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以傲爽現在的實力來說,使用普通的地階頂級靈器,甚至是天階低級靈器,都有些拿著水果刀去戰鬥的感覺,畢竟他那七十萬斤的**力量擺在那裡,實在不能盡興,而階位太高的靈器,他也沒有機會得到,所以這還真是個問題。

    「再看看第四個吧……」

    傲爽搖了搖頭,決定將四個靈物全部摸索一遍后,再做打算。

    那是一個暗灰色的捲軸,一尺多寬,在兩尺長左右,左右兩側的軸,分別是用風屬性力量和雲屬性力量演化而成,軸面絹帛如紗,捲起來也不過只有寸許來厚。

    整個卷面,不時便會盪起一絲波瀾,就好似那微微掀起波浪的海面,不知何時便會泛起滔天的巨浪來,也正以為此,傲爽從中感受到了一種古樸浩瀚的氣息,難以言明。

    「這個捲軸之內,應該是某種極為強悍的功法或是靈技……」

    想了想后,傲爽得出了這個結論。

    不過苦於不能知道其中到底是什麼,他還是不敢斷言。



    如果其中是功法的話,傲爽若是得到的話,就有些虧損了,畢竟他修鍊的可是九幽魔域中,囚天古魔一脈的震族功法,大魔囚天功,和他的血脈極為契合。

    但如果是靈技或是什麼秘法的話,傲爽倒真的是有些心動。

    突破到高階天靈師的境界后,尤其是分別和宋瀾、古禪和藍晴相繼戰鬥后,傲爽發現自己擁有的靈技還是太少了,也只有困龍拳、化雲劍訣和詭步能夠派上用場。

    傲爽露出思索之色,呢喃道:「倒也沒有說只讓拿一個,不過也沒有說全部都讓拿走,若是我拿到一個之後,其餘三個同時消失,這個情況也不是不可能發生啊。」

    就在傲爽輾轉反側,難以做出抉擇之際……

    「轟隆隆!」

    巨響之聲傳來,只見雲層翻滾,一道巨大的漩渦驀然出現,隨後,傲爽便是再次見到了雲嵐,和他那十八名弟子,他們均是盤坐於雲海之中,淡然地望向這裡。

    雲嵐點了點頭,眼神中有著一絲讚揚:「小子,做得不錯嘛,我這雙老眼還真是有些昏花了,沒想到你居然有著這等潛力,不過現在,你是不是也有為難了?」

    傲爽轉過身來,敬重地對其拱了拱手:「前輩倒是謬讚了,能夠闖過這風雲七界,實乃僥倖,不過這般選擇倒還真是讓人為難啊,四選一,實在不好做出選擇。」

    傲爽這句話,其實也是在試探著雲嵐,後者在這裡存在了幾萬年,不可能不知道其中的端倪,如果真是四選一的話再說,如果能夠全部選中的話,那豈不是更好?


    「呵呵……」

    雲嵐深沉一笑:「小子,你試探我也沒有用,當年風雲還在時,若是有人闖過這困龍陣,他自會出現說這些獎勵一事,如今他靈散魂消,老夫便帶他告知於你。」

    他所說的風雲,自然便是他的徒弟,有望攀登帝境的存在,笑風雲!

    「四樣靈物,不管哪一樣都是極為奇異的存在,但我不能告訴你各自的功效,按理說,每個人都只能拿走一樣,不過現在風雲已去,能夠拿到幾樣,還是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哦?」

    傲爽劍眉一挑,對著雲嵐點頭稱謝。

    隨後,再度轉頭看向這四樣靈物,同時他也在思索著雲嵐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自己若是使用一些特殊方法的話,能夠將這四樣靈物都納入懷中不成?

    正常情況下,應該只能取得其中一樣……

    猛然想起了什麼,傲爽又問向雲嵐:「前輩,我取得其中一樣后,其餘的三樣靈物是會瞬間消失,還是就靜靜地漂浮於那裡,需要停頓一些時間才會離去?」

    畢竟已經過去了太長的時間,就連雲嵐也要想一想,半響之後,他才確定的說道:「你拿走任何一樣后,其餘三樣靈物都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徹底消失,應該就是這樣。」

    「嗯……」

    神情肅然,傲爽在聽到雲嵐的話后,心底便是一沉,暗想若想要做到這點真的很難。

    想要做到這一點,除了要把握好那萬分之一的機會外,在那一瞬間爆發出的力量,必須足夠將其餘三樣靈物都盡數拖住才可以,否則不管有著怎樣的準備,都要功虧一簣。

    「怎麼?」

    望著傲爽那思索的神色,還那鄭重其事的神情,雲嵐頓時來了興趣:「小子,難道你還真想將這四樣靈物都拿走不成?別說我沒告訴你,偷雞不成蝕把米的事情,很有可能發生!」

    雲嵐起初只是隨便說說,可他沒想到,這小子真有那個想法。

    傲爽頜首,嘴角處微微翹起一絲弧度:「不是我貪,實在是沒一樣對我來說都有著極大的用處,若是能夠盡數得到,哪怕只有極小的機會,我也願意全力一搏!」 傲爽的想法確實是不錯,能夠被笑風雲擺在這裡,用來做給予通關整個風雲七界武者的獎勵,必然都不是什麼庸俗之物,就連雲嵐都說過,無論哪一樣都是極為奇異的存在。

