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他說的是傷勢還未痊癒時得知阿修羅大軍攻來,親自帶高手前往,卻是被阿修羅王隨手打傷。舊傷未愈又添新傷,在等待三方大帝會合的三個月里,也只是恢復了大半,根本發揮不了封天隕神印的全部威力。

    「那麼」

    齊澩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最後好象下了什麼決心似的,擋開兩大戰將的全力一擊,閃身到雷泯旁邊,把一顆拇指大小的青色果子塞進他手裡。

    一看手中青氣流轉的果實,雷泯心裡一驚:「鴻蒙青蓮實!他竟然有這種傳說中的神果!」

    看了看性格陰冷的齊澩竟然把如此珍貴的神果給了自己,雷泯咬了咬牙,一口吞了下去。頓時,一股清冷之氣流入腹中,生於天地未開時的鴻蒙靈氣瞬間發散開來,體內沉痾在幾個呼吸間已然痊癒!

    「起陣!」

    齊澩一聲大喝,放聲道:「所有仙帝、仙君,與我等聯手布封天隕神大陣!」

    青、紫、紅、黑四面玉符從四方大帝的頭頂中浮起,散發出璀璨至極的光芒,超過50位仙帝和數百仙君紛紛躲開對手的攻擊靠攏過來。

    手中仙器紛紛拋向空中,巨量的仙力透體而出,注入到仙器之中。剎時,各色光芒暴起,射出一道道強光,朝空中那塊膨脹了萬倍,由四片玉符拼合的封天隕神大陣飛去。

    隨著數百道仙力的灌注,封天隕神大陣四色光華大盛,再次漲大了數倍,變成一塊方圓數千米的四色玉符。

    一圈圈四色霞光激蕩開來,把直徑百萬里的空間完全籠罩起來,形成一個彩色的光球。

    數以千萬計的仙兵仙將在布陣之時趁機都跑了過來,原本散開了億萬里的戰場收縮了千倍不止,全部聚集在這方圓百萬里之內。

    在仙界大軍聚攏的同時,阿修羅大軍一路追殺,絕大部分也都進入了陣中。

    一直都沒有出手的阿修羅王徑直立於大陣中央,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咯咯笑道:「很不錯的攻擊手段呢,我阿修羅域可沒有什麼陣法,你們說,我該怎麼辦呢?」

    北極大帝弘浚臉色一沉,喝道:「你們這群低劣的生物,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仙界大軍所屬,合里注入仙力,封天隕神陣之天地初開!!」

    遽然間,處於陣眼的封天隕神印四色光華一斂,幻化出無窮的蒼灰色氣霧,直徑百萬里的大陣完全被這色彩所充斥,如同鴻蒙未分時的混沌狀態。

    就在這混沌之中,隱隱生出沉悶地雷霆之聲。

    「喀嚓」

    一道灰色閃電出現,緊接著是第二道,第三道,千百萬道雷霆鋪天蓋地的劈向眾阿修羅。

    在這個完全被改變了空間規則的大陣中,極度穩定地空間也被那閃電劈地絲絲顫抖,更有生於混沌的地、火、水、風四種能量幻化成各式攻擊手段。

    一枚枚直徑千米的流星在陣內突生,深沉而厚重的土之原力把流星壓縮了億萬倍,即使是小小的一撮泥土,也有一座高山的重量。沉重,自然使得流星變地堅硬,比一般的中品仙器也要堅硬三分!

    流星一動,繼土原力而來的是狂暴的火原力,流星外面被一層黑炎天火包裹著,溫度何止億度?火力不但增加了流星的威勢,更是使其更加堅硬起來。

    曳著一條長長的尾巴在大陣內橫衝直撞,又偏偏攻擊的都是阿修羅族大軍。 替罪新妻:梟爺的心尖寵 那流星之尾明明應該是極度的高溫,卻又偏偏不然,那藍白色的氣痕中根本就是無以計量的九幽寒氣,由水原力幻化出的鴻蒙之時最寒冷的氣流之一!

    億萬道只有拇指粗細的羊角旋風隨之出現,吹起嘹亮的哨子把陣內的空間卷得瑟瑟發抖,這不就是足以撕碎九天玄仙的九陰闐風么

    這是一個完全隔絕的空間,仙界大軍是局外之人,他們可以看清整個大陣內的每一點變化。然而,處於陣中的阿修羅們卻看不到,他們的周圍只有無盡的混沌,當規則被改變之後,就連心神六感也被扭曲了,探察不到任何東西。

    只有攻擊,承受連綿不絕的攻擊,又不知道攻擊的源頭在哪裡!

