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0 日 Comments (0)

    再配合它之前被蕭瓚揍腫的左臉,以及那對大耳朵,看上去越發得像豬頭了。

    「熙子!」

    看到桃樹枝后,蕭瓚就知道剛剛不是自己的幻聽,雲熙子也跳進了溪水。

    蕭瓚用力推開了騎在自己身上的罔象,跟隨著桃樹枝,尋到了浮在不遠處的雲熙子。

    「咳咳咳!」

    不過,肺里的空氣似乎全部耗盡,蕭瓚沒憋住,一吸氣,就吸進了滿鼻腔的水,嗆得他直咳嗽。

    雲熙子見狀,急忙向蕭瓚游去,在靠近他的時候,將他圈進了自己的雙臂里,然後抬起頭,將嘴貼到了他的嘴上,往他的嘴裡送氣。

    此時的天空,已經漸亮,黑夜悄悄退了回去,將初升的太陽推了出來,讓它用金光灑向大地,喚醒所有的生靈。

    幾縷晨光射進水裡,打在蕭瓚和雲熙子的身上,斑駁閃動,與搖曳的水紋相互映襯,將他倆包圍在了如夢如幻的氛圍里。

    蕭瓚緊緊地摟住雲熙子,張開嘴,貪婪地吸食著她口中的空氣,感覺自己如獲新生。

    雲熙子偷偷地睜開了雙眼,看著近在咫尺的蕭瓚,如嬰孩渴望乳汁般地渴求著自己口中的空氣,顯得是那麼得急迫,又那麼得純粹。

    她的眼睛彎了彎,隨後再次緊閉,靜靜地感受著空氣在二人的口中流轉,感受著彼此間心跳的頻率。

    第一次,雲熙子覺得,兩人的心跳頻率變得出奇得一致,就像一顆心臟。

    吸足了空氣后,蕭瓚滿足地睜開了雙眼,看著被陽光和水波圍繞的雲熙子,他捧住了她的臉頰,將人工呼吸升華成了熱吻…… 當蕭瓚的唇從雲熙子的嬌唇上離開后,五顏六色的泡泡就從兩人的唇邊蔓延開來,就像水中的精靈,舞動歡悅,.

    「啵兒!」

    蕭瓚伸出手指,戳破了雲熙子嘴邊那個泛著粉色光芒的大泡泡。

    雲熙子揚起了嘴角,唇邊的梨渦越發深陷了,她搖了搖頭,用下巴指了指蕭瓚的身後。

    蕭瓚轉身回頭,便看到了背對著自己,正跪在泥沙地上的罔象。

    此時的罔象,已經顧不得身後的動靜了,兩隻爪子拚命地拉扯著脖子上的桃樹枝。

    罔象的脖子很短,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當被雲熙子那十根桃樹枝纏上后,脖子被硬生生地拉長了,遠遠地看過去,就像戴了一圈圍脖。

