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元力外化,以靈元加持周身各處,做到速度力量的提升!

    龍奕雙眼眯起,當下有樣學樣的催動體內靈元,雙腳之上的靈元當即浮現,身形極快無比的閃到了離浩的身後,速度竟是比其快上數倍!

    「難道他真的是開元境?那剛剛武體境的氣息是怎麼回事?難道真的隱藏了境界?不然怎麼可能對元力外化這般熟練?竟然連我都無法跟的上!」離浩心中大驚,不由得正視起了龍奕,身形急速連閃,退到了大堂之外。

    「哼,去外面就能勝了嗎?」龍奕冷哼一聲,提劍亦是緊隨其後跟了出去。

    南宮火舞美眸異彩漣漣,看著龍奕的背影,紅唇不由得一勾,一笑之下百花失色,輕輕笑道:「想不到天賦也如此之高!現打現學都可舉一反三!看來我這夫君倒也不是百無一用!」

    府中院落,龍奕與離浩早已交戰在了一起,從起初的對戰經驗不敵,漸漸的達到了對等,而現在,卻是完全是在壓著離浩打。


    兩人境界都在開元境巔峰,對戰經驗也變得相差無幾,身上雖各有劍傷,卻都不是致命傷勢,只能說是戰個旗鼓相當,誰也奈何不了誰,現在比拼的完全體質耐力。

    「該死的!小小的龍虎城,為何會有這般強大的少年?」離浩咬牙切齒,一雙虎目中滿是陰狠之色,氣喘吁吁的持著劍格擋,完全被龍奕那漸漸有了章法的劍術給壓制了。

    龍奕卻是越戰越勇,龐大的靈元,讓其一陣感覺心潮澎湃,第一次感受到了強者的威勢和不凡,隨著連番的交手,已然漸漸的掌握如何運用靈元對戰,對劍道的一招一式也頗有進展。

    「小子,快快將其斬殺!」坤老催促道。

    本來還想著繼續磨練的龍奕,此刻也不得不放棄這個念頭,若是等待力量消失,只怕死的那個人就是自己了,當下劍勢突然變得凌厲狠辣起來。

    當!當!當!

    頃刻間,本就抵擋的吃力的離浩愈發難堪,咬牙抗了幾劍之後,巨力將手掌震的連劍都是無法捏緊,虎口之上更是鮮血淋淋。

    「死!」龍奕徒然冷喝一聲,竟是將手中的長劍甩了出去,在元力的灌注之下靈壓加劇,直直的刺向了離浩的心口。

    離浩見狀面色大喜,正想著如何應對的心思瞬間有了辦法,若是龍奕手中持劍,自然無法力敵,但此刻卻是將靈器丟棄射出,這豈不是自尋死路?

    當下全身靈元匯聚,雙腳猛地一踏,一劍橫檔向前,只聞聽當的一聲,龍奕射來的長劍便是被反彈了出去。

    然而沒等離浩抓住機會反擊斬殺龍奕,卻只覺得眼前一花,一張充滿戲謔的臉龐映入了眼帘。

    「碎骨手!」

    砰!

    一道悶響響起,龍奕的手掌已然按在了離浩的心口處,離浩瞪大了眼睛,雙目血絲剎那遍布,張了張嘴卻是一個字都吐不出,身體直挺挺的摔倒在了地上。

    坤老的力量也隨之消失,龍奕的身軀晃了晃,體內的已經沒有一絲力氣,現在就算是來個孩童,都能輕易將其斬殺。

    「用了幻魔的殘魂之力?下次不可這般莽撞了,若是此處還有敵人,你必將身死!」南宮火舞出現在近前,玉手拉住了龍奕的手臂,將其扶了起來。

    聞著那讓人迷醉的獨特香味,龍奕渾身的壓力瞬間消失,直直的倒在了南宮火舞的懷中,依稀感覺到兩團柔軟貼在了臉上,但也就是一瞬,便昏迷了過去。

    「如此品行,昏過去都不忘……呸!無恥下流胚子!」南宮火舞俏臉不禁一紅,銀牙緊咬啐了聲。

    使者府的一間房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龍奕雙眼徒然睜開,看了看周圍,才是想起了那一戰的事,體內的熱血沸騰,對強者無比的渴望。

    「不知神棺何時才會開啟第二階段的煉血?」龍奕意念一動,那迷你版的神棺出現在了掌心,棺身繚繞著一縷烏黑的氣息,顯得極為的詭異。

    嗡!

