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他揉了揉眼睛,坐了起來,研究了下兒童床的高度,就開始呼哧呼哧的往外爬。

    爬得有些費力,不由自主的,便「哎喲」了一聲,給自己鼓勁兒。

    但馬上又閉上了嘴,瞪著圓溜溜的大眼,回頭緊張的看了眼顧念。

    如果讓媽媽發現了,准得訓他。

    見顧念沒醒,小傢伙鬆了口氣,憋著勁兒,在也不敢出聲,繼續往下爬。

    結果剛挪了一步,肉呼呼的小身板就被人抱了起來。

    他就像小烏龜似的,手腳在空中爬呀爬,熟悉的清香味兒便飄到了鼻子里。

    「媽媽……」小傢伙心虛的叫。

    顧念把他抱到床.上,捏著他的小鼻子:「又淘氣!」

    小傢伙趕緊投進顧念的懷裡:「媽媽,媽媽,今天帶我去看帶角的房子吧!」

    「這得跟外公外婆商量一下。」顧念說道,「咱們先說好,就算去,也得早點兒回來,多陪陪太姥爺跟太姥姥。」

    「好噠,我去找外公外婆。」小傢伙說完,就要往外跑,結果又被顧念給拎了回來。

    「你知道外公外婆在哪兒嗎?」

    小傢伙愣住了,左右看看,顧念訂的是標間,就這麼一間房,兩張床。

    「外公外婆不在這裡啊?」小傢伙這才反應過來。

    「當然了。」顧念颳了下他的鼻尖,「先去洗漱,換好了衣服,媽媽帶你去。」

    於是,小傢伙立即跑下床,以最快的速度去洗漱。

    拿著聲波牙刷,一直震個不停地牙刷好幾次還戳到了嘴巴,牙刷背幾次震得他牙齒髮酸。

    顧念就聽見小傢伙在洗手間里「哎喲」的叫喚了好幾聲。

    王爺只要我查案 最後一臉濕漉漉的跑了出來:「媽媽,我好了,我們快去找外公外婆。」

    「等一下。」顧念又給他擦乾了臉,拿齣兒童面霜給他擦,「急急躁躁的,外公外婆說不定還沒起呢。」

    「我都醒啦。」小傢伙特別天真的說。

    「你也不看看現在才幾點啊。」顧念拿手機給他看時間,「你興奮的睡不著覺,可外公外婆昨天沒休息好呢。」

    顧念可不好意思跟小傢伙說,顧立成和穆藍淑二十多年沒見了,雖然是老夫老妻,但恐怕也免不了得……那個那個吧?

    小傢伙一看,才七點鐘,就有點兒不好意思了:「那……再等等?」

    「真乖。」顧念誇道,「再等會兒,咱們再去找外公外婆。」

    結果等到七點半,小傢伙扛不住的在床.上滾來滾去,「可是外婆平時都早早就起來了啊,今天怎麼睡懶覺呢?」

    顧念:「……」

    你家七點半是睡懶覺啊。

    「也不知道是哪個小傢伙,平時都要睡到九點十點才能起呢,還好意思說別人睡懶覺。」顧念忍著笑,涼涼的說。

    小傢伙一聽,立即撲進顧念的懷裡:「媽媽,媽媽,不許笑話小年糕。我還是個孩子,需要長身體,多睡覺覺。」

    「對對,你說的有道理。」顧念笑眯眯的附和。

    小傢伙轉了轉眼珠子,又打上了別的主意:「那外公外婆還不起來,我能不能先吃點兒東西?我餓了,先墊墊胃,給我點兒薯條啊什麼的就行。」

    小傢伙閃爍著大眼睛,一臉期待。

    這哪是餓了,分明是想要藉機吃薯條呢。

    平時,顧念很少讓他吃這些。

    偶爾會自己在家炸了給他,但不多。

    越是少吃,小傢伙越是饞這口。

    「早晨不能吃這個,說不定一會兒外公外婆就來了。」顧念話音剛落,門口就傳來了門鈴聲。

    小傢伙一個打滾就衝下了床,邊跑邊興奮地叫:「一定是外公外婆來了,我去開門。」

    顧念笑著,也不跟他爭。

    轉身去收拾東西,準備一會兒出門。

    黴女的野獸世界 小傢伙墊著腳,使出吃奶得勁兒才夠著門把,把門給打開了。

    結果,站在門口的並不是外公外婆,而是個陌生的男人。

    面前這個叔叔,長的可真高啊!

