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再見。”

    再次離開公寓,柳風心裏多了一絲的不捨,跟林玲聊天,讓他有一種很輕鬆的感覺。

    來到太陽劇院的時候,正好是一點整——完全準時!

    “你可真準時啊。”柳風還在四處尋望的時候,背後卻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嘿嘿,嘿嘿。”這個時候除了傻笑,柳風還真不知道可以做什麼。

    “哼,看你的神情,不會是趕場吧。”看來女人的直覺還真是可怕。

    “你說哪去了,就我這樣子,還有場趕?”柳風自嘲道。

    “那也是,走吧。”

    “去哪?”

    “你怎麼那麼多廢話!”

    “你總得告訴我去哪啊,要是去見家長的話,我也要換套衣服買點禮物啊!” 重生之嬌醫有毒

    “那你可以不必擔心了,我帶你去見我爺爺。”

    “……”竟然是家長的家長,柳風只感覺心裏那是巴涼巴涼的…… “這個,柳仙茗同學,我忽然覺得有點肚子痛,你看這個忙能不能改天再幫啊。”柳風捂住肚子訕笑道。

    “是嗎? 你的百度會算命嗎 ,不會那麼巧吧。”柳仙茗顯然是一萬個不相信了。

    “可不是嗎,就是那麼巧,我也沒辦法啊,柳仙茗同學,我看還是改天吧,你看好嗎?”柳風臉上是一臉的燦爛笑容,心裏卻盤算着是不是應該到左腿做貢獻的時候了……

    正當柳風想要運氣震斷左腳腿骨的時候,柳仙茗卻給了他一枚核彈:“柳風,你要是敢走,我就叫非禮!”撲閃了一下美麗的睫毛,柳仙茗單手托腮,一臉微笑的望着柳風,漆黑清澈的雙眼中,靈活的眸子不停的轉動着,好象在思考着什麼問題。那豐滿性感的小嘴,露出一抹壞笑,顯示出她心中邪惡的想法。

    柳風擡頭看了看四周那無數雙熾熱的眼睛,腦海裏立刻浮現出柳仙茗喊了一聲“非禮”之後的悲慘景象,身體下意識的打了個冷顫,“不知道爲什麼,我的肚子忽然不疼了,你說這是不是怪事。”柳風無奈的笑道。

    “不疼了就好,還會不會有什麼特殊狀況發生啊?”柳仙茗壞笑道。

    “不會了,絕對不會再有突發事件了!”柳風只差沒指天起誓了。

    “那就好,上車吧。”順着柳仙茗的眼光,躍入柳風眼簾的是一部黑色的奔馳,S市被稱爲消魂天堂,這樣一個紙醉金迷的發達城市,奔馳並不是稀罕物,讓柳風吃驚的是車牌,88888,刺眼的五個8,這種車牌並不是有錢就能搞到的,那必須是很有錢!看來柳仙茗的身份不簡單啊。

    “看什麼看,快上車!”柳風**的時候,柳仙茗已經上車了。

    平生第一次坐這種高檔轎車,柳風很不爭氣的露出一種興奮的神情來,也難怪,哪有男孩子不愛車的。

    S市郊區的北面臨近大海的地方有一片高級別墅區,那裏居住的檔次雖然不是S市最高級的、豪華程度更是一般,但是那裏卻不是有錢就能住進去的,在那裏住的人不僅要富,而且要貴,這個貴嘛,當然是身份尊貴啦,居住在那片別墅取的人都是在社會上可以呼風喚雨的人物。而柳風坐着的那部奔馳現在正停在最靠近海邊的一棟別墅裏。

    “到了,快下車吧。”

    “這裏是哪裏?”

    “這裏當然是我爺爺住的地方啦,笨蛋!”柳仙茗笑罵道。

    柳風愕然無語了,確實是他笨啊!柳仙茗之前說過是帶他去見爺爺,現在他還問這樣的問題,還真是笨的可以!