    蕭瓚覺得,是時候結束這場纏鬥了,好繼續接下來的計劃。

    他捏了捏拳頭,便打算向罔象游過去。

    「唔!」

    雲熙子用手臂碰了碰他。

    「嗯?」

    蕭瓚轉身看向雲熙子,眼中帶著不解。

    黑帝的復仇女神 雲熙子笑著搖了搖頭,將身體漂浮了起來,收縮著桃樹枝,朝罔象快速游去。

    看著雲熙子從自己的頭頂飄過,曼妙而輕盈,恍若一條驚艷的美人魚。

    他的嘴唇勾了勾,不再前行,只是緊追著雲熙子的身影,期待著她的「人魚秀」。

    雲熙子很快游到了罔象的身後,收回了桃樹枝。

    「哈呼哈呼…」

    束縛一下被釋放,罔象拚命地喘著氣,並撫摸著被桃樹枝給拉伸的脖子,感覺如獲新生。

    雲熙子收回桃樹枝后,並沒有將雙手恢復,而是看了看被罔象抓得來破皮的枝丫。

    其實罔象用爪子抓扯枝丫的時候,雲熙子還是能感到陣陣的疼痛,不過,她沒有表現出來。

    趁著罔象換氣之時,雲熙子游到了它的正前方,然後轉身對著它的大腦袋,一腳踹了過去。

    「砰!」

    罔象毫無準備,直接被雲熙子踹翻在地,摔了個王八倒地仰天嘆。

    雲熙子慢慢地走了過去,伸出了右手的桃樹枝,將五根樹枝糾纏在了一起,枝尖融合成了最尖利的部分,對準了罔象的肚臍,直插而入。

    「噗!」

    肚臍外的粉色小肉丨團沒有厚皮保護,異常柔軟,枝尖輕輕一插,就插了進去。

    「呃!」

    感到肚臍一陣劇痛,罔象瞪大了雙眼,急忙坐了起來,垂眸一看,就看到了越插越深的桃樹枝。

    它抬頭瞪了雲熙子一眼,伸出雙爪就想把桃樹枝從肚臍里拔出來。

    雲熙子早就料到它會有此舉動,迅速伸出了左手的桃樹枝,將它的雙爪纏在了一塊,並拉拽著它們遠離肚臍的位置。

    「呃!」

    罔象用力掙脫,卻發現雙手的手腕被桃樹枝箍得很緊,沒有留下任何縫隙。

    就在罔象努力掙脫桃樹枝的禁錮時,雲熙子將右手的桃樹枝快速沒入了它肚臍,並在裡面興風作浪,攪得它痛不欲生,卻掙扎無門。

    罔象痛得來再次倒地,蹬踏著雙腿,想把雲熙子踹翻。

    可惜,雲熙子一直和它保持著安全又有效的距離,無法被傷及分毫。

    不過,罔象的蠻力依舊強大,在呼吸紊

    亂,小腹劇痛的情況下,還能拉扯著桃樹枝,和雲熙子來個拔河比賽。

    雲熙子一方面要控制右手的桃樹枝在罔象的小腹里攪動亂戳,一方面還要和罔象拉扯著左手的桃樹枝。

    漸漸的,就有些力不從心了。

    為了保持住身體的平衡,不被罔象拉倒,雲熙子不再和罔象比力氣,而是慢慢地伸展著左手的桃樹枝。

    重生六零年代 罔象趁機將雙手拽到了嘴邊,一張口,白森森的牙齒就咬住了桃樹枝,試圖將它們咬斷,以掙脫禁錮。

    「唔!」

    當尖牙咬下來的時候,雲熙子的身子顫了一下,一股刺痛感由桃樹枝傳到了手臂上,讓她忍不住咬緊了牙齒,緊繃住了肌肉,免得一不留神,就鬆了手。

    不過,她的面色開始泛白,額上也冒出了細密的汗水。

    密切留意著雲熙子動向的蕭瓚,很快就發現了她的異樣,他急忙遊了過去,想一探究竟。

    當他游到雲熙子的身邊時,就看到了正在努力啃咬桃樹枝的罔象。

    蕭瓚握住了雲熙子的手臂,搖了搖頭,示意她鬆手。

    「唔!」

    雲熙子也搖了搖頭,目光堅定。

    蕭瓚無奈地在心裡嘆了口氣,就朝著罔象遊了過去,渾身散發著凜冽之氣。

    正在埋頭啃咬桃樹枝的罔象,突然感受到一股迫人之勢朝自己快速壓來,它隨即抬頭,就對上了蕭瓚那雙帶著煞氣的眸子。

    罔象菊花一緊,鬆開了牙齒,就急忙朝後面挪動身子,想躲避從蕭瓚身上傳來的凜冽之氣。

    蕭瓚不給它任何躲避的機會,走過去就是一腳,直接踩在了它的頭上。

    「啊!」

    蕭瓚的那一腳,再次穩准狠地踏在了罔象的小蒜鼻上,將其軟骨踩斷,鼻血跟著就噴射出來,融進水裡,如紅色的水墨一般,渲染著有些渾濁的溪水,將其點綴得越發飄逸。

    劇烈的痛感讓罔象全身抽搐,也掙扎得越發拚命了,拖拽著束縛在手腕上的桃樹枝,將雲熙子拉得來一個踉蹌,雙腳一懸空,在水裡浮了起來。

    蕭瓚急忙游過去,摟住了雲熙子,在水裡轉了一圈后,兩人再次回到了水底。

    「嗯!」

