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任健覺得不對,他立即抬起頭去看舞清清的眼睛,可是舞清清正一臉得意地瞧著窗外看風景呢。

    衛肖肖笑嘻嘻地問任健:「欸,你爸爸嘴裡說的兒媳婦是誰?到底是不是舞清清?」

    任健看了衛肖肖一眼:「你想知道?我也想知道。」

    衛肖肖驚愕地問:「你不是吧你?你跟你爸說你女朋友是誰你居然不知道?」

    任健淡淡地回答:「我壓根兒就沒跟他提過,是他自己胡思亂想的。」

    「真的假的?」衛肖肖問。

    「當然真的。」任健這話倒是沒撒謊。

    舞清清聽著兩人聊天,根本沒心情看風景,兩隻耳朵豎起來,靜靜偷聽真可愛。

    「你都沒說你爸怎麼讓你帶兒媳婦回家?我們可都以為是清清,該不會你家裡已經給你訂婚了吧?我跟你說任健,你要是家裡還有一個,就請離清清遠點,你們這種家庭我們清清恐怕真的招惹不起。不要因為你個人的問題影響到清清日後的生活。」衛肖肖說的鄭重其事。

    大明有警 不知怎麼了,當衛肖肖懷疑任健在家裡還有未婚妻的時候,舞清清覺得自己的心狠狠地抽痛了一下,又聽到衛肖肖讓任健不要因為個人問題影響到她的生活時,舞清清心裡更覺得很堵,可是她又不知道是為什麼。

    任健認真地品味著衛肖肖的話,點點頭說:「你說的很有道理,我的確不能因為我牽連到清清。不過,我家裡還真沒給我訂婚,也沒給我介紹個白富美做女朋友。如果有的話,那就太好了。」任健故意氣舞清清,他想看看舞清清到底會有什麼反映。可是舞清清依然趴在窗口盯著外面什麼話也不說。

    衛肖肖笑了笑:「你就嘴硬吧,如果你真的要個白富美,你會找不到?你們圈子裡優秀的女孩何止千萬?你又何嘗不能如願以償?我看你是品味獨特,就我們清清才投你所好吧?」

    「衛肖肖你今天怎麼突然會用成語了?還一套一套的,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舞清清頭也不回地罵了衛肖肖兩句。

    衛肖肖也不惱,仍然和任健說話。

    任健回答:「算是吧。」

    「可是你爸說的兒媳婦到底是誰?我真的很好奇。」衛肖肖繼續追問。

    任健說:「沒想到衛大美女還挺八卦的,要不要去做狗仔?」

    衛肖肖嘟嘟嘴:「和我們清清有關我才八卦。你爸爸說你媳婦病好了,不是清清又是誰?快老實回答。」

    任健轉過身朝里躺著,拋出一句:「無可奉告!我累了先睡一會。」完了就不再說話。

    「哎,你這個人怎麼這樣?」衛肖肖碰了一鼻子灰。

    舞清清轉過來罵道:「活該再讓你多事。」

    「我還不是為了你好?」衛肖肖反駁。

    兩個女孩你一句我一句的斗開了嘴。任健閉著眼睛靜靜地聽著,倒也沒覺得煩。以前只要聽到女生鬥嘴他都會覺得聒噪,會立即躲開,這一次卻聽著格外順耳。

    要說衛肖肖的疑問,恐怕所有人都有,任爸爸在電話里雖然沒有明說那個姑娘到底是誰,可是在場的人都能猜個八九不離十,就是舞清清沒錯了。

    這幾天,任健沒有像以往一樣黏住舞清清,雖然偶爾打個電話騷擾,見面卻幾乎沒有。為啥呢?因為他真的回了一趟家。不過,當真沒有看到父親的好臉色,因為傳說中的兒媳婦,沒有回家。

    任健打電話說要回家之後,回到家就看到保安、保潔和廚師陪著他爸媽和他哥和他姐姐齊刷刷地站了一院子,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興奮地笑容,大家都翹首期待爭相一睹未來任家三少爺夫人的風采,可是只看到任健一個人背著雙肩包從車裡走了出來。

    任健一抬頭看到這個陣仗被嚇了一跳問:「爸媽,你們這是幹什麼呢?」

    任媽媽快步走上前,拉開車門前前後後看了半天,甚至連後備箱都拉開看了急吼吼地問:「阿健,你女朋友呢?舞清清小姐怎麼沒有跟你一起回來?」

    雖然任健在電話里從來沒有跟爸媽提起過舞清清的名字,可是任家是什麼人家,手眼通天,舞清清的大名已經早為任家人所知了。

    難得有情郎 「她,沒來。」任健說的很沒有底氣。

    任爸爸沒好氣地哼了一聲:「我看是人家還是沒有瞧上你吧?連個女孩子都不會追,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沒出息的傢伙?」

