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何況,她還從江寂塵那裡習來了太古封禁術。

    江寂塵從太古失落神通古殿,得到的不僅僅只有太古神通,還有太古陣法、太古解封和封禁術、太古煉器法、太古煉丹術等等,一切應有盡有。

    他現在只傳給了楊雪瑤和藍靈萱。

    楊雪瑤本是九天第一女帝者的分身,見識非凡,自不用說,修行起來極快上手。

    藍靈萱,覺醒了太古族的血脈,修習太古神通,更是得心應手。

    她們雖然都無法與江寂塵相比,但也是極為不凡了。

    因此,楊雪瑤、藍靈萱現在絕對是眾人實力中最強的存在。

    只是一直因為有江寂塵在,她們鮮有出手的機會而已。

    「嘿嘿……太古封禁術,倒也不凡,可惜道行還太淺了些,阻擋不住我們。」

    就在這時,一道森然的聲音響起。

    隨後,一道劍光凌空浮現,斬落在封禁天地中。

    啪!

    楊雪瑤隨手布置的封禁天地被破開,一群修士得已解脫出來。

    而這時候,虛空之上,出現了一群氣息極為強大的修士。

    以四人為首,竟然都是偽帝境的存在。

    剛才出手之人,是一名背劍劍士。

    他的劍意無比的凌利,一些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都覺得目光刺痛。

    「原來是你們在背後搞鬼。」

    楊雪瑤看著這些神聖派、凌家、天藏宮、蒼穹拍賣會的修士,淡淡地開口道。

    「是我們在背後策劃,但那一切也是事實。」

    「交出半廢之人江寂塵吧,我們可有很多帳要跟他算呢。」

    神聖派的隊伍首領苗青冷笑道。

    「這城主府,現在屬於我們的了。」

    「還有,你們現在就是我們的俘虜了。」

    「若敢反抗,死!」

    天藏宮隊伍首領段可森然的說道。

    「嘿,江寂塵這傻逼,沒有進行天封儀式,便無法調動封蒼城的陣法力量。」

    「所以,我們根本無懼,隨意進入這封蒼城。」

    蒼穹拍賣會隊伍首領丁揚嘲諷道。

    凌家的背劍修士凌朝,則冰冷地道:「我凌家與江寂塵有大仇,必殺之。」

    來人的意圖很明顯!

    而那些被煽動,沖入城主府的封蒼神城修士,此時才清醒了過來。

    他們被當作槍使了!

    被神聖派、凌家、天藏宮、蒼穹拍賣會用來作探路。

    但是,哪怕知道,他們也是敢怒不敢言,因為這四家都是九重天的頂尖勢力。

    隨手,都可以把他們碾壓成渣。

    而且,這四家都出現了,那麼城主府中的一切好處,自然也就沒有人他們的份了。

    封蒼神城中的那些勢力修士,此時也臉色難看。

    想不到最會竹藍打水一場空,白忙活、空歡喜了一場。

    楊雪瑤等人,站在大廳中,與神聖派、凌家、天藏宮、蒼穹拍賣會的修士對峙著。

    她們很淡定,沒有一絲慌亂、懼怕之意。

    甚至,眼神之中,看著他們,充滿了嘲弄之意。

    這一瞬間,四名首領修士苗青、段可、凌朝、丁揚心中忽然生出一絲不安之意。

    「你們真的以為,封蒼城可以隨意進出么?」

    這時候,一道道淡漠的聲音響起。

    隨後,江寂塵身影浮現在眾人面前。

    看到江寂塵,苗青、段可、凌朝、丁揚等人臉色不由得變了一變。

    他們根本沒有想到,江寂塵竟然可以在他們毫無所覺的情況下出現。

    而且,他們現在竟然感應不出江寂塵的具體修為。

    「江寂塵,你已經是一個半廢之人,不必以隱藏修為來裝神弄鬼了。」

    凌朝冷冷地道。

    「半廢之人,你是在說我么?」

    江寂塵冷然一笑道。

    然後,他突然動了。

    驀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凌朝竟然已經落入了江寂塵的手中。

    他被江寂塵捏著脖子,拎離了地面。

    「這…….」

    這一瞬息,所有的修士,大驚失色。

    特別是段可、苗青、丁揚三人,根本沒有捕捉到江寂塵行動的軌跡。

    對方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他們根本無法反應過來。

    而且,偽帝者凌朝,在江寂塵竟然弱小如螻蟻一般?

