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他的小姑娘,雖然有很多的祕密,但是卻依舊深深的吸引着她。

    倔強又神祕。

    想到這,他又想到了最近關於景震的消息。

    他的兩個兒子,一個比一個瘋狂,他得儘快解決掉這件事。

    · 蘇晚晚早上醒來的時候,手機上多出了一條信息,她一點開就看到景深的名字。

    再看一眼時間,眉頭微微皺起。

    這麼晚還沒睡?

    想打個電話過去,但又怕他現在還沒睡醒,影響到他,便將手機放下。

    只是她滿腦子都是景深很辛苦,卻沒注意到,她竟然有那麼關心他。

    到了片場後,蘇晚晚纔拿出手機給景深發了一條信息。

    發完,她便將手機收了起來,開始今天的戲份。

    最近的戲比較零散,今天唯一一場大戲,就是和秦墨心的對手戲。

    兩人在這部劇中的對手戲實在是不多,大部分時間是她扮演的舒想容將秦墨心扮演的玉娥當成假想敵。

    而今天這場戲,就是兩人第一次正面較量,是在舒想容得知八皇子即將和玉娥大婚之後。

    所以今天蘇晚晚的裝扮特別的有氣勢,也是舒想容的一些小心機,她無法得到自己喜歡的人,便想着能從別的地方討回一些什麼。

    衣服換好,妝化上,蘇晚晚看着鏡子中的自己有種錯覺。

    這副裝扮,好像夏貴妃每次來她宮裏耀武揚威時一般無二。


    她扯起嘴角,笑了笑,將思緒拋在腦後。

    其他人還在化妝,蘇晚晚便拿着劇本走到了外面坐下。

    秦墨心今天穿着一襲白色長裙,彷彿九天之上的天女一般,出塵不染。

    她一看見蘇晚晚便跑了過來,二人站在一起,一個是誤入凡間的精靈,一個是人間富貴花,各有風情。

    不少人都拿出手機在偷偷的拍照,二人也沒在意,坐下來開始聊天。

    “這部戲終於快拍完了。”

    “是啊,但是依舊不能休息,我好想好好在家玩兒幾天啊!”秦墨心抱着蘇晚晚的胳膊,輕輕的晃了晃,“要不回去以後空出幾天檔期我們一起在家玩兒吧。”

    “好啊。”蘇晚晚想了一下,點了點頭,正好她院子裏的石桌石凳什麼的也要做好了吧。

    只是可惜時間不對,要是等到桃花開的時候,坐在樹下品茗下棋,都是別有一番風味呢。

    “記得叫上林心,我也想認識認識她。”

    “好。”蘇晚晚笑眯眯的應下了,“那等我回去以後給她打個電話。”

    兩人又說了會兒話,等到路導那邊叫人過去,才停下。

    場景已經佈置好,蘇晚晚坐到了舒想容應該坐的塌上,而秦墨心站在了門外。

    攝像頭一打開,二人都收起了剛剛玩鬧的神情,進入了自己的角色。

    這幕戲開始,門外的宮女進來彙報,說玉娥姑娘求見。

    舒想容坐在塌上,拿着茶杯的纖纖玉手聽見這個名字似是顫了一下,愣了一瞬,才吩咐人將人帶進來。

    玉娥對着舒想容行了一個禮,舒想容卻遲遲沒有說話。

    她在打量面前跪着的這個女孩兒,眼神中有着嫉妒一閃而過。

    因爲這個女孩兒,將要嫁給她喜歡的男人。

    “起來吧,不必多禮。”舒想容的聲音淡淡的響起,裏面卻很複雜。

    這不是玉娥第一次見舒想容,而且女人是有直覺的,她察覺到了面前這個女人對自己的敵意,也明白爲何會這樣。

    “貴妃,八皇子有話讓我帶給您。”

    “哦?”舒想容挑了一下眉,“是什麼話?”

    “八皇子說,謝謝貴妃的相助,現在已經到了最關鍵的階段,丞相謀逆的證據已經全部收集好,請貴妃保護好自己,不需要再有什麼舉動。”

    “他真是這麼說的?”舒想容的雙手緊緊的握住,彷彿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是,一字不差。”

    過了良久,舒想容纔將緊握的拳鬆開,渾身像卸了力氣一般,但是不想在玉娥面前露怯,便一直撐着自己。

    “本宮知道了。”

    “那民女便退下了。”

    沒等舒想容說話,玉娥便站了起來,像門口走去。

    在她馬上跨過門口的那一刻,後面突然傳來了舒想容的聲音,“你配不上他。”

    玉娥站住,身子往回轉了一半,那雙清冷的眸子卻是直直的看着高高坐在塌上的貴妃,沒有什麼多餘的神色。

    “我配不上,那誰配得上?您嗎?”