    突然,神棺霍然放大,兩人多高的神棺立在了身前,在龍奕目瞪口呆之下,只見那神棺棺蓋竟然劃開,一股巨大的吸力將其身體直接吸進了神棺之內。

    神棺之中所見的,和第一次沒什麼兩樣,依舊是一片無盡的血海,和在血海之上漂浮的無數屍骨。

    龍奕就雙腳站在血海之上,盯著那無邊無際的紅白相間的血骨之海,卻並沒有聞到之前那股血腥刺鼻的氣味,反而是覺得其中的味道極為的適應。

    「第二階段,煉血,開!」飄渺的聲音響起,那血海突然翻起了巨浪,當即對著龍奕的身體覆蓋了過來。

    龍奕乾乾的咽了口吐沫,回憶起第一次煉骨的痛處,這次……不會也?

    啊啊啊!

    旋即間,當龍奕身體被血海覆蓋之後,便感覺到了肌膚的炸裂,那血海竟是直接融入了體內的血脈之內,雖然並沒有煉骨之時那般難忍,但這種痛處也不是一個十五六的少年能夠承受的。

    只是一瞬,龍奕再次昏死在了血海之中……那無盡的血海,正化為了一道道血光,融入在了體內的血脈之內…… 龍家府邸。

    堂中,一眾龍家嫡系乃至家主長老,此時皆是臉色難看至極,萬萬沒有想到,會演變到如今這等危局。

    本來龍家眾高層商議,將龍奕驅逐出府,並將龍天夫婦冠以叛逆之名,以此來使得幽冥府強者離浩網開一面,能夠不牽連龍家,但……

    誰知離浩完全沒有領情,竟是幫助虎家連番打壓龍家,將龍家在城中的酒樓、店鋪等一切收益之所全部連根拔起,可以說現在的龍家已然是名存實亡!


    然而就在前日晚,城主使者被斬在府門之前,龍家以為轉機到了,誰料,那被驅逐出龍府的龍奕,竟然與那幽冥府來的神秘女子相識!

    「一定是龍奕所為!這該死的孽障,竟然懷恨在心,聯合那離浩和神秘女子,欲將龍家打入萬劫不復之地!」二長老龍地恨聲道。

    此言一出,眾人皆是沉默不言,臉色愈發陰沉難看,可見也將這一切源頭怪在了龍奕的頭上!

    然而,他們並不知道,那所為和龍奕聯合的離浩,已經死在了其手中!

    「家主,不如我們當機立斷,將那幽冥府強者與龍奕……」三長老龍玄眼睛眯成一道縫,抬手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

    眾人聞言對視一眼,想起這段時日以來的壓迫和恥辱,自然希望能夠一雪前恥,於是皆雙目灼灼的看向了龍家家主龍嘯。

    「不可,若是那神秘女子來之前,我們龍家聯合殺入使者府,也許還有些勝算,但如今……沒有半分勝算!」龍嘯苦笑道。

    龍家家主本是藉助龍奕父母送回來的二品丹藥,突破了原本的境界,達到了開元境的巔峰,即使是虎家也沒有一個人能夠與他一戰,更是和那離浩和城主使者不相上下!

    但前日晚傳來的消息,那城主使者竟是一招便被神秘女子斬殺,連反抗甚至察覺的機會都沒有,此等境界修為,龍嘯自認遠遠不及。


    「家主此言差矣,消息所說,乃是那城主使者懼怕神秘女子的身份,才會失了先機被殺於府門前,若是我們主動出手……」四長老龍黃冷笑一聲。


    「這……」龍嘯一時之間倒也拿捏不準,若真是如此,那還真有勝算的可能,但也只是可能而已,若是敗了,龍家定然覆滅!

    「家主放心,縱然我們龍家只您一位開元境巔峰強者,但只要本長老與三長老四長老聯手,憑藉龍家鎮族九品靈器,牽制住離浩並非難事!屆時,家主將那神秘女子斬殺,我們便勝算已定!」龍地運籌帷幄的說道。

    「不錯,二長老此言可行!」龍玄與龍黃對視一眼,皆是自信滿滿的點頭,雖一人不敵開元巔峰強者,但三人之力,做到牽制還是可以辦到的,更何況還有九品靈器助陣?