    小傢伙為了能夠看清楚對方的臉,仰的脖子都酸了。

    「叔叔,你找誰呀?」小傢伙仰頭問道。

    這個叔叔一臉嚴肅,長的明明那麼好看,可表情卻那麼嚇人。

    小傢伙突然一驚,往後後退了兩步:「你……你不會是來拐賣小孩子的吧!」

    來之前,外婆可是跟他說過了。

    國內有許多拐賣小孩的壞人,趁小孩子在街上,大人不注意的時候,抱著小孩子就跑。

    有的地方,還有強搶的呢!

    他才不要被壞人抓走,不要離開媽媽!

    小傢伙越想越遠,突然扯著嗓子大喊:「媽媽,有壞人上門來抓小米糕啦!」

    楚昭陽:「……」

    這小子是誰?

    他半夜接到顧立成的電話,說是找到顧念了,然後就報了酒店的地址跟房間號,顧立成別的也沒多說,好像有別的事兒,說完就匆匆掛電話關機了。

    —題外話—三更二~

    見面啦,撒花~ 周東風說完之後,扭頭對著君璟墨二人說道:

    「表哥,表嫂,這位是賓月樓的錢掌柜。」

    君璟墨頷首道:「錢掌柜好。」

    錢掌柜的眼神快速在君璟墨和姜雲卿身上掃了一眼,他可比周東風要有眼力勁兒的多。

    周東風之前跟君璟墨他們接觸的時候,只能瞧得出來君璟墨二人衣著富貴,氣質不凡,再加上君璟墨口中說他跟陸家有關係的事情,又出手大方,所以才動了結交之意。

    可是錢掌柜卻比他更厲害,照面之後一眼就瞧出了兩人身上那些物什有多貴重。

    比如眼前這男子腰間的革帶,上面鑲嵌的可是極品的紅寶石,腰帶上掛著的玉佩是最上乘的羊脂白玉。

    再看看那女子,頭上的鑲金翡翠發簪看著簡單,卻是鏤空雕刻,那彩鳳活靈活現,一看便知道是出自大家之手,而上面鑲著的極品翡翠也就算了,那被用作彩鳳銜珠的珠子。

    若是他沒有瞧錯的話,可是極品的東珠……

    這二人看著只是尋常富貴,可身上的東西加起來的銀子就夠尋常人花銷一輩子,更何況他們身上瞧著尋常的衣裳,也是數百兩銀子一尺的冰絲雲綉,這可是有錢都買不來的好東西。

    那掌柜的眼睛發亮,心中更是嘀咕。

    這周東風他也算是認識了好些年了,對他家中的情況也知道一些。

    這周東風雖然跟中州太守府有那麼一些關係,他舅舅也在太守府當師爺,可是周家的情況卻是一門兒的清,那摳搜勁兒一眼都望的出來。

    他們什麼時候居然多了這麼一門富貴親戚?

    而且周家要真有這樣的親戚,那他們哪還至於過的那麼扣扣搜搜的,這周東風更是時不時的就跟著同僚蹭酒喝?

