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你想讓我幫什麼呢?”

    聽到蒼炎開口,小鬼似乎很興奮,蹦蹦跳跳的抱住他的大腿,一身的水揚的滿天都是。

    “大哥哥,大家被困在這裏好久了……想要回家。”

    聞言,蒼炎愣住了,進而就是濃濃的愧疚,他自然明白這個回家指的是回到真正的家,而不是墜入冥域,只有這點他是真真辦不到,因爲巫家的子弟都已經被他殺盡了,那其中不可避免會有着他們的父母……

    而且從家這個字可以看出,他們只是一羣小孩子,很可能不明白自己的現狀,就算是回家了也沒用,甚至,他們有的對自己的生死都很迷惑,認爲死者跟生者也沒什麼區別。 看着那一雙雙乞求的眼睛,蒼炎感到頭疼。

    “大哥哥,只要想辦法把我們都送到前山就可以了。”

    “前山?”蒼炎有些莫名其妙。

    看到蒼炎一臉迷茫,小鬼歪着小腦袋想了想,然後伸手指着天上。

    蒼炎順着望去,正看到還沒被巫衆等人修好的“黑洞”。

    “只要通過陰陵,就能到前山了。”

    聞言,蒼炎恍然大悟,“黑洞是通向一個叫陰陵的地方,怪不得這裏被稱爲後山,原來還有前山。”

    想了想,他朝小鬼問道:“你們不是想要回家嗎,爲什麼要到前山?”

    “因爲,他們的家人都在前山啊。”小鬼指了指蒼炎周圍的光星。

    蒼炎一驚,心裏暗道:“難道還有活着的巫家子弟?”


    ……

    進入黑洞,周圍的靈魂光星頓時興奮異常,雖然蒼炎仍不知道前山存在着什麼,但爲了幫助他們也就走一遭了,沒準還會有意外收穫。

    “還好沒忘記讓大家都釋放出一些魂力留在後山,如若魂力的吸收停止了,恐怕幕後黑手就會趕來了。”

    如是想着,蒼炎卻是擔心着被幕後黑手發現。

    陰陵之中漆黑一片,以蒼炎的夜視竟然也看不清東西,只是隱隱約約的看到數顆高大的樹木。

    踩着無數的碎骨跟着小鬼向前山走去。

    “大哥哥,不能再向前走了。”

    聞言,蒼炎停下腳步,“難道你們不想看到家人了?”

    “不是的,前面有水,我們過不去。”小鬼的聲音中有着焦急。

    “水?”蒼炎想到,“這應該就是他們找我幫忙的原因吧。”

    “小傢伙,你詳細的說一下,水是什麼樣的?”

    “跟後山的天空好像,都是亮晶晶的,還能動。”

    聞言,蒼炎不禁感到無語,看來跟小孩子溝通還真不是一般的困難。

    “小傢伙,能動的並不一定是水……”

    還沒等對小鬼說服教育完,蒼炎的耳朵一動,他聽到有細微的流淌聲,再一思索小鬼剛剛說的與外面的天空好像,蒼炎猛然回想起進入之時的黑洞,不正是自己用腦袋撞出來的。

    “哪來的什麼天空,分明是將他們約束在這裏的魂力結界,而結界必須要神級實力才能夠施展,這恐怕又是幕後黑手的手筆。”

    想着,蒼炎向前走了幾步,憑感覺摸索着來到“水”邊,伸手一探,確實緩緩流動着,與後山上空的感覺差不多,只不過觸感更類似於液體,而這種結界只能困住靈魂,卻是奈何不了活人,所以蒼炎才能夠憑肉身就將後山之上的結界撞碎了一塊。

    冷少爺獨寵迷糊妻 ,而這裏再設一道,卻是避免魂體跑出。”

    蒼炎心裏猜測,手中也動作着,只見他運起靈力,試探的打出幾拳,意料之中,那結界只不過是向裏凹了凹,很快就恢復了原狀。

    這也是小鬼誤將它稱爲水的原因,因爲它不同於外面的結界,而是柔韌性極強,不是輕易就能破壞的。

    深吸了一口氣,蒼炎開口道:“大家向後去!”

    聽到他嚴肅的聲音,由小鬼帶頭,靈魂光星們全部躲到後方遠離了他。

    “正好拿你試試我改進的魔王斬。”

    紫光閃爍間,黑暗的空間頓時被紫色充斥,紫風劍握於手中,藉着光輝,蒼炎看清,綠色的結界矗立前方。

    雙手翻轉,劍鋒正對結界,聚星之力奔涌到紫風劍內,劍身逐漸變大,由最開始一米五長短變作了五、六米。

    蒼炎暗鬆一口氣,一開始還擔心紫風劍變大會不會穿透這裏,看來陰陵的空間也足夠大,白擔心一場。

    “聚星——魔王斬!”

