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何老闆想了想,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是這樣的我,我覺得你們二彪物流公司一定是一個朝氣蓬勃的公司,你們很有活力,你們噴薄着旺盛的生命力••••••”

    聽到何老闆這樣說話,剛剛還雲裏霧裏的王川也看明白了,對着何老闆不耐煩的說道:“何老闆,你就不用拐彎抹角了,你就說說你到底有什麼條件吧?”

    “這位兄弟,你看你說的,怎麼能夠叫條件呢!是提議!提議!”

    “對••••••對•••••••對••••••是提議••••••是提議•••••••何老闆,你就說說你的提議吧!”

    趙二彪實在是受不了何老闆的拐彎抹角。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何老闆嘿嘿一笑,然後一本正經的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兄弟,你們二彪物流公司是剛剛成立,無論是經驗還是名氣都不如我以前洽談的幾家,所以,在收費上是不是也相應的降低一下••••••”

    趙二彪已經預料到了何老闆要說的肯定是這事兒,所以,何老闆這樣說出來的時候,趙二彪並不感到有多麼的突兀。

    趙二彪看着何老闆說道:“何老闆,你說的也有些道理,你要是能夠把物流外包這塊交給我們的話,我們在費用上肯定會降低一些的!”

    趙二彪雖然這樣說話,何老闆似乎還是有些顧慮,稍稍的停頓了一會兒後,何老闆對着趙二彪繼續說道:“二彪兄弟。我覺得在費用方面要降低的不也是一些,應該是••••••應該是•••••••”

    趙二彪見何老闆又來了拐彎抹角的盡頭,對着何老闆反問道:“何老闆覺得降低多少合適?”

    何老闆斜着眼睛看了趙二彪一眼,然後朝着趙二彪伸出了五個手指頭。

    見何老闆這樣,趙二彪稍稍的猶豫了一下,然後對着何老闆說道:“和何老闆是第一次合作,我就當交何老闆這個朋友了!降低五個百分點就五個百分點!這事兒就這麼定了!”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何老闆朝着趙二彪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二彪兄弟,你誤會了,我說的不是五個百分點,我說的是五十個百分點!給你們百分之五十的費用!”

    聽到何老闆這樣說話,趙二彪苦笑一聲,站起身來便要離開。

    一見到趙二彪要離開,何老闆趕快將趙二彪給攔住了,同時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兄弟,你別走!你別走!咱們再商量商量!”

    聽趙二彪回過頭來對着何老闆說道:“何老闆,你也應該知道百分之五十的費用對對於一個專業的物流公司來說意味着什麼,根本就是賠本的買賣!不用商量了,要是就是百分之五十不變的話就不用談了!”

    見趙二彪說的這麼堅定,何老闆咬着牙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兄弟,你說多少合適!?”

    “說實話,我對咱們兩家公司合作的期許不是很大,所以我就是不和你拐彎抹角了,最低百分之七十!再低一個百分點都不行了!”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何老闆並咩有立即回絕,而是提出了一個很奇怪的建議。

    “二彪兄弟,這樣吧!咱們兩個酒桌上定!我要是輸了,就按照你說的百分之七十,你要是輸了,就百分之五十,酒局定在明天,怎麼樣?”

    聽到何老闆這樣說話,趙二彪心中的鬥志被激發了起來,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那好!就這麼定了!”

    又簡單的說了幾句後,趙二彪合格王川便離開了。

    看着趙二彪和王川離去的背影,何老闆滿眼鄙視的說道:“喝酒我就沒有輸過誰!你就等着輸吧!哈哈••••••” 趙二彪和王川剛剛走出了大樓便看見了剛剛的保安,而保安一見到趙二彪兩個人竟然立刻站直了身子,朝着兩個人敬了個特別標準的禮。

    見剛剛的保安這樣,趙二彪知道他肯定還不知道里面發生的事兒,還把自己當成了來檢查的領導,心中偷笑的同時對着保安說道:“你怎麼還在這裏!裏面出事了你不知道嗎?”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保安吃了一大驚後對着趙二彪恭恭敬敬的問道:“領導,裏面出了什麼事兒了?”

