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但想歸想,秦一白卻還是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被這小祖宗霸佔的右胸,這傢伙都成了精了,可怠慢不得啊!

    可就在這時,一股如末日來臨般的恐怖氣息從西南方向沖天而起。一聲神識的咆哮傳遍了整個空際,其聲直透蒼穹、連綿不絕。

    隨着大地的瘋狂震動,方圓百里之內的建築竟是如紙糊般的瞬間損毀了大半,期間夾雜着無數倭人痛苦哀嚎的慘叫。只這短短的一瞬,死於非命的倭人怕不就要數以百萬計。

    秦一白的神識卻是清晰的感應到,一道強大的神識正飛快的向他所立之地趕來,那咆哮聲初起時尚在百里開外,而瞬間便已拉進到了五十里遠近。

    靠!尼瑪的一定是那鬼母發瘋了,跑吧!

    這神胎之與鬼母,就如秦曉瑩之與秦一白一般,你說他能不發瘋麼?

    一時間,秦一白卻是把空遁神行施展到了極致,再無一分保留。他可知道,如果自己一旦落到了這鬼母手中,恐怕想死都不成。是以,空遁展開之下,幾乎瞬息未停,眨眼間便已連番的遁出了百里開外。

    可秦一白還是遠沒有料到這九子鬼母的恐怖程度。

    當他已經逃到兩百里開外時,只聽到神社方向又是一聲歇斯底里的怒吼想起。想來是那鬼母大神已經看到了其神胎的慘狀,故而憤怒欲狂了。

    隨着這一聲嚎叫,九子鬼母龐大的神念竟瞬息間籠罩了方圓五百里之地,轉眼便已發現了秦一白的蹤跡,仰天嘶吼一聲,便向秦一白直追而來。

    此時,這九子鬼母卻是已經有了要吐血的感覺了。

    從神胎之處所殘留的氣息來看,必定是這正在逃跑的傢伙毀了自己的神胎聖像無疑。

    可這怎麼可能呢?自己的神胎她可是十分清楚,裏面佈置了六十四處防禦陣法,如果沒有大成境界的修爲,根本就難以損傷分毫。可就前面逃跑的那小子,連化神的境界都還沒到,他是憑着什麼把自己的神胎給毀了呢?

    這鬼母本以爲,有什麼超級人物察覺了她奪魂練功的行爲,故而尋上門來毀了她熔鍊魂魄的神胎。

    先前她還有些忐忑,而此時確定了毀她神胎的,竟是秦一白這麼個小小的低級修者,她卻是更加的癲狂了,真有一種陰溝裏翻船的感覺。

    “哪怕你是超級大能也好啊,也叫人有點心理安慰是不是!”

    是以她的神識在這無法排解的激怒之下,竟如閃電一般向秦一白直射而去。

    可這九子鬼母顯然也是沒有料到,以秦一白這麼一個修爲還沒到達化神境的修者,竟然能夠施展出如此玄妙的空間遁法。

    雖然每次遁出的距離,只有區區十幾裏之遙,但這十幾裏之間,竟然沒有受到時間和空間的任何束縛,也即是忽略了時空法則,沒有耗費一點兒時間。

    所浪費的一點功夫,也只是兩次空遁之間的空隙之處,這卻顯然是秦一白神識還無法及遠之故了。

    就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秦一白已經又遁出了百里遠近。

    這鬼母的速度雖是極快,眨眼間便已追出了兩百里,此時距離秦一白也只百里之遙了。可以目前的形勢看來,等她追到秦一白時,怕是早已過了五百里之外。

    而這鬼母由於正在煉製一件無比重要的法器,是以只能以神識追擊秦一白,她的本體卻是無法離開老巢半步。可她的神識由於正在參與煉器,故而如今也只能鎖定這方圓五百里之地,如果秦一白一旦逃出了半徑五百里之外,她便再也無能爲力了。

    所以,這九子鬼母在焦急之下,神識扭動間竟已化成了她的本體摸樣。但見她高有三十餘丈,相貌正與被秦一白劈成兩半兒的神胎相仿,只是現在看來,卻更有一種魅惑衆生的天然媚態。

    但見她一邊急速的追向秦一白,而一邊右手一揮,在她纖纖玉手之中,竟幻化出了一支足有十丈長短的長矛。此矛遍體精光流轉,遍佈矛體的符籙陣法閃爍着淡淡的幽芒。

    正在前面拼命飛遁的秦一白,突然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發自心底。就彷彿被惡魔之眼盯住了一般,後心處竟有一種被銳物刺穿的灼痛感。

    九子鬼母神識所化的長矛,只是蓄勢未出便已有如此威勢,可見其威力足以驚天了。

    被這十丈長矛鎖定的秦一白,此時早已是神魂皆冒了,這種生死瀕臨一線的感覺,竟是激起了他體內的無限潛力。

    識海中神魂鼓盪如潮,發動了全部的神識向前方探去。

    二十里!五十里!

