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任由她打罵,可是她不是嬌滴滴的女孩子,她不會這麼做。

    正如自己所想,她邁出了前腳,葛元碩下意識要挽留她下來,欠她一個公道和道歉,

    手自然地向前拉住她的手腕,一用力將沈雅韻拉進了自己的懷裏,沈雅韻腦袋一片空白,猛地一下就順勢摔了過去,她討厭與別人觸碰,

    此時的討厭卻沒有想象中那麼強烈,一股安全的氣流圍繞她身邊,替她撐起了保護傘,

    這種感覺讓她感到陌生卻又安全,

    葛元碩也一樣,懷裏的女孩讓他覺得嬌小,

    激發他保護的慾望,或許是愧疚讓他產生這種感覺吧。

    兩人呆滯5秒,沈雅韻推開他,恨恨地對着他說:

    “葛元碩,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你已經知道了,我說過我不會待在這裏爲你們這種人賣命,現在是你對我動手動腳,而不是我對你投懷送抱的,再見。”

    葛元碩急切地說:

    “對不起,害你的名譽受損,也是我沒有搞清楚事情,武斷地判定你,所以我願意賠償你一切金錢和精神的損失,我們葛氏需要你這種正直的人來做表率,來引導。”

    沈雅韻早已沒有生氣,只是一直在等他開口,現在就是她提出要求最好的時機,

    她轉過頭來,提出了幾點,

    “好,能讓你一個總裁跟我道歉也不容易,我也不是個斤斤計較的人,我就有幾個要求,你答應了我就留下。”

    葛元碩堅定不移地說:

    “好,你說。”

    她比劃着手指說到:

    “第一,裁員,把我認爲不可靠,嚼舌根的裁了,第一個就是劉姐,剛剛上來被我揍了,你的祕書,留着沒什麼用,還有以後想到誰我再告訴你。

    第二,告示的事情,你發一封道歉書貼在同一個位置,白紙黑字,指紋手印一個不能少。

    第三,我要做祕書。”

    葛元碩沒有絲毫的猶豫,一口答應了她的要求,第一個他早想這麼做了,第二個也是一種道歉,第三就算對她的補償。

    沈雅韻竟然在第二天就成功爬上了祕書的位置,而且不費吹灰之力,來得如此及時和光明正大,也算是受到了幸運女神的眷顧。 此時,那邊的動靜,老謀深算的福伯掌握得一清二楚,

    老狐狸般揚起嘴角心裏默默讚許道:

    “不錯,這次任務非你莫屬了。”

    他原本還有所擔憂,短時間內怕她混不進去,

    他就要製造機會讓她混進去,沒想到卻比他想象中來得快一點,看來葛元碩這次非栽在他手裏不可了,

    老天都在幫他,讓他進展如此順利,緊握着拳頭慢慢地思量着事情,

    門外響起了敲門聲,手指敲擊着桌面,嘴上隨意地喊道:

    “進來。”

    福距面色惆悵地看着父親,


    自從沈雅韻出去做任務後,他便終日茶飯不思,沒有一樣事情上心過,

    短短兩天時間,整個人都不好了,福伯看着他,真是恨鐵不成鋼,責罵道:

    “我怎麼有你這樣不爭氣的兒子,我今天所擁有的一切將來都是給你的,你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爲了一個女人墮落自己,簡直是荒謬,不成器的東西。”

    福距無所謂,這些話,他聽多了,都無關痛癢,

    他請求陪同沈雅韻一塊完成任務,順便培養感情,這些年他不想再等了,便開口:

    “爸,你想我成大事沒問題,我只想和雅韻在一起,只要有了她,我才能夠安心,我要去葛氏幫助她完成任務,回來後我們就結婚。”

    福伯皺着眉頭,他唯有福距一個兒子,任何事情都不會讓他參與,

    而且沈雅韻這個丫頭,能力太過卓越,但是思想不向他們這邊靠攏,

    一直都對她‘思想教育’和‘道德綁架’才能讓她爲自己賣命,

    所以,她最後要麼思想改變了,要麼就是作爲他們的犧牲品,暫時不知她能否嫁給福距,所以堅決反對兒子。

    “不行,你現在去,就是越幫越忙,葛元碩生性多疑,你去了,不就是給雅韻添堵嗎?你還想不想娶雅韻了?”