    任爸爸甩手進了門。眾人都一臉失望地看了看任健一個個跟掉了魂兒似的跟了進去。大哥走過來接過他的雙肩包問:「你沒跟人家說咱爸邀請她來么?」

    任健說:「說了,人家不來。」

    大哥奇怪地問:「難道她不知道咱們家的情況?」

    任健回答:「就是因為知道才不來。」

    「為什麼?多少女孩子擠破腦袋都想來還來不了呢。」大哥也感覺到了一絲挫敗感。

    「別問了哥,進屋吧。」

    可是一進屋任健才發現,任家對他能帶個女孩子回家有多麼地期待!客廳里裝飾的花團錦簇,甚至歡迎舞清清小姐來任家做客的標語都掛上了。屏風也拉開了,遠遠可以看到長廳里擺上了豐盛的宴席。這個誇張了吧?任健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即使真的帶女孩回家也沒必要這樣吧?

    看到任健在發愣,二姐走過來在他耳邊說:「你可能不知道,這些年你對女孩子毫不上心,爸媽以為你是同性戀,好不容易聽說你被一個女孩吸引了,爸媽都快開心死了,居然就這麼空手回來了?好意思嗎?」

    任健的二姐絕對是標準的大美人,一米七三的高個子,腐敗貌美大長腿,長睫毛一扇一扇瞬間能迷倒一大片,可是這是個標準的智商高情商不怎麼高的直白大妞兒,跟弟弟說話根本不繞彎子,搞得任健一時間無言以對:「同性戀?!」

    「嗯。」二姐回答。

    「真是腦洞大開。」

    本來任健想著,這麼豐盛的晚餐,準備都準備了,就好好吃一頓吧,沒想到卻被開成了批鬥他的批鬥大會。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就是:「任健你小子太沒種,居然連個女孩子都帶不回來。這麼沒用還待在家裡幹什麼?不立即把人家追回來。」

    當任健解釋舞清清要回家的時候,情商堪憂的二姐居然出了一個讓全家人都贊同的主義:「你跟著去啊,到他們家,用你的美貌與智慧打動她父母,先佔領丈人丈母娘心靈的高地。」

    一番慷慨陳詞居然獲得了全家高票通過,就這麼著,任健飯都沒吃完,老媽已經吩咐傭人給他準備了滿滿一大箱子禮物讓他立即出門去汝縣。當時任健就有一種自己不是這家親生的感覺。

    父親看他傻愣著不動立即罵道:「難道還用老子親自送你過去?」

    任健心裡就不明白,家裡人怎麼就這麼著急把自己「嫁出去」?他任健就這麼讓人發愁?

    二姐一語中的:「你還真挺讓我們擔心的,畢竟我和大哥都談過戀愛,救你還是小白一個,長得有這麼傾國傾城,不擔心你擔心誰?」

    任健打斷二姐:「得了你,都什麼詞兒?你才傾國傾城!」

    「多謝誇獎!」二姐照單全收。

    後來呢,在任家龐大的信息網支持下,分分鐘查到了舞清清他們要乘坐的火車,並且連同車廂的人也找到了,大哥親自派人花了十倍價格把同車廂的兩張票買斷,親自護送任健通過VIP通道提前上車守候在外隨時等待舞清清他們出現,給她們製造一個意外的驚喜。

    好了,家裡人都做到這個份兒上了,任健要是再不表現好點估計就會被家族遺棄了,有那麼短暫的一瞬間,任健覺得,舞清清才是這個家裡親生的。 交待完事情之後,蘇心優回房去,她需要好好的休息下,明天天未亮就要出發,她會用最快的速度返回梧桐城。

    去了北平她還有一件事情那就是申請兵權,她現在的官職很大,如果是按正常的配兵,她是有五萬兵力的人,可是現在卻是一個都沒有。

    現在申請應該要一年之後才能有兵力,畢意這事也不是說她提出要兵力,國家就給得了她的,還要招兵買馬才有。

    穿越到這裡快五年了,從來沒有如此焦慮過,她擔心著梧桐城裡的家人,同時又擔心北平的丈夫,還要為家人解憂。

    有時她在想老天爺是不是跟她玩大了?

