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他們哪是來發難,是來送我們晶石,哈哈,哈哈,杜宗主說了,他們要將賺到的晶石放在芥子空間裏,讓宗門所有人圍着它喝酒、慶賀呢!”

    “哈哈,哈哈,我知道你小子能行,昨晚在做出決定的瞬間我想了很多,真若你小子敗給慕容皓傑,五億多晶石得將我宗門掏成空殼,不過我還是選擇了支持!”姚宗主滿是開心地說道。 “記時開始!”

    向陽峯廣場,透明結界中的熔爐,爐火正旺,十幾萬人相聚在一起,眼見證從未有人曾辦到、將在鑄劍史上翻開新篇章的一次創舉!

    熔爐邊脫去宗門衣袍,一身短裝的林楓,頭部被頭套完全罩住,根本沒作弊的可能。蒙着雙眼鑄出上品仙劍。外來數千的宗門大佬,儘管因他傑出的煉丹本領、他的不俗表現慢慢在向他靠近,但此時此刻,從內心講希望他創造奇蹟,卻沒人相信這奇蹟真能發生。

    支持他的人心中在暗暗祈禱,而以慕容皓傑爲首的那幫人,心裏也在暗暗禱告上蒼,願望當然是與此相反,五千萬枚打賭的上品晶石就擺在主席臺上。

    “晶石招人喜歡,就是拿不到,哈哈,哈哈!”

    鍾少雄故意大聲地在那唸叨。鑄劍所需時間不短,來賓當然安排有座位,好吃好喝供着。

    五人在那故意說着解嘲的玩笑話,內心裏卻十分地忐忑,自家鑄不出來,真若他鑄出來,這顏面要朝哪裏擱,“我就不信你能辦到,當着這十幾萬人的面上,看你又能使出什麼花招,哼!”

    閻梓博面如豬肝色,自己說的大話,卻是別人在替他演繹,當衆扇他的臉。“不管能否鑄造出來,自己這次都是顏面喪盡了。鍾飛雄可不那麼想了,“爲了解圍,自己搭上了一千萬,若是他勝了,纔是真叫着賠了夫人又折兵呢!”

    “哈哈,哈哈,比賽拿出來的這一大堆長劍,全是出自我青雲宗,這小子啊,上次真的是將我宗門給搞慘了!”

    貴賓席上的丁青峯,對林楓有了新的看法,完全放下了,手捋銀色長鬚傲然地對翟宗主解嘲的說道。

    “你小子可得爲我宗門爭氣啊!”雲霧宗的宗主、大長老,他親近的人全都在暗暗祈禱,誰都沒講話,整個廣場可以說是相當的安靜。

    記時開始,林楓憑着強大的神識,拿出燒得通紅的長劍,揮動錘子在奮力敲打劍身、剔除雜質,如雨點般密集的敲打,根本就沒絲毫的停息。

    “哦…”

    俗話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他這一番對劍身的敲打,那種嫺熟的技藝、熟練程度,讓來賓中絕大多數是鑄劍門派的大佬也感到十分的驚訝,暗自在比較,“就算他不蒙雙眼,這種嫺熟的鑄劍技藝,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辦到,…此子實在是太厲害了!”

    “哈哈,哈哈,這小子總共鑄劍的時間還不到三個月,就達到了如此嫺熟的地步,就算他敗北,也足以自傲!”

    當着數百支持他們的宗門面上,五個宗門迫於無奈,時不時出言嘲諷,楚宗主卻在向衆來賓做介紹情況,沒有正面交鋒,卻在針鋒相對地各自發表看法。

    時間一點點過去,換過一柱記時香,意味着過了一個時辰,正在奮力鑄劍的林楓,掏出頂級材料,放入鐵鏟待熔融後,開始了鑄劍的下一個階段。

    “哇,他神識也太強大了啊!”