    若他真能將四樣靈物都收起來,對於傲爽來說自然是不小的福緣,但凡事都是有利必有弊,一個控制不好,別說將四個收走了,很有可能最後一個都留不住。

    「小子,你可想好了?」

    雲嵐又問了一遍,在他看來,難道這小子得到其中一樣還不滿足?不過他轉念一想,以這小子的心智來說,要麼便不出手,可一旦出手的話,必然是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不禁雲嵐震驚,就連其座下的十八雲靈衛,神色都是莫名不已。

    「呼……儘力一試吧……」

    深吸一口氣,傲爽活動了一下許久未動而有些略微僵硬的身體,隨後凝神靜氣,思索起接下來的對策來,腦海中在同時演化起即將可能出現的情況。

    只見此時的傲爽,雙眼內驟然閃過數道靈光,那是一個個戰鬥的場景,靈魂體傲爽也是在識海之內演化著各式各樣的場景,他使用各種手段,各種方法。

    這種演示的成功概率是極小的,因為傲爽根本不知道那四樣靈物若是被拿走一樣,另外三件離開之時擁有怎樣的速度,和在那種速度之下,能夠迸發出如何的力量來。

    搖了搖頭,傲爽不由感到極為頭疼。

    「同時開啟龍傲戰紋和赤芒勁?屆時**力量能夠得到極大的提升,不過擺在面前的,首要難題還是其餘三樣靈物離開時的速度,讓人不好捉摸,無法判斷。」

    沒錯,以傲爽那七十萬斤的**力量來說,如果都不能將這四個靈物留下的話,就算同時使用了龍傲戰紋和赤芒勁,恐怕也起不到太好的效果,若是這樣說來的話,那只有從速度方面入手了。

    「速度的方面……詭步?」

    思索了一番,傲爽發現自己所擁有提升速度的靈技,應該也只有詭步了,可惜靈魂之力不夠強大,不能判斷出其中到底蘊含著怎樣的能力,否則接下來定要好辦的多。

    「不對!我雖然沒有了加速的靈技,但我卻還有著減速的手段!」

    雙目一亮,傲霜猛然想起,自己還有著蒼涼手,其中蘊含著禁錮的意念之力,能夠鎮壓一小片空間,哪怕不能為自己加速,但也可以適當地限制著其餘幾樣靈物離開的速度。

    「一共四樣靈物,除卻剛開始取走的一樣,還要我瞬間之內演化出三道蒼涼手來……」

    說到這裡,傲爽的神色不由變得凝重起來。

    在以往的戰鬥中,傲爽接連施展出兩道蒼涼手,便差不多已經達到極限了,而且中間還要有些停頓才可以做到,但如果想要將四樣靈物全部取走,他最少也要施展出三道來。

    「小子,我還是剛才那句話,做人別太貪心,小心偷雞不成蝕把米,雖然現在風雲已經不在了,可其中的力量和速度都是極為恐怖的……」


    雲嵐搖了搖頭,他也見過前五個人闖過整個風雲七界,但其中卻沒有人像他這般,居然想要將四樣靈物全部取走,白眉一抖,他似乎又想起了什麼,接著說道……

    「對了,你能夠闖過風雲古路,想來**力量也達到了一定的程度,不過我倒是想看看,速度這方面你將如何解決?憑藉靈動身法的話,可能要差上許多啊。」

    嘶……

    傲爽深吸一口氣,對著雲嵐拱了拱手。

    「多謝前輩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我若是不拼一下,會後悔的……」

    說完之後,便不再理會十八雲靈衛那驚訝的神色,徑自轉過身來,調息著自己的心境。

    雖然現在傲爽已經達到了高階天靈師的境界,但想要接連施展出三道蒼涼手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打算先施展出一道,先禁錮住一樣靈物的移動速度,再做打算。