    “大爺爺,二爺爺,我來了,快開門啊。”柳仙茗竟然不去按門鈴,而是使用了最原始的方式敲門——用嘴巴喊。

    柳仙茗的聲音剛停下來,別墅的鐵門立刻“咯吱”一聲打開了,兩個老頭子大笑着走了出來,走在前面是一個高大威猛的老人,腰桿筆直,鬍子很長,雪白雪白的不帶一點雜色,一雙眼睛向外鼓着,兩眼神光暴現,不怒自威,緊隨其後爲一個胖老頭,卻是慈眉善目,全身上下圓不留丟的,一雙眼睛半閉着,好象永遠睡不醒。

    看到了這兩個老人,柳風眼中的瞳孔不由的緊縮了起來,這兩個老人一眼就可以讓人看得出來他們都是可怕的高手,雖然那高大威猛的身軀當中隱藏著令人驚奇的強大力量,但是讓柳風驚恐的還是那個胖老頭,對,是恐懼!那個胖老頭身上的力量雖然不怎麼強大,比起那高大威猛老人,卻讓柳風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壓迫感,要不是有劍氣護身從而壓抑住心中的殺意,柳風肯定自己現在已經出手了!

    那個胖老頭的力量竟然能引起柳風心裏最深處的恐懼從而迸發出殺意,這在柳風成爲半妖以來還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就是在面對山鬼那樣的遠古妖怪的時候,他都沒有這種感覺!柳風望向那胖老頭的眼神多了一絲疑惑,更多的是警惕。

    然而,讓柳風更加費解的是,對胖老頭的那種奇怪的敵意竟然很快就消失了,他都懷疑剛纔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了。

    “我的小仙兒來看我這個糟老頭子了,哈哈,小仙兒果然守信,沒忘記一個月來看我們這兩個老頭子一次。”聽語氣就知道是那個胖老頭先開口了。

    “二爺爺,人家都那麼大了,還叫人家小仙兒。”柳仙茗嬌笑道。

    “死丫頭,就算你八十歲了,在我面前永遠還是我的小仙兒。”胖老頭仍舊是笑眯眯的說道。

    “二爺爺,你要再叫我小仙兒的話我下次就不煲湯給你喝了,只給大爺爺喝,饞死你,哼!”柳仙茗粉臉一沉,祥怒道。

    “別別別,我的小姑奶奶,你怎麼對我都行,你那湯可不能給我斷啊,每個月就只能喝到那麼一次,你難道忍心看到你二爺爺傷心欲絕的神情啊!”聽完柳仙茗的話,胖老頭的臉色大變,然後苦着張臉哀求道。

    “二弟,別在這裏丟人了,沒看到還有客人嗎?”高大的老人從一開始就把眼光鎖定在柳風的身上了,看到胖來頭越說越離譜了,這纔開口。

    “小朋友,你好,真的是對不起了,看到咱家小仙……不,是看到咱家孫女就太激動了,把你這個孫女婿給忽略了,真的很抱歉。”胖老頭一邊伸出肉手緊緊抓住柳風的雙手,一邊打趣道。

    “二爺爺,你……”柳仙茗被胖老頭那一頓搶白說得俏臉一紅,作爲當事人的柳風,在這個時候很明智的選擇了傻笑,他當然明白這是胖老頭在打擊柳仙茗了!不過,當胖老頭抓住柳風雙手的那一剎那,柳風感覺自己幾乎真的要出手傷人了,要不是劍氣及時壓制住了心中的殺欲,估計胖老頭現在起碼是缺胳膊少腿了。柳風真的不清楚自己怎麼會對胖老頭這麼有敵意,那似乎是一種潛意識的敵意,一種沒有理由的敵意。

    “誰是二爺爺的孫女婿啊,柳家妹子什麼時候成親的啊!”人未到,聲音已經傳來了,陰陽怪調的聲音,讓人一聽就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從別墅裏走出來的是一個乾瘦的男人,看上去讓人有種馬上拔腿想逃的陰森,任何一個正常人忽然看着這樣一個人,第一感覺一定是厭惡,柳風雖然已經算不上是一個完整的人類了,在對這個男子的第一感覺卻很符合一個正常人感受。 輕輕皺起眉頭,高大老人斜睨了自己的弟弟一眼,有點責怪他的口無遮攔。