    「那後事如何解決?那神秘女子身份特殊,就連那城主使者對其都恐懼萬分,若是我們將其殺了,他日幽冥府怪罪下來……」龍嘯一副為難之色。

    龍地等三位長老皆是內心鄙夷,其實龍嘯早便有了這個打算,只不過是不想從自己口中說出,畢竟勝敗無法琢磨,誰也不想一人獨當龍家的罪人,所以才有意做出一副為難的樣子,來讓三位長老開口。

    身為龍家家主,豈會一點心思都沒有?三位長老是家主之下最具權利的龍家高層,有他們開口提出建議,達到龍家家主滿意的地步,縱然最後敗了,也並非是龍家家主一人的過錯。

    有的時候,利益能夠凌駕在親情之上,但名聲同樣可以凌駕在之上,強者修武,為的無非是利益名聲與權利。

    狡詐如龍嘯,自然不會成為龍家的罪人,更不會被旁人指指點點。

    「將其罪名丟給龍奕,到時,我們龍家出手將龍奕擒拿,親自交往幽冥府……」龍地淡淡說道,可見對此事早就有了打算。

    這下,龍家家主才是滿意的笑了笑,點點頭說道:「那好,就依三位長老之言,殺入使者……」

    「慢!此事萬萬不可!」突然,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打斷了龍家家主的話語。

    眾人當即起身向堂外望去,只見一位約莫十八歲左右的少女走了進來,少女姿色雖算不得絕世之姿,但也可稱做上乘容顏,尤其是她那火爆的穿著,讓人如遇噴血的嬌軀,將其襯托的妖艷至極。

    「龍芸?」龍家家主以及三位長老皆是滿臉大喜,竟是主動上前迎接,彷彿走進來的少女,才是龍家的主人一樣。

    少女秀眉一皺,有些不悅的哼道:「如今我已拜入三邪教,師尊已然為我改名為葉芸,還希望各位稱呼我為葉姑娘!」

    ……

    此時,使者府內,龍奕經過了第二階段的煉血之後,徑直突破到了第九層,只差一步便可踏入武體境第三階段的五臟不化境,可謂是一日千里!

    「嘿嘿,看來經過神棺中的血脈融入,使得我的血肉得到了提升,前些時日被段秋以靈器刺傷的傷口,竟然瞬間恢復!連那靈性都被清除殆盡!」龍奕坐在床上,看著已然恢復如初的臂膀,活動了幾下,並沒有任何的不適。

    若是讓那已死的離浩知曉,龍奕與他一戰,完全是帶傷比斗,定然會再次氣的吐血三升而死吧?

    「神棺果然妙用無窮,有如此臂助,你之根基的確可怕!」坤老不無羨慕的讚歎連連。

    先是煉骨,將全身骨骼提升的連靈器都無法刺傷,如今又有煉血,更是可以不懼靈器中的靈性,做到可瞬間血肉再生,此等體質根基,著實讓無數強者艷羨!

    「不知道我現在的體質,是何等級別?莫不是踏入了人傑級?」龍奕騷騷一笑,上次煉骨,直接將凡體提升到了天驕級,這次煉血之後,提升是必然的。

    就連坤老都是無法確定,饒是體質的提升難如登天,但對於擁有神棺的龍奕來說,還真是無法琢磨了。

    就在這時,從府外傳來了一道嬌喝,使得龍奕驚訝不已。

    「在下三邪教教尊親傳葉芸,奉命前來拜見火舞戰王!」 葉芸?三邪教教尊親傳?