    隨着時間的流過,鑄劍也到了成敗的關鍵時候。這時他的表現,贏得了許多鑄劍的大佬由心地讚歎,熔融的頂級材料,被他用神識拉成了一絲不用神識根本就看不見的紅線,就這樣在與劍身相熔,那真是無比的精妙,讓所有內行都歎爲觀止、想這樣做,卻根本沒法來實現之事。

    “真是太厲害了,他如此添加頂級材料,我敢打賭,他一定能鑄成,哈哈,哈哈!”到了此時,連敵對的翟宗主都發出了由衷的讚歎。

    “這次,真是太託大了,就沒想過既然他敢站出來挑戰,肯定有他過人的本事,…”

    看到此時,慕容皓傑的內心有種不祥的感覺。上百年來,被其他大佬奉承、被頭上鑄劍泰斗的華麗光環早已衝昏了頭腦的他,渾身的冷汗止不住冒了出來,“若是被他擊敗,自己還好意思拿起榔頭,還好意思在江湖上見人?”

    慕容皓傑在冒冷汗,神情恍惚,此時此刻,其他四人同樣是冷汗直冒,說了那麼多的大話,他一旦成功,真是當衆被他扇臉,這顏面能朝哪裏擱?

    第三柱記時香燃到了小半段,鑄劍也到了尾聲,林楓舉起右手,用體內真氣讓三種頂級煉器材料更好的與劍身熔合。心裏在想,“就憑這任何人都做不到之事,來沉重地打擊你們!”

    “哈哈,哈哈,這小子哪是在鑄造器械,說他是用煉丹方式來鑄劍也不算過分,誰會如此鑄劍啊!”葉良哲樂呵呵地說道。

    都是鑄劍內行,對他鑄劍的所有細節看得是一清二楚,他居然對劍身輸入真氣的舉動令人驚訝,更沒人會去做,不知他有何用意。連慕容皓傑這位鑄劍泰斗對他的做法事也完全不解、很是驚訝。

    將通紅的長劍插入含有氤氳紫氣的水中淬火,林楓舉手示意鑄劍完畢,鑄劍過程用時近三個時辰。

    “轟…”


    “成功了!”

    當一道凌厲的肅殺劍意從所鑄長劍發出後,廣場上期待已久的衆師兄弟、前面數千的來賓全都沸騰了,一個震驚鑄劍業的奇蹟就在歡呼聲中實現,前無古人的創舉,就在雲霧宗向陽峯誕生了。

    “我宣佈,林楓所鑄之劍毫無瑕疵、評爲上品仙劍毫無爭議,挑戰成功!”一番觀看、鑑定後,聯盟大佬陳昌皓大聲地宣佈道。

    衆人在歡呼、在慶賀,上門來搗亂的五人,一張老臉卻沒處擱,恨不得有道地縫可以鑽進去。

    “…原本沒有這場比賽、更不該由我來表演, 獨寵狂妃:尊主大人別惹火 ,還要我這個新宗主,當場向他跪地磕頭。結果呢,說了大話卻根本沒能力辦到,只得我勞神費力地來替他擦B股,來替他圓場!” 獲勝後,林楓站在成堆的晶石前講話,當然沒客氣,痛斥閻梓博,痛斥上門宣戰的五大門派。

    “借這個機會,對我宗門所有師兄師弟講一句,在你不知道對手的底細、不知他深淺時候,千萬不要輕視對手,這場比賽就是一個最好的教訓,希望你們永遠都記住!”

    “讓他們站出來,跪地磕頭, 公開道歉,…”



    雲霧宗的幾萬名弟子,來宗門的數萬名失去宗門的弟子,在廣場上憤怒地高吼道。 此刻的閻梓博、鍾飛雄真是無地自容,耷拉着腦袋,真恨不得有個地縫可以鑽下去。

    數百位參賭的大佬,此刻也很是無語了,“他蒙着雙眼都能鑄出上品仙劍,下一場的比賽,他真的就不行?”

