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他們不需要使用長槍,只需要揮動厚重的盾牌,硬生生地砸垮攔路的大食騎兵。

    一路碾壓!

    “白袍軍,衝鋒!”

    而趙雲則領了一隊白袍軍,殺入了包圍李易的大食步卒之中,他不能讓李易受到傷害。

    見到這一幕的查爾斯,怒吼道,“快攔住那銀甲戰將,不能讓他們支援營救李易!”

    “今日,李易必須死,必須死!!”

    圍住李易的大食布卒,立即做出反應,死死地咬住趙雲與他帶的一小隊白袍軍。

    縱使不敵,被殺的血液橫飛,他們依舊瘋狂的往上撲。

    現在的局勢,哪怕是不懂大局的大食步卒也知道,李易是這場戰役的關鍵。

    如果李易不死,那他們的下場可想而知。

    投降?


    這兩字以前他們也許會考慮,但從安西城傳回來的消息,塔朗姆元帥全軍二十多萬勇士,全部被滅。

    全部何解?

    那就是李易不接受投降!

    他們就算是不想死,投降也無出路。

    左右都是死,那還不如拼了!

    更不用說,現在他們佔據先手,圍住了李易。

    無數的大食步卒,不要命的圍在李易身邊,眼眸中露出瘋狂的殺意,一起衝向李易。

    而此刻的李易,就像是浪中的柳絮,隨時會被激起的浪花吞沒,兇險萬分。

    “想殺我?!”

    李易小臉嗤笑,暴喝,“那就看爾等畜牲有多少命來換!”

    隨即,李易眼眸寒光閃閃,坐在戰馬上,手持長槍,不停的飛舞,打飛斬來的大食步卒戰刀。

    而後,一一挑殺!

    “不好,小弟傷勢沒有痊癒,這樣下去他堅持不了多久,必須衝開大食步卒的阻攔!”

    李玉娘嬌呼。

    只見她寒刀揮舞,斬殺了大食騎兵以後,望向李易,眼眸中盡是擔憂。

    “李將軍,現在該如何是好?”

    顏如初殺到了李玉娘身邊,俏臉染血的她,看着混亂的街道,想要衝殺到李易那邊,也是有心無力。

    她在後方,爲了給桃子包紮傷口,已經遠遠落在了後方,與李玉娘一樣,被阻隔到了街道中間。

    重生九零:獸語甜妻,狠兇猛!

    到處都是大唐鐵騎,與大食騎兵廝殺的場面。

    唯有張遼一路重甲騎兵,硬生生的打開了一條通道。

    不過卻也阻隔後方的將士不得上前。

    “棄馬,上房頂!”

    李玉娘觀察了兩邊街道,做出了決定。

    “好!”

    顏如初點頭。

    她明白李玉孃的意思。

    爲今之計,也只有從房頂進行突破,才能快速接近李易,解救他被圍之局。

    “姐妹們,隨我走!”

    李玉娘也不矯情。

    直接從馬上一躍,跳到了房屋之上。

    顏如初七女,也是沒有任何猶豫,紛紛跟隨。

    “嗯?”

    李玉娘他們的行動,讓觀察整個戰局的查爾斯發現了,立馬知曉了她們的意圖。


    於是連忙吼道,“快,給我上房頂攔住那些女人!”

    “查爾斯大人放心,我會送這些女人下地獄的!”

    大食兵卒聞言。

    立馬分出一隊人,開始往房頂爬去。


    一個個猙獰的迎向李玉娘等人。

    嗤笑道,“大唐女人,不想死就立馬放下兵刃,我會好好的疼愛你們的,哈哈。。”

    “這幾個女子,好有味道。。”

    “嘿嘿,誰搶到了那個女子就是誰的。。”

    “那還等什麼,我要顏如初!”

    大食兵卒雙眼放光,貪婪的持刀衝向了李玉娘等人。

    其中有大食兵卒認識顏如初,臉上笑得更加猙獰了。

    他們這些底層兵卒,今日明日,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死了,所以他們也是最瘋狂,心裏最扭曲的一批人。

    爲了心中的貪婪,可不管什麼禮儀道德。

    在戰場上做出無法描述的事情,對他們來說,都不足爲奇,甚至是常有的事情。

    不過。。

    他們也知道顏如初不好惹,不是他們能對付的,所以沒有衝動的圍殺上去。

    而是拖延時間。

    把所以的兵鋒,都集中到了李玉娘與其他六位女兵身上,開始進行阻攔圍殺!