    「莫不是她?」龍奕愣了愣,旋即表情玩味起來,對於這個葉芸可是再熟悉不過了。

    若說此女身份,就連龍奕都要稱她一聲姑姑,別看葉芸只有十八歲,但可是貨真價實的龍家家主龍嘯的義女。

    只不過在此女十歲之時,被三邪教的強者看重,才是被帶離了龍家,時至今日,已有七八年都不曾回來一次。

    「姓氏都改了嗎?呵呵,果然有其義父必有其義女啊!不知道她此來是為何事?「龍奕鄙夷一笑,旋即也不再理會,取出了展骨拳功法研磨起來。

    展骨拳是一本只是初級的功法,乃是眾多功法中墊底的存在,但龍家人修鍊此功法,卻是可以將境界一直修鍊到開元境,並不是只到武體境巔峰就結束。

    按理來說,初級功法只能修鍊到武體境的巔峰,中級功法則只能修鍊到開元境巔峰,高級功法則只能修鍊到神魂境巔峰,以此類推,所以功法雖不如鬥技珍貴,但也是極其難求。

    若是一個修鍊到武體境巔峰的強者,不能得到一本中級功法,那麼他將永遠無法突破到開元境!可見其珍貴之處。

    但展骨拳卻不同,明明是一本初級功法,本應該只能修鍊到武體境巔峰,但出奇的,龍家家主以及四位長老,皆是依靠此功法突破到了開元境,並且還可以繼續向更高境界突破。

    這其中到底有何玄妙,至今為止都沒人能夠猜透,也許只有龍家第一強者,龍奕的父親龍天才能夠知曉一絲奧妙了。

    「武體境第三階段為五臟不化,乃是以氣貫通五臟,使其做到氣循環五臟,可防禦外力震動以及兵器刺入。」龍奕將展骨拳翻閱到第三階段,五臟不化篇,其上將此階段的運用以及利弊註解的極為清楚。

    氣,力氣,乃是人與生俱來之根本,再開元境以前,只能運氣對敵,雖不如開元境強者可運用天地靈元之力,但氣,對於武道根基卻尤為重要。

    若是不能運氣貫通五臟做到循環不息,那麼即使依靠外力突破到開元境,也無法做到元力加持五髒的地步,也就是說,只要刺破五臟,便頃刻間死亡!

    而若是能夠做到氣貫五臟,達到開元境后,自然可以依循氣貫通的行進軌跡,運轉靈元加持,靈元越強,則防禦越強,無疑是一種絕強的保命手段。


    例如開元境運用靈元加持全身,可提升速度力量等多種妙用,自然也可以用靈元加持五臟,做到外力不侵五髒的地步!

    脾、肺、腎、肝、心,為人體五臟,乃是可致命的部位,縱然是以氣或兵器刺入,刺碎任何一處,都會讓其喪命,就更別說開元境所用的靈元了,只怕一碰,就會五臟粉碎。

    所以,此階段尤為重要,龍奕現在要做的,便是以氣貫通五臟,為日後突破開元境做到堅實的根基!

    「又是拳法運氣圖?」龍奕繼續翻閱,發現和之前所修沒什麼兩樣,還是依靠功法上所畫的人物打拳方式來進行運氣。

    以前是運氣貫通身體,而這次,卻是運氣僅僅貫通五臟,要將全身的氣,全部匯聚到五臟,而這第一處,便是「心臟」!

    「運氣不可莽撞,要循循漸進,若是引氣在心臟中胡亂衝撞,將會頃刻間心臟破損而死!」坤老嚴肅提醒道。

    龍奕眼神異色一閃而過,輕輕點頭應了下來,來到院落之中,依循著拳法圖打起拳來,此間,還要一心二用,同時運轉氣貫通到心臟之中。

    此時,使者府的大堂內,空氣顯得極其壓抑。

    南宮火舞坐在首位目不斜視,絕美的容顏上滿是清冷之意,彷彿沒有看見站在堂中的葉芸與龍家家主龍嘯。

    葉芸自認實力天賦絕頂,但再見到南宮火舞之後,不論是哪樣都是落了下乘,兩人差距仿若天地,就連那姿色都是無法比較,一時之間竟是升起了自卑之心。

    「火舞戰王,前些時日三長老到武城作亂,教尊並不知曉此事,現如今三長老已經被殺,還望不要牽連到三邪教。」葉芸輕聲說道,饒是來時的滿心傲氣,也在見到南宮火舞的瞬間全部消失。

    南宮火舞聞言依舊沉默不言,不過目光卻是落在了龍家家主龍嘯的身上,清冷道:「那二品丹藥蘊元引氣丹,可是被你服用了?」

    此言一出,龍家家主臉色頓時有些尷尬,不過還是懼怕南宮火舞的身份實力,雖然不知道她是怎麼知道此事的,但只能點點頭承認。

    「原來是二品丹藥之助,我說龍家主怎的突破到了開元境巔峰了呢。」一旁的葉芸聲音極其不悅,自己現在是開元境第四階段,若是有一枚二品蘊元引氣丹,足可以輕鬆突破到開元境巔峰。

    「該死的老傢伙,此等丹藥竟然不知道先交給我,枉我年年拜託三邪教照顧龍家!」葉芸心下暗暗恨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