    而在達到五十里外時,他的神識卻已漸呈枯竭之勢。

    秦一白的神識,正常的本就只能外放十幾裏,如今在性命攸關之下鎖定了如此之遠,便已是超乎尋常的發揮了。可這區區的五十里對這九子鬼母來說,簡直是如同兒戲,與先前的十幾裏怕也沒有太大分別,根本就逃脫不了鬼母的致命一擊。

    便在此時,秦一白識海空間中漂浮着的、那元古魂種所化的八角神殿突然金光一展,周圍的七彩流光一陣閃動,一絲極其微弱的、若有若無的金光極不顯眼的融入了秦一白的識海之中。

    可隨即,便有一股磅礴的神識之力爆發開來,使得秦一白的神識於一瞬間壯大了百倍不止。神識展動間竟是悠然鎖定了前方五百里外的空間,隨之展開空遁之法,身體便向虛空中鑽去。

    後方,距秦一白還有五十餘里的鬼母,卻是右手一揮,手中那十丈長的長矛脫手飛出,輕顫之中矛體已然影蹤不見。


    而當這長矛再次現身而出時,卻是已在秦一白背心之後。這長矛之速竟是快捷如斯,隱隱然也已有突破時空所限的趨勢。

    此時,秦一白的半個身體已然融入了空間之中,壯大百倍的神識早已發現了突然出現在身後的長矛,但儘管如此,他卻仍是無法閃開鬼母這驚天的一擊。

    這就好比一個小小的孩童,突然間得到了一個大人的魂魄一般。雖然會懂得太多的人生事故,知曉太多的人生經驗,但他那稚嫩的身體,卻還是有許多事情是無法馬上能做到的。

    無法可想之下,秦一白也只能拼盡全力的把身體硬生生地向左橫移了三寸,避開了後心要害,而後,便被這十丈鵝卵粗的長矛透體而過,穿出了一個如茶杯粗細的透明窟窿。而他的身體也在這重擊的推動下,融入了空間之中消失不見。

    九子鬼母一擊得手,便已飛身來到了距秦一白遁走之地二十里外的空間處等候。因她先前所見,秦一白每施展一次遁法的距離,最遠也沒有超過二十里,而在他受傷之下,更是無法超越平常了。

    此時她獰笑着,那本來妖媚異常的面孔,如今看來卻顯得十分陰森可怖。她早已預想了無數種手段,要好好的折磨這可恨的小子,要讓他生不如死!

    “竟然敢毀了自己已經蘊養了百年而幾近成熟的神胎,那就要有接受懲罰的準備!這小小的人類,簡直太可惡了!”

    她已快要歇斯底里了。

    可事情似乎有些不對,這鬼母於獰笑中等侯了足足有兩刻之久後,卻仍然不見秦一白的身影從空間中遁出。輕輕的撫了撫那張足以顛倒衆生的面孔,鬼母的臉上竟是充滿了猶疑之色。

    難道是受傷過重之後,已經無力融合空間壁壘,從而死在了傳送通道中了麼?如果確實如此的話,那這個世界上便再也找不到這個人了。

    而如今,好像也只有這一個合理的解釋了。


    九子鬼母重重的哼了一聲,口中卻是說道:

    “算你小子走運,如果落到我的手中,定然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說罷,便晃了晃她那凹凸有致、曼妙婀娜的魔鬼身姿,風騷地甩了甩頭上的髮絲,悻悻地轉身而去。 五百里外,一處虛空突然的急劇波動,秦一白的身影極其艱難地擠了出來。

    胸背間一個透明的血洞恐怖駭人,已經露出了被擊得絲絲縷縷殘存的肺葉,看起來悽慘無比。而在剛一挪出空間通道後,秦一白便已耗盡了最後一絲精力,重傷之下再也無法保持清醒,一頭便向下方茫茫的大海栽去。

