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兩人掌力相撞,罡勁四溢,碼頭一片混亂,看上去,就好像被數百斤的炸藥轟炸過。

    「可怕!」楊玄真再次震驚,他終於看到兩位絕頂的武林高手爭鬥是什麼場景了,『這畫面,有點像現代社會的導彈對轟,真沒想到,人力也能達到這個程度。』

    「唔!」

    郭靖退後數十米,立於河水中的一根圓木上,臉色微微漲紅,他暗道,『這歐陽鋒,即使瘋了,仍然不能小視,而且,其內力越來越深厚了。』

    碼頭上,黃蓉眉頭緊鎖,『靖哥哥的內力深厚,卻終究比不上老一輩的高手,我得幫幫靖哥哥。』

    「阿里咕嚕!」黃蓉念了幾句天竺語,大聲喊,「老毒物,你還記得歐陽鋒嗎?」

    九轉神帝 「歐陽鋒是誰?誰是歐陽鋒?」歐陽鋒瘋狂大吼,再次攻向郭靖,同時,他腦海中閃過黃蓉念的天竺語。

    剛才,黃蓉所念的正是九陰真經的內容,只不過,她是反著念的。

    楊玄真心想,『這黃蓉,還真是狡猾啊,也對,如果沒有黃蓉,就郭靖那呆傻的樣子,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也不可能成為蒙軍的征西大元帥,更不可能成為世人敬仰的郭大俠。』

    「吼!」

    河面上響起一陣陣龍吟,郭靖連連出手,河水倒卷,翻起十幾米高的大浪,河水和罡勁融合在一起,化成一條水龍。

    歐陽鋒雖然瘋了,功夫卻沒有廢去,如今,內力越發深厚,只見他趴在河面上,全身鼓盪著罡勁,兩腮鼓起,微微跳動,發出一陣陣蟾鳴。

    「咕咕,咕咕!」

    蛤蟆功對降龍十八掌!

    兩股罡勁相撞,河面炸開,水浪翻飛,彷彿間,有人往水裡投了數百斤炸藥。

    郭靖的雙手有節奏的揮舞,拍出一道道罡勁,震散歐陽鋒的余勁,而後,落到岸邊,站在一根木樁上。

    怪物樂園 歐陽鋒被強大的罡勁震退,也落到了岸邊。

    看上去,兩人勢均力敵,功力相當,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對方。

    「真是精彩啊!」楊玄真驚嘆,『現場觀看,比看電視精彩多了。』

    這會兒,楊玄真非常羨慕,『如果我也有這般功夫,回到原世界,應該無人能敵吧?』

    黃蓉靈機一動,指著河面,大聲說,「歐陽鋒來了。」

    「歐陽鋒在哪?」歐陽鋒再次發狂,雙掌拍出一道道罡勁,河水炸開,捲起一波波浪花。

    郭靖調息了片刻,再次出手。

    「吼!」

    「龍戰於野!」

    經過數年的沉澱,郭靖的功夫已經越發純熟,只是內力不及歐陽鋒,只見郭靖再次施展降龍十八掌,罡勁吞吐,連綿不絕,掌勢驚人。

    歐陽鋒對著河水拍了十幾掌,勁力有些不濟,匆忙間抵擋降龍十八掌,被郭靖一掌拍中胸口,倒飛出數十米,跌入樹林中,好半天才爬起來。

    楊過有些氣悶,『郭伯母太陰險了,竟然用計。』他心念一動,往後退了數步,竄進樹林中,想藉機幫助歐陽鋒。

    黃蓉聚精會神的觀看戰鬥,根本沒注意到楊過離開,只有楊玄真看到楊過離開,卻沒有多說。

    楊過竄入樹林后,心念急轉,絞盡腦汁,卻不知道如何幫助歐陽鋒,突然間,楊過看到遠處的牛棚,心生一計。 楊玄真站在碼頭旁邊,一邊看郭靖和歐陽鋒大戰,一邊觀察楊過的動作。