    混沌神雷撕碎他們的元靈,地火流星砸碎他們的身體,九幽寒氣凍徹靈魂,更有那九陰闐風把軀體、元靈一共絞成齏粉。

    整個大陣中猶如地獄火海,陣陣殺伐之聲直衝阿修羅的靈魂深處,擾亂他們的心神,造成錯誤的判斷。短短几分鐘內,超過十萬低階的阿修羅死於非命!

    只有王,依然平靜地看著眼前的一切,冷冷一笑,那死去的阿修羅悉數化為一道道漆黑地氣流,飛速往王的頭頂上彙集。轉眼間,一個直徑千米的猶如墨玉的光球出現了,那光球內有無數惡靈嚎叫,凄厲地叫聲聽得四方大帝心中暗暗發冷。

    「變陣!」齊澩雙手連打出萬多道訣印,冷喝一聲:「封天隕神陣之萬元歸一!!」

    四方大帝同時打出手印,空中的封天隕神印灰芒乍斂,四色光華再現。

    混沌神雷瞬間消散,地、火、水、風四種原力合而為一,地火流星、九幽寒氣和九陰闐風被封天隕神印鯨吞,變化成一柄長了千米的銀色巨劍。方圓百億里之內的星力急涌而來,紛紛被吸入巨劍之中,銀光再次暴漲。

    「哼!去死吧!」

    阿修羅王一聲冷喝,頭頂上的墨色光球化作一縷流光直砸過去,卻非攻向巨劍,而是向右手邊的某處虛空中砸去!

    雷泯大驚失色,那黑球正是沖著他的方向而來!

    想破腦袋也想不通,封天隕神大陣中空間被完全禁制,對方是不可能知道他的位置的。就算知道了自己的位置,也不可能攻擊到自己,除非以強大的能量突破整個大陣的防禦。

    然而,對方確實是看到了他,而且攻擊沒有受到應有的阻擋,大陣的防禦形同虛設!

    轟地一聲巨響,處於四大陣腳的雷泯根本沒有規避的可能,只能硬生生和那個墨玉色的光球接了一記。

    那是一種極為古怪的力量,不屬於仙力、冥力、妖力、魔力中的任何一類,完全由負面情緒的詛咒糅合而成,這也是它能夠突破能量防禦的原因。沒有仙力攻擊時的震蕩,沒有一點點肉體上的損傷,然而,無盡的陰邪之氣如潮水般湧入體內,瘋狂地攻擊著他的心神。

    雷泯臉色一片鐵青,連噴了好幾口鮮血,雙眸發出兩束妖艷的紅光。心神在承受著無情的衝擊,對方消耗十萬下階阿修羅,就是要把他魔化,只要承受不起心神的衝擊,他就會被另一個情緒所控制,或者說的被阿修羅王控制!

    四大陣腳少了他的控制,封天隕神印光芒頓減,那柄由數百萬仙兵仙將和無窮星力凝結的銀色巨劍威力小了十倍不止。三方大帝已經發現了雷泯被邪力所侵,連忙把那柄光劍轟向陣中的阿修羅眾。

    「嗤!」

    大陣瞬間冰消瓦解,趁著阿修羅正在應付『萬元歸一』陣訣攻擊的時機,三方大帝飛也似的撲了過來,精純無比的元神之力轟入雷泯的識海,沖向那團陰邪之氣。

    正處於魔化邊緣的雷泯只感到心神一震,邪氣的壓力頓時減少了八成,連忙運轉玄功。識海中那尊丈許高的紫色元神精芒暴射,一圈圈深紫色的雷力拚命的卷向邪氣,封天雷印融入識海,釋放出四面充斥著雷力的盾牌把元神死死地護在中央。

    「轟!」

    失去了九成威力的銀色巨劍在轟碎了數千低階阿修羅的軀體之後,封天隕神大陣轟然碎裂。

    阿修羅王冷笑著看著正在被三方大帝合力驅散邪氣的雷泯,信手一揮,一大團漆黑的氣流從雷泯的眉心鑽了出來,瞬間融入附近的阿修羅的身體之內。 廢后將軍妻 連同被銀劍轟碎的數千阿修羅,也都化為陰邪之氣,被其他阿修羅吸收。

