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3 日 Comments (0)

    儘管源塵再怎麼躲避,他都已經將仙靈空間當成了他的家。

    那裏纔是最安全的地方,只要仙靈空間存在,哪怕是打不開,源塵都不會太過緊張。

    可惜這一次不一樣了,源塵失去了仙靈空間,是真正意義上的失去。

    還有就是這本書本身的內容非常的好,是一件源塵不曾接觸過的功法!

    至於內因,自然就是源塵現在很弱,明明體內蘊含着強大的能量,可是卻一點也施展不出來。

    現在他總算明白,之所以初次相遇時,他能飛起來,絕對是魔令在一旁輔助。

    現在魔令可是他的一大外力,絕對要不惜代價將他救活。

    在魔界,沒有實力,就代表着死亡。

    魔界太亂了,戰爭從未停歇過。

    如果說九界之中哪一界最亂,那自然就是魔界。

    魔族之人,一旦上了戰場,很容易就殺紅眼。

    殺紅了眼後,一時半會又收不回來。

    而且魔族的功法稀奇古怪,讓人防不勝防,什麼美人計啊,見到後都很尋常。

    源塵手裏的這部功法,就非常的奇特。

    源塵可以肯定,這種功法絕對是絕密。

    因爲它的第一頁就寫下了練此功的條件!

    第一頁是這樣寫的:“神魔血魂功,欲練此功,必先……廢去一身靈力,修得一身魔力。”

    源塵感覺這就是自己爲自己量身定做的,他接着翻到了第二頁,在他想來,條件既然都說好了,那就聯繫吧,誰曾想,第二頁竟然還是條件。

    第二頁是這樣寫的:“欲練成此功,必須滿足以下條件(違反任意一條,皆無法修煉此功)。”

    “第一條:修煉者必須是童子身,沒錯,必須是童子身,不能是童女,只能是童子。”

    “第二條:修煉者必須爲奪舍者,沒錯,不能是本身練。”

    “第三條:修煉者不能從除本書之外的其他地方,聽說或看過有關本書的任何事情。”

    “……”

    一頁紙,密密麻麻寫了九十九條,源塵看完後,只覺得眼睛痛。

    不過這時候,源塵就算再笨也知道這本書有問題。

    打開第三頁後,源塵臉色瞬間變了。

    他差點將書給扔出去,這第三頁同樣不是功法內容,也沒有那麼多條件,但是依然讓源塵生氣。

    第三頁是這樣寫的:“第二頁寫的太多,擠不開了,所以寫到第三頁。”

    源塵深吸了一口氣,再次咬牙看下去。

    “能夠看到前兩頁的人,說明你是本老魔的後輩,如果你能夠修煉這本功法,那你就要發誓不要傷害本老魔的後輩,否則你是看不到功法的,哈哈哈哈……”

    源塵翻到第四頁,果然看到了一個‘封’字,再往後翻動頁數,也是如此。

    最後,源塵還是發誓了,爲此,源塵還特意去問了魔令,他當然沒有直接詢問,而是旁交側擊的得知了自己的家族遭受了滅頂之災,能夠逃出來的就只剩下自己佔據着的這個身體和魔令了。

    就算逃了出來,魔令也還是遭到了致命創傷。

    不過在源塵的悉心照顧下,魔令又有了活下去的信心與希望。

    帝靈境強者只要想要活下去,那就不一定會死去。

    發過誓,源塵就開始了自己的修煉之旅。

    這本書讓源塵感覺很不安,有種爲人做嫁衣的感覺,但是他還是在發誓的時候偷奸耍滑了。

    反正名字只是一個代號,用什麼名字是他的自由,叫源塵可以,叫白帝塵也可以。

    他在發誓的時候臨時叫源零,也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畢竟他曾經告訴過別人,自己叫源零,只要有人相信,那麼這就是他的名字。

    本來發誓是與因果相連的,他能感覺到發誓成功之時,有一條因果線破空而來,但在卻只是在源塵眼前停留了片刻,就轉了一個九十度的彎,一頭扎進了另一片虛空中。

    源塵有些驚愕,竟然還真有叫源零的人,這還真是巧啊。

    就在以後,源塵凡是看書就坐在木門前,將頭微微低垂。

    凡是這個時候,他的頭都會靠在因果線之上,也只有這樣他才能看到書本上的字。

    這些字都奇怪的很,不能記下來,只能現場去練。

    只要練會了,自然而然就懂得了其中的奧祕。

    但是他如果練習不成功,只要分了心,轉眼就會忘記自己之前學過的知識。

    甚至於那些字都會忘得一乾二淨,連一點印象都沒有。

    這也就有效防止了別人探知功法。

    當然學會的功法, 也都會變成一種本能,就像是天賦一樣,不知道原理,就能施展出來。


    源塵對此眼中閃爍着星光。

    這神魔血魂功,還真是一件寶貝。

    源塵修煉之後,如癡如醉,若不是還有一位病患要照顧,他早就沉迷在其中,無法自拔了。

    也幸虧有魔令在,不然源塵恐怕會被因果線同化。

    這天源塵正在修煉功法,突然耳邊傳來了幾個嘈雜的聲音,似乎是有人找過來了。

    魔令此時剛剛敷了藥,不想被源塵再罵,就沒有前去阻止。

    從軍營中走出來的幾個士兵,帶頭的士兵一副耀武揚威的模樣。

    他大步走到源塵眼前,並且出言呵斥道:“膽小鬼,想不到都半個月了,你還不敢離開這裏,真是丟臉呢!聽說你臨走前還尿了褲子,哈哈哈~真是窩囊啊,真不知道你是怎樣活到現在的。” 說話之人叫做燕明,他是軍營營長的兒子,從源塵逃命躲入軍營開始,就看不起源塵,還經常對源塵拳打腳踢。