    還沒等趙二彪說話,王川小聲的對着趙二彪說道:“趙哥,讓我也過把癮!”


    這樣對着趙二彪說完以後,王川便對着剛剛那個保安厲聲的呵斥道:“裏面有不知道哪裏來的人混了進來!你竟然不知道?剛剛我還和你們領導說讓他漲你的工資呢!趕快進去看看!”

    聽到王川這樣說話,保安二話沒說的便衝了進去。

    “媽的,誰要是耽誤了我漲工資,我一定和他玩命!”

    見那個保安氣勢洶洶的樣子,趙二彪和王川相視一笑出了門去。

    “這樣狗眼看人低的人就應該好好的懲治一下!”王川對着身邊的趙二彪說道。

    見趙二彪沒有說話,王川繼續說道:“趙哥,你有把握在酒桌上贏了姓何的嗎?”

    聽到王川這樣說話,趙二彪看了看王川反問道:“川子,咱們兩個人應該沒在一起喝過酒吧?”

    王川想了想說道:“趙哥,你不說我還真沒有意識到,咱們兩個還真的就沒在一起喝過酒!怎麼了?趙哥,你的酒量到底行不行呀?”

    趙二彪哈哈一笑說道:“聽你這麼問就知道咱們兩個人肯定沒在一起喝過酒,要不然你不能夠問這麼愚蠢的問題!你想想,我的酒量要是不行的話,剛剛我能夠答應的那麼痛快嘛!”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王川語氣稍稍放鬆了些,對着趙二彪說道:“趙哥,要是這樣的話,我就放心了!趙哥,你能夠喝多少呀?”


    趙二彪想了想對着王川說道:“川子,你趙哥最厲害的兩樣本事你知道是什麼嗎?”

    “不知道!是什麼呀?”

    “你趙哥我最厲害的兩樣本事就是喝酒和給母牛口*交!”

    帝國重器 :“趙哥,喝酒我能夠理解,你說的給母牛口*交是什麼意思呀?”

    趙二彪哈哈一笑,然後對着王川說道:“川子,你還太年輕,這個都不知道,就是吹牛逼唄!哈哈•••••••”

    “趙哥,你懂得太多了!哈哈•••••••你到底能喝多少呀?”

    趙二彪想也沒想的對着王川說道:“多了不敢說!一頓飯喝上三斤白酒不成問題!”

    “牛!趙哥!你太牛啦!趙哥,這麼說咱們的第一筆生意就是成了,而且還是以七十個百分點成的!真不錯!”

    聽到王川這樣興高采烈的說,趙二彪朝着王川擺了擺手,然後說道:“沒這麼簡單!姓何的既然敢提出在酒桌上解決這個問題肯定還是對自己很自信的!這肯定會是一場硬仗!不會那麼簡單的!”

    “趙哥,既然這樣的話,會不會有點兒冒險?”王川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稍稍擔憂的朝着趙二彪問道。

    “沒辦法!這應該是每一個新成立的公司都必須經歷的吧!”

    “可是,趙哥,即便是我們贏了,能夠拿到其他公司百分之七十的費用,我們應該也不會掙多少錢的吧!”

    趙二彪看了看王川說道:“你怎麼知道百分之七十不會掙錢呀?”

    “我當然不知道!不過,見你說完了以後,姓何的沒有再說什麼我就猜想到了!”

    “確實!扣除掉一系列的開支,確實不剩下多少錢了,不過,我們的第一筆生意要是能夠做好的好,對我們公司的知名度確實是有很大的幫助的!我們公司剛剛開業,主要的還不是掙錢,而是不斷的開拓市場!”

    趙二彪和王川兩個人說說笑笑的便回到了公司。

    剛剛一回到公司,趙二彪便吩咐所有人忙起來,做好接第一筆生意的準備。

    見趙二彪這樣招呼着大家忙起來,信心滿滿的樣子,孫莫愁來到趙二彪身邊對着趙二彪問道:“二彪,談成生意了?”