    “大哥,對不起了,你也知道我就是這張嘴管不住,真是抱歉了。”知道自己一時嘴快說錯話了,看到了高大老人的斜睨,胖老頭不由的舉起雙手,自動的投降道。

    高大老人略微的搖搖頭,他實在是拿自己這個小弟沒脾氣,都已經是六七十歲的人了,有時候還像個小孩子似的。

    “仙兒,怎麼那麼沒禮貌,見到白大哥也不打招呼。”高大老人正色道。

    “知道了,大爺爺。”柳仙茗嘟了嘟小嘴,顯然是很不樂意,“白大哥,你好啊。”

    “柳家妹子真是越來越漂亮了。”姓白的男子笑道,他不笑還好點,這麼一笑,還真沒法用文字描述出來了,如果是在晚上的話,被膽子小點的女孩子看到估計會被嚇出心臟病來!

    “大爺爺,二爺爺,這個是我同學,柳風。”柳仙茗完全無視那個男子的讚美,走到柳風身邊輕輕拉住他的一隻胳膊,滿面嬌羞地用雙臂攏了起來——她用行動來說明了柳風的身份!

    天啦,你不去表演戲深造那真是浪費人才了!這是柳風現在最想對柳仙茗說的一句話!

    當柳仙茗做完前面那個動作的時候,柳風立刻感覺到三道犀利的眼光射向了自己,其中一道更是充滿着無窮的殺意。無言的苦笑下,柳風現在的心情真的是妙不可言啊,一隻手被一個超級美女抱在懷裏,觸手溫暖而柔軟,一陣淡淡的芳香悄悄地撲過來,自然是一種美不可言的享受,但是,如果沒有加上三道注目禮的話,那就更家完美了,再加陰森男的無窮殺意,那就很好玩了,以上所有條件完全滿足小說裏的橋段了!柳風心裏就納悶,怎麼這麼老的情節都能讓自己遇上呢,難道自己的黴運還沒結束!

    “小夥子,你好,我叫柳天威,他是我弟弟,柳天武。”柳天威,也就是那個高大老人又看了柳風好一會,才說道。從見到柳風第一眼開始,他的眼神就沒有離開過柳風身上了,尤其是長時間停留在他的腰附近的部位。

    “小夥子,叫我二爺爺就行了,仙兒可是很少帶朋友來見我們這兩個快進棺材的糟老頭的哦,尤其是男性……朋友!”柳天武說話的語調本來就十分奇怪,再加上他那擠眉弄眼的豐富表情,實在不難聽出他口裏的“男性朋友”的深意。

    搖了搖頭,柳正威忽然說道:“二弟,你不是說要去幫仙兒買煲湯用的材料嗎? 總裁,你的快遞到了! ,莫非是晚上不想喝湯了?”


    “大哥,我保持沉默,我一句話也不說,這樣總行了吧,買材料的事情就讓小風去做吧,仙兒難得回來一次,你就讓我多看她幾眼吧!”一聽柳正威的話,柳正武立刻慫了。

    “你看,你看,是我老頭子糊塗了,怎麼都站在門口說話,大家快進屋吧。”柳正威對自己那個活寶弟弟實在是沒辦法,搖了搖頭,才發覺衆人已經在門口說了老半天話了,連忙把一干人等迎進別墅。

    “小夥子,既然是我家仙兒的朋友,等下二爺爺送你點好東西。”柳正武乘柳正威轉身之際在柳風耳邊偷偷的說道,聲音剛好控制在柳仙茗能聽到,而且故意把“朋友”二字特意拖好音調,讓臉色剛剛恢復正常的柳仙茗臉上又添一抹嬌紅。

    狠狠的白了柳正武一眼,柳仙茗怒道,“二爺爺,你……”不過,可惜的是她話還沒說完,柳正武早就跑進屋了。“你笑什麼笑!”看着忍俊不禁而在一旁偷笑的柳風,柳仙茗沒好氣的說道。“你說這是不是就叫自作自受啊,呵呵。”柳風笑道。

    柳仙茗用快要冒火的雙眼狠狠的瞪了柳風一眼,然後伸出魔爪,在他腰部的軟肉上使勁的掐了一下,痛得柳風差點叫了出來。

    柳正威兄弟住的別墅很大,不過,佈置倒不象那些有錢人那樣,搞得金碧輝煌的。這裏的佈置是屬於典雅型,室內光線柔和,傢俱和飾物古樸簡素,散發着淡泊沉靜、高風絕塵的韻味,這些傢俱應該都不是很名貴,但是看起來很讓人舒心。

