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你是拳師,所以這幅手套對你來說是很好的幫助,無論是冰或者火魔法都無法對他進行摧毀,只有達到半神級別的實力才能對它摧毀,至於它的市場價值在七萬金幣。

    兮雅選擇了一件魔法袍,這是一件有著美麗花紋的魔法袍,魔法袍的本身就帶著光明屬性,兮雅看到它就被它給深深的吸引了。

    亞瑟說道:「這是用極地的8000年雪獸製作的魔法袍,本身自帶著光明魔法氣息,可以提升光明魔法修鍊速度,可以抵抗住七十級的物理攻擊,如果是冰系魔法,不僅可以抵抗魔法,反倒會收集對方魔法力轉換成自己的魔法力。

    它的市場價值在十萬金幣,像這樣的護具可是不可多得的,魔法師護具雖然昂貴但光明魔法的護具更加的昂貴。」

    當亞瑟看到琪琪手中拿著盒子,心中不禁有些刺痛,他看著琪琪說道:「哎呦,我自己都沒捨得穿,讓你給拿去了,我也不多過的介紹了,這東西當初有不少老師想要和我買我都沒捨得出手,讓你個小丫頭給拿走了,這東西在市場價可是價值100萬金邊,這次算賠大發了。」

    亞瑟看向天翔說道:「你怎麼選擇了這個,雖然說它價格也不費可價格只有2萬金幣啊。」

    天翔笑道:「因為這是天狼最需要的東西。」

    亞瑟點了點頭說道:「好,看來你重情重義,你們走吧,明天就開始放暑假了,希望你們正在暑假好好的修鍊,對了天翔留下。」

    其餘四個人離開了,天翔問道:「院長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院長坐回自己的座位說道:「你讓我打聽的事情已經有消息了。」

    天翔激動的問道:「我的母親怎麼樣了?」

    亞瑟回道:「你的母親很好,並沒有瘋,而是在家裡等著你,只是因為你的父親去世,天天晚上會去你父親墳墓痛哭。

    明天之後你就回去吧,她在家裡等著你回去那!如果你現在想走我可以批准你回去。」

    天翔想了想搖頭說道:「不,我還有事情需要處理,我還是等明天再回去吧。」

    天翔走出了房間,看到琪琪正在等自己,琪琪將自己得到的套裝拿出一件給天翔說道:「這個你回去換上吧,這可是好東西。」

    天翔看著琪琪問道:「你給我了你怎麼辦?」

    琪琪笑道:「裡面有兩件,趕快走別讓院長知道。」

    亞瑟走到儲物室看了看,突然想到了什麼拍了一下腦袋說道:「哎,這次真的賠大發了,我怎麼就將兩套都放到了一起那,要回來,這不可能,反正也是學院同意了,就算獎勵他們兩個人吧。」

    在外面天翔對另外三人說道:「明天早上七點我在學校門口等著你們,然後一起去宗門。」

    再回去的路上天翔問道:「琪琪你放假之後要回家嗎,用不用我送你回去?」

    琪琪笑道:「我不回去,你要回家吧我可以跟著你嗎?」

    天翔問道:「你不回家你父親不會擔心你嗎?」

    琪琪笑道:「放心,我會寫信回去的。」

    晚上天翔久久不能睡著,只好先將拿回來的護具給天狼戴上,肥雞也被他放了出來,肥雞看著天翔歪著腦袋,天翔摸了摸肥雞放在天狼的背上。

    第二天天翔換上琪琪給的衣服,利用自己的精神力將衣服改變了形狀,看上去很悠閑的套裝,天翔很喜歡這樣以後就不用在買衣服了。

    五個人花了半個小時來到宗門,此時宗門已經大變樣,並且還修建了幾間空餘的房間,天翔在想是不是可以將母親接到這裡居住。

    洪玄公走了出來見還有另外三名學員,對天翔問道:「這三位這是你的朋友?」

    天翔行禮道:「宗主這是我給你帶來的新宗門弟子,他們想要加入門派。」

    洪玄公笑道:「好啊,我求之不得,沒想到你們還真的是小福星,看來我宗門真的有可能再次復興。」

    洪玄公讓昊天帶著三人先去休息一下,然後讓昊天與三人交流一下,昊天答應之後帶著三人離開。

    天翔對洪玄公問道:「宗主有件事情我不解,為什麼我們的凌波微步只能到40步之後就斷開了。」

    洪玄公笑道:「不錯了,你們三個月就能到40步,昊天也只能到80步而已,這是你們心臟控制的問題,凌波微步分為三個階段,前兩個階段為40,80步,最後20步為第三個階段。

