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9 日 Comments (0)

    他看著這個背影,感覺有些眼熟。

    「龍先生?」

    那人轉過身來,魏神醫卻是立馬皺起了眉頭,轉身就走。

    剛走出觀廳,魏神醫的電話便響了起來。他一看號碼,是龍繼雲打來的電話,強行壓制住火氣。

    「龍先生,我已經到了觀荷廳了,為什麼裡面的不是你啊?」

    他的語氣很好,魏神醫可不敢用質問責備的語氣跟龍繼雲說話。

    「呵呵。」

    龍繼雲道:「我聽說你跑了。跑什麼跑啊!魏神醫,回去吧,裡面的那個人有事情要和你談。」

    「龍先生,您或許有所不知吧,我和那小子有不共戴天之仇啊!」魏神醫長嘆一聲。

    龍繼雲的語氣一下子變得冰冷嚴厲起來,沉聲道:「魏神醫,如果你們之間真的有不共戴天之仇的話,我看你還是不要在這片天空下活著了。我很樂意幫凌先生除掉一些他看著不爽的人!」

    一聽這話,魏神醫徹底傻眼了。

    他是個聰明人,迅速準確地從龍繼雲的話語之中捕捉到了一些重要的信息。

    惹了凌宇就相當於是惹了龍家。

    有了這個觀念之後,魏神醫便知道該怎麼做了,立馬笑逐顏開。

    「龍先生莫怪,其實這世上哪有什麼不共戴天之仇啊。我和那小……凌先生不過是在觀念上有些分歧,其實我還是很佩服他的醫術武功的,包括人品啊什麼的,別看凌先生年輕,其實方方面面都有值得我學習的地方。」

    電話那頭,龍繼雲面泛冷笑,心中對於魏神醫這種沒有骨氣的人甚是不屑。

    「不要讓凌先生等急了,他的怒火,你我都承受不住。」

    語罷,龍繼雲便掛了電話。

    魏神醫趕緊轉身回去,站在門外畢恭畢敬地敲了敲門,隨後才推開門走進了觀荷廳。

    「凌先生……」

    魏神醫撫摸著腹部,滿臉堆笑。

    「不好意思啊,剛才一進來的時候,突然鬧了肚子,我趕緊去了趟廁所。」

    「坐吧。」

    凌宇也沒和他較真,他了解魏神醫是個有多勢利的人。如果有足夠的好處給他,完全可以讓他成為一個搖尾乞憐的哈巴狗。

    「凌先生您請先坐。」

    魏神醫站在那裡,主動拿起茶壺,給凌宇倒了杯熱茶。

    二人都坐了下來,魏神醫道:「凌先生找我,何必要通過龍家啊,直接給我打個電話就行了啊。」

    凌宇冷冷一笑,「我怕是魏神醫你尊駕難請啊!」

    魏神醫連忙擺了擺手,「哪裡的話,哪裡的話,不存在的。凌先生有什麼吩咐就儘管說吧。我魏某一向是很樂意為凌先生您效勞的。」

    這老王八可真是夠噁心的,真是什麼話都好意思說出口。

    凌宇臉上不動神色,道:「前兩天在白水澗發生的事情沒忘了吧?」

    魏神醫道:「哪能忘記!那日要不是凌先生您機智過人,我們那幫人就全都被楊一刀給耍了。」

    凌宇道:「楊一刀已經成了古雲飛的走狗,現在那千年的黑玉靈芝已經落到了古雲飛的手中。」

    「啊?」

    魏神醫面露詫異之色,只是他還猜不透凌宇叫他過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你的醫術在雲城市是數一數二的,我想你應該知道黑玉靈芝的生長環境比較特殊,那東西吃起來比較麻煩。」凌宇道。

    點了點頭,魏神醫道:「黑玉靈芝雖然是有奇效,卻也有奇毒。那東西吃之前得先需要分析裡面含有的毒素,然後配製出解毒的方子,與黑玉靈芝一起服用,如此才可以避免中毒。」

    凌宇道:「那古雲飛自己並不通醫道,我猜他十有八九會找你去幫他解黑玉靈芝的毒。魏神醫,如果他真的找你了,你當如何做?」

    魏神醫略一沉吟,道:「我不會幫他解毒的。這事風險實在是太大了。那黑玉靈芝裡面混合了各種毒物的毒素,稍不小心,哪怕是出了一丁點的差錯,也會導致解毒失敗,釀成不可估量的後果。一旦古雲飛惱羞成怒,倒霉的就會是我。」