    大略掃視了一下屋子裏的擺設之後,柳風立刻被掛在牆上的一把刀深深的吸引住了,古樸的外表,毫不起眼的形狀,整把刀似乎沒有一點值得關注的地方。但是,柳風的直覺告訴他,這把刀不簡單!刀裏似乎隱藏着龐大的能量似的,更奇怪的是,看到這把刀的時候,柳風發現自己竟然有一種熱血澎湃的感覺,而且,環繞在腰間的帝王蒼龍劍似乎也在微微顫抖着,是一種興奮的顫抖!

    正當柳風沉浸在那不可思議的感覺裏的時候,柳正武的聲音響起來了:“你很喜歡那把刀嗎?不過,可惜啊,這裏所有的東西我都可以送給你,惟獨這把刀不行,它可是柳家的家傳之寶,可是我們的仙兒的未來嫁妝哦。”

    “晚輩失禮了,讓前輩見笑了。”柳風笑道。

    “什麼前輩、晚輩的,聽着就不順耳,你跟仙兒一樣叫我二爺爺吧。”

    “這……”看着眼前和藹調皮的柳正武,柳風再一次懷疑剛纔的感覺是不是錯覺了。

    “二爺爺,不可以欺負我的同學哦,不然等下不給你湯喝!”柳仙茗這話一出,柳正武立刻苦着臉不說話了,“柳風,你在這裏陪大爺爺、二爺爺說說話,我去幫忙做飯了。”

    “好的。”

    柳仙茗走後,柳正威看了柳風好一會才說道:“既然你是仙兒的朋友,在這裏就不要那麼拘束,我們兩個老頭子又不是牛鬼蛇神。”

    “是的,大爺爺。”柳風順口叫道。

    “不要臉的東西,大爺爺也是你叫的嗎!”白姓男子冷哼道。

    柳風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柳風,來來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仙兒的表哥,白雲。”柳正武一看氣氛不對,連忙給柳風介紹那個怎麼看怎麼不順眼的白雲。

    “哼。”白雲不屑的看了柳風一眼,只見他伸出兩根手指,口中唸唸有詞,不一會,白雲就帶着一絲得意地看着一道幽藍幽藍的火苗從兩根指尖中間升上了起來,那火苗呈現出青色,隱隱帶着幾分詭異的紫光,“你聽着,今天起,你必須從柳家妹子身邊消失,不然的話,我會讓你變成灰燼的!”白雲傲慢的說道。 看到青色的火焰,柳風心裏着實是大吃一驚,這可是正宗的妖火啊,他是再熟悉不過的了,比起修真者的三味真火,妖火更加歹毒,被妖火燒死的生靈,不僅肉體會化爲灰燼,連靈魂也會被熾燒!

    柳風震驚的不是白雲會使用妖火,說到玩火,鳳凰可是玩火的老祖宗了,眼前那種等級的妖火,能不能靠近他的身體都是個問題!讓柳風吃驚的是,白雲身上根本沒有半點妖氣,一個人類竟然能發出妖火,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到白雲威脅柳風,柳正威不由自主的緊鎖雙眉,但是看到柳風露出的並不是恐懼的神情,而是疑惑和驚訝的表情的時候,他看向柳風的眼神裏滿是疑惑。而且,還多了一絲的期待。