    心裡是想著好好睡一覺休息好了明天醒來去北平,可是此時她卻是睡不著,看了下時間,已經凌晨了。

    不行她要去找周公聊下天,強迫自己入睡,輕車熟路的去找周公玩。

    「丫頭,這會是真的遇上事情了吧?’

    早就知曉蘇心優會去找他的周公,正悠閑的坐在那喝著茶。

    「周公,你老實說了吧,你們這些神要來到底有什麼用?我們凡人日日供奉為何都不見有什麼神保佑沒有戰爭災難?」

    她說了這麼不尊重神靈的話,周公眉頭緊鎖,不過他很快就釋懷了,沒有再糾結剛才蘇心優的質問。

    眉開眼笑道「丫頭,這話在我面前說說就好,不要到處亂說,這世間哪,想要和平,除非凡人的貪婪之心被廢除,不然戰爭還是會有的。」

    他拿出了一顆種子出來放到她手裡說「羊毛出在羊身上,種下的是什麼種子便結出什麼樣的,開出什麼樣的花,凡人的戰爭,都來自己你們自己的貪婪心魔,想要停止這個戰爭,你必須將入侵者的心魔廢除,不然神仙也幫不了你們。」

    汗~無語了,說了老半天,說到底戰爭之事還是要凡人自己解決,神仙不會插手的。

    她把豆子放進口袋裡,不客氣的拿起茶喝了起來,沒有味道「周公,你這茶都泡了幾千年哪?怎麼一點茶葉的味道都沒有?」

    「這就是我的生活,如果你想和我一樣連茶都泡到沒有味道那麼這種日子過得有什麼滋味?你覺得你現在事多忙,煩躁當那些讓你煩躁的事情都沒有了,那麼你就會發現你的生活沒有了樂趣,有時候,有事情給你忙你就要好好的,認認真真的忙,你付出了總會有所回報,不管多少,不管好壞都是回報給你的。」

    他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只是現在她煩的不是忙,她可以非常忙的去處理每一件事情,但是她做不到去做分身的事情。

    她是人不是神。

    周公看穿了她此時的想法,說道「你要相信你自己,所有的困難都迎刃而解。」

    「行吧,周公你這老狐狸果然是活了幾千,我這還沒開口呢就敗陣下來!」

    「哈哈哈…小娃兒,我都這麼大歲數了熟讀四經五書,今古全書,怎麼可能會被你這小娃娃給欺負到呢?」

    周公是特別喜歡這姑娘,她的悟性非常的高,他只是說些常理話,她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在她從夢中醒來時,周公送了一樣東西給她,是一塊碎成兩半的雙龍騰雲白玉。

    他沒有說這有什麼用,醒來后發他給的兩片玉碎片正在手裡攥著,很小25mm那樣,合在一起是一個圓形的縷空玉,看樣子並不是故意分開的因為口沒有打磨,應該是不小心摔開成兩半。

    也不知道要來幹什麼,她將兩塊玉碎片放進她隨身帶的百寶袋中。

    看看天色微亮現在出發,自己開車去的話兩天就到北平了。

    「咯咯咯…」門外響起敲門聲接著是何夢柔的聲音「嫂子,起來了嗎?」

    「起來了,你去叫拉法圖起床。」

    「好,我現在去叫。」

    她知道夢柔很緊張她的孩子,可是她也是很緊張自己的孩子,只希望在她離開這幾天梧桐城不要出什麼變故才好。

    槍和子彈都準備好,這回她扛的是散彈槍,這麼新型的武器是八十年代才發民的,為了方便她退敵只能讓武器穿越過來。

    她準備好后,何夢柔也把拉法圖叫來,這傢伙可能是因為太久沒有見過她,特別興奮的咧嘴笑道。

    「大當家的,你終於是想起我來啦?你叫我上山把我涼在一邊都好多年了,讓我盼啊等啊這會才盼到大當家的想起我來。」

    把東西扔給他抱著說「就你屁話最多,拿著。」

    「嘿嘿當家的,你這次是要帶我去哪呢?」他抱著蘇心優扔給他的背包和槍屁顛屁顛的跟在她身後。

    「去北平,像上次那樣我跟你輪流開車,用最快的速度趕到北平。」

    他又跑快些跟上蘇心優的腳步問道「去北平,那我在寨里事誰接手啊?」

    「你不用管,心餘會處理的。」

    「你是說三爺嗎?對喔,大當家的你要跟三爺說一聲啊,她那個人做事比二爺還狠,不講情面,我怕等到我從北平回來,我屋都被她扔出山寨去了。」 從收租開始當大佬 他想想還是覺得挺可怕的打個冷顫,急著要蘇心優去跟心餘講。

