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再次仔細打量了一眼,那內門長老卻是發現。

    這董恆看上去怎麼、好像的確是有些不一樣了!

    看起來更沉穩了!

    不對,應該說是深不可測。

    真不愧是董家培養出來的人!小小年紀就有如此心性、真是厲害。

    不過居然沒能突破到竅穴境,難不成沒用靈乳液?

    走了幾步看向池子,卻發現靈乳液基本已經用完了,頓時皺眉道:「師侄為何還沒突破到竅穴境?」

    「呵,恆有負眾望,數次突破都宣告失敗,只能將元氣、肉身修鍊到自身極限。」董恆露出一點無奈又洒脫的苦笑,緩緩說道。

    「嗯!自身極限!」那內門長老一驚,隨即就反應了過來:「是了,師侄你乃我靈雲門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其他人的極限是二十匹馬之力,你當然不一樣。」

    頓了頓,有些猶豫道:「不知師侄可否告訴師叔,師侄你的元氣、肉身極限,是多少?」

    內門大比后,董恆內修、體修雙修,已經不是什麼秘密,所以這內門長老才如此問。

    「哈哈,師叔與恆都是自己人,恆又有什麼不能告訴師叔的?」董恆笑了笑,果斷說道。

    那內門長老雖然也是個老傢伙,但聽了這話,還是頗為高興的微微一笑。

    畢竟這是自身極為機密之事,按理來說,他都沒有資格問的,董恆能毫不猶豫地說出來,不正是顯示重視他嗎?

    隨後,就聽見董恆輕輕說道:「元氣、肉身都是三十匹馬之力左右,」

    那內門長老神色一驚,三十匹馬之力,在他們靈雲門、甚至所有下品勢力中,可絕對是超級天才。

    更何況是內外雙修。

    收起驚訝,露出笑容自動為董恆解釋道:「如此說來,師侄沒有突破也是正常,畢竟驟然增強這麼多力量,心性難免失衡,再去直接突破,太容易失敗。」

    董恆點了點頭,沒多說什麼,有了這內門長老在,他也不需要再向靈雲門上層解釋了。

    隨後,兩人邊走邊聊,那內門長老也將自己的名字告訴了董恆,結交之意更為明顯。

    很快,兩人又找到金群、張同一起出了靈泉洞。

    金群、張同兩人,已經突破到了竅穴境,不過走在董恆兩人身邊,那種拘束、壓抑感更甚,但兩人都以為是那內門長老的緣故,一路也不敢多說一句。

    只是有些羨慕的看著董恆與那內門長老相談甚歡。

    告別那內門長老,董恆主動與金群兩人聊了幾句,隨後各自分別離去。

    他們兩人突破到竅穴境,該去辦理升為真傳弟子的手續。

    而董恆也要閉關一段時間,再去突破。

    ……………… 回到自己院子,正是上午時分,洗浴了一下,就上床休息了。

    一天一夜沒有休息,一直修鍊,加上鼎內空間的經歷,讓他也感到了疲憊。

    下午,當他醒來時,董山已經等在了這裡,

    雖然董山也感覺到了那股、讓他有些不自然的感覺,但也沒在意。

    一番交談,董山安慰董恆幾句,讓他不要急於突破之後,又將董無靈的決定告訴了他。

    董山離去后,董恆獨自坐在椅子上,雙眼微眯。

    雖然他已經決定突破后便離開靈雲門、正式開始建立事業,但也沒想到,董無靈會讓他去當城主。

    無疑,這對他來說,是有很大好處的,讓他可以有個很好的起點。

    但這無形中也是綁定了他的發展空間。

    如果他想要壯大,那就必須吞噬靈雲門,而來成全自己了。

    雖然他早就有此打算,但事到臨頭,卻也不免有些顧忌。

    無他,名聲。

    他出自靈雲門,可如果將來反手吞噬了靈雲門,這對於他的名聲並不好,也不容易收攬人心。

    即使有種種手段可以彌補,但還是不利於以後招攬人才、壯大勢力的發展。

    當然,他也清楚成王敗寇,但具體如何抉擇,還是需要他權衡一番。

    想了一會,雙眼更是微微眯了起來,一縷若有若無的寒光閃過。

    罷了!