    「以蒼涼化吞噬,以手印化囚籠……」

    一邊說著,傲爽的雙手隨之快速地舞動起來,一陣陣勁風以他為中心向四面八方吹盪而開,一絲絲純青色的意念之力,自其身體中緩緩逸散而出,徑自在空中演化著……

    「這……這種氣息……是靈法?!」

    雲嵐一生驚呼,或許連他自己都沒發現,他說話的聲音中甚至都出現了一絲顫抖,那好似睜不開的老眼,都是睜大了一份,不過這也不怪他,實在是眼前的場景讓他太過震驚。

    而聽聞他如此說,十八雲靈衛也是大為驚嘆,不過有些人甚至都不敢相信。

    「靈法?!雲師,你是不是看錯了?這小子滿打滿算也就二十歲不到的年紀,就算他太過天才,可對世間萬法若是沒有一些理解,是根本無法創造出靈法的!」

    但為首的雷雲,卻是雙目眯了起來:「難道靈法就是這小子最後的手段?」

    「怪不得,雲師總說這小子可能隱藏了什麼手段,難道就是靈法不成?」

    直到這時眾人才想起,傲爽在闖過雲界之後,雲嵐曾經降臨過。

    當時所有人都認為,如果雷雲不心神大亂以至於喪失心智的話,是不可能敗在傲爽手中的,只有雲嵐認為,這小子可能還隱藏著什麼手段,但誰都沒想出,居然是靈法!

    「汩汩……」

    意念之力倒轉,轉瞬之間,便是在那四樣靈物的上空,形成了一道純青色的大手印。

    這個大手印,脈絡清晰,細細看去,掌心處的紋路竟是灰色的,透發出一股禁錮和蒼涼的氣息,但那些灰色的紋路,卻是讓得整個手印變得虛無縹緲起來,無跡可尋。

    灰色紋路,好似蘊含著山川大河之勢,整個手印,給人一種手拿日月碎星辰之意!

    「三種屬性力量,一種極為荒涼,一種有些囚籠之意,還有一種……居然是虛無!」

    直到此時,雲嵐是徹徹底底震驚了,活了這麼多年,拋開他聖階蓋世級強者的身份不說,眼界自然不是一般的高,因此他也是深深地知道,這三種屬性力量代表著什麼。

    每一種,都是難能可貴的屬性力量!

    虛無之力是上次,傲爽在和宋瀾的戰鬥之後所領悟出的,並不像劍狂和刀傲預料中那般,在劍意上達到萬通歸宗的境界,而是多生出了一種意念之力,那就是虛無的力量。

    見蒼涼手成型,傲爽整個人身體微微下壓,隨後猛然沖了過去,現在的傲爽,要的就是速度,他要以一種自己以往中從未達到過的速度,急速地將四樣靈物都收起來。

    這份威勢,好似大鵬展翅,鷹擊長空!

    「唰唰唰!」

    大片的紫色靈光乍起,傲爽在一瞬間甚至踏出了數十步詭步來,身形閃轉挪騰之間,十八雲靈衛根本都看不清他的動作,或許只有雲嵐,才能清晰地看到一些什麼。

    「啪!」

    傲爽身形的閃爍極快,手上的速度更快,當即便是抓在了那把血紅色大戟的戟身上,因為這是他取走的第一樣靈物,所以根本沒有費什麼力,被其裝入了空間戒中。

    之所以他要先取走這血戟,也正因為如此,相較於其他三樣靈物來說,它應該是最為厚重的,若不在第一時間拿走的話,恐怕一會離開之時,就算傲爽有心拿走,也力不從心。

    因為傲爽雙手要施展蒼涼手,所以也根本沒那個間隙去使用萬鱷之源,只能用距離最近的空間戒,畢竟它們都被帶在手指上,心念一動,便是可以將其收起來。

    而幾乎在同時,傲爽先前施展出的蒼涼手,也是速度極快地印在了那玉瓶之上,整個瓶身劇烈晃動著,險些就要快速離開,兩側的魂晶和捲軸也是同時發難,即要快速離開。

    「以蒼涼化吞噬,以手印化囚籠!!」

    傲爽一聲怒喝,手上的速度再度快上一分,甚至都超越了光速,只見一道道殘影源源不斷地顯現而出,大片的意念之力仿若開閘的洪水狂猛地涌了出來,一發不可收拾。

    「唰!」

    第二道蒼涼手成型的同時,傲爽一把將那玉瓶收入了空間戒中,同時也控制著大手印鎮壓住了那捲軸,但可能還是力量有些不夠,一旁的魂晶,早就消失了蹤跡。

    無奈之下,傲爽只能緩緩地頓住身形,手中再要結印的動作也慢了下來。

    「不錯了……」

    雲嵐點了點頭,聲音中有著濃濃的讚揚。

    雖然傲爽的手段,有著投機取巧之意,但這也是一種手段,畢竟有著靈法不用,難道等著下崽兒?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擁有靈法這般強橫的手段,或許這便是一種緣分。

    「血戟……玉瓶……捲軸……呼……」

    即便胸口劇烈地起伏著,但傲爽的聲音還是有著一絲喜色,將那捲軸收起來后,右手掌心微旋,將空中的意念之力收入了身體中,做完這一切后,他才徹底沉靜下來。

    「幸得此前獲得了虛無之力,讓得蒼涼手鎮壓的速度也變得快了許多,否則也只能拿到其中兩樣,第三樣是無論如何也得不到的……」

    的確,剛才的情景看似繁瑣複雜,但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