盯向許陽,悶吼一聲,身軀劃出一道道殘影,快速衝出!

    聖屍的速度,無疑比許陽見到過的任何一個世尊,都要快!還沒反應過來,聖屍便是一爪摳出,同樣帶起了殘影,快得讓許陽的靈覺,都來不及反應!

    「嘭!」許陽的身軀,被結結實實地轟了個正著,側飛而出!轟隆一聲響,他撞在了墓室牆壁之上,氣血翻騰。

    「哈哈,這只是聖屍的一次試探攻擊而已!」冥太虛大笑道,「許陽,慢慢享受,好戲還在後頭!」他完全沉浸在虐殺許陽的快感之中,不可自拔。

    「一定有生機,一定有辦法!」許陽緊張地推演,同時貼地翻滾,通過提前預判,躲過了聖屍接下來的一記踩踏。只不過,他渾身都沾滿了灰塵泥土,顯得非常狼狽。

    「太虛,差不多了,快些動手,否則夜長夢多!」冥敖世尊連連催促。

    「知道了!真沒意思。」冥太虛笑著說道,同時搖動攝魂鈴,一道心神意念射入,傳遞到聖屍意識中:「殺了他!」

    聖屍一對血眸,陡然間迸發血光,速度大增!這次提速,頓時讓許陽提前預算的躲避方位,出現了偏差,被聖屍的一記重拳,擦中了臉頰。

    僅僅是擦傷,但這已經是聖屍的全力攻擊,威力可怖!許陽半邊臉瞬間麻木,血流如注!

    然而就在這危急關頭,許陽心中卻是豁然開朗:「聖屍固然強大,但操控之人,卻非常弱小!我只要……對!就是這樣!」

    「嘿嘿嘿嘿,沒想到你還能躲過這一擊,不過下一招沒那麼容易!」在冥太虛的催動之下,聖屍再度撲出,一拳向許陽轟擊而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