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0 日 Comments (0)

    估摸著有人進入了攻擊範圍,少年手中雙劍連連揮動,一道道離體期的強橫荒力激射而出,向下面的人落去。

    嗤嗤……

    當即便有兩名出體中期的衝擊者躲閃不及,被擊落了下去。與此同時,有祭祀抓住機會,幾道法術便釋放而出。

    揮劍斬斷數道法術,少年繼續以離體的荒力攻伐著衝擊者。在擊殺五名衝擊者之後,終於有人衝到了近前,短兵相接!

    少年手中的兩柄短劍飛舞,化作銀光團團,將三道鐵鏈周圍防守的滴水不漏。時不時便有一柄短劍擊出,宛若毒蛇吐信般,帶著一名衝擊者的性命。

    費力的斬殺著一名又一名敵手,羅林心中鬱悶的吐血。放在平時,這些弱得可憐的傢伙怎麼敢找自己的麻煩?也就是在這靈界中不會真的死亡,再加上最後登臨荒戰台的人大量的靈能賜予,才會有這麼多的人不要命吧?

    看著只剩下最後四個人了,羅林鬆了一口氣,終於能在消停一會兒了。有三個人落在後面,只有面前這名手無寸鐵的少年避過了自己的所有攻擊,來到了自己身前。

    沒有在意,羅林一劍揮下,向著少年斬去。劍上附著著離體期的強橫荒力,在羅林看來,這一擊便可將少年擊落岩漿深淵。

    然而下一刻,少年的眉心浮現出一枚古符,數道極為凝練的荒刃向著羅林襲去。羅林猝不及防之下,被荒刃劃過喉嚨,消散為點點光雨。臨死前,羅林還不明白,少年為何如此強大。

    羅林消失后,地上只剩下了兩柄明晃晃的短劍、一副一級戰甲。這是試煉位面的法則,死亡之後會掉落裝備。

    縱身一躍,北辰宇站在荒戰台上。下一刻,一道土黃色光柱衝天而起,代表著這座荒戰台上的人是出體後期!

    還在下面的三個人愣住了,其他試煉者也愣住了,包括其他荒戰台上的人,也都愣住了。土黃色的光柱,在十五道綠色、青色光柱中格外扎眼。

    「有人成功了?」這是所有人的第一個想法,要知道,這是很難的,可是居然有人成功了?!

    第一個想法落下,眾多還未佔據荒戰台的試煉者便先是一怔,又全部向著北辰宇這座荒戰台衝來:

    「大家上啊!把那個出體後期的荒者斬了,我們就有荒戰台了!」

    「……」

    看到這一幕,靈界外的人們皆是變色。這怎麼也有兩百人吧?其中還大都是出題後期。

    柯夜雪臉色一變,這麼多人都上,哪怕不敵,一bobo人堆也能堆死!柯家主也面色微變,北辰宇可是柯家的希望!這樣死去,未免有些憋屈。

    至於張家主,以及那名方才嘲諷過柯家,有被北辰宇將弟子斬殺的強者,則是流露出快意之色。

    其他荒戰台上的眾人看到這一幕,都是愣在了那裡。

    一座荒戰台上,偷襲北辰宇二人,後來又逃脫的少女皺了皺瓊鼻,不滿道:「壞蛋總算幹了件好事。」

    柯夜風則是臉色大變,對北辰宇喊道:「用不用我幫忙?!」

    北辰宇搖搖頭,柯夜風也沒有多說什麼。北辰宇的強大他可是深有體會,對北辰宇還有著那麼一絲信心。

    看向了不斷衝上來的人,北辰宇體內戰意又開始暴漲。既然躲不過,那就痛痛快快的戰吧!

    看著首先衝上來的那三人,北辰宇準備著戰鬥。自從光柱出現后,北辰宇發現自己的精力強盛了許多,眼角餘光掃過玉板,只見玉板上多了一行小字:

    荒戰台的祝福:增加身體機能五成。

    心下一喜,剛才在擊殺那少年的時候,北辰宇就感覺到那人比普通的離體期荒者強出不少,原來是因為這個。有了這個類似於法術一樣的祝福,北辰宇的信心更加充足。

    這時,那三名試煉者也沖了上來,其中一人獰笑道:「哈哈哈……小子不錯!讓給我吧!」

    「哼!」北辰宇冷哼一聲,登上荒戰台之時,他便將符文收斂了回去。面對區區三個人,還不需要浪費天賦能量。高超的戰技再加上增幅后的身體機能,對付這些人綽綽有餘。

    咻咻!!