    聽到孫莫愁這樣問自己,趙二彪嘿嘿笑了笑後,對着孫莫愁說起來了剛剛的事情。

    聽到趙二彪說完了以後,孫莫愁看着忙忙活活的衆人,對着趙二彪滿臉狐疑的問道:“二彪,這樣是不是太草率了!萬一明天要是輸了的話,今天所有的準備不是白費了!”

    傾世仙妃:魔君寵妃無下限 :“莫愁,這叫做置之死地而後生!”

    孫莫愁慢慢的搖了搖頭,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我搞不明白!不過,二彪你說的肯定都是對的,我現在先去給你準備點蜂蜜水什麼的,留着明天解酒用的!”

    見孫莫愁走開了,趙二彪忽的想起了什麼,趕快急急的對着腦海裏的聲音問道:“小萌,你說剛剛的那個何老闆會不會也是五門之中的人?”

    過了一會兒後,小萌的聲音在趙二彪的腦海中響了起來。

    “五門中的人雖然分佈在世界各地,可能生活在周圍,可是,並不是什麼人都可能是五門的人的,再說了,五門中的人也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多呀!那個姓何的不是五門中的任意一門的!”

    “可是,我覺得我身邊還有不少五門中的人呀!什麼公羊、冷美人、杜磊、小林子的•••••••”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小萌語氣無奈的對着趙二彪說道:“你身邊的五門中的人確實是不少,不過,你是例外,因爲你是雷門門主,所以他們想要接近你••••••”

    說到這裏,小萌忽然停了下來,然後對着趙二彪怯怯的問道:“我是不是說到你的痛處了?”

    “我相信他們跟我說的都是真的!”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小萌猶豫了好長時間纔對着趙二彪說道:“我很相信他們說的都是真的,而且,我也相信你和冷美人的關係會變好,因爲雷門和水門畢竟是同一股勢力中的,但是,對於林子軒我是比較擔心的,因爲,他畢竟是火門的,和雷門是對立的!即便你們現在很好,我害怕將來真的發生什麼後,你們要以敵人的身份出現在對方的面前!”

    “我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第二天一早,趙二彪便訂好了一家酒店並點了極爲豐盛的一大桌子菜。

    安排好了一切以後,趙二彪給何老闆打去了電話。

    “何老闆,你現在有空嗎?我已經點好了菜,就等着你過來了!”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電話那頭的何老闆哈哈的笑了笑,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兄弟,你有沒有想好?你不會後悔吧?你要知道,你要是輸了的話,可就能拿到正常付給其他物流公司費用的百分之五十!”

    聽到何老闆這樣說話,趙二彪同樣是哈哈一笑,然後自信滿滿的對着電話那頭的何老闆說道:“何老闆,你放心,我趙二彪是個漢子,說話算話,一言九鼎!我要是輸了肯定會接受這個條件的,不過,何老闆,我要是贏了的話••••••”

    說到這裏,趙二彪故意拉長了音調,等着何老闆的反應。何老闆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兄弟放心,我姓何的也是一條漢子,說話算話!”“何老闆這樣說話的話我就放心了!哈哈••••••”

    趙二彪深知,何老闆能夠這樣說話顯然是因爲對自己的酒量充滿了信心,同時也必將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和何老闆交代明白了時間地點以後,趙二彪便坐在餐桌前等着何老闆的出現。

    見趙二彪只是微微的閉着眼睛,一句話不說,趙二彪身邊的王川知道趙二彪這是在養精蓄銳,爲一會兒的大戰做足準備,一會兒畢竟是“刀光血影”,一場慘烈的大戰。

    趙二彪沉默了好一會兒,忽的微微的擡起頭來對着站在自己身邊的王川問道:“川子,你覺得今天我能贏嗎?”

    王川自然知道喝酒的時候心情很重要,所以,一聽到趙二彪這樣問自己,王川趕快對着趙二彪說道:“趙哥的酒量肯定沒有問題,想要贏那個姓何的一點兒問題也沒有!相信趙哥能夠贏來咱們二彪物流有限公司的第一筆生意!”

