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你看看你,通難,你着相了啊,本座又不是什麼濫殺無辜之人。呼~你看這燈,它是不是又滅了?”

    ……

    通難很無奈。

    在知道自己可以走了的時候,他兩腿打顫,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去的。

    然後他只記得他出門之後好像給了自己一巴掌,很疼,他不是在做夢。

    那一刻,他知道,他不是在做夢。

    他下山了,他很驚慌,他生怕那法海又拿着他那個什麼小騷騷一刀給自己幹翻。

    他運轉了全身的實力,嗖嗖的跑。

    路上還遇到了幾個人,嗯,永夜一族的,還有血魔一族的……反正,四大族幾乎都來人了。

    但是好像都很猶豫。

    可能是碰到了冥衛那傢伙吧。

    他想不通,但是直覺告訴他,他現在必須得回去跟暗天王座好好地研究研究。

    這法海特麼的……口口聲聲說什麼他欣賞這個欣賞那個的,結果一言不合就要吹燈。

    你當這是啥?

    開玩笑又特麼這麼開的?嚇死人不償命?

    還動不動就來個什麼着相不着相的,啥叫着相?

    來自通難的怒氣值+1+1+1……

    江北摸着大光頭,不緊不慢的從別墅裏走了出來,順手還把這煤油燈給帶走了。

    這玩意真是不錯。

    大家深夜談心的時候,得帶着用,很有效果。

    回去睡大覺~

    夜,寂寥。

    與江北迴去睡大覺相對的,則是那玩了命的從南北峯往幽冥封跑的通難……

    他很慘。

    冷風吹在他的身上,卻喚不回他那悲壯的心。

    他什麼都不想幹,他只想趕緊回去!

    幽冥峯,到了。

    幽冥峯很大,特別大,四大王座可以說是已經將這裏瓜分了。

    但是……荒蕪死了,幽冥也涼了。

    安魂王座保持中立,暗天則是和九嬰極爲不對付,因爲九嬰妄圖要變成下一任的幽冥尊者。

    這不可能。

    此時,暗天坐在自己的高臺上,很是迷茫……

    “王座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出什麼事了通難?不要急,慢慢說,你看這燈,真是真是人死如燈滅啊……”

    通難瞬間石化。 “你說什麼!那法海竟然敢當衆殺九嬰的人!臥槽!”暗天懵了。

    “是,是的王座大人……”通難很委屈。

    因爲他差點也被那法海給殺了,但是他沒有證據。

    而且那法海大言不慚的說是開了個玩笑……

    “那法海後來怎麼說!”

    “他說,他說……他對您很有興趣。”通難一臉糾結的說道。

    頓時,暗天只覺得菊花一緊,“你沒問問他是怎麼個有興趣?”

    “沒,他沒說,我也沒敢問,那法海很可怕,異常可怕,他擊殺那幽影的時候,只不過用了一招!”

    “什麼!只用了一招!”

    “是的暗天王座大人,只用了一招,他手中拿着的……是神器。”

    “神器!”這下,暗天王座是徹底坐不住了!

    “是的,這人很奇怪,口口聲聲說我着相了,但是我理解不了這是什麼意思。”

    “嗯……通難啊,我已經感受到了,那法海確實是個高人,至於着相這一次……你還是要回去好好領悟。”

    “是,王座大人……”

    “明日,你再去一趟那南北峯吧,不管如何,也要將那法海給請過來。”

    “……”

    “通難?”

    “王座,我可以不去嗎……”

    “怎麼了?通難?難道你和那法海結了什麼仇?”暗天的眉頭當時就擰了起來。

    “不是,王座大人,我與那法海並未結仇……”

    “那是?”


    “王座大人,我怕死,那法海太可怕了!”

    “那法海與本王,孰強孰弱?”

    “這,要說實力,可能是您稍強一些,但是……那法海絕對要比您更可怕。”

    “……”暗天沉默了,他覺得這法海必須得見見,這可能是個人才。

    夜,深了。

    但是整個萬魔宗彷彿都被什麼給震撼到了一般,那些高層沒有休息,也沒人在這個時候有心修煉。

    他們被那個男人給震驚到了。

    幽冥峯的另一邊。

    九嬰的大殿內。

    坐在高臺上的九嬰王座右眼皮一直跳,總覺得今天好像出什麼問題了。

    但是……他覺得這是自己的心亂了,他並不覺得在這個節骨眼上會出什麼亂子。

    “王座大人!不好了,不好了!”突然,一道聲音傳入,一個跌跌撞撞人影闖了進來!

    “何事如此慌張!”九嬰猛地站了起來,果然是出事了,到底是什麼地方出問題了!

    “王座大人,幽影大人被殺了!被那南北峯的法海給殺了!”

    “什麼!你說幽影被誰殺了!”九嬰一時間有點沒反應過來,猛地一驚,在這萬魔宗,還有敢殺他九嬰的人!

    這特麼根本就不可能!

    “被,被那外門,南北峯的法海給殺了,就是今日上那生死臺胡言亂語的光頭男子!”

    九嬰:???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那法海是要反了天了不成!竟敢殺我的人!”

    “王座大人,那法海極爲詭異,據說是幽影大人前去他南北峯快樂,不帶靈石,然後對他有意見……然後就被一刀殺了。”

    “什麼!被一刀殺了!”九嬰更震驚了。

    直覺告訴他,這人很不好惹。

    “是,是的王座大人,幽影大人被那法海一刀給殺了。”


    “那法海……是什麼實力?可有分辨出來?”

    “沒,沒法分辨出來,但是很強,異常的恐怖。”

    “退下吧。”

    大殿內,很孤寂。

    九嬰緊皺着眉頭坐在大椅上,一時間,整個大殿都彷彿是淒涼了幾分。

    他很氣憤,很不解,那法海到底是個什麼來頭。

    ……

    翌日!

    江北起來的很早,懷中抱着侯煙嵐,生活簡直是美滋滋。

    “煙嵐兒媳婦,咱們得回去了,讓這倆敗家玩意自己在這玩吧。”江萬貫的聲音傳了出來。

    中氣十足!

    可以肯定,昨晚他睡了個好覺。

    江北下樓了。

    下樓的時候還下意識的往老爹昨晚住的那個房間看了一眼……

    然後,江北覺得哪裏怪怪的,好像少了點什麼。

    神識鑽進去看了一眼,好吧,牀沒了……

    下樓,發現沙發也沒了。

    “爹,您這是?”江北嘴角抽了抽。


    “敗家玩意,你一天天的很享受啊?”

    “爹,我沒啊……你看我這實力你就知道了,我肯定是努力修煉的乖寶寶啊。”江北牙一呲,露出個憨憨的笑容。

    “少廢話,這椅子我給你弄走了,以後老老實實的修煉,少在這惦記享受,知道沒?”

    “知道了……”江北很無奈,他覺得老爹是看中了他的沙發,但是他還沒什麼證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