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他,要背景,沒背景。

    無父無母,只有相依為命的妹妹。

    而妹妹呢?早晚還是會嫁人。

    雖然,妹妹跟他說過,以後不嫁人,但,他不信,他還沒見過不嫁人的女人。

    只不過是早嫁跟晚嫁而已。

    歲月流逝。

    轉眼十八,一次意外…

    與柳青璇相識,他也恢復了前生記憶。

    從恢復記憶開始,他變了,徹底蛻變。

    慢慢的,與柳青璇在互相不爽的過程里,慢慢的,生出了感情。

    雖有了感情,他的心裡依舊想著照顧好妹妹。

    直至某天,知道自己跟林溪竟然不是親兄妹,心裡只是吃驚,並沒什麼感想。

    直到柳青璇明確說過,讓自己跟夏傾月、妹妹撇清所有曖昧關係。

    他試圖撇清,可得知夏傾月借了別人的生命精華覺醒了純陰之體,心裡很膈應。

    有一種被背叛了的感覺。

    在他心裡,夏傾月是他自幼的未婚妻,內心深處,夏傾月一直是他的人。

    至於林溪。

    知道彼此沒有血緣關係,又知道帝族的聯煙計劃后,他不想讓林溪嫁給別人。

    跟自己從小相依為命的妹妹,就要嫁給別人,那種痛,很痛,心裡想想就很不舒服。

    但,他跟柳青璇已經是道侶了,他要照顧柳青璇的感受,他尊重柳青璇的決定。

    冷王追妻:庶女本輕狂 愛情不是一個人的事,是雙方的事,他不會因為自己的自私,而傷害柳青璇,有些痛,自己埋藏在心裡就好。

    他的底線只有一點,不希望看到妹妹跟夏傾月被迫嫁給別人,過的不幸福。

    這是底線!!!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閱讀!..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林塵內心的光幕消失后。

    諸人面色複雜。

    自古以來,英雄難過美人關。

    自古以來,情之一字最為複雜。

    情,單單一個字,讓多少人沉淪。

    放眼上下十萬年,有多少人在證帝的時候,經歷心魔劫時,因為道心不圓滿,心有遺憾,而被心魔劫所傷,輕則受重傷,重則身死道消。

    林塵、夏傾月、林溪對視了一眼,剛剛,彼此看到了對方內心的光幕。

    原來…心裡都有著彼此。

    青衫浪子 夏傾月望著林塵,眼神有詢問之意,不是說,對自己沒有感覺的嗎???

    又騙我!

    林塵看了兩人一眼,心裡複雜,沒想到帝族還有這樣的東西,他內心藏著的心思都被曝光了。

    林塵望向不遠處半空的柳青璇,柳青璇端莊的坐在那裡,神色平靜,眼神平靜,看不出她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柳青璇望著林塵、夏傾月、林溪,三人心裡都有彼此,她要做這個惡人嗎。

    是惡嗎?

    「娘,你怎麼決定?」腹中胎兒問道。

    「你覺得呢?」柳青璇。

    「我雖然是你兒子,但這是感情的事,我不能插手,要是我說錯了,將來你後悔了,豈不是要怪我?」腹中胎兒。

    「你是我兒子,我怎麼會怪你?」柳青璇。

    「你昨天還跟爹說,孩子沒了可以再生一個。」胎兒。

    「……」柳青璇。

    「說說你的想法吧。」柳青璇拿不定主意。

    「那我說了啊…」胎兒沉吟一會兒,緩緩分析道:「如果你不同意這樁婚事,爹跟夏傾月、林溪肯定會傷心,爹或許會將心痛埋藏在心底深處,如果你同意這樁婚事,爹爹會很感激你,因為他知道,你犧牲了自己才成全了她們,爹以後會對你更好,至於夏傾月跟林溪也會很感激你,當然啦,娘心裡肯定是很難過的。」

    「嗯,那我心裡難過怎麼辦?」柳青璇。

    「設立家規,不是有三從四德嗎?以後就讓她們做飯,端茶倒水,給娘洗腳。」

    胎兒想了想,說道。

    「閑著沒事幹了?」柳青璇。

    「我就說這些了,你看著辦吧…我說錯了可別怪我。」胎兒。

    蕭炎等人望著柳青璇,並沒開口。

    諸人都等著柳青璇表態。

    有人希望柳青璇不同意,有人希望柳青璇能同意。

    「青璇,你怎麼看?」

    一旁,葉凰望著柳青璇。

    「你覺得呢?」柳青璇望著她。

    「我不知道。」葉凰輕搖頭。

    柳青璇美眸望向下方台階上的林塵三人,淡淡開口:「繼續入族儀式。」

    「……什麼意思?」林塵疑惑。

    還沒正面表態。

    夏傾月疑惑的望著柳青璇。

    林溪密語傳音道:「你們倆是不是豬?青璇姐默許了。」

    夏傾月一愣,默許了…

    她望著柳青璇,柳青璇直接移開目光,不想看她。

    夏傾月露出絲絲笑意,這事,她記心裡了。

    林塵望著柳青璇,心中隱隱心疼,柳青璇成全自己了嗎。

    「帝族儀式繼續!」林動笑著道,與蕭炎、夏北望對視一眼,柳青璇默許了,這事總算妥善解決。

    蕭炎、夏北望輕笑,心中的大石放下,他們目光望向柳青璇,這份退讓,他們今天記下了。

    任天行臉色難堪,柳青璇竟然同意了!

