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任東國便隨手拿起遙控板,摁下了播放鍵。

    “各位觀衆朋友,大家早上好,歡迎收看今日早知道,我是記者徐平。”


    “我現在所在的位置,是位於康莊大道101的王氏集團辦公總部。”

    “據本臺消息,今天早上九點,王氏集團董事長王鬆瑞將被縱橫集團總經理林長輝,正式簽訂併購協議。”

    “那麼,從今天過後,王氏集團就將正式被縱橫集團收購。”

    “接下來,我將繼續跟蹤報道,爲各位聽衆帶來更多最新訊息……”

    畫面裏出現的,是臨城電視臺。

    隨着記者的報道說出,正吃着早飯的幾人,紛紛放下了碗筷。

    看着電視上的畫面,都匪夷所思。

    “王氏集團被……收購了?”

    “不可能吧,收購,一般是公司破產或者是經營不善被低價出售,可王氏集團卻是五大財閥之一,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哪怕再虧損,頂多也只是尋找企業融資,或者有其他幾個財閥幫忙,這怎麼突然就被人給收購了呢?”

    “縱橫集團?我是臨城本地人,怎麼從來就沒有聽說過?”

    “你們聽那記者說的,這縱橫集團掌門人,是個年少多金的青年才俊,不過沒有現身,而是委託旗下總經理來簽署。真是年少有爲啊,居然能一口氣吃下王家,肯定不簡單!”

    說到這。

    張春琴瞥向正埋頭拼命扒拉稀飯的葉天縱,立刻就氣不打一處來:“人家年紀輕輕,就開公司,辦企業,連王氏集團都能拿下。可我,卻找了個傻子當女婿,還吃吃吃,你是豬嗎你? 佳餚記 !”


    “媽,您能不能別這麼說天縱。”

    “他還有病,不能受刺激。”

    “不管怎麼說,縱橫集團,聽起來好像很厲害,而且能吃下王家,的確是有手段。”

    “可人家是人家,咱是咱,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您沒有必要介意。”

    任雨柔說着,還特地給葉天縱夾了點鹹菜,叮囑道:“天縱,你慢慢吃,不着急。”

    “哎,真想看看這青年才俊的廬山真面目啊,我更想知道,他是怎麼拿下王家的。”任東國也跟着嘆了口氣,搖頭道:“如果我再年輕十年,我相信憑我的能力,也一定能夠有一番大事業。”

    “事業你就別想了,趕緊吃,吃完好送我去美容院,你先讓我的大事業有起色再說。”

    隨後。

    吃完早飯。

    任雨柔打車去工地上班。

    任東國則是開車送張春琴去美容院。

    而本來叮囑葉天縱在家裏好好待着,別亂跑。

    可是,他們前腳一走,葉天縱便後腳出門,打車,前往‘滿城風雨街’。

    …… 滿城風雨街。

    位處臨城市中心地帶。

    它是一處集古玩鑑賞、中草藥販賣和茶館休閒爲一體的老街。


    雖然臨城市已經是現代化建築,不過,這樣的老街,卻能保持舊時民國的風貌,還位處市中心,足以見得它在臨城人心中的分量。

    來到這裏。

    葉天縱的目標很明確。

    他需要收集藥材,給宋玲玲的母親和老丈人看病。

    半小時後,到達目的地。

    此刻,早上八點半,如今卻人滿爲患。

    絡繹不絕的人羣,穿梭其中,街邊兩旁,吆喝、叫賣聲,此起彼伏,綿延不絕。

    行走其中,感受難得的古老人文,葉天縱感覺整個人都昇華了許多。

    這些年,在北境殺戮,屍骨鑄就,鮮血豪飲,他身上充滿太多戾氣。

    此番歸來,既是復仇葉中天,也是報恩任雨柔。

    如今,他最大的心願,就是老婆孩子熱炕頭。

    搞定了任東國,再接近張春琴,有岳父岳母撐腰,加上吳醫生的遺囑,他相信,自己和任雨柔之間的夫妻感情,能迅速升溫。

    想着就美滋滋。

    閒逛一陣。

    貨比三家,最終,他選擇了一家名叫‘香草堂的’百年老店。

    原因有三。

    歷史悠久,他喜歡這種古樸的天然感。

    藥材豐富,他們在這裏經營百年,各種藥材層出不窮,能滿足他的需求。

    第三,則是這裏地處偏僻,相較其他的熱鬧地點,這裏明顯冷清許多。

    他不喜歡熱鬧,安靜點好。

    店內,只有零星的一些客戶在轉悠。

    全場就一個店員,在招呼完客戶之後,便坐下來,拿着手機在點來點去。

    “麻煩你,買點藥。”

    “這是所需藥材,幫我抓一下。”

    走上前去。

    葉天縱說完,便將早就寫好的藥房遞給對方。

    “等會兒,忙着呢。”

    店員是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

    正在打遊戲,好像是最近很火的……王者榮耀?


    看起來情況有點危險,沒多少血了,他心情煩躁。

    就連說話的語氣都不對勁。

    葉天縱沒多想,年輕人嘛,脾氣衝點,很正常。

    他站在旁邊等待。

    順便打量了下四周。

    一排排的貨架,裏面放置着各種藥材,幾乎葉天縱能想到的,都能目光所及。

    在中間,則是一道門,裏面直接延伸着內堂庭院,一般這種門店的設計,就是前面售賣,後面四合院。

    觀察中,從**,隱約聽見一些咳嗽聲,好像情況不太好。

    摯寵逃妻:冷少謀婚設愛 砰!”

    沉思中。

    被一道摔東西的聲音打斷。

    葉天縱回過神來,定睛一看,年輕店員將手機猛的仍在桌上,很氣惱。

    滿臉憋紅,嘴裏還在碎碎念。

    擡起頭來,看着葉天縱時,眉宇裏的怒氣,愈發濃烈:“催催催,催魂啊你。”

    “不知道等我下嗎?”

    “都怪你,不叫我,我就不會走神,也不會被對方推塔了,我都三連敗了,坑逼!”

    對方連珠炮彈。

    把葉天縱弄得滿臉尷尬。

    他不會玩遊戲,不懂裏面的規則。

    但是,上班時間,玩手機,打遊戲,這是你應該做的事?

    “抓藥。”

    “少廢話。”

    若是在北境,有人膽敢這麼跟天縱戰神說話,只怕不等下一刻,便立馬五馬分屍。

    不過,葉天縱現在收斂了心境,沒想和對方計較,只是淡漠的說道。

    而那年輕人卻瞥了葉天縱一眼,倒沒多說什麼。

    隨手抓起紙條,按方抓藥。

    別看他年紀小,但是對藥材熟門熟路,加上年輕,手腳靈活。

    不到十分鐘,葉天縱的所需藥材,全都備齊。

    點按計算機,三下五除二,便沒好氣的說道:“一共一萬零八十八,給錢。”

    然後將包紮好的藥材,扔到葉天縱面前。

    看來,他還沒從遊戲的憤怒中走出來。

    葉天縱微微搖頭,沒有計較,伸手去摸褲兜,忽然臉色難堪。

    “昨天買車的時候,我把無限透支的黑卡給了老丈人。”

    “現在我兜裏,就剩下昨天買菜剩下的五十八塊錢。”

    “沒錢了……”

    葉天縱面色一沉。

    猶豫一番,便擡起頭來,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道:“小兄弟,今早出門,走得急,忘了帶錢。”

    “我有兩個方案。”

    “第一,我把我身份證押在這兒,藥拿走,回頭我拿錢過來贖。”

    “第二,我在這兒等十五分鐘,讓人送錢過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