    (本章完) 這一幕,完全震住了所有的修士。

    同時,他們的心中不由自主的升出了恐懼之意。

    之前,秘寶動人心,以為江寂塵已是半廢之人,所以他們才敢出手,聽人煽動,衝殺入城主府。

    但現在,竟然是這樣的結果。

    先不說,他們完全是被利用,被當槍使。

    神聖派、凌家、天藏宮、蒼穹拍賣會四大勢力出現,也根本不是他們能夠反抗的。

    這也夠慘了!

    但這還不算什麼,畢竟就算是被四大勢力利用了,但也不致於殺了他們。

    可是,現在江寂塵並不是像傳言中的半廢。

    此時,明明的完好、巔峰狀態,比從前還要強大。

    偽帝境修士,在他面前,也是不堪一擊。

    「之前,習然神官說的話是真的,並沒有騙我們。」

    這時候,有人突然想起了之前習然說過的話,說江寂塵在閉關突破。

    他們竟然不信,他誤聽謠在言,說江寂塵半廢!

    這絕對是在找死!

    想起江寂塵之前屠滅簡家的情形,所有的修士,心底只有無窮的恐懼之意。

    「快,趁江寂塵與四大勢力對峙,我們立刻退走。」

    那些封蒼城的修士神色難看的大叫道。

    嗡!

    只是,一眾修士,剛有所動作,一片片封禁之光落下。

    瞬息之間,把他們全部籠罩其中。

    是太古封禁術,楊雪瑤出手了。

    但明顯,當下的才是真正的太古封禁術。

    暖沁後宮 便是凌朝的劍氣也必然無法破開。

    之前,楊雪瑤是故意為之,並非動用真正的太古封禁術力量。

    江寂塵這時淡淡地開口道:「你們在暗中算計布局,我又豈會不知?」

    「只是,本公子想一網打盡而已。」

    「所以,才配合你們演了這一齣戲。」

    「說實話,你們真的是太弱了。」

    江寂塵說話之間,手上的力量突然之間迸發。

    噗!

    凌朝根本沒有任何的懸念,當場爆碎開來,身死當場。

    四周圍觀的修士,看到這一幕,心底皆感發寒。

    凌朝,是一名偽帝境的無上劍客。

    出場的時候,劍光耀世,一劍斬開封禁,何等的威風驚人。

    但現在,如同一隻螻蟻一般被江寂塵捏爆了。

    「可怕,新來的城主,不愧是天決賽第一名,並且還是從第一重天,一路打到第八重天,猛到極點。」

    一眾修士,發出了這樣的感嘆。

    而此時,江寂塵隨手捏爆凌朝之後,神色未有一絲變化。

    但凌朝的一群手下,神然已經大變。

    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他們想不到,自己平時極是畏懼的首領,竟然隨手被江寂塵捏爆,這讓他們未戰心已怯。

    「江寂塵,你可知現在是與我們凌家為敵,在九重天超級大勢力面前,便是帝者都是渣渣,何況是你?」

    這些凌家的修士,顫著聲音道。

    只是,連他們的首領,偽帝者境的劍客修士,都被江寂塵隨手捏爆。

    所以,他們的話,對江寂塵不會有任何的震懾作用。

    甚至,此言只會讓他們死得更快。

    只聽到江寂塵冷然一笑道:「你們不是說我一直沒有進行天封儀試么?」

    「今日,便殺光你們,以血祭天,封我稱號。」

    江寂塵的話,冷酷無情,只讓凌家的修士,瞬間面如死灰。

    「逃!」

    凌家修士驚恐大叫一聲,極速後退,欲退出城主府大廳。

    鏘!

    但是下一刻,一道劍聲鳴動,震蕩天地間。

    五嶽劍氣!

    大五行劍氣!

    兩式太古劍技神通,同時爆發,漫延向前。

    噗,噗,噗…….

    下一刻,一道道身影從虛空中跌落下來。

    江寂塵的劍氣,準確無誤的落在他們的身上,擊在他們道體的要害處。

    無人可以避開。

    江寂塵現在就像收割稻草人一樣,這些欲逃走的凌家修士,統統被斬落,統統身死。

    一具具屍體,落在地上,血水染地。

    這一幕讓人看得觸目心驚。

    也直到這一刻,他們才想起,眼前的青年,可是滅了簡家的兇狠人物。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