    轟!

    地面顫動,碎骨紛紛揚起,再看結界,已經蕩然無存。

    “就算你的柔韌再好,也無法經得起魔王斬的霸道一擊。”

    紫風劍收回,蒼炎朝後方招了招手,小鬼與靈魂光星們雀躍的奔來。

    他們沒想到,面前的大哥哥竟然有這麼大的本事,均是對他崇拜至極,沒辦法,這是小孩子的天性,只要你對他好,但凡做的比他好,他就一定會把你看做大英雄。

    “改進之後,魔王斬雖然弱了不少,但消耗的聚星之力也少了很多。”

    重生之猛虎嬌妻

    陰陵的通道很長,三個時辰過去了,蒼炎總算是看到了亮光,同樣的慘綠色。

    靈魂光星們沸騰起來,不在圍繞在蒼炎身邊,而是一窩蜂的涌向通道口。

    待到出了通道,蒼炎有一絲詫異,緩過神來,心裏暗暗吃驚,“還以爲又回到後山了呢,沒想到所謂的前山與後山沒有差別,同樣的慘綠骨山,上空也是同樣的魂力結界,就連……”

    望向山頂,一座巨大的幽黑石碑矗立其上,源源不斷的靈魂光星從中冒出激動的撲向蒼炎所帶來的那一羣。

    一道黑光閃過,蒼炎被震撼了,所有的光星皆已化成魂體,每每看到兩個大的魂體簇擁起一個小的魂體,此時此刻的他們是那麼的快樂,那麼的幸福……


    蒼炎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濃濃的溫馨……而感動過後,他心中升騰着怒火。

    “看來是我想錯了,這天下的父母又怎麼可能去殘害自己的孩子呢,很明顯,巫家之人早已將父母與子女隔離,並且一併殺害了,之所以幕後黑手造出前山與後山,正是利用了兩方靈魂對於巫家的痛恨,還有陰陵隔離令他們相互間產生強烈的想念,這樣一來,魂力經過這兩種念力會變得強大至極。”

    蒼炎心中感慨着,“這恐怕也是五個接近神級的老傢伙敵不過後山魂體的原因吧。”

    又想到在後山的萬魄門之時,感受到的那種慈祥,蒼炎猜測着,應該是強烈的想念之力突破了結界對他的求助,畢竟想念之力是一種神奇的存在,並不同於魂力,乃是人心中無法表達出的精神力。

    沒有去打擾魂體們的久別重逢,蒼炎圍繞着前山轉了一圈,發現這裏與後山還是有着區別的,起碼沒有通向廣場的通道口,想想也是,這本就是幕後黑手想要利用想念之力提高魂力,又怎麼可能再去費事。

    “看來要想超度他們,只能夠打通陰陵上方了。”

    陰陵中祭出紫風劍之時,藉着紫光,蒼炎就已經發現,陰陵通道中點,結界所在之處,上方空間很大,應該是直接通向外面的世界,也就是宰相府。

    其實,正如同蒼炎猜測,陰陵通向的後山之上,乃是廣場,而前方之上是巫家子弟的居住地,只有中間,連通着廣場之外的蠱惑陣法通道。

    靈魂們重新化爲光星之後,蒼炎講明瞭自己的意思,要將他們送往冥域。雖然已經與自己的孩子相見了,也由於陣法的關係令他們永遠也無法墜入冥域,一家三口確實是聚在一起,但他們不願這樣活着,小孩子想不清厲害,但大人們卻是要爲自己的子女考慮,長久停留在巫家,還要被幕後黑手持續吸收魂力,他們是不會幸福的。

    最終,也沒有怎麼說服,所有靈魂都心甘情願的跟着蒼炎來到了陰陵中。

    “按理說,這裏只不過是阻止魂體逃出,上方除了魂力結界之外,幕後黑手恐怕也不會費力的弄出什麼阻攔之物,畢竟巫賢那條老狐狸身爲大齊國的宰相,宰相府也不會被人掘地三尺……”

    事實證明,蒼炎猜對了,又一次魔王斬使出,魂力結界伴隨着一些磚頭瓦力掉落。

    沒有絲毫耽擱,蒼炎直接把敏兒從懷裏揪出。一道銀光閃過,所有的靈魂都隨着蒼炎向上飛去。

    轟!