    不僅這些人在想,慕容皓傑見識了他鑄劍的風采後也在想,連率領他們來宗門的聯盟大佬木清揚心裏也不是滋味,“這小子真厲害、太狡猾了。下一場他勝出後,仙劍宗要怎樣收場,會不會…”

    “各位來賓,各位前輩,慶典上我講過,雲霧宗所鑄之劍與其他宗門有些不同,現在就請大家來觀賞它的一個特別之處,同慕容宗主對決後,再講其它的優點!”既然要出售所鑄的上品仙劍,林楓當然要極力推銷了。

    兩隻野羊被牽了上來。“慕容宗主,借您的仙劍一用!”林楓走到他面前,借了他所攜帶的上品仙劍。

    “哪位前輩出手,用這兩把劍分別來刺野羊的後腿,出血即可,大家看看有什麼不同!”

    “我來!”最先帶頭下注的玄劍宗宗主李光田,站出來自告奮勇地說道。出劍刺傷羊腿當然是輕而易舉之事。

    “哦,林宗主,你所鑄之劍,竟會有這種作用?太厲害了啊!”兩隻羊的後腿被刺出血,才過片刻,一隻羊抽搐着倒地死去,用慕容皓傑之劍所刺的那隻羊,卻仍然是活蹦亂跳、啥事沒有。衆大佬這才醒悟過來,他所鑄之劍竟然還含有劇毒。

    “沒錯,不管什麼劍都是拿來保命、殺敵的。這種毒素,我也試過幾乎沒有解藥。而這劍所含毒素,不管你怎樣清洗也永不會消失,感興趣、喜歡的來賓可以放心購買。另一個特點待下一場比賽後再行公佈,我講過,只要您有意要購買,就總能讓您滿意!”

    上品仙劍原本就因沒頂級材料,絕大多數有修爲的欲購無門,纔會去巴結、討好慕容皓傑他們五個宗門,現在,可以在雲霧宗隨意購買,誰還那麼傻去巴結他們?況且,相比之後,永不消失的劇毒,誰的價值更高,不用講也將慕容皓傑比下去了。

    “林宗主,這劍您們的售價是多少,這次能不能多提供一些呢?”

    “雲霧宗所鑄之劍,價格爲四十五萬枚上品晶石。,不管其他宗門的價格如何變化,這價格也永遠不變!”

    “真是有些後悔,若不起鬨、不去參賭,就可以多買兩把了!”幾位參賭的宗主私下在一起,明顯感到後悔了。

    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一千多個宗門的大佬相聚在雲霧宗,林楓打賭蒙着雙眼鑄出上品仙劍、可以替人煉製高階丹藥之事,很快就傳遍了南越的四面八方,震驚了修真界。 炒得沸沸揚揚,名不見經傳的宗門,用五十萬份頂級煉器材料、永世不再鑄劍的價碼來挑戰修真界鑄劍泰斗的權威,即將拉開序幕。到來的一千多個門派的大佬是在翹首以待,其中近八百個宗門、在來賓中約佔七成的宗主花了品晶石,押注在鑄劍泰斗慕容皓傑身上。

    “慕容宗主,來者是客,請先行挑劍!”

    一百把出自青雲宗的長劍,就堆在空地上。一百多年前,在規定的三個時辰內鑄出了三把長劍,力壓羣雄讓他封王,被各鑄劍門派之人捧爲泰斗,在凝丹期修爲時,就達到了鑄劍的頂峯、戴上了皇冠。

    此刻,已是金丹中期修爲、一宗之主的他,百多年之後又將站在熔爐旁,重拾往日風采,在上千門派的大佬、十幾萬名弟子的注視下,用當場鑄劍來捍衛他的權威。當然這場決鬥並不光彩,完全是以大欺小、覬覦別人得到了一點頂級的鑄劍材料,想保住宗門在鑄劍領域的霸主地位,上門來找茬而已。今天的對決,更將決定一個宗門的生死存亡。

    “不要怨我,這樣做也是迫不得已,我仙劍宗上下數萬弟子,今後還得靠鑄劍維持生計,我這鑄劍泰斗的英名,也不能讓天下人置疑!”