    被福伯這麼一說,福距收起性子,


    不知爲何,自從沈雅韻去了葛氏,他就有股不安全的感覺襲來。

    突然桌面上一個電話打來,福伯穩穩地接起:

    “喂。”

    沈雅韻的來電,彙報現在的進展,她簡短的說:

    “已經近身成爲祕書,等待下一步指示。”

    福伯呵呵一笑,他可是消息比彙報來得快,裝作剛剛得知的激動:

    “好孩子,做得好,取得他的信任最重要,有事情我會通知你的。”

    沈雅韻準備應答後掛線,福距就猴急地拿過電話,

    “雅韻,你還好嗎?”

    沈雅韻臉部抽搐了下,她沒來由地反感他,

    嗯了一句,

    電話裏傳來嘟嘟嘟的呼叫。

    沈雅韻正坐在祕書專屬位置上,看着周圍的環境,電腦,盆栽,空調,筆記,小方桌…

    原來白領莫過於這樣,一旁嬌滴滴的祕書苦着臉收拾着自己的東西,

    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就被裁了,咬牙切齒地看着沈雅韻,心想:

    十足跟這個女人有關,現在恨不得把她撕成十八塊來解心頭之恨。

    沈雅韻好笑地看着她,對她說道:

    “姑娘,你不適合做這份工作,以你的條件和資質,酒店公主或者公關都比較適合你,錢來得快,又輕鬆,總好過在這裏看着葛元碩的臉色。”

    她有氣無力地丟着自己的書,膽子卻甚小,手指都在發抖,辯駁着說:

    “你別欺人太甚,我怎麼樣輪不到你來管,你看看自己,連點女人味都沒有,要是哪個男人看上你就倒了八輩子黴了,乾煸四季豆!”

    沈雅韻笑笑不說話,

    她這身材凹凸有致,形體連超模都望塵莫及,別人羨慕都羨慕不來呢!

    辦公室裏的葛元碩突然一聲噴嚏,

    “啊湫。”

    祕書說完,又氣又怕,急忙抱着自己整箱東西逃離現場。


    葛元碩早就聽到外邊的談話了,沒想到自己突然在這個時候打噴嚏,

    雖然一門之隔,感覺氣氛卻如此尷尬,沈雅韻沒有想太多,

    和葛元碩截然不同,似乎打打殺殺慣了,

    突然坐在辦公室裏頭,卻感覺好枯燥乏味,待不住,心想:

    難道祕書真的是拿來擺設的嗎?

    葛元碩在裏頭,爲了之前的事,寫下一封道歉告示,思索好一會兒,確認準確無誤就親自拿了出來,

    沈雅韻正在埋頭髮呆,他二話不說,就拉起沈雅韻的手,她皺着眉頭看着這雙殺千刀的手,怎麼就這麼自然地拉上了?

    她用勁掙扎,

    “葛元碩,你說話就說話,要去哪就說,別拉拉扯扯的。”

    葛元碩這才鬆開手,發現自己失態了,他認真地道歉:

    “噢,我情不自禁,對不起。”

    沈雅韻憤憤地瞪着他,心裏怪彆扭的,心想:

    這是什麼理由?

    他搖擺着手上的紙條,繼續說:

    “我只是想帶你下去,親自道歉,讓他們不要繼續議論這件事了而已。”

    沈雅韻架子比總裁的都大,一聽完,便直接走在葛元碩的前頭,她不是有腳嗎?


    說一下就行了,用得着拉她下去嗎?

    心裏嘀嘀咕咕的,葛元碩打出生以來,似乎遇到剋星了,穩重如山的他居然拿她沒辦法,感覺自己老是被她牽着鼻子走,

    他真的是夠了,都是些什麼德性。

    走到了樓下,人羣已經散得七七八八,葛元碩小心翼翼地張貼,惹來一堆人圍觀,

    每個人都一驚一乍的,總裁親自下來,看來今天真是黃曆不好,

    沈雅韻雙手抱胸,遠遠地看着,不幫忙不參與,每個人都奇怪地盯着他倆,

    沈雅韻遠遠就能看到內容,嘴角流露出自己都不知道的微笑。

    告示寫着:

    “今兒,我不明青紅皁白冤枉沈雅韻小姐,未經查實,下達不實消息,讓沈小姐造成名譽,精神上多重傷害,

    在此,我表示道歉,

    今後,葛氏任何一人不得對沈小姐進行討論,嚼舌根者辭退。

    本人再次向你道歉,

    對不起,請沈小姐原諒我。”

    一個堂堂總裁掏心掏肺地寫出這樣一封道歉書,有多少人憧憬,又有多少人羨慕,每個人都感覺出一個情愫的蘊釀。

    沈雅韻早就不生氣了,突然覺得這告示帶點滑稽的趣味,

    思考了下,他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突然,葛元碩再次出聲,將告示朗讀了一遍,表明了誠意,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