    只見楊過的鼻子顫動了一下,尋著酒香,跑到碼頭旁邊的貨物堆放區,翻出一壇壇酒水,然後,把酒罈丟到牛車上。

    僅僅一會兒,楊過就往牛車上丟了數十壇酒,之後,他躲在牛棚中,靜待機會。

    郭靖和歐陽鋒有不共戴天之仇,郭靖的幾位師傅都是歐陽鋒所殺,這一次,郭靖一定要殺了歐陽鋒,為自己死去的師傅報仇。

    郭靖再次騰空而起,罡勁聚集於雙掌,讓雙掌發出淡淡的金光,同時,伴隨著一陣陣龍吟。

    「降龍十八掌第八式,震驚百里!」

    郭靖隔著十幾米遠,向歐陽鋒拍出一掌,前方的花草樹木被罡勁震碎,一聲高亢的龍吟聲響起。

    歐陽鋒剛爬起來,再次施展蛤蟆功,硬接郭靖一掌,同時,被強大的掌力震飛十幾米,撞到一顆水桶粗的大樹,大樹應聲而斷,歐陽鋒坐在斷裂的樹下,吐出一口逆血。

    「降龍十八掌,神龍擺尾!」

    郭靖使出殺招,要一掌擊斃歐陽鋒。

    就在這時,一輛冒著大火的牛車向郭靖衝過來,郭靖只能退後一步,一掌拍到牛車上,把牛車拍飛。

    歐陽鋒是武道宗師,雖然瘋了,戰鬥意識還在,很會抓時機,牛車衝出來的瞬間,他就反身逃走了。

    郭靖拍飛牛車后,準備追歐陽鋒,楊過跳出來,一臉擔憂的拉住郭靖,「郭伯伯,你沒事吧?」

    「沒事!」郭靖臉色陰沉,看著歐陽鋒逃離的方向,心想,『又讓他跑了。』

    黃蓉施展游龍步,飄到郭靖身邊,看了一眼楊過,也沒有責問楊過,而是面露擔憂,問郭靖,「靖哥哥,你沒事吧?」

    「我沒事,只是,又讓他跑了。」郭靖有些氣悶。

    黃蓉看了一眼楊過,微微一笑,「靖哥哥,他受了重傷,應該逃不遠,我們可以尋著血跡追過去。」

    丹師劍宗 楊過輕輕一笑,乾笑兩聲,「郭伯母,您看,船家已經等了大半天了,要不,我們回桃花島吧,我聽說,桃花島種滿了桃花,就像人間仙境。」

    黃蓉說,「過兒,靖哥哥的幾位師傅就是被歐陽鋒殺死的,我想,你是聰明的孩子,應該知道怎麼做。」

    郭靖定了定神,心知楊過有意幫助歐陽鋒,問,「過兒,你是怎麼和歐陽鋒認識的?為何幫他?」

    一時間,楊過不知道說什麼好,歐陽鋒對他有恩,郭靖也是真心待他好,他不希望這兩個人發生爭鬥。

    楊玄真說,「義父救過表哥的命,還教了表哥功夫,所以,他既是表哥的義父,又是表哥的恩師。」他說到這裡,用純凈的雙眼看著郭靖,「郭伯伯,如果是你,你會眼睜睜的看著恩師被殺嗎?」

    「哼!」郭靖怒哼一聲,慎重的道,「過兒,歐陽鋒是一個大惡人,以後,不許和他來往了。」

    「是!」楊過低下頭,不敢多說。

    緊接著,郭靖又看向楊玄真,想說教一翻,只是,他天生嘴笨,終究沒有說一句話。

    楊玄真臉色一正,認真的說,「郭伯伯,我父親教過我,做人要仁義忠孝,也要學會感恩,我知道怎麼做。」

    「呵呵!」郭靖露出一絲笑容。

    黃蓉暗道,『這小滑頭,比楊過還要滑溜,真不知道他是誰教出來的?』

    楊玄真又接著說,「我父親常常說一句話,冤冤相報何時了,希望上一輩人的恩怨不要牽扯到下一輩。」

    郭靖聞言,讚歎道,「真沒想到,你小小年紀,竟然懂得這麼多。」隨即,話鋒一轉,「玄真,那歐陽鋒殺了我的幾位師傅,殺恩師之仇,不可不報,當然,我只會找他一人報仇。」

    楊玄真不在多說,他知道,無論他說什麼,郭靖都不會放棄報仇。

    「對了,如果按原來的軌跡走,歐陽鋒會和洪七公在華山之巔大戰,同歸於盡,也不知道會不會改變?」

    或許,是看在楊過的面子,或許,是因為楊玄真的話,郭靖暫時放棄了追殺歐陽鋒。

    眾人在海上漂泊了兩天,終於登上桃花島,楊玄真第一次出海,當他踏上地面后,仍然有些發暈,腳步有些虛浮。

    旁邊,楊過的狀態和楊玄真差不多,他跳下船之後,身體晃了晃,說,「坐船真是累人。」

    郭芙大小姐在海邊長大,經常出海捕魚,她不覺得暈船,這位大小姐從船上跳下來之後,歡呼道,「終於回家了。」

    緊接著,郭大小姐扶著柯鎮惡,「大公公,我扶您回家。」

    黃蓉給楊過、楊玄真兩人安排了客房,讓兩人休息一天,第二天再正式拜師。

    正式拜師的時候,楊過不情不願的給柯鎮惡磕了幾個頭,楊玄真認真的磕頭行禮,同時,心想,『這柯老頭功夫不怎麼樣,人也特別古板,卻是一位老前輩,我就當給老人磕頭了,希望郭靖能教我一點真功夫。』