    這廝的頭腦非常的清醒,知道那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

    哪怕是解毒成功了,古雲飛也不會說把黑玉靈芝分多少給他,頂多是給些錢打發了他,而魏神醫並不缺錢。

    正聊著,魏神醫的手機響了起來,他一看號碼,抬頭看著凌宇,訝聲道:「是古雲飛打來的,這可真是巧啊,正聊他呢。」

    「接吧,十有八九找你就是為了我們說的事。」凌宇笑道。

    魏神醫接了電話,打開了免提功能。

    果然如凌宇猜測的那樣,古雲飛打來電話,就是來請魏神醫去幫他解毒的。

    魏神醫並沒有立馬答應他,只是說自己會考慮考慮。

    掛了電話,魏神醫看著凌宇,徵詢他的意見。

    「我是不是該一口拒絕他啊?」

    凌宇道:「你不該一口拒絕他。你是他在雲城能夠找到的這方面最強的專家,他一定會死盯著你的。」

    「那我該怎麼辦?」魏神醫有些苦惱,這件事他壓根就不想接手。

    凌宇道:「答應他,然後獅子大開口,向他提出一些苛刻的要求。你有幾成的把握能夠解黑玉靈芝的毒?」

    魏神醫深吸了一口氣,搖了搖頭。

    「說真的,頂多也就五成吧。這事我真的沒太大的把握。」

    凌宇道:「我要你全力為他去配製解藥,但你可別真的給我搞出解藥來,稍微做點手腳。明白我的意思嗎?」

    行醫問葯,增一分減一分都不可取,必須得恰到好處,否則良藥也會變成毒藥。

    魏神醫面色凝重,他不願意得罪凌宇,也不想得罪古雲飛啊,實在是不想接這燙手的山芋。

    (求書評求推薦票,今天四更!這是第一更!大家給力!) 「怎麼,你不願意幫忙?」

    凌宇直視魏神醫的雙眸,眼神咄咄逼人。

    「不是我不願意幫忙。」

    魏神醫苦著臉,「你們神仙打架,能不能不要把我這個凡人給牽扯進來啊?我跟你們玩不起啊。」

    凌宇笑道:「你個老小子是不見兔子不撒鷹啊。你以為這事是你能躲得了的嗎?古雲飛看上了你,你想抽身事外,哪有那麼簡單!他會有千萬種辦法逼你就範。先禮後兵,我想你明白的。」

    魏神醫的腦門已經開始冒汗,他不願意趟這趟渾水,但是偏偏渾水要往他的身上潑。

    「我該怎麼辦?」

    魏神醫抬起頭看著凌宇,眼神中流露出惶恐與不安。

    凌宇笑道:「有些事情就像QJ,既然無法避免,那就好好享受吧。按照我說的,答應古雲飛,你想問他要啥,儘管開口。另外,我這邊也會讓龍家為你準備一份厚禮。今天咱們見面,我也不能讓你空手而歸。」

    語罷,凌宇從身上拿出一本薄薄的書,放在魏神醫的面前。

    「看看吧,我想你會喜歡的。」

    魏神醫拿起書來翻閱起來,看了第一頁,雙手便開始顫抖了,又翻了幾頁,激動的都快要窒息了。

    「凌先生,這、這本書是送給我的嗎?」

    合上了書,魏神醫無比激動,又無比的忐忑。

    凌宇道:「喜歡嗎?」

    魏神醫道:「天下行醫之人,誰都想得到這本書啊。就是……就是這書太貴重了!」

    「這本醫經就送給你了,很抱歉不能給你原版,只能給你我的手抄本。不過你放心,這上面的內容和原本絲毫不差。」

    擺在魏神醫面前的這本醫術,不過是一本普通的醫經,但這是對凌宇而言的,但在魏神醫的眼裡可就不一樣了,在他看來,這就好比是一本武林人士夢寐以求的武功秘籍。

    有了這本書,魏神醫便有信心把自己的醫術拔高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他眼裡,這本醫術的價值可一點都不比那千年的黑玉靈芝要差。

    「凌先生,我要是答應了古雲飛的請求,您能保證我的安全嗎?」

    魏神醫已經暗自做了決定,為了得到這本醫經,他決定鋌而走險。

    凌宇道:「你的安全,我會給予你保障。不過,想要活命,最重要的還是要靠你自己。你應該是古雲飛能找到的最合適的人選了,他輕易不會殺你的。你是聰明人,應該知道如何悄無聲息地動些手腳而不讓人察覺出來。」