    北辰宇飛起兩腳,將殘留的兩柄短劍踢飛出去。短劍向著開口的這人激射而去,勢大力沉,瞬間便將那人的身體洞穿。下一刻,他便伴隨著慘叫聲,向著熔岩深淵墜落而下。

    隨後,北辰宇有雙手連動,數道達到「融會貫通」級別的荒刃激射而出,向著剩下的兩人落去。那兩人匆忙出招抵擋,但是他們掌控的不過都是一品戰技,並且掌控程度不及北辰宇,絕對實力也比不上,當即便被轟下熔岩深淵。

    這邊是守台的好處,來攻擊的人站在粗大鐵鏈上,不需要將之殺死,只要擊落就可以了。 雖然二煉兵器對葉銘沒有難度,但卻十分耗費時間,也很耗費精力,畢竟要用靈力在兵器上刻下陣圖,還要加入礦物提升品質!

    直到夜幕降臨,葉銘也直接所有兵器冶煉一半,這一半全都由頂級凡兵進階爲靈兵。而且葉銘還挑選了一把長槍,這是最好的一柄靈兵,是他專門爲自己準備的!


    黑鐵槍古樸無華,猶如凡鐵打造的普通兵器,不過只有持在手中才知他的不凡,因爲光是重量就有千斤,還沒有那個後天武者能揮舞得起來。

    “阿福,你暗中去宣傳一下,以後我們的當鋪就叫小鬼典當,什麼都可以交易!”葉銘離開時開口吩咐阿福,畢竟他原本就是爲了做交易,現在完成了,不可能將其棄之。

    “知道了少爺,阿福一定會圓滿完成任務!”阿福很機智,他知道該如何去宣傳,要讓全城人知曉又得非常隱蔽。

    隨後葉銘離開,他相信阿福會完成好自己交代的事。

    刺客聯盟!

    還是如往常一樣陰暗冰冷,不過今日又有一個不速之客闖入…

    “佐宇先生,這就是帝國前十的殺手,易大人!”磐石城刺客聯盟管事恭敬的領着熊勇來到佐宇身前。

    佐宇!被逐出葉家後並沒有離開磐石城,反而是直接來到刺客聯盟。

    雖然刺客聯盟的據點號稱最隱祕的據點,交易都是靠線人。

    但這所謂的“隱蔽”也要看對什麼人,像佐家這樣的親王家族,磐石城不過一個三級城市。這裏刺客聯盟的據點他們一查就知道!

    可以說,天藏帝國的刺客聯盟,除了最主要幾個據點外,其它小據點的位置對帝國頂級勢力來說都不是祕密。

    “你找我有什麼事?”熊勇直接坐下,面無表情開口。

    他認識佐宇,是公主親衛騎士之一,不過如今看他狼狽樣顯然是出了什麼事!熊勇雖然記得佐宇,但佐宇對他顯然沒印象,不然還不知道佐宇敢不敢繼續就在這。


    “我要請你幫我殺一個人,報酬任你出!”佐宇咬牙切齒,葉銘將他打傷,若是不出這口氣,他根本不甘心離開葉家。

    “誰!”熊勇冰冷吐出一個字,這種生意他接過太多了,他早就麻木了。

    “葉家,葉銘!”佐宇咬牙切齒開口,眼中露出仇恨!

    熊勇立即就蹙眉,感覺這期間有些古怪,但還是點頭答應下來。

    佐宇見熊勇點頭,立即臉露笑容,在他看來,葉銘已經必死無疑了,畢竟殺手前十“易”的威名他還是聽說過的,他不相信葉銘一個後天武者能躲過易的暗殺~

    佐宇留下定金,臉露猙獰的離開,葉銘要死,葉家他也不打算放過,等此次事了,他必將率領佐家強者踏平葉家。他要血屠葉家全族,殺個雞犬不留,以報他斷臂之仇。

    佐宇離開後,熊勇也目露冷芒的消失。


    “葉家!我要你們不得好死…”佐宇離開刺客聯盟後咬牙切齒開口,心中仇恨的火焰正在熊熊燃燒。

    突然,一柄長劍從黑夜當中刺出,無聲無息又迅如閃電。斬下佐宇頭顱時佐宇還帶着獰笑,可見這一劍的速度之快,下手之狠!

    熊勇提劍走出,看了一眼躺在地上鮮血如泉涌的無頭屍,他什麼也沒說,只能怪佐宇找錯了殺手。

    “反殺僱主可是大忌,若是傳出去你會被整個聯盟追殺!”此時幻神也出現了,看着死不瞑目的佐宇,神色複雜開口。

    “你若是願意,可以散播出去!”熊勇沒有絲毫畏懼,神色平淡的收劍離開。

    幻神只有無奈搖頭,要她傳出去,這可能嗎?

    今天葉銘離開地下城還算早,天色還未暗,一人走在大街上,有着說不出的愜意。

    “請問葉家怎麼走?”葉銘被一人攔住問路,不過問的卻是自家位置…

    葉銘無語的看了對方一眼,發現自己攔住自己的人他還有點印象!