    郭芙,大武,小武,楊過,楊玄真幾位後輩給祖師磕頭后,郭靖滿面笑容,準備傳授幾人功夫。

    黃蓉上前一步,說,「靖哥哥,我看過兒和玄真聰慧無比,就由我來教他們吧。」

    「好!」郭靖笑著答應,心想,『蓉兒比我聰明,肯定比我教的好。』

    楊玄真就鬱悶了,『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 獨寵前妻,總裁求複合 黃蓉特別厭惡楊康,且,楊康又是間接被黃蓉害死的,以黃蓉的心機,又怎麼會教楊過真功夫,讓楊過走上楊康的老路?』

    「被連累了!」楊玄真心想,『看來,得找機會上終南山,去古墓尋找九陰真經。』

    果然如楊玄真所料,黃蓉並不想教楊過功夫,而是拿出一大堆的書,讓楊過學習四書五經,期間,也問了一下楊玄真,「玄真,你父親教過你四書五經嗎?」

    「學過一點!」楊玄真回話,他感覺腦門疼,『沒想到,我一個現代人,竟然要學四書五經,太慘了!』

    說心裡話,楊玄真都不想再經歷一次九年義務教育了,不僅折磨人,也浪費時間。

    如今,卻讓楊玄真學四書五經,他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夜晚,楊過和楊玄真坐在屋頂上。

    「表哥,我被你害慘了。」

    「哈哈哈!」楊過大笑,「我知道你想學降龍十八掌,現在,失望了吧?」

    「我也沒想到,郭伯母會來這一套。」楊玄真無奈的說了一句,他想,『即使我把現在的情況告訴郭靖,郭靖也會贊同黃蓉的教導方式,讓他和楊過先學四書五經,學會做人的道理,然後,再教他們真功夫。』

    數天後,郭大小姐,大武,小武三人見到楊玄真和楊過,幾個孩子相遇,免不了攀比一下。

    郭大小姐好奇的問,「楊過,楊玄真,我媽教了你們什麼功夫?」

    「什麼也沒教。」楊過淡淡的道,「郭伯母就教了我們讀書寫字。」

    「不可能吧?」郭大小姐不相信,「我娘的功夫不比我爹差,她會桃花島的功夫,還會丐幫的打狗棍法,另外,我還聽爹爹說,洪老前輩傳爹爹降龍十八掌的時候,也傳了我娘幾門厲害的功夫,我娘隨便教你們一樣,就能讓你們兩個受用終身了。」

