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4 月 13 日 Comments (0)

    他本以為這麼多人一起出手,又有大陣的威能鎮壓,定然一舉便可將葉楓拿下,卻沒想到對方卻如此難纏。

    然而金石鎮他們這群人卻是不知,他以大旗演化的陣法,對於葉楓來說形容虛設,根本沒有分毫效果,至於人數多的這個優勢,在葉楓的面前也蕩然無存。

    除非這群人懂得黃金麒麟族的戰陣,大概可以演化出一頭八階巔峰級的黃金麒麟,在不過多暴露自己實力的前提下,說不定還能給葉楓造成一些小麻煩。

    但是戰陣那種東西,只有參加位面戰場的強者才會得到傳授,且需要長久時間的相互配合,才能夠發揮出戰陣的威能。

    至於像葉楓這種短短兩三天就能夠將戰陣精髓掌握的怪胎妖孽,古今都很罕見。

    「黃金麒麟族的孩子們,我已經給過你們活下來的機會,但是你們不珍惜,便不要怪我痛下殺手了!」

    大陣之中,葉楓硬抗了金石鎮那些人兩輪的攻擊后,目光陡然一冷,殺機凜然。

    他一拍坐下的麒麟小金,按照他的指示,小金騰躍飛起,竟是視金石鎮布下的大陣如無物,直接便橫穿了出來。

    「死吧!」

    葉楓祭出白凈玉瓶,瞬間鎖定其中一人,嗖的一下,將之收入瓶中,他以殺戮劍道之力激發玉瓶內部的陣紋,立時便將這名黃金麒麟族的天才絞殺成血霧。

    隨後葉楓探手一抓,便將原本布下大陣將他困住的那桿大旗抓住,隨手一抹,便將金石鎮留在其中的烙印抹除。

    「我的陣旗!……」金石鎮怒吼。

    「不,是我的陣旗!」葉楓咧嘴一笑,抬手一抖,陣旗展開,遮天蔽日,反而將金石鎮等人一併都困入陣中。

    「殺出去!」


    以金石鎮為首,諸多黃金麒麟族的天才咆哮嘶吼,打出道兵神通,試圖破陣而出。

    葉楓冷哼一聲,手中浮現出一張漆黑如墨的獸皮捲軸。

    這是從墨殺手中得到的陰冥死陣,乃是半仙境的墨麒麟族強者煉製,即便是沒有修鍊陰冥道力的人,也可以激發死陣,溝通陰冥界的禁忌死氣滅殺對手。

    只見葉楓將捲軸拋起,滾滾禁忌死氣瀰漫涌動,形成一片漆黑如墨的空間。

    轟!

    恐怖的禁忌死氣在陣中涌動,幾個黃金麒麟族的天才瞬間便遭受到了致命的打擊,身體被死氣侵蝕,連同元神也都受到了影響,身上被腐蝕的坑坑窪窪,慘叫連連。

    「黃金聖鼎!」

    金石鎮有著八階中期的修為,在所有人中實力最強,拚命催動極品道兵,轟隆一聲,竟是將陰冥死陣轟出了一道豁口。

    只是這豁口並不大,且轉瞬間便恢復如初。

    即便如此,也讓金石鎮等人看到了逃出去的希望!

    「快,所有人與我一起攻擊,便可撕裂空間從陰冥死陣中逃出去!」

    同樣都是聖族的分支,金石鎮這些人對於墨麒麟族的陰冥死陣自然都不陌生,深知禁忌死氣的可怕。

    金石鎮祭出的黃金聖鼎,瀰漫著金色的聖光,蘊含玄機,竟是可以將禁忌死氣阻隔在外,不受侵蝕。

    「姓葉的,你肯定會不得好死,殺了我們黃金麒麟族的人不說,居然還殺了墨麒麟族的天才!」金石鎮怒聲吼道。

    葉楓翻臉不承認,沉聲道:「你莫要給我扣黑鍋,你哪隻眼看到我殺死墨麒麟族的人了?」

    「你若沒殺墨麒麟族的人,你手上怎會有陰冥死陣?」

    即便如此,葉楓仍然面不改色,冷笑道:「我是宰了金忠之後得到的這卷陰冥死陣的陣圖,按照你的說法,也應該是你黃金麒麟族的人,殺了墨麒麟族的人。」

    「姓葉的,你狡辯也沒用,看守秘境的長老可洞察一切,到底是不是你殺的,自然會水落石出!」

    聞聽此言,葉楓面色頓時陰沉了下來,暗道幸虧自己進入秘境之後,一直都小心謹慎,麒麟聖族果然可以洞察這秘境中發生的事情。

    「姓葉的,你不敢說話看來是默認了,很快你就會被我們兩大聖族的強者追殺,你死定了!」金石鎮在大陣內叫囂道。

    「你還是關心自己怎麼死的吧!」

    葉楓面色冷然,將頭頂的七彩琉璃鼎祭起,轟入陰冥死陣中。

    緊接著,從墨殺和雪辰二人身上收刮而來的兩件極品道兵也都被他祭起,齊齊轟殺。

    修鍊奪天造化功,他的修為渾厚無比,但是同時祭起三件極品道兵,也已經達到了極限。

    即便如此,三件極品道兵的威能齊齊爆發,也堪稱恐怖至極了。

    轟!

