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你纔是母的,你全家都是母的!本姑娘早就幻化成人形了,只過當年的大戰把我打回原型罷了,想當年本姑娘可是器魂界著名的大美人啊!!”小蝠撫摸了一下自己的小翅膀,有些回憶的說道!

    “大美人???”張小天有些疑惑的盯着小蝠看了半天,最後還是搖了搖頭道:“好吧,就算你當年是大美人,那現在都過去多少年了?你沒有一萬歲也有九千歲了吧?就算是女人,也是個老女人!!!”

    “你……”小蝠聞言,被氣的一時間之間說不出話來,小眼珠裏面居然還流出了眼淚!

    “不會吧?你一個靈魂體居然還會就眼淚??”張小天再次無語了!

    “本尊,別欺負小蝠姐姐了,其實她也挺可憐的!!”小仙這時在一旁插口道!

    “好吧!這事以後再說,小蝠,你知道凝老這是怎麼了嗎?”張小天於是恢復了正經的表情焦急的問道!

    小蝠有些無奈的擦了擦眼淚,說道:“還不是因爲你!!”

    “因爲我??”

    “是啊,當日凝老接管了你的身體後,拼命的想要帶你突圍,奈何寧滄海一行人人數太多,凝老以一敵衆,最後不敵,不過寧滄海一行人也沒有討到啥好處,全都身受重傷,如果不是最後關頭老主人出手搭救了,你小子和凝老早就灰飛煙滅了!!”小蝠嘆息的說道!

    “老主人?你是說嗜血師尊??”張小天聞言,驚訝的問道!

    “嗯,不是他老人家還有誰?要知道你們當時已經身受了極其嚴重的內傷以及外傷,失去了在戰之力,而且還身處幾大玄技碰撞的最中心,沒有老主人施展神通及時出手的話,你們必將煙消雲散,繞是如此,你小子還是丟了一腿一臂!!”小蝠接着說道!

    “這……那凝老他現在是怎麼回事?”張小天聽後沒有理會自己殘缺之事,而是看了看懸浮在半空中的凝老問道!

    “哦,他只是靈魂體受創太重,陷入了沉睡,估計一時半夥是醒不過來的!”小蝠繼續接着說道!

    張小天聞言沒有繼續說話,而是來到凝老的身旁,雙膝跪地道:“師尊,弟子無能,弟子不孝,讓您老人家遭受如此磨難,放心,這個仇弟子記下了,一定會讓您親眼見到寧滄海的首級!”

    張小天對着凝老堅定的叩了三個頭,然後起身對着小蝠問道:“小蝠,嗜血師尊現在怎麼樣?他應該沒事吧?”

    “嗯,老主人沒事的,只過他本就只剩一縷殘魂,這次又是爲你施展了神通,估計消耗肯定不會小的,其實這還是次要的,就怕這他這次的動手會驚動上界的那個傢伙,所以,張小天你現在什麼都別問,只要努力的修行,爭取早日將老主人救出!!”小蝠苦笑着說道!

    張小天聽了小蝠的訴說,不禁眉頭微皺,暗道:“看來我得實力還是太弱了,如果沒有凝老和嗜血師尊,恐怕我早就灰飛煙滅了,以後沒有凝老的幫助,只能依靠自己了,哎………還是凝老說的對,這次是我太沖動了,太依賴凝老了,嗜血師尊,你放心,我張小天一定會救您出去的!”

    “對了,小蝠,我現在身處在哪個地方??”隨後張小天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對着小蝠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對玄武大陸又不熟,應該是老主人施展神通隨機傳送的!”小蝠摸了摸小腦袋不確定的說道!

    “小仙,小蝠,照看好凝老,如果凝老甦醒,你們第一時間通知我!!”張小天沉吟了半晌後,對着小仙和小蝠交代了一句,就離開了意識空間!

    小木屋中,老者和小姑娘盯着張小天一動不動的看着,滿臉的疑惑!

    “孩子,孩子,你這是怎麼了?”老者對着一動不動張小天焦急的問道!

    只見兩眼空洞的張小天,突然渾身一顫,隨後眼睛一眨恢復了過來,對着老者道:“老人家,我沒事,多謝您的搭救之恩,對了,這裏是什麼地方?”

    “呵呵,沒什麼大不了的事,這裏啊,是小老兒的家!”老者笑呵呵的說道!