    楊玄真說,「郭大小姐,師娘說了,學武之人,首重武德,想學上乘功夫,就要先學會做人,所以,我們先學習讀書寫字,學會如何做人,再學上乘功夫,肯定比你們事半功倍。」

    「我娘真這麼說?」郭大小姐疑惑。

    楊玄真說,「郭大小姐,如果你不相信,可以直接去問師娘。」他說完后,轉身對楊過說,「表哥,我們走,去桃花樓,師娘還等著我們呢。」

    郭大小姐,大武,小武三人看著楊過和楊玄真離開,仍然有些疑惑。

    大武說,「師妹,你說,師娘真的沒有教他們功夫?」

    「有沒有教,我們試試就知道了!」郭大小姐說話間,露出惡魔般的笑容。

    楊玄真一邊走,一邊想,『有人的地方,就有爭鬥啊!看來,暫時學不到降龍十八掌了,那就找機會去終南山吧。』

    楊玄真想到楊過在終南山重陽宮的遭遇,暗想,『走之前,看能不能學到幾套基礎功夫,到時候,去了重陽宮,也有自保之力,至少,不要被一群小道士欺負。』

    黃蓉雖然不教楊過和楊玄真功夫,教兩人讀書練字,到是非常的盡心盡責,黃蓉上午教一個時辰,下午教一個時辰,其他時間,就讓兩人自已練習。

    下午的課結束后,郭大小姐帶著大武、小武來到桃花樓,大武和小武喜歡郭大小姐,從小大小,一直跟在郭大小姐身邊,和跟班一樣。

    黃蓉離開桃花樓之後,楊玄真坐著發獃,楊過咬著筆,看著天花板。

    郭大小姐,大武,小武三人看到楊過和楊玄真懶散的樣子,嘲笑道,「原來,他們真的在讀書寫字啊?」

    郭大小姐沖大武、小武眨了眨眼睛,說,「楊過,楊玄真,我看你們也沒心思學習,走,我帶你們逛逛桃花島,看看桃花島的美景。」 「好啊!」

    楊過應了一聲,翻身而起,笑道,「我正想看看桃花島的美景,呆在這裡,真的太無聊了。」

    楊玄真輕輕一笑,心想,『楊過終究是一個小孩子啊。』

    郭大小姐暗中給大武,小武打了一個手勢,露出玩味的笑容。

    「呵呵!」楊玄真暗中發笑,『這小女孩,不安好心!』不過,楊玄真並不在意,幾個小孩子打鬧,無論如何,也傷不到性命。

    一行人離開桃花樓之後,郭大小姐領路,她下巴微微上揚,擺著大小姐的架子,略帶傲氣的說,「楊過,楊玄真,桃花島漂亮吧?」

    「不錯,不錯!」楊過隨意的附和了兩句,嘴上叼著一根不知名的草,顯得玩世不恭。

    楊玄真看著成片成片的桃花林,由衷的讚歎,「這裡真的很美。」隨即,又問,「這裡的桃花四季都開花嗎?」

    「那當然了!」郭大小姐非常得意,「桃花島四季如春。」她說到這裡,抬起纖纖玉手,指著附近的一片桃花,說,「你看這一片,就是春天開花的。」緊接著,她又指著較遠的一片桃花,說「那一片,是夏天開花的。」

    楊玄真順著郭大小姐的目光看過去,只見桃花林分成一片一片,有的滿樹桃花,有的一片青綠,有的結滿了桃子,遠遠看去,就好像一片桃園仙境。

    郭大小姐帶著眾人走進桃花林后,向大武、小武使了一個眼色,大武、小武會意,說,「芙妹,我去幫你摘桃子。」

    「好啊,好啊!」郭芙連連說,「我們一起去。」隨即,又對楊過和楊玄真說,「楊過,楊玄真,這裡有桃花陣,別亂跑啊,我去幫你們摘桃子吃。」

    「哦!」楊過淡淡的應了一聲,繼續看美景。

    「呵呵!」楊玄真輕輕一笑,見郭大小姐,大武,小武走遠了,拍了一下楊過,說,「楊過,這位大小姐不安好心,要把我們困在這裡了。」

    「呃!」楊過一驚,向四周看了一眼,已經看不到來路,大罵出聲,「我去,真不該相信她。」

    楊過終究是小孩子,突然間被困住,有些心慌,「表弟,現在怎麼辦?」

    「涼拌!」楊玄真淡淡的回了一句,心想,『我又不懂陣法。』

    與此同時,楊玄真心裡琢磨著,『這應該是普通的迷蹤陣吧?應該和仙俠世界的幻陣不同,如果困於幻陣中,不死也要脫一層皮了。』

    楊玄真知道自己走不出去,也不著急,找了一塊草地,隨意的坐下,然後,對楊過喊了一聲,「表哥,過來休息一會。」

    楊過無語了,「你還有閑心休息?快想辦法啊。」

    就在這時,從桃花林外面傳來郭大小姐的聲音,「楊過,楊玄真,真不好意思啊,我不小心觸動了桃花陣,你們等著,我去找我娘。」

    「喂!」楊過大喊,「你快點啊,馬上就天黑了。」

    郭芙又大聲說,「楊過,別著急,天黑之前,我一定會救你們出來。」她大聲說了一句,又對大武,小武說,「大武,小武,我們走,先困他們兩個一夜,讓他們知道本小姐的厲害,也讓他們知道誰才是桃花島的主人。」

    「對,對!」小武連連附和,「就應該這樣。」

    楊過雖然心慌,卻不笨,他沖楊玄真乾笑兩聲,「完了,以那個千金小姐的性格,肯定會困我們一夜。」

    「沒事!」楊玄真並不擔心,「如果郭伯伯見不到我們,會出來找的。」

    「也對!」楊過點點頭,「說起來,郭伯伯是真心對我們好,只是,郭伯母好像不太喜歡我們。」他說到這裡,又問,「喂,小傢伙,你不是很聰明嗎?你說說看,為什麼郭伯母討厭我們?」

    「呃!」楊玄真沉默了一下,說,「我也不知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