    你們甚至都沒有注意到在你們想要邁出第41步的時間,雙腿心臟應該有停頓,按道理是不應該停頓才對,心臟的停頓會打斷。

    所以你們要控制住自己的雙腿心跳,要讓自己在第38步時加快心跳的速度,速度越快成功的概率越高。」

    天翔點了點頭,然後又對洪玄公詢問道:「我有一位精靈母親我想接過來,不知道能否安排在宗門。」

    洪玄公回道:「沒問題,如果可以希望您的母親能每天幫我們做做飯,現在手裡也有錢了,並且昨天神殿的人突然過來說每個月會給我們一千金幣改善宗門條件,只是這伙食上我那些弟子做的太難吃。」

    天翔微笑道:「好好,應該沒有問題。」

    洪玄公讓一名女弟子過來說道:「你去將新蓋好的客房收拾一下,過幾天會有客人住過來,或許能幫著咱們做做飯。」

    弟子離去之後天翔向洪玄公告辭離開,兩人用跑的速度向南天國飛奔過去,當天晚上兩人就來到南天國境內,晚上他們找到了綠明鎮,還是在當初的酒店住了下來。

    老闆還是那位老人,只不過他要比以前更老了,老闆並沒有認出天翔,只是給兩人安排了兩個房間。

    一夜無話第二天兩人在中午到了竹林森林的外圍,這一路上兩個人測試過很多次,果然雙腿的心跳在第四十一步時出現了停頓。

    天翔也測試過幾次,第四十一步邁出了,可是在第四十二步又出現了停頓,最後還是斷開了。

    楊門女 當天翔和琪琪回到自己家的時候,一群人正從自己家的門口退去,只見奧亞將手中牌子收回自己的口袋中。

    上午精靈族有一幫人來找麻煩,還好被奧亞阻攔住,按照軒轅所說的將牌子亮了出來,那些精靈皇族的人這才離開。 ?天翔看著自己曾經生活了七年的家,眼睛中流出了淚水,天翔擦了擦自己的臉頰,來到奧亞的身邊,奧亞見有名青年走了過來詢問道:「你好,請問您是?」

    天翔看了看面前這個人,回想起男子是誰試探的詢問道:「奧亞叔叔?」

    奧亞全身一震一把抓住天翔的手說道:「你是天翔。」

    天翔點了點頭。

    奧亞一把抱住天翔說道:「七年了,你去哪裡了,你在不回來你母親恐怕真的會崩潰的。」

    天翔擦了擦自己的眼淚,拉著琪琪的手說道:「這是我的同學琪琪。」

    琪琪禮貌的行禮說道:「你好奧亞叔叔」

    奧亞笑道:「原來天翔結交了女朋友了。」

    琪琪臉一下就紅了,天翔趕緊解釋道:「奧亞叔叔錯了,琪琪只是我的同學而已,我母親現在怎麼樣了?」

    奧亞笑道:「她現在正在睡覺,要不然我去叫醒她。」

    天翔搖頭道:「不,先讓她休息吧,我去看看就行,等母親醒了再說吧。」

    奧亞點了點頭,將兩人帶到樹屋旁奧亞說道:「你母親就在上面,我去給你們準備一點吃的。」

    天翔謝道:「謝謝奧亞叔叔。」

    天翔帶著琪琪小心翼翼的跳到樹木的窗口前,看著正在熟睡的母親,雖然她依然漂亮動人,但她卻憔悴了許多,當天翔看到樹屋裡面的兩個木頭雕刻的人。

    天翔的眼淚狂涌而出,琪琪拿出了手帕給天翔擦這眼淚安慰道:「好了,現在你與阿姨重聚了,以後只要好好的孝敬阿姨,就當做這些年的彌補。」

    奧亞這個時候帶著一些水果點心走了過來,小聲的說道:「你也看見了,你父親去世之後你也消失不見,你的母親就沒日沒夜的雕刻出兩個木偶,或許這才是她能生存下來的唯一條件。