    蕭瓚握住了雲熙子的手臂,再次示意她收回桃樹枝。

    雲熙子看了蕭瓚一眼,雙眸似水。

    蕭瓚點了點頭,輕撫了一下她的面頰。

    雲熙子揚了揚唇,收回了左手的桃樹枝,不過卻沒有收回右手的桃樹枝,讓它們繼續在罔象的小腹里興風作浪。

    在左手的桃樹枝被收回之際,蕭瓚看到了上面的抓痕和咬痕,隨即眼神一稟,一個跳躍,騎到了罔象的身上,對著它的右臉就是一拳。

    「砰!」

    水中的力量不如在陸地,沒有把罔象右邊的后槽牙打掉,不過也讓它的右臉腫了起來,與腫脹的左臉遙相呼應,就像被塞了兩個包子進嘴裡。

    「唔唔唔…」

    罔象痛得來直哼哼,伸出爪子就朝蕭瓚的面門揮去。

    蕭瓚順勢捂住了那雙利爪,將內力輸送到了雙掌上,然後使出了八成的內力,「咔嚓」一聲,將罔象的兩隻手腕給直接掰斷了。

    「啊!啊!」

    罔象發出了刺耳的尖叫聲,震得水波激蕩

    ,再次渾濁了溪水。

    「砰!」

    蕭瓚將罔象的雙爪朝兩邊一扔,讓它們重重地砸在了沙泥地上,加重了罔象的痛感。

    隨後,他伸出了雙手,掐住了罔象的脖子,並再次將內力輸送到雙掌上,使出了六成的內力,打算速戰速決。

    「呃!」

    感到脖子一緊,呼吸也變得不暢起來,罔象抬起了雙爪,抓向了蕭瓚的雙手。

    可惜,手腕的骨頭已經被蕭瓚掰斷,它再也使不出半點力氣來,反而讓斷骨處更加疼痛。

    八零之寵了個殘疾大佬 漸漸的,罔象感覺頭部開始發暈,呼吸也變得微弱起來,就連感官也變得遲鈍起來,甚至感覺不到小腹傳來的痛感了。

    它感覺自己快要死了,但是它不甘心!

    罔象艱難地抬起了雙腿,開始上下擺動起來,希望以腿為尾,幫助自己逃生。

    不過,它的如意算盤卻被雲熙子看穿了。

    雲熙子急忙伸出左手的桃樹枝,纏住了即將化作魚尾的雙腿,將它們拽了下來,並死死地摁在了沙泥地上。

    「呃!」

    最後的生機也被剝奪了,罔象發出了不甘的叫聲后,停止了掙扎,雙眼也漸漸地渙散起來,瞳孔跟隨著放大。

    罔象張了張嘴,最終停止了呼吸,雙眼也被蒙上了一層灰霧。

    看到罔象終於嗝兒屁了,蕭瓚鬆開了有些酸軟的雙手,從它的身上站了起來,朝雲熙子游去。

    「嗯?」

    雲熙子看向蕭瓚,疑惑地睜大了眼睛。

    「嗯!」

    蕭瓚點了點頭,示意罔象已死。

    雲熙子抬眼看了看罔象的方向,發現它已經不再動彈,便收回了雙手的桃樹枝,並復原了雙手。

    待到雲熙子的雙手復原后,蕭瓚便看到了上面的各種抓痕和咬痕,心裡一緊,急忙攬過雲熙子,朝水面游去。

    「呼!」

    露出水面后,兩人終於可以自在地換氣了。

    「你確定它真的死了嗎?」緩過之後,雲熙子問道。

    畢竟,罔象的生命值太強大了,她擔心罔象只是假死。

    「恩,徹底斷氣了。」蕭瓚點了點頭。

    「就把它的屍體留在下面嗎?」雲熙子問道。

    「恩,它吃了那麼多的魚和人,就讓它變成魚兒們的食物吧。」蕭瓚說道。

    「脖子不要緊嗎?」雲熙子輕輕地撫摸著蕭瓚脖子上的掐痕,心疼道。

    「我沒事,倒是你,手都被它傷成這樣了,怎麼還是不肯鬆手?」蕭瓚握住了雲熙子的雙手,眼裡充滿了疼惜。

    雲熙子嘟了嘟嘴,嬌嗲道:「我不是看它欺負你,想替你出口氣嘛!」

    蕭瓚笑了笑,抬手輕颳了一下雲熙子的小翹鼻,口吻戲謔道:「變成護夫寶了?」

    「哈?」雲熙子一臉莫名。

    看著雲熙子一臉呆萌的樣子,蕭瓚勾了勾唇,摟住雲熙子,就把頭低了下去……

    「呀!大神,熙子,水裡涼,要親上岸來親,悲塔大師在烤魚!」

    熙熙的聲音很不合時宜地從不遠處的岸邊傳來,打破了兩人剛剛建立起來的濃情氛圍。

    蕭瓚皺了皺眉,鬆開了雲熙子,感覺熙熙這個小電燈泡的瓦數又增加了不少。 「吃烤魚嗎?.」

    看到蕭瓚攬著雲熙子上了岸,熙熙一手拿著一個烤魚,甩著小短腿就跑了過去。

    看著熙熙那副殷切的小模樣,雲熙子和蕭瓚相視一笑,就接過了熙熙手中的烤魚。

    「呀!熙子,你的手受傷啦?」看著雲熙子手背上的咬痕和抓痕,熙熙吃驚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