    成王敗寇,終究還是實力說的算,一昧王道終究不太適合朕,朕何時又真正在乎名聲了?

    大不了,就以武力鎮壓天下,又何妨?

    朕還怕了不成?

    站起身,一股若有若無的霸道氣息散發而出,令人敬畏。

    下了決定,董恆不再多想這事,邁步走出房門,一些事要提前安排了!

    過了一會,讓董厲下去安排他吩咐的事後,不慌不急來到了鄭和居住的房間。

    「少爺。」

    正在讀書的鄭和見到董恆走進門來,立刻起身,恭敬地行禮道。

    一舉一動比之兩年前,恭敬不減分毫、氣度更是大大不凡。

    如今的他,顯然經歷了一次大的脫變,現在看上去中等身材,面色很白,容貌卻頗為普通,氣質也很普通,頂多給人一股陰柔感。

    如果放在人群中,不仔細觀察的話,也就是一個比較白點的普通人。

    感受著董恆身上氣息有些變化,鄭和只覺得自己有些更加拘束了,心裡也頓時更加恭敬。

    董恆自顧自地走到上首,看了一眼鄭和看的書,也不為奇,這看書還是他要求鄭和必須看的。

    畢竟如果只是一昧練武,終究也只是個打手而已,實在太浪費鄭和這個超級大太監的天賦了。

    對於這個目前身邊唯一一個絕世天驕,他還是抱著不小期望的。兩年來,也是一直打磨著這把鋒利的劍。

    「對於目尋、夜暗,你可熟悉了?」董恆也不坐下,就這麼站著淡淡地問道。

    「回少爺,已經了解八分,剩下兩分需要親身接觸。」鄭和神色不變,微微彎著腰,時刻保持著身為奴僕的作風,毫不猶豫地說道。

    而對於那兩個組織,他一向是通過董忠、或一些資料來了解。

    可以說各方面都已經瞭然於胸,唯一差的,就是親身接觸了。

    「如果讓你去經營,你會如何做?」董恆略一點頭,停頓了一會,突然問道。

    鄭和心裡一驚,不過面上還是榮辱不驚,一邊小心琢磨著董恆的神色心思,一邊恭敬道:「屬下不知。」

    「哦?」董恆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也不為他的喪氣話生氣。

    「屬下從未親身接觸過,不敢對少爺妄言,只能一點點摸索。」鄭和老老實實地說道。

    「嗯。」董恆不置可否地應了下,也不知他如何想的,似乎忘了剛才的話,問起了別的方面:「你突破到竅穴境,還需多長時間?」

    鄭和神色嚴肅了些許,第一次猶豫道:「屬下尚未能感覺到極限在哪裡,想要突破,恐怕還遙遙無期,望少爺懲罰。」

    「暫時先放下其它的事,全力修鍊。」董恆不容置疑地淡然說道。

    「是,奴才定不讓少爺失望。」鄭和立刻嚴肅應道,連自稱、都變為了最為正式的奴才。

    又詢問了幾句,董恆邁著沉穩的步子走了。

    鄭和面無表情,仔細思索著剛才董恆的一舉一動,分析著種種信息。這是他兩年來養成的習慣,或者說是他如今好像與生俱來的習慣、天賦。

    察言觀色、盡量猜測董恆的一些心思,努力做到最趁董恆心意。

    這是他每天都會做的事情,他對自己的定位從來都很清楚,時刻以奴僕自居,也不因為發現自己是個絕世天驕而有所改變。

    這其中有他對董恆充滿感激、下意識充滿好感、信任的原因。

    也有隻有他才知道,自己這個主子有多可怕的原因。

    靈雲門相傳的什麼超級天才,他根本不屑一顧,自己的主子又豈是什麼超級天才可以形容的,就是他自己,也完全看不上。

    對於董恆的野心,他也察覺到了一些,也只有他才察覺到了一些。

    就連董忠、董厲都毫不知情。

    鄭和心裡明白,在整個靈雲門境內,也許只有他和董恆才是真正的同類人,因為他們的天賦,比其他人實在高了太多。

    他相信,跟著這個主子,肯定不會埋沒他的天賦,他也逃不出這個主子的手掌心。

    所以這也是他甘心充當奴僕的重要原因之一。

    當然,這些其實都是董恆故意透露給鄭和的。