    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宮殿。

    舒想容在聽到這句話之後,彷彿終於是支撐不住自己一般,重重的靠在了後面。

    接下倆,是良久的沉默。

    路四海彷彿是沒有注意到這幕戲已經結束,遲遲沒有喊停。

    衆人似是也跟着一起進入到了蘇晚晚的情緒裏,沒有人說話。

    又過了一會兒,路導才喊了停止。

    小意連忙走上前,將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這也是蘇璟走之前交代的話。

    這幕戲的悲傷情緒太重,蘇晚晚有些站不起來,便靠在了小意的身上。

    緩了一會兒,她才走向路導那裏。

    路導此時在看回放,在看到蘇晚晚過來的時候,開心的衝她打招呼。

    “晚晚啊,你說你怎麼之前就沒大火呢?你這個演技在現在那麼多小花中也是拿得出手的啊。”

    蘇晚晚虛虛笑了一下,喝了一口小意遞過來的水,“從前不懂事,得罪了不少人。”

    “哎。”路導嘆了口氣。

    蘇晚晚的事情他也是瞭解一些的,這部劇在定下她做女二以後,有不少朋友都給他打過電話,說了些蘇晚晚的事情。


    但是他都沒聽,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感覺到的東西。

    現在看來,他的選擇沒有錯。

    “不用在意太多,在娛樂圈這個地方,在意的多了,就註定走不長遠。提高自己的技能纔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明白的。”蘇晚晚對路導笑了笑。

    路導這幾句話,已經不是單純的導演教演員了,而是對晚輩的一種教誨了,蘇晚晚自然會擺出更加謙虛的姿態。

    “我正打算這部戲拍完以後上一下表演課。”

    “可以。”聽到蘇晚晚的話,路四海贊同的點了點頭。“雖然你現在的演技還不錯,但是如果你想上大熒幕的話,你的演技就會有些浮於表面。”

    “我知道了,謝謝路導。”

    “行了,回去休息吧。” 走到椅子邊坐下之後,蘇晚晚從小意的手裏接過了手機。

    一解鎖,跳出來的就是景深的一個未接電話。

    蘇晚晚歪頭想了一下,回撥了過去。

    電話很快就被接通,那頭還傳來了一些嘈雜的聲音。

    “晚晚。”男人的聲音低沉繾綣,似是帶着一個鉤子,勾的人心癢癢。


    蘇晚晚靜默了一下,伸手捏了一下耳垂,才說話。

    “在忙嗎?”她的聲音有些沙啞,還帶着些疲憊,電話那頭的景深伸手示意了一下安靜,皺着眉頭走出走到了窗前。

    “怎麼了?生病了?”


    “沒有。”蘇晚晚拿起手邊的水喝了一口,“剛下戲。”

    “給你寄過去的杯子,要記得用。”

    聽到這句話,蘇晚晚突然笑了出來。

    她最近刷微博,還看到了一些關於保溫杯的梗。

    人到中年不得已……

    “呵,景叔叔是人到中年不得已了嗎?”

    “叔叔?”景深愣了一下,似是在思考爲什麼會被蘇晚晚叫叔叔,但是後面又想到了剛剛話裏的中年……

    “晚晚,我只比你大五歲。”景深有點無奈,明明是風華正茂的年紀,怎麼就成了中年叔叔。

    聽到景深的話,蘇晚晚笑了笑,心情非常的愉快。

    “你去工作吧,賺錢重要。”

    聽着那邊如銀鈴般清脆的笑聲,景深覺得身上的疲憊似是都少了許多。

    “那你也注意身體,我等你回來。”

    我等你回來……

    這句話像是有魔力一般,蘇晚晚的臉瞬間就紅了起來。

    “知道了,你快去工作吧。”

    話音剛落,蘇晚晚就掛斷了電話。

    心臟在胸腔裏怦怦跳動,蘇晚晚人生中第一次聽見了自己心跳的聲音。

    小意知道剛剛蘇晚晚在和景深打電話,便識相的走到了不遠的地方,既聽不到聲音,又能讓別人不去打擾她。等到她打完電話,小意才走回來。

    一走到她的面前,小意就發現蘇晚晚的臉上散發着不正常的紅暈。


    “晚晚,你怎麼了?生病了嗎?”她將手覆在了蘇晚晚的額頭上,卻發現體溫很正常。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