    “老人家,我的意思是說咱們這裏是什麼地方?可能是我受了傷的緣故吧,一些事情我已經不記得了!!”張小天苦笑着說道,他不是對老者不放心,因爲他覺得這對爺孫兩非常的淳樸,商量,而且應該是實打實的凡人,他可不想讓他們捲入修道者的世界!

    “哦,你問這個啊?這裏是小劉村,是魂海邊上的一個小漁村,小老兒和孫女正是以打魚爲生的!!”老者依舊慈祥的笑道!

    “哦,什麼??魂海?”張小天隨後突然驚訝的說道,因爲他突然想到了什麼!!

    “對啊,就是魂海啊,孩子你是不是想起了什麼?”老者見張小天滿臉的驚訝,於是問道!

    “哦,沒有沒有,請問老人家貴姓啊??”張小天隨後搖了搖頭問道!

    “呵呵,免貴姓劉,你就叫我老劉頭吧,對了,你叫張小天是吧,我就叫你小天吧,這位是我的孫女叫劉小丹,你就叫他小丹丹好了”,老者笑呵呵的答到,隨後將一旁好奇大量張小天的小姑娘介紹了下!



    “大哥哥好,對了,大哥哥你的頭髮怎麼是紅色的啊?”小丹丹見終於提到了自己,於是好奇對着張小天問道!

    “小丹丹,不得無禮!!”老者聞言對着劉小丹訓斥了一句,隨後對着張小天苦笑着說道:“小天啊,這丫頭從小就死了爹孃,被小老兒給寵壞了,讓你見笑了!!”

    “呵呵,劉大叔,沒事!!”張小天連忙擺了擺僅剩的一隻手微笑道!

    隨後張小天又對着劉小丹笑呵呵的說道:“小妹妹你好,大哥哥的頭髮爲什麼是紅色的呢?說實話大哥哥也不知道爲什麼,好像一直就是紅色的!!”

    劉小丹見張小天回答了跟沒回答了一樣,於是對着張小天做了個鬼臉,於是對着張小天說道:“大哥哥,你不餓嗎?你都十天沒吃東西了?爺爺打的魚可好吃了,丹丹現在就給你去做魚吃!!”

    “不用了,小妹妹,大哥哥不餓!!”張小天苦笑着說道,隨後也不知道怎麼的,他的肚子居然咕嚕的叫了一聲!


    其實張小天是真不餓,已經到了玄王境的他,辟穀早已經是常有之事,歇個一年半載不吃東西,完全沒問題的,剛剛聽說吃東西,他的肚子只是下意識的反應了一下罷了!

    “嘻嘻……大哥哥騙人,你看你的肚子餓的都咕咕叫了,還說不餓??”劉小丹聽到張小天的肚子發出的響聲,不由的掩嘴輕笑,隨後也不理會張小天,就轉身出去忙活做魚去了!!

    “咳咳……”張小天聞言是老臉一紅,尷尬的咳嗽了兩聲!


    “小天啊,你剛醒,先休息一會,等會讓小丹丹把吃的給你送過來!!”劉大叔見張小天如此模樣,不由的微笑着說道!

    “哦,劉大叔,實在是給您添麻煩了!!”張小天苦笑着說道!

    隨後張小天就在劉大叔的家裏住了下來!

    張小天此次所受的傷是前所未有的嚴重,斷了一腿一臂不說,身體中的經脈斷了無數根,內臟更是差不多全軍覆沒,肋骨和後背的脊椎骨也是斷了數根,如果不是有着生命之氣的話,恐怕早就一命嗚呼了!

    由於經脈寸斷,張小天現在無法調動天地玄氣,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控制生命之氣進行療傷!

    之前雖說張小天處於昏迷狀態,但是生命之氣還是自主而且緩慢的修復着身體,他目前的情況就是,身體表面的創傷已經恢復的差不多,斷腿和斷臂處的斷口已經癒合,身體內受創的部位也是初步的緩解,所以有着生命之氣的張小天,恢復也只是時間問題,當然這也包括他的斷腿斷臂,其實斷臂重生對於生命之氣來說也不是什麼大事!

    時間如白駒過隙,一晃,張小天已經在小劉村呆了三個月時間!

    魂海邊上,夕陽染紅了天邊的雲彩,張小天坐在一塊巨石之上,呆呆的看着海天一線,幾個小黑點越來越近,那是漁民們晚歸的時候到了!