    畢竟一個人越是不凡,那麼就越難收復。

    只有比他強,才能讓他心甘情願的臣服。

    面對鄭和就是如此,如果他真的是那個煉體境不過五萬多斤、靈雲門眾人口中的超級天才。

    那面對鄭和這樣的絕世天驕,即使現在可以使其臣服,未來也肯定掌控不住他。

    至於感激、下意識信任什麼的,董恆從來不會過於依靠此、來收復一個人。

    所以自鄭和在董厲那學習了伏身拳后,他的一切,都是董恆自己培養,並不時透露出自己的真正實力、天賦、志向,壓服鄭和,使其一直都心甘情願的以奴僕自居。

    可以說,董恆還從來沒有對一個人這麼儘力過。

    不過這都是值得的。

    他相信,鄭和不會讓他失望,會一直是他手中一把鋒利的劍。

    回到房中,董恆沒有再去做別的事,而是盡全力修鍊,打磨根基,爭取早日突破。

    隨後幾日,都是如此,頂多再熟練一下碎地拳,或者是指點一下鄭和。

    這期間,鄭和自然發現,董恆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一個不可思議、深不可測的程度,雖然還沒有突破到竅穴境,但正因如此,才更是不可思議、深不可測。

    這自然是讓他更為恭敬。

    一個月後,董恆房中,苦修一個月的他,終於決定、要突破元氣境,去那一個新的天地拼搏。

    體內已經到達第五層的通海功全力運轉,通過第五層通海功修鍊出來的元氣,也已經精純到了一個程度,要不是天地法則所限,力道還不止五十匹馬之力。

    加上那更進一步的帝皇之體、強大的潛力,一起衝擊著那冥冥中的極限屏障。

    轟!

    ……………… 轟!

    身體中,無聲的轟鳴悍然盪起,那冥冥中的極限屏障頓時震動起來,欲要破碎。

    董恆不慌不急,全力運轉著功法,吸收著來自天地間的靈氣,一次又一次彷彿不知疲憊般、衝擊著屏障。

    眨眼間,半個時辰過去了,陡然……

    咔嚓!

    冥冥中,似乎響起了一道破碎聲,董恆雙眼猛然睜開,一縷精芒乍現,周身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暴漲。

    體內元氣團快速壓縮、膨脹,連續九次后。

    轟!

    四丈九尺的元氣團爆開了,外界天地靈氣進入越加快速兇猛,按著玄妙的奧義,形成著新的天地。

    一個時辰很快過去,新的元氣團形成了,卻是直徑達九丈九尺,不過這還沒有結束,一股還沒有完全爆發盡的潛力涌動,朝著體內一個地方衝去。

    轟!

    又是一陣轟鳴,像是一扇大門被轟開,無數天地靈氣蜂擁而入大門之中,形成了一個一丈直徑的元氣團,與丹田的元氣團相互呼應、緊緊聯繫著。

    「呼!」

    長長吐了口氣,董恆站起身,感受著體內那強橫的力量,不禁握了握拳,一大一小兩個元氣團同時涌動,他一拳打向虛空。

    「嘭!」

    空氣頓時一陣悶響。

    董恆感受了一下,大的元氣團差不多擁有百匹馬之力,比一般剛突破到竅穴境的人,強了整整一倍。

    直徑也比一般剛突破、直徑是四丈九尺的一般人,長了差不多一倍,至於體積更是不能比。

    而小的那個元氣團,就是他開啟的一個竅穴,與常人無異,擁有十匹馬之力。

    總共一百一十匹馬之力,差不多相當於一般開啟了六個竅穴的竅穴境。

    隨後,沒有急著突破肉身,在穩固境界三天後,再突破肉身。

    沒有多大的困難,順利突破成功,強橫的肉身里,靜靜流淌著一股血紅色帶著金色的氣,正是血氣。

    隔空打出,足以爆發出百匹馬之力。

    內外雙修正式都突破到了、武修第三境竅穴境。

    穩固兩天,便去內務峰登記自己突破的事情。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