    金石鎮頭頂的黃金聖鼎被擊飛,隨後一道劍光閃過,將他的頭顱斬下。

    緊接著,白凈玉瓶四處收人,七彩琉璃鼎見人便砸,還有一柄烏黑的劍光時隱時見,所過之處,便有血光迸濺,身首異處。

    轉眼的幾個呼吸之間,以金石鎮為首的這十幾個黃金麒麟族的天才,便都被葉楓殺了個乾乾淨淨。

    葉楓收起大旗,撤去陰冥死陣,這才讓麒麟小金從空中落下,從始至終,他都坐在麒麟的背上,從容不迫,談笑間將黃金麒麟族的十幾個天才抹殺。

    這一幕落在城中諸多天才的眼中,許多人都是面露忌憚之色,也有的人目光閃爍,心思各異。

    在整個廝殺的過程中,楓嵐都一直坐在葉楓的後面,讓他享受著一雙飽滿的推蹭,此刻戰鬥結束,他便笑道:「你去打掃一下戰場。」

    「我去?」楓嵐一愣。

    她起先看到金石鎮等人氣勢洶洶,人數眾多,還未葉楓有些擔憂,但是轉眼間那些人便都死的乾乾淨淨,讓她如夢方醒。

    「你不去,難道我去?我若親自去打掃戰場,便沒你的好處了。」葉楓笑道。

    「我去!」楓嵐當即眼睛一亮,動作利索的從麒麟小金背上跳下,跑去收斂金石鎮那些人死後遺留下來的寶物資源。

    在附近圍觀的許多人都很眼紅,但看到騎在黃金麒麟背上的葉楓時,一個個卻也只能按耐住心頭的貪念,眼中儘是畏懼。

    不一會兒,楓嵐便將戰場清理完畢,連同金石鎮那些傢伙的屍體也一併焚燒乾凈,將所有的東西裝在一個乾坤袋裡,遞給葉楓。

    葉楓伸手接過,旋即將乾坤袋裡的寶物資源一份無二,裝在另外一個乾坤袋中,隨手遞給楓嵐,笑道:「這是你打掃戰場的功勞!」

    這一下不知有多少眼睛齊刷刷的盯上了楓嵐,暗道這個雷豹族的小妞兒當真是運氣逆天,竟是抱上了一條好粗的大腿,隨便打掃一下戰場,便得到了一筆海量的財富!

    楓嵐也沒有做作的推辭,她出身的雷豹族遠不如黃金麒麟族那般財大氣粗,十幾個聖族出身的普通天才,一半的寶物資源加起來,也足夠讓他修鍊到九階都不用擔心資源不夠用的。

    至於葉楓之所以如此大方,卻是因為對於那些九級靈丹,上品妖玉,上品道兵之類的東西,已經有些看不上眼了。

    他在陳博老祖的秘境世界便得到了一筆不可想象的龐大財富,幾乎可以媲美頂尖大宗部族數萬年的底蘊積累。

    再加上他後來搶奪來的大量寶物資源,完全足夠他將修為提升到武聖境,且還會有不少的剩餘。

    然而,一旦他的修為突破達到武聖境界,便需要仙級的靈丹,靈玉才能夠對他的修為提升起到作用,所以他才會大方的將戰利品分給楓嵐一半。

    倘若他自己的資源都不夠用,怎麼可能會隨便分給別人呢?

    天火秘境中的這座城池,有很多天才聚集於此處,有人擺攤售賣寶物交換資源,也有人以物換物。

    火影之潛影之蛇 ,否則會引起眾怒,像是剛才的金石鎮那些人,也只是在城門口處堵住葉楓,並不算在城內動手。

    葉楓從麒麟小金的背上下來,在諸多天才妖修擺攤的街道上,找到一處空缺,旋即也取出一隻蒲團,盤膝坐下。

    「葉大哥,你要做什麼?」楓嵐疑惑的問道,看到葉楓拿出來的蒲團,頓然眼皮一跳。

    這隻蒲團,赫然是五彩金絲縷編製而成,坐在上面修鍊,可牽引天地八方的元氣聚攏,提升修鍊的效果,價值媲美極品道兵!