    看來大家還是怕她多一點,安撫他說「沒事,她不會的。」

    「哎喲,大當家,你不知道她那個人是真的狠。」

    拉法圖是死活不肯要蘇心優去跟心餘講他要跟著大當家去北平的事情。

    實在拿她沒有有辦法,正想叫人一會等心餘睡醒之後再跟她講一下時,心餘就出來了,她提了些東西,臉還是如往常般黑著一張臉,讓人看著都怕了。

    「大當家的,這有些乾糧路上吃。」

    「嗯!」她接了過來扔到拉法圖懷裡對她說「這幾天我會讓拉法圖跟我一起去北平,他在寨里的事情你就處理一下。」

    「嗯!」她點點頭示知道了。

    沒有過多的離別話語,心餘送蘇心優到寨門口,看著她上車,這回是四個人去,還叫了個司機老王,這個老王是撿回來的逃兵,之前是開大卡車的。

    「老王,你下車,讓拉法圖開。」因為她想空出後座來給司機睡覺所以四個人去沒地方休息,只好讓他下車拉法圖開。

    「當家的,開車去北平最快也要兩天,你確定拉法圖那小子可以嗎?」

    聽他的語氣是不放心拉法圖。 下車了舞清清沒有像平時一樣看到故鄉那麼興奮,反而憂心忡忡地站在站台上不知所措。任健催促到:「為什麼不走?等人來接?」舞清清緊張的搖搖頭:「才不用呢,我家又不是很遠。」任健問:「那怎麼還不走?」舞清清苦著一張臉問:「任健,你不要去我家好不好?我真的挺為難的,你知道我可是從來沒有帶男孩子回家。當然幼兒園不算。」

    任健不知道是笑好還是哭好。他挑了挑眉毛回答:「沒關係,總得有個開頭,我不介意做這個開端。」

    「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的。」舞清清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好了清清,要不我們先找地方吃飯完了再商量好不好?」衛肖肖趕緊出來圓場。

    「好吧。先吃飯」舞清清垂頭喪氣的拖著行李箱走在前面帶路。

    任健趕緊跑上來接過她的箱子拖著倆大箱子跟著走。

    旅遊旺季汝縣這個小城很熱鬧,到處都是早餐店,三人撿了一家乾淨的坐下吃飯。舞清清沒什麼胃口,她一直在想到底該怎麼擺脫任健這個大尾巴的事情。 至尊魔妃:草包大小姐 任健知道她在想什麼,就更加殷勤地招呼她倆吃飯。

    吃到一半的時候舞清清電話響了,舞清清低頭一看是爸爸,她趕緊接通電話:「爸爸。」

    「清清下火車了沒有?」爸爸關切地問。

    「下了已經在吃早飯了。」

    「吃什麼飯?回家吃多好爸爸媽媽給你們準備了好吃的蝦仁蒸餃和蓮子銀耳羹,還有夾心小油餅和你愛吃的鮮肉丸。」爸爸如數家珍,要在平時舞清清哈喇子都會掉一地,可是今天她只覺得堵得慌。

    倒是衛肖肖忍不住了丟下難吃的包子說:「清清,咱們別吃了去一家吧,我都等不及吃叔叔阿姨準備的好吃的了。」

    清清爸爸一定是聽到了,開心的說:「來吧來吧,清清趕緊帶你朋友回來吧。」

    舞清清尷尬地笑著說:「爸,那個跟您說點事兒。」

    爸爸聽著舞清清不太開心就問:「怎麼了乖女兒?」

    「就是我這次回來吧,帶回來兩個同學,也不能說是我帶回來的,其中一個是跟著來的。」舞清清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任健在旁邊氣的直瞪眼。

    清清爸爸說:「兩個就兩個嘛,反正你房間里除了你的床還有一架高低床,正好可以住三個人的。」

    任健聽了直豎大拇指,小聲嘀咕著:「叔叔真好。」

    「不是爸爸,」舞清清急的瞪了任健一眼,「爸爸,其中一個,是,是個男生。」

    「哦?男生啊,怎麼會有男生呢?」爸爸的語氣里有點不太自然。

    清清媽媽在一旁聽到了立即跑過來搶過電話大聲問:「清清啊,你是不是談戀愛的?是男朋友嗎?」

    任健得意的直點頭:「是是是是。」

    舞清清一巴掌拍過去:「媽媽爸爸,他不是我男朋友!」

    任健哏,一愣用口型問:「你什麼意思?」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