    再一次發動攻擊,伴隨着一聲巨響,蒼炎帶着靈魂們破土而出,可是接下來所見,卻是讓我們的傾天王大人傻了眼。

    “怎麼會……怎麼會是……”

    淅淅瀝瀝的小雨,一片平地,明顯有被挖掘後又被填埋的痕跡,而四周的場景再熟悉不過,猛然轉身,正是一座年輕的小鎮。

    “落……落雨鎮!”

    終於從嘴中念出這三個字,蒼炎只以爲自己在做夢,可是身旁的景物清晰可見,明顯的不可能。


    不錯,這裏,蒼炎曾經來到過,而面前有着挖掘痕跡的平地正是幾個月之前的極陰之地,同時也是萬千屍體埋身之處,當時正是蒼炎一怒之下破壞了這裏,讓所有的屍體呈現,然後又以天界升魂曲將死氣驅散,度化了亡靈。

    蒼炎的驚訝,周圍的靈魂們並不瞭解,對於見到外面的世界也是新奇不已,畢竟他們是巫家子弟,除了特殊之事,很少能夠來到外界。

    並沒有約束他們,畢竟一般凡人是看不到魂體的,蒼炎回想着初到巫家之時所經過的蠱惑通道,開始細細的思索起來。

    “出來的所在之地並不是宰相府,也就是說,陰陵之上通向的就是這裏,而落雨鎮離傾天城雖說不遠了,但還是有些距離,也就很可能是初入巫家所經過通道的問題,當時走了如此長的時間,還受到陣法的迷惑,也就是說,實際上已經離宰相府很遠了……” 既然已經想明原因,蒼炎也不再糾結,當務之急是將靈魂超度。

    正當蒼炎將所有靈魂聚齊吹奏天界升魂曲之時,卻發現小鬼不見了。

    “小傢伙——,小傢伙——”

    喊了半天也不見他出現,所有靈魂幫着尋找依然無果,無奈,蒼炎只好先超度巫家的靈魂。

    婉轉的樂曲騰向九霄,靈魂們也化爲光星飛往了冥域,蒼炎長長的除了口氣,也算是大功告成。

    直到升魂曲餘音已盡,小鬼才出現。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垂着腦袋的小傢伙,蒼炎也不想責怪他,正打算再次吹奏升魂曲。

    “大哥哥,不要,我還不想走……”

    聞言,蒼炎停止動作,無奈的看向他:“小傢伙,你這是鬧哪樣啊,你的小夥伴們都已經走了,你也沒有什麼需要留戀了吧。”

    只見小鬼搖了搖小腦袋,一副倔強的樣子,啜泣道:“我知道啦,都一起玩了這麼長時間,我也很捨不得他們,不過……”

    “不過什麼呀?”蒼炎翻了翻白眼,心道:“小孩子真難伺候。”

    “不過……不過我也想要回家!”

    激動的喊出這句話,小鬼嚎啕大哭。

    那聲音聽的蒼炎鬧心至極,就好像自己是欺負小孩子的十惡不赦大壞蛋,不過他也能理解,這小鬼不是巫家人,也說不上死了多長時間,想念家人在所難免。

    “好了,別哭了,就因爲這樣,你纔在我吹出天界升魂曲時逃跑了?”

    聞言,小鬼擦了擦眼淚,沒辦法,誰叫他身上水多呢,能擠出眼淚也並不稀奇。

    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哽咽道:“大哥哥,你願意帶我回家?”

    望了望四周,已經快要亮天了,但與南宮玉清約定的時間還早,蒼炎也不着急,耐心道:“我就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更別說你的家在哪了,怎麼樣,透個底吧?”

    大魔問仙 ,沒有遲疑,小鬼反而一臉驕傲的答道:“我叫秋清揚,以前可是秋國的太子哦!”

    “什麼?”蒼炎震驚,因爲這讓他聯想到了很多人,急忙開口道:“你是秋國的太子,那秋清飛是什麼?”

    “飛飛?是我弟弟哦。”

    聞言,看着秋清揚一臉天真的樣子,完全不像說謊的孩子,蒼炎混亂了,與秋國有聯繫的事情已經不少了,比如大明森林,心理變態的艾覺羅,大齊與秋國的未來之戰,現在又了多面前一個秋清揚。

    平緩一下內心,蒼炎接着問道:“你是什麼時候死的?”

    “什麼時候?”小清揚可能有些記不清了,咬着手指頭模糊道:“很長時間了呢。”

    知道他小孩子可能有點範迷惑,蒼炎又問道:“那你是怎麼死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