    旺祥店 擺攤,收點東西。」葉楓笑道。

    「葉大哥要收什麼寶物?」楓嵐感興趣的問道,在她看來,葉楓實力這麼強,肯定身家豐厚無比,他要收購寶物,肯定是了不得的寶貝。

    葉楓淡然一笑,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塊木板,殺戮劍道之力凝聚於指尖,在木板上刻畫。

    楓嵐看的心驚肉跳,葉楓隨手拿出來的木板也不是凡物,而是一種名為金剛木,是可以煉製極品道兵的頂級材料!

    隨後,她望向葉楓書寫的字跡,險些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只見金剛木上寫著,「收仙丹,收仙藥,收極品妖玉!」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仙藥,仙丹,極品妖玉?

    一個才七階後期修為的傢伙,竟然擺攤收這些東西?

    且不說進入天火秘境的諸多天才是否有人能夠拿得出這種檔次的寶物,你一個七階的傢伙拿什麼來換?

    即便是你換來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難道不懂?

    「葉大哥……」

    「怎麼了?」葉楓望向楓嵐。


    「你真打算收購這些東西?」她神色怪異的說道。

    「當然,我不收的話,寫出來幹嘛?」葉楓聳了聳肩。

    突然間,有人走到葉楓的攤位前,看到金剛木上所寫的內容,當場冷哼一聲,「好大的口氣,收仙藥,收仙丹,收極品妖玉,你收的起么?」

    這聲音有些耳熟,葉楓抬頭望去,神色一冷,「雲平兄,莫非你真的欠打了不成?」

    被葉楓的目光落在身上,雲平頓然就有種被洪荒猛獸盯上的感覺,心頭不禁一凜,冷笑道:「我難道連實話都不能說了么?」

    「你有仙藥么?」「你有仙丹么?」「你有極品妖玉么?」

    葉楓接連問了三個問題,雲平俱是搖頭,那種東西都是仙境級強者才有資格用來修鍊的寶貝,他即便是尾狐族出身的天才,手頭上卻也沒有那種級別的寶物。

    「你既然沒有,你怎麼知道我收不起?」葉楓冷哼一聲,「趕緊滾蛋,不要妨礙我做生意,否則你的下場便會與剛才那些黃金麒麟族的傢伙一樣!」

    「姓葉的,你可不要太囂張了!」雲平臉色變幻不定。

    「當真以為我不敢動你?」葉楓眼中冷冽的寒芒閃動,若非此地位於這座城池的中心區域,葉楓才懶得跟這傢伙廢話,早就直接動手了。

    雲平自知不是葉楓的對手,臉色漲得通紅,冷哼一聲,拂袖離去。

    「都說小鬼難纏,這傢伙現在就像是一條瘋狗,見著機會就像過來咬我一口。」葉楓眯眼望著雲平離去的背影,殺戮之心蠢蠢欲動。

    城中,麒麟六大部族的諸多天才來來往往,絡繹不絕,倒也有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葉楓的攤位,但是看到他寫在金剛木上的字跡時,所有人的表現,卻是各有不同。

    沒過多久,城池的上空妖氣滾滾,黑霧翻滾,一座烏金寶輦從黑霧中飛出,身邊有十幾道身影像是護衛一般拱衛簇擁,從天而降,落入城中。

    烏金寶輦附近簇擁的這些人,俱是墨麒麟族的人,其中有兩個身穿薄紗黑裙的少女走上前去,掀開寶輦的帘子,一個氣度非凡,面色白凈的青年邁步走出。

    寶輦變幻,化作一張烏金華蓋,罩在這名青年的頭頂,綻放絢爛的光華,猶如神邸降臨一般。

    很顯然,這又能變幻成寶輦,又能化作華蓋的寶物,也是一件極品道兵且檔次極高,僅僅蔓延在空中的龐大氣息,便給人一種九階強者降臨的錯覺。

    「這人好大的派頭!」葉楓抬眼望去,嘴裡嘀咕著說道。

    「他是墨麒麟族的王級天才,墨翟!」葉楓身邊的楓嵐凜然說道。

    「王級天才?」葉楓眉頭一挑,笑望向楓嵐,「你知道的倒是挺多啊。」

    楓嵐翻了翻白眼,別有一番風趣,道:「我可不像你的實力那麼強,想要在這片天火秘境諸多天才中立足,有一些消息自然是需要打聽的。」

    葉楓點了點頭,倒也不以為意。


    只見那頭頂罩著烏金華蓋的墨翟落入城中,在十幾個墨麒麟族的天才陪同下,很是隨意的在城中諸多妖修天才擺攤的街道上走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