    他沒想到柳青璇竟然會同意!

    與另兩個女人一起嫁給林塵,呵!可笑!可笑至極!

    任天行冰冷的望著林塵,心底咆哮,為什麼,為什麼!他追求柳青璇萬載都沒追到,而你,卻能讓柳青璇願意與別的女人一起嫁給你!

    任天行心裡殺意凝聚,為什麼!

    他哪裡不如林塵!

    他,雖修魔!

    但,自幼到現在,從未跟任何一個女人有染,他一直追求柳青璇,他自認為自己很專一,為什麼,卻得不到柳青璇!

    為什麼!誰能告訴他?

    帝族儀式繼續進行。

    遠處的林族老者主持,他道:「下一步,覺醒帝子體質!」

    鑽石暗婚,總裁輕裝上陣 一道光束從天墜落,籠罩住林塵,這光束蘊含著無數道金色符文,這符文包裹著林塵,不斷碰撞林塵的全身!

    林塵感到渾身痛苦無比,痛苦的同時,他發現自己的身體出現了奇妙的變化。

    他的五臟六腑,皮肉,每一處地方,都在進行蛻變。

    諸人見這一幕,瞳孔微微一凝。

    「絕對之體!」戰帝忍不住脫口,凝望著林塵。

    「絕對之體,這種體質曾經只有一人擁有過,絕對之體,力可憾天地、肉身不滅,若是成帝,絕對之體會徹底穩固,到那時,誰能撼動他的身軀?」逍遙大帝說道。

    諸人議論紛紛。

    絕對之體是特殊體質之一,擁有這種體質的人,不需要任何屬性能量,直接以力破萬法。

    當年,也有一位絕對之體的大帝,他曾憑藉絕對的力量,絕對的不滅肉體,以一己之力跟十個黑暗恐怖巨頭廝殺。

    最後,雖然隕落了,不過也殺了八個黑暗巨頭,重創兩個黑暗巨頭。

    如此可見絕對之體的強大。

    此時,林塵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完全錯位,變的扭曲起來,好像腐朽了一般,正常人的五臟六腑變成這樣,肯定會大驚!

    而林塵卻是感覺,這對他並沒什麼傷害,甚至,他發現自己的純粹力量變強了!

    不僅僅如此,身體的強度,比之前堅固了太多太多。

    良久,光束消失。

    諸人望著林塵,擁有絕對之體,確實能被奉為帝子。

    「全面檢測!」 無限神裝在都市 主持老者長喊一聲。

    又是一道光束籠罩著林塵。

    林塵感到自己的修為完全暴露!

    他領悟的九種屬性規則抑制不住的跳出,九道屬性的十星規則完全綻放!

    屬性共有九種,每種都是十星規則!

    諸人望著林塵,瞳孔猛然一縮,諸多大帝心頭凝然,掀起漣漪。

    竟然有人能領悟全屬性十星規則,哪怕是他們,在年輕時也做不到!

    「當年我們諸帝在一起研究過,看能否以九種屬性大道證帝,結果失敗了!」

    逍遙大帝凝望著林塵,語氣震驚:「沒想到林塵竟然能讓九種屬性都達到巔峰!」

    「其實我們也能以九種屬性證帝,只是,我們修鍊多年才證得大帝,若是想從頭再來,那就要自斬修為,不過,又有誰能會自斬修為,重新修鍊?」戰帝說道。

    諸人認同,他們已經是大帝,對各種屬性都達到了圓滿領悟,只是,他們證帝時並不是以九種屬性證帝,他們想以九種屬性證帝,除非斬掉一身修為,從武徒境界開始重新修鍊。

    可,修行不易,誰願意從頭修鍊?

    尤其是,他們已經登臨了大帝!

    「又是絕對之體,又是九種屬性,若是真能順利證帝,實力定會遠超我等。」荒帝說道。

    諸人認同的點頭。

    蕭炎幾人望著林塵,沒想到,林塵竟然是以九種屬性,想以九道證帝。

    嗡。

    忽然,光幕里湧現了光明的氣息,神聖浩瀚,彷彿能凈化世間的一切黑暗。

    「光明道體!」

    諸帝眼神一凝,林塵竟然還是光明道體!

    諸人目光望向淺淺笑著的光明女帝,光明女帝睫毛長彎,她含著笑意對諸帝說道:「林塵有光明之心,所以才能造就光明道體。」

    諸人心神一顫。

    光明之心,光明道體!絕對之體!九種屬性都是十星規則!

    若是能徹底成長起來,實力會有多強?

    「帝族聯煙計劃,要的不就是有這樣潛力的帝子么?若是他順利證帝,興許,能對黑暗造成重創。」荒帝說道。

    諸人打量著林塵,帝族造人計劃,在他們想來,能造出來的人,無非就是林塵這樣的吧?

    「恭喜武祖了。」一些大帝對林動笑道。

    林動笑著回應,心裡也頗為吃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