    他開始就是想藉助十萬阿修羅死後存留的四成邪氣控制雷泯,只可惜由四方大帝同時出手,這個目的就很難實現了。如果再繼續下去,那些邪氣將會被四人的元神之力完全消滅,那麼,十萬阿修羅的死就沒有意義了。所以他招回了那些邪氣,融合到其他屬下的體內,而這些得到了邪力的阿修羅實力頓時增強了一籌不止! 阿修羅大軍用十餘萬人馬的代價換來了雷泯的元神重創,元神傷害極難恢復,在未來的很久一段時間裡,封天隕神陣將無法使用。

    從表面上看來,阿修羅一方在從冥海一戰至今,經過大大小小無數的戰鬥,數量從剛開始的百餘萬變成了現在的不到90萬。可事實上,每一個阿修羅的死亡都會形成能量的循環使用,雖然會損失六成的邪力,但其餘的四成在融合遞增之後,其產生的效用絕對不止四成那麼簡單。

    這就好比一個大羅金仙級的阿修羅,在接受到另一個同等實力阿修羅的四成邪力之後,他的戰鬥力不僅僅是1.4倍,而是層次上的本質提升。甚至於,能夠突破原本的境界,達到九天玄仙初期的級別!

    也就是說,阿修羅大軍的數量固然減少了近三分之一,戰鬥力反而增加了!

    也許有人要問,阿修羅王直接把這些阿修羅都給殺光了,一個人吸收了這些邪力,他不就是天下無敵了?

    但是要知道,這就好比仙界之中給人灌輸本源仙力,直接提升修為一樣。不是說灌輸了多少就能吸收多少,如果境界不夠,根本承受不了那麼多仙力,最後的結果就是爆體而亡。一個人的承受力是有限的,所以,那些吸收邪力的阿修羅也是境界比修為高的,並不是誰都能無限制的吸收。

    封天隕神大陣不能祭起,四方大帝失去了最後的依仗,雖然麾下人馬是對方的數倍,但實力差距太大了。最主要的是,這些仙兵仙將死了就沒有了,而對方卻能廢物利用,增強自身的實力。

    四方大帝互視了一眼,同時點了點頭,不得不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阿修羅王不屑地看著倉皇敗退的仙界大君,並沒有下令追擊,而是再次開始了地毯式清剿的過程。美味的金丹是增強自身實力的最佳補品,一路掃蕩下去,麾下大軍的實力會越來越強,何必急著現在和他們計較?

    天幽星。

    一眾仙帝以大法力把數十顆仙氣貧乏的星球移到了天幽星四周,形成一個龐大的聚靈陣,數十顆星球的仙氣全部彙集到天幽星上,使得仙氣原本一般的星球變成了福地洞天。

    當然,仙氣濃郁地星球會更好,但那些星球上存在著太多的仙人,難道要強行把他們趕走?

    地宮之中,嵐風盤坐在精美的地毯上,百名仙君正在把自身的仙力灌注入他的體內,另有近千名仙君在旁邊瘋狂地吸收著仙氣恢復仙力。為了讓嵐風在最短的時間內提升實力,大家可謂是不遺餘力,吸收仙氣還要經過提純,可是直接灌輸仙力就省去了很多的時間。

    千名仙君每百人一組,輪流吸收仙力,再灌注到嵐風體內。卿顏盤坐在他身後,鴻蒙甘露不斷的修復著他那被狂暴地仙力損壞的經脈和肉身。

    丹田內的五色金丹已經有拳頭大小,十個氣旋體積倒是沒有變化,可是凝練度已遠超過去。被強行分為五行屬性的仙力生成大量的氤氳紫氣,而這些氤氳紫氣分成三股,一股淬鍊肉體經脈,一股強化十大氣旋,最大的一股則是被那近十丈高的元神所吸收。

    元神傲然立於宇宙體系的中央軸心,身披火紅色戰甲,手持紫霄斬仙劍,威風凜凜。

    憑藉著強大地境界,嵐風所有的心神之力完全沉浸於修鍊之中,心無旁騖。儘管知道提升修為對於現在的他來說迫在眉睫,但是心裡卻沒有一絲的焦躁,這就是境界修為高的最大好處,根本不擔心所謂的心魔。