    “白雲,這裏是我的家,不是你們白家,柳風是我的客人,你怎麼做是什麼意思!”柳正武不滿的聲音很是時候的響了起來,看來不僅柳仙茗對白雲沒好感,柳正武應該也不爽他吧。

    “二爺爺,不好意思,我一時激動了。”白雲連忙收起妖火道歉。

    “柳風,既然你看到了,我也不妨跟你直說,我們都不是普通人,我們都有那麼一點點的特殊能力。”柳正威雙目緊盯柳風,似乎想從他的表情上看出點什麼來。

    “柳同學也有特殊能力嗎?”柳風完全沒有注意到柳正威犀利的的眼神,皺眉問道。

    “仙兒沒有,仙兒的父母雖然也是普通人,但是她父親所擁有的財富,足以讓那些貪婪的人把目標放在她身上,同時,我們的仇敵,也有可能會用她來要挾我們。雖然我不知道你和仙兒到底是什麼關係,但是仙兒還是第一次帶男同學來我這裏吃飯。我之所以跟你說這些,是想告訴你,仙兒需要一個能保護她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柳風低頭想了好一會,才擡起頭笑道:“仙茗是我的女朋友,而身爲他的男朋友,我有信心不讓她受到任何傷害,這就是我的回答。”柳風之所以有這麼衝動的回答,三分原因是因爲答應了幫柳仙茗的忙,而七分則是男人虛榮心在作祟,如果不是白雲咄咄相逼在前,柳風也就不會那麼衝動了。

    “信心,哈哈,笑話,我還有信心統一全世界呢!有信心有個屁用啊,這個世界是靠實力說話的,白癡!”柳風終於知道柳仙茗爲什麼要拉自己來做臨時男朋友了,有白雲這麼討厭的人在,估計她吃飯也沒什麼胃口了。

    “別以爲你會使用妖火就很了不起了,說到玩火,你還太嫩了點!”柳風臉色一寒,冷笑道,伸出兩根手指,瀟灑的打了個響指,從大拇指和食指中間立刻竄出一蓬三寸多長的火苗,紫色的火苗左右搖擺着,像是在嘲笑白雲的無知。看着那三寸多長的火焰,白雲剛纔展示的小火苗驗證了一句俗語——小巫見大巫!


    “大爺爺,我也跟你們一樣,也是擁有一些特殊能力的人,所以,對於仙茗的安全,只要她跟我在一起,你們就不必擔心了!”柳風完全無視在一旁呆若木雞的白雲,笑道。

    “你,你也是妖術師!你師傅是誰!”柳正威還沒來得及說話,白雲搶先說道。

    “妖術師,哼,連修真者的天火也不認識,你也敢那麼狂!”柳風冷哼道。妖術師?看來要給林蓉打個電話了。

    “好小子,我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我相信我家仙兒的眼光,好小子。”柳正武樂呵呵的對着柳風是又摸又看,看樣子已經把柳風定爲孫女婿了。

    “柳風,你是我第一個看不透的人,我也相信仙兒的眼光,希望我們有機會好好談談。”柳正威一改之前的嚴肅,微笑道。

    坐在這位從嚴肅變成慈祥的老人對面,柳風覺得有一種甘美的寧靜,山嵐一樣瀰漫了客廳的空間,又如清泉般流人他的心田。“大爺爺,只要您吩咐,小子隨時有空。”

    “大爺爺,您別忘了我們白、柳兩家的約定。”白雲一聽柳家兩位老人的對話,立刻感到不妙,臉色一沉,微怒道。

    “雲兒,年輕人的事情,應該由你們年輕人自己去解決,我們這些老頭子就不方便插手了,仙兒有他選擇幸福的權利。”

    “我明白大爺爺的意思了,家裏忽然有點事情,我想我要回家了。”白雲冷冷的說道。

    “既然家裏有事,你就快回去吧,替我向你爺爺問好。”

    白雲狠狠的盯了柳風一眼,然後甩門而去。

    “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那麼響?”聽到響聲的柳仙茗從廚房跑出來問道。

    “可愛的小仙兒,是討厭鬼走了。”柳正武大笑道。

    “他走了,呵呵,那我今天就多做幾樣菜好了。”說完就跑進廚房了,連柳正武那句“小仙兒”都沒計較了,可見她對白雲是深惡痛絕啊!

    白雲離開後,別墅裏的氣氛頓時好了很多,柳家兩位老人跟柳風閒扯沒一會,一桌子香噴噴的佳餚就擺上了桌,那滿屋子四散的香氣勾起了所有人的食慾。

    “好仙兒,乖仙兒,今天我們喝什麼湯啊?”柳正武一臉笑容的跑到柳仙茗身邊問道。


    “冬瓜蓮葉湯。”柳仙茗也是拿這位老頑童沒辦法。

    冬瓜蓮葉湯雖是簡簡單單,但口感純淨,無論是味道還是做法,確是符合瞭解暑清涼的要義。

    “吃飯前先喝一小碗湯吧,仙兒的湯保證你食慾大開。”柳正威笑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