    魏神醫沉默不語,十幾秒過後,忽然間嘿笑了起來。

    「凌先生,那我就不客氣了啊,這書我拿走了啊。」

    「拿去吧,事成之後,龍家還有一份厚禮等著你。」

    凌宇喜歡和魏神醫這樣的人打交道,這廝貪婪無度,這是很好利用的弱點。

    當著凌宇的面,魏神醫給古雲飛打了個電話,告訴古雲飛他考慮好了,可以幫他配製解藥,不過有一些要求。

    這廝按照凌宇說的,獅子大開口,現金就要了十個億,還要了古雲飛好多珍藏的古董字畫。

    重生狂妃:太子殿下別擋道! 古雲飛雖然是個商人,但他本質上是個武者。比起古董字畫,他更看重的是修為的提高。

    雖然有些心疼,不過為了能讓魏神醫好好為他辦事,古雲飛還是滿口答應了下來。

    打完電話,魏神醫狠狠地拍了一下大腿,嘆了口氣。

    「哎呀,我真是夠蠢的啊!早知道他價都不還,我該要的再狠一點的啊!古雲飛有個琉璃青花瓷瓶,那件玩意兒我早就看上的,一直是他的心頭肉,我剛才該要過來的啊!」

    魏神醫忍不住後悔,凌宇看著此人,心裡冷笑,這廝果真是個貪婪無度的人。

    「我先走了,你過一會兒再離開,不要讓人看到咱們兩個接觸過。從現在開始,不要和我聯絡。如果有事,派你信得過的人來找我,不要與我直接聯繫。否則一旦被古雲飛發現,以他多疑的性格,你怕是性命難保。」

    凌宇起身離開,魏神醫送他到門口。

    緊接下來的幾天,凌宇都留在學校的山頂別墅之中。

    蕭玉靈從蘇青璇的口中得知了凌宇受傷,便從家裡趕了過來,每天貼身伺候凌宇。

    龍家送到巾幗武道社道館的那些珍貴的藥材已經全部送到了這裡。

    為了讓內傷儘快恢復,凌宇這幾日全都留在房中,泡在盛滿了葯湯的浴缸裡面,內服外泡。

    花心簡少痴心愛 不過他也清楚,內傷並不是那麼容易恢復的,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來加快恢復的速度。

    「有個事情我一直沒敢跟你說。」

    伺候凌宇葯浴的蕭玉靈猶豫再三,還是決定把事情告訴凌宇。

    「是不是你母親的病情有了反覆?」凌宇問道。

    蕭玉靈道:「不是我媽媽的事,她的病恢復得很好,現在已經可以下床走動了。是你從萬空寺帶回來的那隻小白狐,它不見了。我哥哥派了很多人去找,找了好幾天了,都沒找到。凌宇,你不會生氣吧?」

    「傻丫頭。」

    凌宇撫摸著蕭玉靈的俏臉,道:「我生什麼氣啊。那狐狸或許是野性難馴,自己跑回山上去了。只要它覺得舒服,去哪兒任它去吧。」

    蕭玉靈鬆了口氣,道:「這幾天這事一直憋在我的心裡,我一直怕你不高興。」

    凌宇笑道:「以後有事就跟我直說,不要藏在心裡。你是我的女人,我有義務為你分擔。」

    蕭玉靈俏臉一紅,心中甜甜蜜蜜。

    「你和蘇蘇的表哥鬧了矛盾,要不讓蘇蘇去說說吧。古雲飛不好惹,咱們還是不要和他對著干。」

    凌宇道:「你要是真想幫我,就不要出這些餿主意了。古雲飛與我遲早要做個了斷,不要讓蘇青璇摻和進來。她夾在中間,已經是兩難。」

    蕭玉靈嘆了口氣,愁眉不解。

    凌宇道:「別嘆氣了,真想幫我,那就下來和我一起泡吧。」

    蕭玉靈頓時羞得滿面通紅,無地自容,羞怯地低著頭,玩弄衣角。

    「你身上有傷,不宜親近女/色,等你傷好了,我隨你怎麼處置,行嗎?」

    (第二更奉上,繼續求票!日推薦票超過五百就加更!!!) 蕭玉靈從凌宇的眼神之中看到了邪惡的火焰,但是為了他的身體著想,她還是拒絕了這個她心愛的男人。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自從受了內傷之後,凌宇感覺自己的定力似乎也受到了影響,不如從前了。

    這麼個美嬌娘整天在他面前晃悠,血氣方剛正少年,凌宇哪能受得了。

    「靈兒,你媽媽還需要你照顧,你還是回家去照顧她吧。我這邊你放心吧。我能照顧好你自己。」

    「你受傷了,我哪能放心的下啊。」

    蕭玉靈嘆了口氣,「真希望我有分身的本事,那這樣我就不必煩惱了,既能照顧我媽,又能照顧你。」

    凌宇道:「我真的沒事,你去照顧你母親吧,她正在康復期,最需要人照顧,馬虎不得。」

    蕭玉靈輕咬貝齒,猶豫了片刻,道:「那這樣吧,我回家去,我會拜託蘇蘇和芊羽來照顧你。」

    凌宇笑道:「你可真夠大方的。就這麼相信你的男朋友嗎?」

    蕭玉靈笑道:「怎麼,你對她倆哪個動心了?要不要我撮合你們呀?」

    「姚芊羽那可是個飢不擇食的母老虎,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剝了,你就不擔心嗎?」凌宇笑道。

    蕭玉靈道:「我和芊羽認識幾年了,我還不了解她?她也就是嘴上說說罷了,其實她是個很矜持的人呢。」

    「矜持?」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