    你的母親已經七年多了沒有進食過了,全都靠著生命之樹的力量才勉強的活下來,七年她白天睡覺晚上等所有人都睡著之後,才去你父親的墓前失聲痛哭。」

    天翔對奧亞謝道:「謝謝奧亞叔叔這些年對我母親的照顧,之前那些人是什麼人為什麼會聚集在這裡?」

    奧亞回道:「那些蘭陵的親屬們是過來找麻煩的,之前有人告訴過我你將蘭陵打成了重傷,所以他們打算趕走你的母親,不過已經沒事了,你以後打算怎麼辦?」

    天翔回道:「我打算將母親接到神域去,在那裡我已經為母親找了新的住處。」

    奧亞點頭說道:「嗯,不錯是時候應該離去了,精靈族不再適合你母親居住了,這裡讓你母親太悲傷了,有什麼需要的就和我說,我還有事情需要去處理。」

    送走奧亞叔叔,天翔和琪琪坐在一起給琪琪講起自己小時候的事情,童年的他幾乎沒有什麼同伴,只有自己的父母。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當天黑之後安雅醒了,他看了看屋子裡面的兩個木人,摸了摸小木人的臉頰,琪琪在天翔的肩膀上睡著了。

    這時天翔見母親醒了,輕輕喚醒琪琪,天翔站了起來等著自己母親走出來,當安雅看到門口有兩人時愣了一下,安雅並沒有認出天翔,而是繞過天翔身邊準備離開。

    你的小可愛黑化了 天翔終於忍不住了,跪在安雅的身後叫道:「媽,我回來了,我是天翔你的翔兒啊!」

    安雅全身顫抖了一下隨後說道:「我的兒子,不你不是他,他還沒有回來。」

    天翔一把抱住了安雅的雙腿,哭叫道:「不,我就是你的翔兒天翔,你看這是當初爸爸給我的玉佩。」

    天翔從自己的儲蓄空間中拿出了一枚已經發黃的玉佩遞給安雅,安雅看到之後轉過身體,雙手捧著天翔的臉看了看。

    眼睛流出了淚水說道:「你真的是翔兒,我的翔兒。」

    「啪」的一巴掌打在了天翔的臉頰上。

    安雅看著天翔哭訴道:「你這七年去了哪了,你可知道媽媽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嗎?」

    兩人抱在一起痛哭琪琪也在一旁擦著眼淚,過了好一會天翔這才對安雅說道:「媽媽這是我的同學琪琪。」

    安雅看了看琪琪笑道:「對不起讓你見笑了。」

    琪琪擦乾淨自己的眼淚說道:「沒有阿姨。」

    天翔扶起安雅,安雅微笑道:「家裡什麼都沒有,你們都餓了吧,我看看能做點什麼吃的。」

    這時奧亞走了過來說道:「什麼都不用做了,我已經做好了。」

    只見奧亞帶著自己兩名孩子端著幾盤菜走了過來,天翔趕緊上前接過,走到房間裡面,雖然家裡什麼都沒有,但吃飯的桌子還是在的。

    天才從自己的儲蓄空間裡面拿出了一些小吃給了奧亞兩個孩子,孩子們高興的跑了回去。

    奧亞說道:「我就不打擾你們了,你們好好的敘敘舊。」

    晚上在飯桌上天翔對安雅說道:「媽媽,我打算明天帶你去神域。」

    安雅說道:「走可以,但我無法離開生命之樹。」

    天翔說道:「這個你可以放心,我明天可以去找女皇,要一顆生命之樹的枝蔓。」

    安雅點了點頭說道:「可以,反正這裡對於我來說只有悲傷,精靈族也早已經不把我當做族人了,不過我要帶走你父親的屍骨。」

    天翔點了點頭,晚上安雅並沒有去宇豪的墳前,睡覺的時候琪琪和安雅在床上,天翔在地上盤膝打坐,或許是因為見到自己的母親原因,天翔竟然在三個月時間內又提升了一級。

    第二天早上,吃完奧亞送過來的早飯,天翔讓琪琪陪著安雅,自己去了女皇那裡,在進入精靈族皇宮時,天翔拿出了神域給的介紹信。

    這是軒轅特意向神武大人要的,由亞瑟在天翔離開學院前一天晚上轉交給天翔的。

    拿著這封介紹信天翔順利的進入皇宮中,介紹信由皇宮的守衛轉交給了女皇,不過女皇並沒有接見他而是讓一名守衛帶著他前往生命之樹。

    天翔圍繞著生命之樹看了看,這顆生命之樹巨大,直接足有十幾米寬,高有百米,生命之樹在不斷的呼吸著,天翔原本打算拿一顆根支便離開。

    但天翔發現在粗大盤根錯節的根莖中竟然有一顆高三十多公分的小生命之樹,天翔從自己的儲蓄空間中,拿出自己事先準備好的花盆,裡面是天翔特別準備的土壤和肥料,將那顆小生命之樹小心翼翼的移栽到花盆中,放入自己的儲蓄空間中。

