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他是個臉皮薄的人,並不好意思白吃白喝。

    但現在這種情形,古力天蓬突然有些想留下來。

    不爲別的,他就想知道這其中是什麼緣由。

    東海的人,怎麼好像都被凌羽楓灌了迷魂湯一般,心甘情願的做他的手下。

    這小子到底有多大的魅力?

    在他眼裏,除了蘇家夫婦,加上蘇妲己愛他愛的深沉,其他人都不會把他放在眼裏。

    對於他自己,也絲毫沒覺得凌羽楓是什麼大人物。

    古力天蓬沒說一句話,進了門口之後,就徑直去找古力娜娜。

    房間裏的古力娜娜,已經在收拾起了行李。

    反正凌羽楓已經回來了,這裏就有新的主人了,自然不需要他跟古力天蓬了。

    況且最近她還有工作要忙,很多活動推廣都需要由他全權接手。

    “娜娜。”古力天蓬看到這種情形,輕輕咳嗽了兩聲。

    “娜娜,你這是要準備回去了嗎?”

    古力娜娜點了點頭。

    “爸爸,你的行李我早就幫你收拾好了,待會會有人親自送我們到機場。”

    “娜娜,我不想走了,我要留在東海。”

    古力天蓬停頓了一會兒,開口說道。

    “什麼?”

    古力娜娜微微一愣,雙手停在了半空。

    她轉過頭,看着古力天蓬。

    “我記得是你跟我說,不好意思厚着臉皮在這白吃白喝,所以才讓我收拾東西回家的。”

    “這沒錯,這話是我說的,不過凌羽楓那小子,聽說他馬上就要去京城跟人匯合了,他不在的這幾天,東海自然是有我留下的必要,所以他一再懇求我,讓我多留幾天。”

    古力天蓬眼神飄忽,繼續說道,“你是不知道,剛剛凌羽楓把我叫出去,在路上可是一直在懇求我。你說,我哪裏受得了那糖衣炮彈,這不是實在沒辦法,只好答應他了。”

    “好吧。”

    古力娜娜輕輕點了一下頭,繼續將手中的衣服塞進行李箱。

    “那我先回去了,你先留在這裏吧,等我有時間了,我就過來看你。”

    聽到這話,古力天蓬雙脣微微啓動,但卻不知道如何言語。

    愣了一會兒,古力娜娜忍不住說道:“爸,你想說什麼嗎?”


    “娜娜,有些話我必須跟你說明白。”

    古力天蓬搓了搓手,有些緊張的說道,“我告訴你,對於凌羽楓那小子,你可一定要多留個心眼,要時刻與他保持距離。”

    “我說爸爸,您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妲己的丈夫,我怎麼可能對他有想法呢?我們不過是普通朋友的關係。”

    古力娜娜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

    在她眼裏,凌羽楓確實是個優秀的人,她也十分佩服。

    但她心裏知道,凌羽楓的眼中只有蘇妲己。

    “娜娜啊,我知道你沒想法,但你敢保證凌羽楓那個小子對你沒有任何想法嗎?”

    古力天蓬有些氣急敗壞,“這個混小子,不知道有什麼巫術,他簡直是太可怕了,看看東海的那一幫人物,一個個心甘情願的給他賣命,簡直讓人無法理解。”

    凌羽楓是什麼巫術啊。

    古力娜娜笑得更厲害。

    凌羽楓對蘇妲己的癡情,即使是美女,他也沒看一眼,除了蘇妲己,誰,凌羽楓還能看得見眼?

    “你聽到了嗎?”

    古力天蓬很着急。

    “是的,是的。不用擔心。”

    古力天蓬看到古力娜娜,放在心上,鬆了一口氣,雙手在背後慢慢走了。

    京城!

    冷家!

    冷天啓的臉甚至比吃死老鼠還要醜。

    天王沒了。

    他已經運營了多年,已經投資了數億美元的資本。他必須花費冷家的一半以上,甚至爲交換資源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但是結果是,當天王集團可以收回時,凌羽楓收了!