    經脈破裂,又被鴻蒙甘露復原,肌肉被撕開,同樣的不斷修復,每一次重複之時,氤氳紫色就趁機融入被修復的地方淬鍊。

    這樣的過程無休無止的進行著,就像是用鎚子敲打軟化的鐵塊,肌肉和經脈變地越來越精粹,越來越堅韌。隨著經脈的強韌,外界注入的仙力也隨之加強,一直不斷的維持著相對的平衡,而這個平衡正是讓嵐風實力極速提升的環節。當然,這需要絕對堅強的意志力,否則就算不被活活痛死,元神也會由於無法承受劇痛而造成傷害。

    近半年過去了,從上去剛剛突破到仙帝中期,如今則是完全鞏固了仙帝中期的實力,開始向更強的方向邁進。

    「何為道?」

    正處於深層次的修鍊之中,一個聲音突然在嵐風的靈魂深處響起,那是與他性命交修靈魂融合的紫霄斬仙劍的聲音。

    由於彼此靈魂的交融,嵐風並沒有被驚擾,以一種特有的感應回答它的問題:「道,可道,非常道。道為宇宙之始,即便鴻蒙未分,混沌未開之際,已然有了道。道即是天地規則,即是維持平衡的最高法則。」

    器靈咯咯大笑,又問道:「道為宇宙之始,那麼,若宇宙萬物重歸混沌,何為道?」

    「道,永不消亡,萬物生消,宇宙衍變,毀滅與重生,依然是遵循道的軌跡。」

    「何為道?」

    「道即是道。」

    「何為道?」

    終於,嵐風回答不出來了,他開始有了一種疑問,道到底是什麼?天地規則?自己當年所見的天道?

    「天道至公,大道無情!」

    「天道?大道?」嵐風疑惑更甚,喃喃道:「難道天道不是你所說的道?難道我所見的他,不是道?」

    器靈再次大笑出聲,說道:「道之深奧微妙,便是在於無形無跡,無處可尋。混沌由神樹而開,然,神樹未開之前,難道便沒有了道嗎?」

    嵐風這一下是真的傻了,他一直以為天道就是道之始祖,原來根本不是那麼回事。那麼,什麼才是道?

    「大道,即是規則,是冥冥之中的軌跡。天道至公,執施罰之命,大道無情,凌駕於萬事萬物之上,卻又包容於萬事萬物之中。大道非靈,非死物,非草木,非一切可見之物,大道又是萬物,道法三千,其實又何止三千?」

    「草木精靈悟了,成了道,殺戮億萬,又是以殺入道。星漢渺渺,星辰億萬,它們運行的軌跡,那細碎的宇宙塵埃,星辰上的一顆沙礫,它們,都是道,是大道。」

    「轟!」

    識海彷彿遭受到流星的撞擊,心神一瞬間沉浸入另一番天地之中。

    原來所謂的道並非是天道,而是大道,天道只是大道用以施罰的臂助,而大道才是真正的主宰。大道無形,無我無他無物,你可以說它不存在,而它卻是執掌著萬物生消。

    反過來說,萬時萬物即為道,它根本就是存在於每一個地方!

    「大道無形,天地萬物皆為道,又非道,既然我為天地萬物之一,那麼」

    「我,亦是道,大道!」

    丹田中突然爆發出萬丈光芒,圍攏在他周圍的仙君只覺得全身一震,包括卿顏在內的所有人,紛紛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彈開。

    與丹田融合為一體的識海瞬間漲大了百倍,原本納介子於須彌的識海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它不再是融于丹田中,而是無限地膨脹開來!

    衝破丹田!

    衝破身體!

    衝破聚靈大陣!

    衝破天幽星!

    擴張!瘋狂地擴張!

    數以萬計的星辰爆發出無窮的銀色星力,方圓億萬里虛空一片璀璨,無以計量的仙氣跨越虛空往天幽星彙集,整個星球被一層濃地化不開的青紫色霧氣包裹起來。

    卿顏怔怔地看著眼前的一切,以仙識探察著方圓千萬里之內的變化,喃喃道:「怎麼可能! 重生之活成自己心中的主角 星力彙集也就罷了,怎麼會又這麼多星球上的仙氣會跨越虛空雲集?這」

    頭頂上的十道風柱遽然消失,嵐風張口一吸,整個天幽星彷彿地震般顫抖起來,彙集了上萬顆星球的星力和仙氣,被他一口吞了三分之一不止!