    面對地上堆着的一百把普通長劍,慕容皓傑思緒萬千,想了很多,“該死的木清揚,我五大宗門花重金請你出面、以聯盟的名義限制雲霧宗,卻落得現在非得與他直面對決的地步,讓我兩面不是人,勝他一個小人物有屁的光彩可言,若是不幸敗北,我仙劍宗就此給毀了,若是那樣,我會同你沒完,… 這次無論勝負,我們五大門派今後在鑄劍上,都沒了往日的風采。沒誰能做到的矇眼鑄劍,他做到了,僅憑這點,他在修真界也足可自傲,…”


    “慕容宗主,難道這些劍都不合您老之意?”

    “哈哈,哈哈,林宗主,真打算要比試下去?”

    慕容皓傑臉上露出一絲不屑,就算你能矇眼鑄劍,實力之下你也必敗無疑!

    “當然不想比,慕容宗主,知難而退,還可以吃老本在修真界混下去,一旦對決,連混下去的顏面也沒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既然這樣,那就手底下見真章吧!”

    說不過他,慕容皓傑輕蔑地一笑,擡手,地上的三把長劍被他一道強大的內力,緩緩地吸到了手中。

    “可以選擇鑄出三把長劍,有這樣的規則?”

    林楓明知故問,“當初之所以敢向你挑戰,就因制定的規則沒明講,一次可以鑄多少把。“按規則,只要在規定的時間內,鑄劍數量不受限制!”找到聯盟的木清揚,他也如此解釋。

    “林宗主,還要再比下去?”

    裁判之一的鐘飛雄嘲諷地問道,就是憑着他這手絕活纔有恃無恐,此時有機會出言打擊,當然不會放過。

    “鑄三把真就很了不起?那就比比誰鑄的劍多!”

    林楓說着連手都未伸,地上的五把長劍隨着他神識飄泘而起。迴應的同樣是一道蔑視。

    “你竟然選擇鑄造五把長劍?”

    不僅鍾飛雄吃驚、連木清揚也愣住了。未動聲色的慕容皓傑內心更是一驚,不祥之感油然而生,“我以鑄出三把上品仙劍而成名,他…,他不僅在挑戰我,更是在挑戰鑄劍的最高境界。真若他成功,我將輸得一塌糊塗,再無顏面拿起錘子,…”

    “您請!”

    引以自傲的優勢不僅沒起作用,反倒像是推波助瀾、使自己處於更加被動之中。宣佈林楓選擇鑄出五把仙劍的消息,頓時將在場所有弟子的激情點燃,如雷鳴般的掌聲響徹向陽峯。

    進入結界,站在爐膛邊,慕容皓傑內心真的是後悔慘了,“前一刻,閻梓博的一句大話,促成了他在業界嶄露頭角,無可爭議地成爲了第一人。現在,他又以五把長劍來挑戰我,…我TMD吃飽了撐得慌,跑來充大尾巴狼,湊上去讓他打臉,爲他的崛起當陪襯?”

    “哈哈,哈哈,林小子,加油,鑄出五把仙劍,成爲第一人!”葉良哲手長鬚,豪邁地鼓勵道。


    “嘿嘿,五把劍算個啥,平時爲了節約時間,我一次要鑄十把劍。沒想到他一個鑄劍泰斗,才鑄出三把都那麼的了不起!”

    “記時開始!”

    結界內火紅的爐膛邊,二人奮力地在敲打手中所鑄之劍。榮登鑄劍泰斗的他,手上的功夫也不是蓋的,十八般武藝在此刻也就全數展示了出來。來賓中很大部分是鑄劍門派,內行看門道之言的確不假。

    “慕容兄,的確不愧爲泰斗,鑄劍的風采更是令人羨慕啊!”