    小生命之樹被拿走之後,天翔感覺到了生命之樹好像在嘆息,並且女皇也感覺到了,但生命之樹的嘆息也會經常出現,但凡有人隨便拿走一支枝蔓生命之樹都會傳來嘆息。

    可是女皇並沒有注意,這次生命之樹的嘆息是那種離別的嘆息,生命之樹每一萬年就會生出另外一支生命之樹,當年精靈族能離開魔族的領地,正是因為在那之前原本的生命之樹長出了另外一支生命之樹,原本的生命之樹依然在魔族,現在正在為暗精靈提供生命之源。

    也正是因為天翔帶走的小生命之樹,才給未來即將毀滅的精靈族留下一線生機。

    回道樹屋之後安雅已經收拾好東西,奧亞也在。

    奧亞說道:「已經搞定了。」

    天翔點了點頭說道:「嗯,現在就差我父親了。」

    天翔回道木屋,將那兩個木偶也一起放入儲蓄空間中帶走了,天翔看著自己小時候生活的地方對奧亞說道:「奧亞叔叔還麻煩你幫忙照看一下。」

    說完天翔從自己儲蓄空間中拿出了五十枚金幣遞給奧亞說道:「這是五十枚金幣您留著,你家裡面也不好過吧,就算這些年照顧我母親的謝意吧。」

    奧亞想要推辭,但天翔已經帶著自己的母親離開了,到了竹林森林的外圍,三人來到了天翔父親墓前,天翔跪在地上三拜九叩,開始挖自己父親的墳墓,裡面只有一個陶罐,那裡面是天翔父親的骨灰。

    天翔雙手捧著自己的父親放進自己的儲蓄空間中,將地面恢復原樣三人在附近的城鎮以三銀幣的價格租了一輛馬車。

    廢話短說,三天之後三人來到了宗門,天翔將宗主的要求和母親說了,安雅也同意了。

    將房間歸攏好,又給父親做了靈位,擺放好父親的骨灰,天翔看了看自己的錢袋沒有多少錢了,於是天翔想要去工會看看能不能找點任務。

    原本琪琪想要幫助天翔的,可是天翔那種性格琪琪沒好意思說出口。

    天翔祭拜父親又和母親告別,走的時候囑託昊天讓他幫忙照顧自己的母親,兩人就去了工會懸賞辦公會場。

    這裡人很多,因為這裡的懸賞的金幣價格要比外邊工會懸賞價格高。

    天翔看了看工會的懸賞,最後天翔看到了獵殺千年魂獸懸賞,價格1000金幣。

    天翔來到櫃檯說出了自己請求,接待員見兩位孩子竟然想要領賞擊殺千年魂獸,不僅笑道:「小朋友不要看玩笑了,你們現在有30級嗎。

    想要擊殺千年的魂獸沒有五十級以上的實力是做不到的,如果任務無法完成是要處罰相同的金幣價格的。」 可以感受到花襲伊有想法,羅陽又接著說下去。

    「花姐,不如你也去看我打擂台賽,怎樣?」羅陽盛情邀請。

    「呵呵,可以考慮。」花襲伊笑道。

    聽她的意思,她會去。

    羅陽話鋒一轉,便說道:「上次我跟日苯忍者打過擂台賽,贏了。這次他們派出了更強的人,我也不知能不能再打贏。」

    花襲伊呵呵笑道:「輸贏乃兵家常事。」

    她聽不出羅陽的真正意思,便只好敷衍一句。

    「花姐,我收到消息,據說那個忍者有能力傷人陰魂,我比較害怕這個。」羅陽擔憂道。

    「呵呵,那就別打了。」花襲伊勸道。

    其實羅陽並不喜歡打擂台賽。

    不過若不接戰,一旦斷了這條線索,日後縱使有空閑工夫,恐怕也難以找到那個日苯收藏家了。

    這是其一。

    其二那些日苯忍者很囂張,羅陽要煞一煞他們的威風。

    「花姐,我是個不輕易放棄的人。既然答應了跟他們打擂台賽,我不會退縮。」羅陽堅定道。

    「呵呵,那你就用心打。」花襲伊笑道。

    剛才隨口提了一下有關陰魂的事,可花襲伊沒有接話茬。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