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來日相逢,必是一番不同的風景,希望到時候我還能看到你如今這個樣子。”

    說完江逆行離開了這裏,林陽也沒有追逐。

    看到江逆行能變成這個樣子,他也很開心。

    希望來日再見之時,我們可以再喝上一壺清酒,長嘆天下生!

    江逆行徹底得離開了,從林陽的前篇之中抽出了,等到下一次再見的時候。

    已經物是人非了…。


    鎮海,一處大排檔處。

    一個上了年紀的男人,嘴裏叼着幾根炸串,一臉的頹廢。

    這時候一個男子坐到了他的身邊,這男人皺了皺眉,隨後笑了出來。

    “你是來看我笑話的嗎?”

    … 林山聽聞笑了笑,看着唐風此時哪裏還有一開始那副商業巨鱷的樣子。

    “老哥,你還在怪我嗎?”

    唐風一句話也沒說,開了一瓶啤酒,一飲而盡。


    “哪有啊,你林家家大業大的,不僅一舉幹掉了歐陽家和林家,當上了鎮海的天,還將那些跟你有恩怨的人,全部剷除,你現在可真是威風的不得了啊。”

    林山呵呵笑着,叼起了一根菸。

    “老哥,我就是來求你原諒的,因爲你唐家不倒,你遲早都會對我下手,你別反駁,你問問自己,不會嗎?”

    唐風聽聞呵呵笑了笑,不置可否。

    “老哥,我林山不是不記恩的人,你在我們困難的時候肯伸出援手,我謝謝你,所以你唐家到現在也沒有被我趕盡殺絕,你明白了嗎。”

    “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和什麼人作對,聽我一句勸,別再深入了,收手吧。”

    唐風還沒等林山開口,站起身便離開了。

    而林山呵呵笑着,繼續自顧自的飲酒。

    貧民區。

    江逆行離開後,林陽來到了一處下水道內,看着裏面昏暗的場景,以及時不時傳出的水滴聲,實在是讓人不敢再往前深入。

    “別看了,是我。”

    林陽的聲音在下水道內傳蕩,下一秒林陽兩側各自走出來了一個人。

    正是千代和千星。

    “你…你來了?”

    千代低下頭弱弱得出聲,林陽見狀確實感覺到了一些不妙。

    這妹子不會真看上自己了吧。

    可是隨後林陽搖了搖頭,他只是將千代當成一個妹妹而已。

    “哪兩個大哥哥呢?”

    林陽這句話剛說完,就感覺到一陣冷風從自己背後襲來,林陽咧嘴一笑,隨後身子輕輕一扭,一個拳頭就擦着林陽的肩膀過去。

    與此同時又是一個人拿着匕首衝向了林陽,身後的冷風也又一次在林陽背後發起。

    林陽不慌不忙先握住了自己身後離自己最近的拳頭,隨後雙腿點地,看着哪個拿個匕首的男子已經到了自己面前。

    林陽一歪頭躲過了一匕首,隨後伸出手抓住了這人的胳膊。

    時間感覺靜止在了這一刻,林陽一隻手抓着身後的一雙拳頭,另一隻手抓着面前那個人的胳膊,姿勢更不規則。

    千星此時眼中冒着小星星,指着林陽開口道。

    “姐姐你快看哥哥他,多厲害啊,我決定了,我要認他做姐夫!”

    千代聽聞面色一紅,瞪了千星一眼。

    “不許瞎說!”

    千星嘻嘻嘻笑着,看着千代看着林陽的身影,眼中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我說你們兩個,這段時間怎麼還是這麼弱啊,太廢了吧?”

    隨後林陽鬆開了兩個人的手。

    “你這個變態!呸!”


    兩人說完看着林陽的身影微微一笑,而林陽也欣慰得笑了。

    這兩個人正是秦宇楊和李蒼雲。

    當時林陽在哪個木屋裏,給李蒼雲的任務,就是拿下這個貧民區,而秦宇楊就是林陽交給李蒼雲的打手。

    看起來這段時間,他們做的挺好的。

    “咱們也不用再客氣了,和我說說現在的情況吧。”

    李蒼雲和秦宇楊聽聞對視了一眼,臉上也沒有了那副玩鬧的表情,各自坐在了地上,拿出了一張圖紙。

    “這個貧民區可不是外表看起來那麼簡單,雖然這裏最大的是蜈蚣,可是我們兩個人卻感覺到另一股力量,似乎一直在控制鎮海。”

    林陽點了點頭,這股力量,應該就是那唐家唐雨寒所在其中插手。

    “但是我們就先說眼前的事情,蜈蚣,本命韓思,年幼被人打斷身體上好幾根肋骨,所以現在一到下雨天,身體就會隱隱作痛,但是這也塑造了他陰狠的本性,任何違抗他的人,只有死路一條。”


    “同時這個蜈蚣手下還有兩個能人,一個叫禿牙,只不過已經被我們做掉了,還有一個就是這個狼駝。”

    “這個狼駝可是個暗殺高手,我們兩個人最近也一直在被騷擾,雖然對我們造不成什麼傷害,但是難保那一天,一個放鬆,就看不見第二天的太陽了。”

    林陽聽聞點了點頭,可是他總是感覺好像忘了點什麼,好像很重要,可是就是想不起來。

    “你們手下現在有多少人?”