    物以類聚,人以羣分,佔七成賭他勝出的大佬有些傻眼,自然而然地聚在一起,在爲他、也爲自己的晶石、自己的選擇揪心,“但願不要出意外,鑄出仙劍打敗他,…”

    ……

    “這小子走馬燈似的鑄劍之法真是別出心裁,完全不浪費丁點時間,真是歎爲觀止,…居然是用以神識來鑄劍,也不用拿起長劍來進行觀察,更是令老夫佩服,哈哈,哈哈!”

    青雲宗的丁青峯滿是愜意地誇讚道。他身旁的翟元良也露出讚許的目光,這羣大佬都是鑄劍好手,哪會看不出他的過人本事、上佳的表現。

    “袁兄,能有如此優秀的弟子,真令雷某替雲霧宗感到驕傲,哈哈,哈哈。還是姚兄慧眼識珠,能識人之不識,更是令雷某欽佩!”

    “哈哈,哈哈,如此優秀的後人,就算他這次不幸失敗,終有成功的一天,我絕塵宗就算是傾家蕩產也不會改變我的初衷!”

    “哈哈,哈哈,你們的這份情,我們記下了,慶典之後別急着回去,我們要好好喝一杯!”此時此刻,早將勝負置之度外的楚乘風,更是意氣風發地說道。

    場上的二人,鑄劍方式完全不同,一個以強大的內力操作、另一位則以神識在比拼。第三柱記時香點燃之後,鑄劍的結果即將揭曉。

    衆人要說不緊張當然是在騙人, 三位宗主、大長老在一起儘管是談笑風生,五億多晶石的賭局、雲霧宗將何去何從,就要在下一刻揭曉。失敗後的鉅額賠償,還連一枚晶石的影子沒見到。近八百位參賭的大佬,一百萬白花花的晶石,是賺是賠也就要在下一刻見分曉。

    “林楓,要努力哦,決不能令我失望,絕塵宗…”同父母在一起的姚芷芸更是緊張到了極點。

    “沒想到這小子竟然修煉出如此強大的神識,真是令人感到欣慰,哈哈,哈哈!”

    一直在觀察的葉良哲,轉過身來,笑着對陳昌皓誇讚道。聯盟三位大佬身份不同,當然享受的是最高等級的待遇,更是坐在高處,縱攬全局。

    五份頂級鑄劍材料在林楓神識指揮下,如一道紅絲在與劍身熔合,手上的錘子卻根本沒停息過片刻。反觀慕容皓傑,卻不斷地停錘在對劍身進行仔細觀察,顯得是格外的小心。

    “鑄劍結束!”

    當第三根記時香燃燒到一半時,林楓舉起了右手,宣佈鑄劍完畢。五把長劍,一把把插入了水中作最後一次淬火,成敗的關鍵也就定格在了這一刻。

    當五道肅殺劍意消失後,慕容皓傑也舉手示意,完成了鑄劍,不過面色卻顯得是那麼的凝重。

    “我輸了…”慕容皓傑面色蒼白,頹然地說道。

    勝負毫無懸念,鑄劍泰斗慕容皓傑儘管如願以償地鑄劍成功,卻輸在同樣傑出的林楓,以五把沒法挑剔、名符其實的上品仙劍,贏得了勝利。

    “哦…”

    儘管押注之人早已預料到勝負的結果,當木清揚代表聯盟宣佈對決成敗時,仍是滿不甘心長噓了一聲。不用講,十幾萬弟子因林楓的獲勝、雲霧宗的勝出,激動、興奮的歡聲再次響徹雲霄。

    “我所鑄之劍,分別代表了五行靈根,這五把劍全都具有它的靈性!”林楓發言的第一句,再次震驚當場。

    “哦…,仙劍也具有靈性?”。

    “可以當場一試,之所在劍身鑄有‘金雲,木雲,…土雲’,就因它分別代表了五行靈性,強化使用者自身擁有的靈根,使之真正達到人劍合一的地步!”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