    此處距倭國的京都早已過了千里之遙,四方放眼看去,盡是白茫茫的大海。秦一白的身體便噗通一聲,落入了冰冷的海水之中,向着海底深處落去。

    早已昏死過去的秦一白竟沒有一點反應,傷口之處有一層微弱的金光散發而出,卻是把傷處與海水隔離了開來,顯然是他的混沌神體自主護身的反應。

    而體內的鍛體功訣也及時地運轉起來,內息一轉之後,已把秦一白調整爲胎息狀態。體內所剩不多的元力,便這樣極其艱難地維繫着他的生命之息。

    照此下去,等秦一白體內元力耗盡的一刻,恐怕便也是他命赴黃泉之時了。

    隨着在海水中的深度逐漸的增加,秦一白的身體所承受的壓力便也越來越大,傷處的金光竟是越來越暗淡。本來以他神體之身,這些許的外力根本不算什麼,可如今在重傷之下,而元力又已要損耗殆盡,所以就算是海水的壓力神體也已有些吃不消了。

    就在秦一白傷口處的金光虛弱到馬上便要消散的時候,一聲無奈的嘆息突然的響起在了這海底深處,竟是無視於這滔滔海水的阻力,如在外界空蕩蕩的房間中一般,回聲經久不絕。

    隨着這嘆息聲過後,一點金芒自秦一白眉心處幻化而出,而後逐漸變大,卻正是一直存在於秦一白識海中的八角神殿。

    轉眼間,神殿已幻化到五丈方圓大小,殿門啓處,一股無形的吸力便把秦一白的身體吸入了八角神殿之中。而後,這座七彩流轉的八角神殿,便向深邃黝黑的茫茫海底落去。

    此時的外界,早已是風雨飄搖了。

    九子鬼母出現時的巨大波動,竟然導致了倭國京都圈內無數的建築毀壞,死傷的的倭人不計其數。而外界卻並不知這內裏的原因,只把這一切歸根於一場突如其來的地震所致。倭國本來便是地震多發的國家,所以倒也沒有人表示懷疑。

    ……

    時間,便在這世事的紛紛擾擾中度過,無數的事情發生,也有無數的事件結束,但這一切,卻都和如今的秦一白扯不上半點關係。

    海底深處,數不清的游魚海獸圍繞着光暈流轉的神殿在好奇地觀望,更有些大膽的異類,竟然跑上前去不時的觸碰一下,而後又飛快地逃逸,似乎對這種遊戲頗覺有趣一般。

    昏迷了不知道已有多久的秦一白,終於睜開了雙眼。四下打量一番後,才反應過來,自己竟是在大哥元古魂種所化的八角神殿之中,而且是實體在此,並非只是神識進入。此時身上的傷處早已癒合,便連神識、元力也是恢復如初。

    站起身來後,卻只見元古的分身此時正立於神殿的窗旁,似乎在欣賞着窗外的景色。

    輕輕地走到元古身後剛要說話,秦一白卻一眼看到了此刻窗外的景緻,不由得驚呼出聲。

    只見窗外本應黑暗的海底,在這八角神殿七彩光芒的映射下,深藍的底色中更有七色光暈變幻不停。無數稀奇古怪的游魚及海獸,在這神殿外徘徊嬉戲,竟是如此的美輪美奐,在海洋館中所見實在是無法與此相比。

    好奇之下,秦一白走到了窗邊,一隻手卻是試探着向窗外伸去,毫無阻礙的,一隻右手竟是直接伸到了海水之中。

    當一條膽大的銀色小魚,用它的小嘴輕啄了一下秦一白的手背之時,才讓他相信了這眼前的一切竟然是如此的真切。深藍的海水就這樣溫順的停留在窗外,竟無一滴能進入神殿之內。

    元古的分身見秦一白如同小孩子般奇異的表情,臉上已是微微一笑,不由的輕拍了一下他的後背,道:


    “這又有什麼好奇怪的,以後大千世界、茫茫寰宇中,會有無數的新奇事物讓你見識。只是日後你可千萬不要再如前時的那般魯莽了。你的神體雖然堪稱不滅,但你如今的修爲卻是太低了,根本無法發揮這具神體的諸多神效。如今這世上,能傷你之人實在太多了。”

    秦一白臉上一紅,實在是有些愧對於面前的大哥,囁嚅着道:

    “讓大哥擔心了,都是我太沒用了,竟連那九子鬼母的一擊也接不下,實在是愧對大哥如此的栽培!”