    而源塵所佔據的這個身體,對抽打自己的燕明表現出膽小如鼠的情緒,而對於魔令這個真心待他的忠誠手下卻是拳打腳踢。

    這些都是源塵從魔令口中套出來的話,也因此,源塵對魔令更加的好了,生怕對方自己跑了。

    現在他還記得自己跑冥界的那會兒,可是被追殺了一路,若非有一隻兔子保護,源塵恐怕會很慘的吧。

    這一次,他絕對要抱緊魔令這個大腿,絕對不撒開。

    “你們有事?”

    源塵依然在看書,在修煉的過程中他不能被打斷,所以對方說什麼,源塵就沒有在意,感應到人後,他完全是下意識回覆。

    燕明見到源塵這個比自己小兩歲的俊秀少年,根本沒有看自己的打算,直接就氣炸了。

    這分明就是不把他放在眼中啊,他燕明何曾受過這種屈辱。

    在第三軍營中,他燕明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仗着父親在,他在軍營中可以呼風喚雨。

    “你你你……竟然敢瞧不起我,你一個膽小鬼、尿褲子的廢物,到底哪來的自信,竟然敢無視我。”

    源塵正好練在關鍵的時刻,所以不能分神。

    這已經是第九十八招了,神魔血魂功,是一種非常奇怪的功法, 他非但不能夠增強修爲,而且還會虧損修爲,這就有些可怕了。

    然源塵並不需要擔心這一問題,他本身並無修爲在身,自然而然就沒有虧損修爲這一說。

    燕明見此,更加激動了!

    “郭宇,給他一點教訓。”燕明剛說完,一個消瘦男子就走了出來,他低垂着眼簾,似乎還沒睡醒,但是當燕明叫他的時候,他微微眯了眯眼,眼中閃爍着可怕的光芒。

    燕明特別強調了一下:“別讓他死了。”

    消瘦男子一步一步朝源塵這邊走來,他似乎根本沒有將源塵放在眼中。

    燕明見到源塵依舊保持那個姿勢不動,忍不住失笑道:“原來是嚇得動不了了,我還以爲是目中無人呢,哈哈哈……你大概還不知道吧,郭宇,三年前魔氣凝丹,兩年前肉身墮魔,一年前殺敵過百,而如今,已經成爲了軍營中的一員大將,修爲堪比天靈境強者。”

    無論是漸漸逼近的腳步聲,還是周圍的敘述聲,都沒有打擾到源塵的修煉。

    在源塵的腦海中,正在反覆演練着神魔血魂功第一式第九十八招。


    無數像源塵一樣的小人,都在演練着同一招。

    其中一個小人兒,在練着練着突然炸開了。

    這就像是連鎖反應一樣,接二連三的小人兒都炸開了,彷彿是沒有止境。

    源塵很清楚,他距離成功越來越近了。

    神魔血魂功第一式的真正用途就是激活體內的魔力,讓體內龐大的魔力被喚醒,可以爲自己所用。

    只可惜在練到九十八招時總是失敗。

    就在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小人兒的時候,源塵突然想到了什麼,他怎麼沒試過將第九十八招和九十九招一起練習。

    老實說第九十八招他已經掌握,但是每一次演示完成後小人兒都自爆了,所以他就一直認爲是自己的錯誤。

    但很顯然,他是自己走進了一個怪圈。

    不過剎那頓悟,讓原本心情低落的源塵,瞬間興奮了起來。

    他毫不猶豫的翻到了下一頁,開始了第九十九招的聯繫。

    源塵的手指按照書上的招式練習,腦海中的萬千小人兒也隨之活動了起來。

    說起來,這種萬千分身法還是他跟隨一位佛陀學的,那時候他師父可是經常帶他秀山玩水,走遍萬千世界。

    師父經常教導他,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在遊山玩水之後不久,源塵就被關進了黑匣子裏。

    不知道爲什麼,他每一次想起師父,就會感覺到心慌,似乎師父遇到了什麼很危險的事情。

    其實至今他都沒有遇到師父,也是有些想念師傅了。

    這一次如果能夠平安迴歸自己的世界,在找到那顆蛋後,他就去渡劫!

    渡劫完成後,他就去尋找自己的師父,儘管他現在連自己師父的面容的模糊了,但是他還是記得第一次遇見師父的畫面。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拳頭毫無招式的衝了過來,直擊源塵面門!

    ※※※

    世界樹自從被砍了一劍後,便狂躁的不行。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