    林陽問了這麼一句,只見李蒼雲笑了笑,接着拍了拍手。

    蹭蹭蹭。

    瞬間周圍涌出了一大幫人,手上都拿着砍刀木棍。

    雖然穿着很簡陋,但是每個人身上,都有着滔天的氣勢。

    “我們的口號是。”

    “沒有蛀牙!”

    人羣中不知道誰出聲說了一句,瞬間一大羣人鬨堂大笑了起來,李蒼雲也笑了,隨後站起身走到說話那個人面前,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上,那人也沒有生氣,看起來和李蒼雲關係很好一般。

    “你們給我正經一點!這是我的恩人,林陽!沒有他,就沒有我們血戰堂的今天,你們明白了嗎!”

    李蒼雲這句話說完,這一羣人瞬間就收起了笑容,單膝跪在了地上。

    “血戰血鬥血半天,一人一刀斬佛明!”

    一大羣人說出了這一句話,看起來很是士氣高昂,就連林陽都有一些震驚。

    這時候秦宇楊走到了林陽身邊,看着李蒼雲的背影開口道。

    “我也是第一次見過這樣的人,彷彿天生就有一股領導能力,讓人忍不住得想追隨,如今我們血戰堂也在這個地方,打出了名號,這一切都是拜他所賜。”

    林陽看着李蒼雲的背影點了點頭,微微笑着。

    林陽就是看中了李蒼雲這一點。

    接地氣,不囉嗦,是個靠譜的老大哥,也是個值得信任的夥伴。

    這樣的人正是林陽現在缺少的人。

    “喂,我問你,哪個小姑娘你從哪找到的,我的天,這麼水靈,這要是好好化個妝,打扮一下,絕對是妥妥的大美女。”

    林陽轉過頭看了一眼千代,後者和林陽對上了目光。隨後猛地就低下了頭,擺弄着衣襬,一臉不知所措。

    林陽見狀嘆了口氣。

    這樣可不太好了啊。

    … 其實林陽從沒想過談一些兒女情長,他只是想將當初的遺憾彌補,想將當初那些未能了的心願,在這一世全部瞭解。

    可是如今看着千代的樣子,林陽怎麼會不明白,可是他的身邊充滿了無窮無盡的危險,就連許君柔和父母,林陽都怕突然那一天,被人給暗殺了。

    可是千代身上的百毒體質,林陽真的很想看一看,究竟能走到那一步。

    這時候李蒼雲走到了林陽面前,開口道。

    “這些人是蜈蚣不知道的,所以我打算作爲一個底牌。”

    林陽點了點頭,雖然林陽現在就可以直接跑到蜈蚣的老巢,瞬間就將他燒成灰。

    可是這樣的話,就無法揪出蜈蚣背後的人了。

    雖然林陽覺得可能是唐雨寒在操控,可是不到最後,他也不敢確定。

    “想除掉蜈蚣,那就必須先除掉狼駝,可是現在我們連他在哪裏都不知道。”

    秦宇楊嘆了口氣,這時候林陽冷笑了一聲,隨後眼神看向了一旁的一顆大樹。

    隨後林陽蹭蹭蹭跑到了這大樹前,對準一個灌木叢伸出手一抓。

    居然抓出了一個人!

    這人一副駝背的樣子,同時牙齒也是凹凸不齊的。

    “那就是狼駝!”

    秦宇楊一臉震驚,完全不知道林陽是怎麼做到的。

    而林陽呵呵笑着,其實從一開始他就感覺到了一股微弱的氣息在這附近,只不過他一直不確定,也一直在和他們說話,拖延時間。

    幸好,到最後林陽終於鎖定了,發現了這狼駝。

    可是下一秒只見這狼駝冷笑了一聲,整個人的身體變成了一隻兔子?

    林陽看着手上的兔子,一臉懵逼。

    什麼情況?

    “這是魔術!他在哪!”

    林陽聽聞,緩過了神,擡起頭看到了一個人此時從一個灌木叢裏鑽了出來,身手異常矯健得在這森林裏面爬來爬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