    居然是上次勇者殿堂看到的那個少女…

    上次葉銘閒得無聊就去勇者殿堂走動,而那次他看見一個大鬍子去調戲一個少女,最後被少女傷了手掌後狼狽離開,而那手持光束劍的少女就是眼前這位。

    葉銘打量了一下眼前這位少女,還真的是國色天香,難怪那大鬍子會去調戲對方!

    不過少女年齡太小,也就與葉銘差不多,比葉銘矮一點,嬌軀還沒發育成熟,這一點就比夢軒差遠了,所以葉銘對少女也沒啥興趣。

    “喂!”少女蹙眉,見葉銘沒有回答反而一直打量着自己,她心中不喜,忍不住嬌喝一聲。

    呃…葉銘醒悟,臉上尷尬一閃而逝,他也感覺自己不對。

    “走吧,我是葉家的人,我也正好回家,我可以帶你一程!”葉銘雖然不知道少女身份,但知道她與皇室有關,去葉家也應該是找拉菲公主殿下。

    少女不由露出懷疑,上下打量着葉銘,如同審視葉銘是不是人販子一般。

    葉銘氣結,自己這麼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看起來像是壞人嗎?

    “不信拉倒!”葉銘生氣了,撂下一句話就轉身氣沖沖的離開。

    “等一下,你叫什麼名字?”少女見葉銘離開,連忙追了上來。

    “葉銘!”葉銘很不爽的說出自己的名字,悶頭趕路,不想理會這小丫頭。

    自己堂堂一位帝國第一煉丹師,居然被一小丫頭片子懷疑,這如何不讓他氣惱?

    “葉銘,我要和你決鬥!”沒想到少女聽到葉銘的名字後立馬止步大喊了一句。

    葉銘走路一個踉蹌,不由回頭看去,這位姑奶奶又是鬧哪出?自己似乎沒得罪她吧!

    “葉銘,我以帝國騎士的身份向你挑戰,拔出你的戰劍,接受我的挑戰!”少女又拔出她那把標誌性的劍柄,指着葉銘一臉嚴肅的開口。

    少女這一聲大吼將周圍行人全都吸引過來了,衆人圍着兩人指指點點,葉銘不由苦悶,心中暗歎今天怎麼這麼多事?

    “小妞,小爺我不用劍!只有一把還沒有用過的黑色大槍,你要不要我出槍戰?”葉銘臉帶齷蹉笑容,故意做了一個下流的腰部運動。

    “哈哈哈…”葉銘的樣子立馬讓周圍男同胞發出會意的笑聲。

    少女羞憤,秀指指着葉銘,氣得渾身顫動:“你…你…下流!”

    “說什麼啦,你這丫頭怎麼說話的?我說的黑色大槍槍是這柄!”

    葉銘神態中的齷蹉盡去,取出納戒中自己煉製的“黑色大槍”一臉鄙夷的對少女開口。

    “哈哈哈…”葉銘如此作態,點明瞭是故意調侃少女,男同胞不由再次大笑。

    “對呀!女娃娃,這小兄弟說得槍不是你心中想的那把。”

    “沒看出來呀!你這丫頭年紀不大懂得到挺多,不過怎麼這麼不純潔嘞?”

    “女娃娃,此槍非彼槍呀!”

    ……

    周圍鬨堂大笑,一句句調侃的話語說得少女面紅耳赤,不過又不知該怎麼出口反駁。

    “葉銘,你混蛋!我要殺了你…”被氣得快發瘋的少女最後將怒意全都轉移到葉銘身上,拿出光束劍神色激憤的殺向葉銘。 第十六章斬斷鐵鏈得降福

    北辰宇屹立在那裡,腳下是染血的漆黑荒戰台,順著視線望去,三道烏光爍爍的鎖鏈衍生而出,直到上百丈外的熔岩深淵邊緣。在熔岩深淵的邊緣,是二百多名試煉者。宛若戰神般屹立在荒戰台上,北辰宇等待著那些人的衝擊。

    眼角的餘光掃過,北辰宇突然蹲下身來。

    看著北辰宇奇怪的舉動,對面二百多人都泛起一絲好奇,不知道他在做什麼。不過,已經有人向著這裡衝來了。

    北辰宇則是看著鐵鏈和荒戰台的連接處陷入了沉思,不知……能否將之破壞?這樣的話,對面那麼多人不就過不來了?

    想到就去做,北辰宇當即開始了自己的破壞舉動,一拳向著連接處砸下。

    看到少年的舉動,正在衝過來的人愣了。這也太……太異想天開了吧?那人竟然想砸斷鐵鏈?

    靈界外,廣場上更是掀起了一片驚訝聲。眾人紛紛覺得腦袋短路,不夠用了。這少年以出體後期的修為能夠佔領荒戰台,本身就不可思議了,現如今竟然還想要斬斷鐵鏈!

    「這少年腦子不對了吧?」有人一臉吃驚,不可思議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