    “大哥哥,爺爺回來啦,你快看!!”張小天身旁的劉小丹指着不遠處的一艘小漁船,興奮的大喊道! 落日如血染紅天涯,留幾許牽掛

    漂渺山下何處可求仙家緣法

    因果輪迴凡俗世外,有人落寞有人開懷

    沒有什麼對錯應該不應該

    一葉扁舟隨風而去,心若定水亦靜

    誰能登峯造極,真正勝過自己

    脫胎換骨勘破玄機,傲世凡塵心無所繫

    修仙之路莫道比青天難行

    昂首向前走,得與失之間會明白所有

    癡癡的尋求………………

    張小天看着一望無際的魂海,一時間突然想起了前世地球的一首歌,讓他感覺無比的契合此時此景!

    夕陽不但染紅了雲彩和海面,更是染紅了張小天那英俊的臉龐,一頭火紅的長髮更是被印染的無比妖異,被海風吹的有些凌亂,有些落寞!

    “欣兒,兄弟們,你們還好吧?小天讓你們擔心了!!”張小天運轉了一下體內奔騰的玄力,暢通無阻!

    經過這三個月的不停療傷,張小天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除了左臂與右腿沒有重生外,其餘的內傷以及外傷已經基本痊癒,其實他的左臂與右腿早就可以運用生命之氣重生,只不過他不想在這小劉村或者這凡人世界太過顯的驚世駭俗,還有一點就是,他要銘記這次的災難!

    繞是如此,還是讓劉大叔驚訝萬分,要知道普通人受了如此嚴重的傷,早就一命嗚呼了,可是張小天早在兩個月前就能下牀了,爲此,劉大叔還特意給張小天製作了一副簡易的柺杖,以便張小天行走!

    這三個月時間裏,張小天和劉大叔以及劉小丹相處的十分融洽,包括整個小劉村的漁民們對於這個突然出現的張小天也是十分的喜愛!

    張小天沒事的時候就會撐着雙柺幫助劉大叔曬曬漁網,整理一下打回來的魚,而劉大叔則是每天早出晚歸,有時候還會到村外的鎮子上去賣魚,而換回生活必須品!

    而張小天更多的時間也是坐在魂海邊,看着一望無際的海邊發呆!

    “修煉到底是爲了什麼?如果可以的,我寧願帶着欣兒在這樣的海邊過一輩子不是更好?一切的是非恩怨與我何干?”張小天苦笑着搖了搖頭!

    至於這魂海是不是鬼修一脈所居住的地方,張小天也打聽過,劉大叔的原話是:“啥?鬼修?鬼修是啥意思??”

    張小天對此感到無奈,他雖說沒有在此地感覺到鬼修的氣息,但是他總感覺這就是鬼修一脈的魂海,因爲他身上的傳訊玉符已經如同前世地球上手機一樣,沒有信號了,與兄弟們徹底失去了聯繫!

    傳訊玉符沒有信號這說明正面地界與此地相距甚遠,也有可能是一些大能們把正魔兩道徹底的隔開了!

    “大哥哥,你在想什麼呢?”一旁的劉小丹見張小天一動不動不由的拉了一下他的衣袖!

    “哦,沒什麼,小丹丹,劉大叔回來了,不知道今天的收穫怎麼樣?咱們快去看看吧!!”張小天隨即從思索中清醒了出來!

    隨後張小天撐着雙柺和劉小丹來到了海邊,這時候一艘小船已經來到了海邊,船頭之上的老者正是劉大叔!

    “爺爺,爺爺,今天打了多少魚啊?”劉小丹見劉大叔已經靠岸,不由的一蹦一跳的跑了過去,趟着海水就扒在了劉大叔的船頭!

    “呵呵,你這個小丫頭沒個正經,告訴爺爺今天有沒有調皮啊?”劉大叔隨後笑罵了一句,又對着不遠處的張小天笑道:“小天啦,大叔我今天收穫不錯,明天一早去鎮上趕集去,順便給你做套新衣服!!”

    “爺爺,爺爺,你偏心,就想着大哥哥,丹丹我也要新衣服!!”劉小丹聞言不高興了,撒嬌的說道!

    “好好,小丹丹也有新衣服!!”劉大叔愛憐的摸了摸劉小丹的腦袋,笑着說道!

    “劉大叔,小天在這裏已經給您添麻煩了,這新衣服就給小丹丹做吧,呵呵,我有這衣服已經夠了!!!”張小天笑着摸了摸自己打着補丁的灰色布衣!