    金丹一個勁的瘋漲,元神轉眼增大了百倍,一聲清鳴中,紫霄斬仙劍透體而出,懸浮在空中。淡金色的光芒比太陽還要耀眼奪目,星球上剩下的靈氣如潮水般湧來,徑直被它吸走了大半!

    嵐風慢慢地睜開眼睛,臉上掛著一絲微笑,紫霄斬仙劍頓時化虹融入他的體內。

    感覺很好,非常好,當識海不再局限於身體之中時,他的境界在短短几個呼吸間從大圓滿初期突破到了後期。

    當年,他從仙帝後期突然到大圓滿之境,用了億萬年不止,境界的突破才是修鍊中最難的地方。而今,器靈的一番提點和自己的頓悟,一次性從大圓滿初期突破到後期,這簡直是匪夷所思的速度!

    只有達到了這種層次才能感受到其中的不同,無論是下界修道者還是上界的仙人,他們對於道的理解僅浮於表面。可以說,他們根本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道。

    大圓滿初境,這才算是初窺了道,但此道卻非彼道。

    現在的嵐風明白了道,真正的道,不是天道,而是大道。一個可以說不存在,又存在於萬事萬物之中的東西,那是一種至深至奧的東西,凌駕於一切之上!

    「你」卿顏看著他,眼神中充滿了迷茫,想問什麼還是沒問出來,只是嘆了口氣,搖頭道:「風,我看不清你了。」

    嵐風微微一笑,輕輕地撫摩了一下她的長發,柔聲道:「仙帝後期,只不過境界提升了不少,你當然看不清了。」

    卿顏捂著嘴巴,驚道:「剛剛還是仙帝中期啊,這麼快那你幹嘛不繼續修鍊下去?」

    輕輕地嘆了口氣,嵐風苦笑道:「再接下來就是大圓滿境界的修鍊了,那是仙力層次的完全飛躍,就像在下界吸收天地靈氣轉化正仙力一樣,比例太大了,這裡的靈氣遠遠不夠。」

    不錯!

    他現在遇到的就是這種尷尬地局面,大圓滿之境,體內的仙力就會發生質變。如果說過去十份仙氣經過淬鍊提純可以變成一份精純的仙力,那麼,大圓滿之境的能量就需要一百份,甚至一千份仙氣才能轉化成一份!

    這裡的仙氣太少了,哪裡夠用?

    前世他可是在紫清聖境中修鍊的,那裡的仙氣比天幽星不知濃郁精純了多少倍,又不知用了多少聚靈仙陣,多少天材地寶才打造出那樣的環境。

    卿顏聽他這麼一說,連聲道:「沒關係,我們去搶幾百顆仙氣濃郁的星球過來,聯合布成聚靈大陣,你說好不好?」

    心裡一陣苦笑,嵐風低下頭,嘴唇碰了一下她的額頭,柔聲道:「先不急,有客人要來了,先見了客人再說吧。」

    「客人?什麼客人?」卿顏楞了楞。

    「剛剛修鍊之時心念跨越億萬里之遙,感應到幾股強大的氣息正往天幽星方向而來。嗯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還是老朋友呢。」

    『老朋友』三個字的發音特別重,嵐風的眸子里爆射出冷洌的氣息,絲毫不掩飾心裡的殺機。

    見他如此表情卿顏心裡一凝,馬上想到了他說的是誰,正準備出去,陣外隨之響起了沉龍低沉地聲音:「卿顏,嵐風怎麼樣了?剛剛星力彙集,靈氣多出了數十倍,到底怎麼回事?」

    嵐風拉著卿顏閃身出了大陣,站在沉龍面前笑道:「他們來了?」

    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沉龍疑惑道:「我就是來找卿顏把你叫醒呢,你怎麼知道的?你」

    仙識一放,他臉色連變,最後大笑起來:「你突破了?」

    點了點頭,體內仙力稍稍一動,捲起卿顏和沉龍二人憑空消失了。當三人出現時,已在天幽星外的虛空之中,那裡正是劍拔弩張,好象隨時會爆發一場決鬥。

    數十名仙帝,近千名仙君,九天玄仙、大羅金仙、金仙、天仙加在一起足有過億之多,密密麻麻的圍滿了虛空。強勁地仙力從兵器中散發出來,所有人的仙識全部鎖定在包圍全中的不到百人身上。

    嵐風從包圍圈外慢慢地走過來,層層疊疊的高手立刻讓出一條路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