    元古卻是搖了搖頭道:

    “你無法勝過那九子鬼母實在太正常不過了,他如今早已過了大成境界,已是入了渡劫之境了。想來,如果不是他的本體無法前來,恐怕你這次便危險了。”

    說着,又點頭滿意地看着秦一白。

    “而你已是不錯了,尤其你自身領悟的那空遁之法,足以堪稱空間挪移中的絕妙神通。一旦你神識大成之後,便可以倚仗此術瞬息千萬裏,這宇宙雖大,到時你也儘可以來去自如。”

    秦一白聽到這渡劫一詞卻是有些敏感,不由有些驚奇的問道:

    “渡劫!那豈不是就要成仙了麼?可不知那仙界到底在什麼地方?”

    “哈哈哈,成仙?那只是你們俗世的說法罷了。什麼是仙呢?如今的你難道不是仙麼!在凡人眼中,你們這些身有異能的修者,豈不是都是神仙麼?”

    元古聽到秦一白的說法,不由有些忍俊不禁的笑着。

    “至於那仙界麼,其實便是達到一定境界的同類修者們,爲了免除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而單獨開闢的聚居地罷了,並沒有你想象的那般神祕,只是這修者多了之後,自然便有一些等級的劃分罷了。”

    說到此,元古微一頷首便又道:

    “這類修者聚居的地方實際上有很多,但規模比較大的卻是僅有六個,那便是仙、鬼、妖、魔、佛、道分別爲主的修者聚居之地。其中,所謂的仙界,卻是這六界中最爲龐雜之地,其內有無數的異類修者雜居,因此其形勢也便顯得更爲複雜了。”

    秦一白聞聽元古說出這鬼界之後,早已不顧了其它,急忙追問道:

    “大哥,那鬼界可是鬼國所在麼?你知道這鬼界該如何才能到達麼?

    看了秦一白一眼,元古卻是搖了搖頭,秦一白這段時間的所爲他早已看在眼中,此時怎能不知他所思所想,是以頗爲無奈的道:

    “沒錯,這鬼界便是鬼國鬼宗一族的棲息之地。其地因爲陰寒靈力充盈,所以裏面聚集了大量的鬼修者。但這鬼修也不見得都是鬼魂之體,也還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因爲體質陰寒,所以修煉了鬼宗祕法的人類或者是妖獸之類存在。”

    此時,元古頗爲擔心地看着秦一白,眼中憂意不言而喻。

    “以你目前的修爲,我認爲你還不適合前去鬼界一行,這與找虐沒有什麼分別。你現在應該儘量增長自己的見識,並盡力提升修爲,等達到魂體合一之境時再去也不遲。六界雖然不易亂闖,但那許多的小界你倒不妨去走一走,如此將會增加你的閱歷及感悟,你現在所缺的便是這閱歷於經驗了。”

    秦一白聽元古如此勸說,心中雖然有些不願,但也知道大哥所說的確也是實情。自己現在連九子鬼母的一招半式也承受不了,如果到了那鬼宗的大本營,還不得被當成沙包啊!是以也便點頭應道:

    “大哥教訓的是,您放心,如果實力不到,我一定不會魯莽行事的。”

    見秦一白點頭應下此事,元古便又說道:

    “在大盤境之時,本以爲給你打好了基礎便已足夠,卻是真的忽略了你在俗世時養成的思維方式了。看來一些粗淺的東西還是要傳授你一些,才能把你的思維轉換過來啊!” 一提起這事兒,元古便是一陣肉痛,此時已是有些無奈的搖着頭,隨後道:

    “看你這段日子以來,智慧之葉已經使用了不少,像你如此的用法,對那些凡人僅能起一些微小的作用罷了,根本無法發揮出此葉的最大功能,簡直就是極端的浪費。索性今日就傳你一些煉製丹藥的方法吧,免得你不知什麼時候便把這智慧之葉給敗光了。”

    一句話已經說得秦一白有些無地自容了,期期艾艾地卻是說不出話來。

    元古見了只有些好笑,於是便也不再深說,轉而便說起了丹藥的煉製之法。

    “煉製丹藥一途,可謂千變萬化,全賴煉丹之人的心意變換。而在我看來,世上丹藥卻不過分爲三種境界。第一種便是實丹之境,此時練成之丹藥,乃是提取藥物之實物精華而成,世上所傳的丹藥,大概全是屬於此類,是爲下品。”

    “而第二種是氣丹之境。此時所煉製的丹藥,卻是提煉了藥石之中的藥氣而成。此種境界的丹藥有色而無形,服食後效用極快,且相對的弊端極小,可稱中品之丹。”

    “這第三種則是神丹之境了。此種境界的丹藥無形無色,乃是提取藥石中的藥性爲用,一旦服下這種丹藥可以說是立竿見影,神效無比。”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