    掌柜的心中疑惑,有些懷疑眼前這兩人壓根就不是周東風的什麼親戚,只是他面上卻是不露分毫,而是熱情了許多的說道:

    「這位老爺好,不知這位老爺貴姓?」

    君璟墨說道:「免貴姓徐,徐東方。」

    「原來是徐老爺。」

    那錢掌柜笑得殷勤:

    「徐老爺別跟我這般客氣,周爺既然將你們介紹到我這賓月樓來,那我們賓月樓就定然會讓徐老爺賓至如歸。」

    「剛才聽你們的意思,徐老爺想來是要住宿的吧,正巧樓里還有幾間天字型大小的上房,不如我讓人替您安排一間?」

    君璟墨聞言皺了皺眉,看了眼身旁的姜雲卿后,才說道:「只有這種房間嗎?可有單獨的小院?」

    他攙扶著姜雲卿,對著錢掌柜說道:

    「我家夫人怕吵鬧,這住處若是太過嘈雜,夜裡會睡不安穩,而且她身子不適,需要安靜一些的地方休息。」

    「那天字型大小房進進出出的恐怕不少人,難以清靜,不知道你們這賓月樓里可有清靜的小院讓我們落腳?」

    錢掌柜聽著君璟墨的話,連忙說道:「這小院當然也有,只是這價錢上面……」

    君璟墨聞言頓時笑道:「我還當是什麼問題,原來是價錢罷了。」 於是他連夜讓人跟機場方面溝通,就直接乘私人飛機來了距離虞城最近的機場。

    機場那邊已經準備好了車,他直接讓司機開快車過來。

    他激動地都不敢自己開車,心裡一直不平靜。

    一夜沒睡,堪堪在這時候,趕了過來償。

    生怕晚一點兒,就與顧念錯過了。

    誰知道,一開門,見到的竟然是這個小蘿蔔頭。

    楚昭陽又轉頭看了眼門牌號,他應該是沒記錯的。

    顧立成給的就是這個號碼。

    那這個孩子是誰?

    他叫媽媽……

    楚昭陽抿著唇,沉聲問:「你又是誰?」

    「我是楚——」小傢伙猛的住嘴。

    外婆說,不能隨便告訴陌生人自己的名字。

    於是,手指捏著自己的嘴巴,眼珠子不停地轉。

    顧念聽到小傢伙的聲音就沖了過來:「米糕!」

    「媽媽!」小傢伙立即跑來,抱住了顧念的腿。

    顧念抱起小傢伙,就聽見小傢伙說:「媽媽,來了個奇怪的叔叔。」

    顧念心思先是在小傢伙身上,聞言這才抬頭看過去。

    她一下子,就僵住了。

    看著眼前的男人,曾以為再也見不到,只能在回憶里存在的男人。

    此時,就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眉目攝人。

    顧念雙腳像是在地上扎了根,心中澎湃,可身體卻動不了。

    雙眼一眨不眨的看著站在門口的楚昭陽,眼淚無聲的便掉了出來。

    「媽媽,你怎麼了?」小傢伙立即伸手給顧念擦眼淚,「你是不是也被嚇到了?媽媽不害怕,米糕保護你。」

    楚昭陽喉嚨滑動,酸疼的厲害。

    他想了三年,想到心痛的女人,就站在面前。

    懷裡……還抱著個孩子。

    楚昭陽終於將目光從顧念的臉,移到了這小傢伙的臉上。

    剛才開門時,他就覺得小傢伙眼熟,不知是在哪裡見過似的。

    看小傢伙的模樣,也不過是兩三歲的年紀。

    只這麼一眼,無暇細看,倒是看不出與顧念相像的地方。

    只是,小傢伙的眉眼,尤其是那一雙眼睛,竟讓他熟悉的很。

    就像……彷彿就像是在照鏡子。

    結合小傢伙的年紀,以及顧念離開的時間,一個想法在心中成型。

    楚昭陽大步跨進房間,開口正要說什麼,身後卻傳來匆匆的腳步聲。

    緊接著,就是穆藍淑的聲音:「顧念!」

    楚昭陽轉頭,正好見穆藍淑和顧立成匆匆的沖了進來。

    穆藍淑見到楚昭陽,驚訝的止了步,張口結舌的看著他。

    顧立成握住了穆藍淑的手,說:「是我告訴他的。」

    這時候,誰也沒閑暇注意,經過了一晚,穆藍淑好似年輕了許多,容光煥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