    可是,他們卻不知道,李玉孃的武力比顏如初都高了幾分,無疑他們是在送人頭。

    “噗嗤!”

    “噗嗤!”

    十幾個彈指過後,圍殺李玉孃的大食兵卒死傷慘重,紛紛後退驚醒了過來。

    “不,這女人是誰,爲何這麼厲害!”

    “退,退,我們不是她的對手!”

    “該死,顏如初我們擋不住了,撤,快撤!”

    他們嘶吼,在房頂之上滾落,很不就擋不住李玉娘與顏如初的兵鋒,白白死了不少人。

    “都回來,不要去管他們!”

    顏如初麾下六名女兵想要進行追殺,卻被李玉娘出聲喊住,她們的目的可不是在房頂擊殺敵人。

    而是支援李易。

    “該死!”

    查爾斯見上了房頂的大食兵卒不是其對手,臉色陰沉的難看。

    盯着快速奔襲的李玉娘等人,眼眸殺機森然,喝道,“快去找弓箭手,給我將她們射殺!” “成了,成了,終於出世了,終於出世了!”

    黑袍道人仰望着從坑洞中飛射而出的那一道光華,語氣激動萬分,這次,他們奉魔主之命,就是爲了那光華所來,現在,那寶物出世,任務就算完成了,至於如何帶走寶物,那就不是他要做的,因爲,魔主將親臨!

    “那是什麼?”

    “是什麼寶物?”

    那璀璨的光華並沒有衝破這地坑之上的山壁,而是盤踞在這地坑的上空,光華刺得人幾乎睜不開雙眼,直到現在,也沒有一個人看清楚那到底是什麼。

    就連萬一的眼神竟然也無法穿透那璀璨的華光,他不僅低聲向旁邊的擼哥問道:“擼哥,你能不能看清那東西是什麼?”

    擼哥搖了搖頭,說道:“看不出是什麼東西,不過,絕對是好東西,小子,別放過!”

    “什麼好東西我倒是不關心,我關心是這幾個傢伙!”萬一鬆開了沈落落,仗劍向那毒娘子走了過去。

    一見萬一向自己走了過來,毒娘子頓時一臉驚恐的說着:“你……你要幹什麼?”

    “不幹什麼,交出胭脂身上所中毒的解藥。”萬一已經知道眼前這毒娘子就是胭脂的師傅,想必她身上應該有解藥。

    毒娘子卻突然問道:“你喜歡胭脂?”

    萬一微微一怔,搞不明白這毒娘子爲什麼突然問這個,冷聲說道:“喜不喜歡用不着你問,你只需要交出解藥。”

    毒娘子一聽,卻是微微一笑,面上的表情一下變得慈愛柔情起來,輕聲說道:“當初我是在一個山溝裏撿到胭脂的,她應該是被自己的父母遺棄的,很多山區還都重男輕女,甚至迷信。

    胭脂是個可憐的孩子,如今,她爲了你背叛魔門,我相信她是真的愛上你了,希望你也能好好珍惜她。”

    萬一眼神漸漸黯淡下來,想不到胭脂也會是一個遺棄兒,想起那個相識不久,但卻用生命做賭注來愛着自己的女孩,萬一心中最柔軟的那處被觸動了一下,此刻,他竟然有一種想要立刻見到胭脂,將那個傻女人擁入自己懷中的衝動。

    “萬一,小心!”身後不遠的沈落落突然大聲提醒。

    萬一趕忙一擡眼,只見眼前已然是一片黑霧,當即趕忙向後快速退去,同時一掌揮出,將眼前的黑霧震散。

    “哧哧哧!”

    那些黑霧落在地上,頓時腐蝕着野草,冒起濃濃而且發臭的黑煙。

    “找死!”

    看着早已經趁機逃開的毒娘子,萬一知道被耍了,當即就要向毒娘子殺去。

    “轟轟轟!”

    突然,整個地坑劇烈的顫動起來,地坑上空的山壁上也開始掉落下大量的石塊,不斷的向下砸落。

    地坑中,此刻無論是哪一方人,哪裏還有心思再戰了, 超强保鏢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