    “沒事沒事,今天的收穫不錯,趕明兒,咱們三人一起去鎮上趕集,咱們都做新衣服,哈哈,順便吃頓好的,你們整天吃魚都吃膩了吧?再者說,小丹丹的爹孃死的早,小老兒已經把你當成了自己的兒子嘍!!”劉大叔哈哈大笑着,佈滿風霜的臉上,滿是慈祥的味道!

    “耶耶耶,有好吃的了,有好吃的了,大哥哥,你吃過紅燒肉嗎?我跟你說,紅燒肉可好吃嘍,明天丹丹帶你去吃,嘻嘻………”劉小丹一聽這話,頓時興奮的手舞足蹈!

    張小天看着眼前的這一幕,不禁心中泛着一絲酸楚,這個地方的人正是太淳樸了,沒有殺戮,沒有爾虞我詐,就連吃一頓紅燒肉都能讓這個小丫頭這麼興奮,能有劉大叔這個慈祥的爹,張小天也是非常的願意,奈何自己和他們終究不是一類人啊!!!

    “呵呵,老劉頭,你今天不錯啊,收穫可以嘛!!小天,在這住的還習慣吧?”

    “是啊,小天,咱們這雖然窮,但是魚還是有的吃的……”

    “小丹丹,今天有沒有讓小天教你學認字啊?”

    ………

    這個時候,一些出海的村民們也已經紛紛歸來,都笑呵呵對着張小天三人打着招呼,於是劉大叔則是一一微笑的迴應着,張小天也是不停地微笑,點頭!

    “嘻嘻,我今天學會了“魚”字,我現在就寫給你們看!!”劉小丹這時興奮的說道,隨後在沙灘上用手指歪歪扭扭的寫了一個“魚”字,引的大夥紛紛叫好!

    這段時間,張小天沒事就教村裏面的小孩子們學認字,這當然包括劉小丹,所以張小天在這小劉村非常的受喜歡,要知道對於小劉村的漁民來說,認識字的那都是鎮上的那些有錢人,像他們這些祖祖輩輩都是以打魚爲生的窮人,哪有這個機會和途徑啊!!!

    是夜,張小天躺在小木牀上,翻來覆去睡不着,現在的傷勢已經恢復,至於斷腿斷臂,只要他想,隨時都可以令其重生!

    “是時候走了!!!”張小天嘆了口氣,他還真是捨不得劉大叔,以及可愛的劉小丹!

    “明天去鎮上看能不能換點銀兩,這這裏住了三個月了,也該留點東西給他們爺孫兩……”張小天隨即這樣想到!

    其實這段時間張小天也經常去看凝老,令張小天無奈的是,凝老還是和之前那樣,一動不動,像是睡着了一般!

    一夜無話,第二天早上,天剛矇矇亮,劉大叔就叫醒了張小天,而劉小丹則是幾乎一夜沒睡,一大早就起牀了,興奮的奔奔跳跳!

    距離小劉村最近的鎮子叫臨海鎮,大約距離小劉村十來裏的路程!

    鎮口外不遠處的小道上,劉大叔推着一輛小木車,車裏面裝滿了新鮮的海魚,各種各樣的都有,這是昨天的收穫!


    “劉大叔,你看都到鎮上了,我下來吧!!”坐在小木車車頭上的張小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劉大叔還沒開口,一邊幫忙推車的劉小丹卻開口了,她用小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道:“大哥哥,這一路你都說了多少遍了,沒事的,以前都是爺爺推着我上鎮子,現在我和爺爺兩人推,不累的,嘻嘻……馬上就有紅燒肉吃嘍………”

    “是啊,小天,你別看我年紀大,我的身子骨硬朗着呢!!你看鎮子已經快到了!!!”劉大叔邊推車邊笑呵呵的說道!

    張小天看着忙活的爺孫兩又是一陣沉默和嘆息!!

    隨後三人就來到了臨海鎮,還別說,這個臨海鎮挺繁華的,雖說跟洛水城以及黑煞城沒法比,但街道也算是非常的整潔,一旁叫賣的攤主們絡繹不絕,劉小丹更是興奮的手舞足蹈,東看西看,滿臉的好奇!

    三人來到鎮子西頭的一條街上,這裏全都是賣魚的,是賣魚的集中地,一些攤主更是和劉大叔打着招呼,很顯然都是老熟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