    他無法解決。他嘔吐了三天的血,現在臉上的顏色消失了。 現在,在漆黑的夜晚,冷天啓獨自坐在大廳裏,看着空蕩蕩的大廳,他的嘴脣在顫抖。

    他不知道該怎麼辦,天王,他找不回來了!

    一陣風吹過,冷天啓的臉變了。

    他立刻擡起頭,站起來,迅速跑到門口,但什麼也沒看見。

    他的眼睛充滿了恐懼,握緊了拳頭,慢慢地向後放鬆,被汗水浸溼了。

    “九左使,你真的沒有讓我失望。”

    突然,一個聲音背後,讓冷天啓整個人,彷彿被雷電擊中!

    即時剛度!

    冷天啓感覺到自己,彷彿瞬間掉進了冰窖!

    他甚至都不敢回頭!

    通常,他沒有恐懼,甚至沒有勇氣與身後的人交談,但是失去天王集團,等同於失去冷家,這是他最大的依靠。

    這是他負擔不起的損失!

    冷天啓沒有轉過頭,深吸了一口氣,試圖使自己平靜下來。

    “你在這裏。”

    他現在無法從語氣中聽到這個人是否生氣,但他確定天王集團虧了錢,後果應該由他自己承擔,甚至由冷家承擔!


    “你以爲我想來嗎?是你逼我來的。”

    聲音的背後,依然平靜,沒有波瀾,就像機器人在說話,沒有情感,沒有聽到情感。

    “我給了你六年,六年!”

    “但是結果呢?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冷天啓握緊拳頭,轉身看了一眼,坐在家主座位上,戴着面具的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六年?你知道我最近六年的情況!”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我一直在努力,爲您的職業生涯而努力。有多少人喪生,我付了多少錢?天王集團已初具規模。結果被採摘。我不想失敗。”


    冷天啓大喊:“您所要失去的只是一個情報網絡。我冷家呢?那麼多幾代人的工作!”

    坐在那的那個人,沉默着,靜靜地看着冷天啓。

    面具有點奇怪,沒有圖案,只有兩個孔,露出眼睛。

    他坐在那裏,用手指在桌子上輕輕敲打,好像在等待冷天啓給他一個解釋。

    “這是我的錯誤,我可以解決它!”

    瞪大了眼睛的冷天啓,咬着牙。

    “冷家,來解決問題!”

    “怎麼樣?”

    “另一個天王集團爲您服務!”

    他說道。

    “這次,不是六年,而是給我兩年,只需給我兩年……”


    “你的時間對我來說一文不值嗎?”

    “這種解釋使我不滿意。”

    “杜老大!您和我是合作伙伴,而不是上級和下屬。你不能這麼做,是違反規矩的!”

    “在六妙門中,這取決於我。只要您可以殺死我,您就可以拒絕。”

    杜老大站起來,雙手在背後,走向冷天啓,後者突然不敢動彈。

    即使他曾想過要與杜老大戰鬥至死,但當這個人站在他面前時,他也不敢戰鬥。

    “你認爲冷家如何生存?”

    “那麼多頂級家庭,我爲什麼要你留下?”

    “冷家對我是有價值的,不然的話,什麼都不是,什麼是最富有的家庭,這種世俗的物質,力量和金錢,即使擁有更多,有什麼意思。”

    冷天啓不敢動,但呼吸聲變得越來越快。

    他的手掌都出汗了,他的血液流過他的身體,他無法平靜下來。

    他甚至不能在這個男人面前保持冷靜!

    在那一刻,冷天啓覺得只有瘋子纔敢在杜老大面前如此肆無忌憚。

    “只需要一次機會就行了,可不可以給我!”

    他咬了咬牙。

    “我給了你機會,但你做不到了。”

    杜老大搖了搖頭。“如果我不偷偷摸摸,你認爲你有機會接管天王集團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