    趙二彪哈哈的笑了笑,然後對着王川說道:“說實話,我平時不少喝酒,可是,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沒有遇到過一頓酒決定一筆生意的情況,心裏面多多少少的還有一點點的緊張!”

    王川鼓勵着趙二彪說道:“趙哥,你現在緊張我能夠理解,不過,你的緊張肯定都是多餘的,因爲你今天肯定能夠贏,你的酒量自然不用說了,一般人不是對手,再加上咱們來之前不是已經吃了好大一碗肥肉,喝了慢慢一大桶的酸奶嘛!這些東西都能夠減輕醉酒的程度,再說了,我這裏還有一大瓶的蜂蜜水,留着喝完解酒用的!放心吧!咱們肯定能夠贏的!”

    “噓••••••這話可千萬別讓姓何的聽到,要不然他該說咱們耍賴了!”

    見趙二彪這樣對着自己說道,王川不以爲意的對着趙二彪說道:“趙哥,你實在是想太多了,咱們做這些準備還是少的,那個姓何的做的準備肯定不比咱們少!”

    “川子,我一會兒要是喝多了,你可不要讓我出醜哦!”

    “趙哥,你放心吧!你的醉態我不會讓任何人看見的!”

    “那就好!那就好!我再休息一會兒!”

    這般說完話後以後,趙二彪便又閉上了眼睛,微微的低着頭,陷入到了深思。


    趙二彪閉目養神了好一會兒後,忽的聽見有人敲門。

    一聽到有人敲門,趙二彪慢慢的擡起頭來,對着王川使了個眼色,示意王川進入到戰備狀態,然後便去開門去了。

    “何老闆,快請進!快請進!等你好久了!”趙二彪一開門見是何老闆便趕快對着何老闆這樣說,一邊說一邊向裏面讓着何老闆。

    “二彪兄弟太客氣了! 妻不可擋,國民男神寵上天 !”

    何老闆和趙二彪一樣,也帶了個膀大腰圓的人在身邊,想必也是爲了在自己喝醉之後照顧自己的。

    “二彪兄弟,你看看,真是讓你破費了!實在是破費了!這慢慢一大桌子的菜!”

    聽到何老闆這樣說話,趙二彪哈哈一笑,然後對着何老闆說道:“何老闆這說的是哪裏的話,我們做爲晚輩的,一定要表示表示,再說了,這一桌子也不是什麼好菜,讓何老闆見笑了!見笑了!”

    “二彪兄弟果然是好爽之人!何某實在是喜歡的很!喜歡的很!”

    此時的趙二彪和何老闆兩個人完全沒有了昨天見面時的劍撥弩張,咄咄逼人,更多的是禮讓謙卑,來往恭維,特別是趙二彪,因爲趙二彪明白,不論相處的本質是什麼樣的,表面上一定要和和氣氣的,這也是爲商最基本的原則。


    趙二彪一邊讓王川將包間的門關嚴實了一邊對着何老闆說道:“何老闆,這家飯店的菜特別的好吃,你嚐嚐,特別是這個水晶肘子,晶瑩透明,肘肉透爛,肥而不膩,清爽適口,不僅這樣,它還有填腎精、健腰腳的作用,是男人的••••••”

    趙二彪的話說到這裏,朝着何老闆內涵的笑了笑,而何老闆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也是內涵的迴應一笑。

    不過,雖然聽到趙二彪這樣說,何老闆卻並沒有下筷的意思,而是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兄弟,有機會咱們兩個一定好好的到這家飯店吃上一頓,不過,絕對不是今天,因爲,咱們今天的目的是喝!可不能夠忘了今天的正事兒呀!”

    聽到何老闆這樣說話,趙二彪心中暗罵了一聲,然後笑着對着何老闆說道:“既然何老闆這樣說的話,我也就不說別的了,咱們怎麼喝呀?”

    一邊這樣對着何老闆說道,趙二彪一邊從酒桌下面搬出了滿滿一箱子的白酒。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