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他們一直都在部署,強大的根基之地可供所有人聚集在一起。

    這一切,都在三天內完成。

    第三天,許辰等人聚在新城,針對姜族一事商討。

    三天了,姜族一直不曾做出什麼選擇,這已經引得戰宗和麟天帝國雙方都有了躁動。

    「姜族怎麼看?他是不是有心來我們這邊?」戰天狂直接說出自己心裡的想法。

    玄武聖靈默不作聲的坐在旁邊,閉著眼如同沉睡,它對於這些用嘴來辦的事從不感興趣。

    劍無道沉吟:「麟天帝國的詔書發出三天了,三天不予回應,這幾乎就是拒絕了麟天帝國,但他又從不曾給我透露過絲毫信息,這有可能是他在等我們相邀,但更可能的是他不想捲入這場混亂中。」

    「他應該知道,無法避免的。」南山聖靈出聲,他便有這種覺悟,避免是避免不了的。

    許辰沉吟:「我覺得,他們可能還有別的打算!這時候果決出手滅掉他們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戰天狂這次沒有贊成許辰:「如果我們能爭取到姜族大帝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能爭取是不錯。」許辰沉吟道:「不過在我看來,他們的猶豫是別有用心,殺掉才是最為穩妥。」

    「再有,麟天帝國最大的容忍限度是兩天後,兩天後姜族還不表態,麟天一方將會降臨姜族,威逼他表態,如若不然就是死,這種情況下他很可能妥協。」

    眾人對此沒有意見,事情差不多就是這麼個事情。

    許辰繼續道:「這擺在我們面前就是兩個選擇,一個是趁早出手直接殺了他,一個就是和麟天國一樣去爭奪他,但我們並不能確定,他會選擇哪一邊,如果他的搖擺是麟天帝國的計謀?又該如何。」

    「更何況,我始終覺得,他姜族,有很深的預謀。」

    戰天狂搖頭:「這種可能是有的,但我們也有可能真的相邀到姜族,如果是這樣,那對我們無一壞處。」

    許辰沉默了一會。

    他覺得他最近連接殺伐大敵,可能心急了。

    這一次他的心態有些不穩,因為姜族是敵人,所以一度想的是如何殺死對方……其實,也未嘗不可轉個彎。

    片刻,許辰抬頭道:「這樣吧,先給姜族一張信函,誠懇相邀,如果他真的選擇我們,那自然會快馬加鞭,如果他還是這樣遲疑,那就說明他心中有鬼了。」

    「嗯,只能這樣了。」戰天狂一行人點頭。

    信函送出。

    兩大陣營目光緊盯著姜族。

    姜族這般遲疑和猶豫,已經讓兩大陣營漸漸失去耐心,因為他的態度實在無法琢磨,再加上忌憚他加入敵方陣營,所以天下人共知,如果姜族還是這般,馬上面臨的就是兩大陣營的合力絞殺。

    第二天!

    麟天帝國一方有身影漸漸按捺不住。

    戰宗一方同樣強者眾出。

    雙方都不能平靜等候,姜族可能成為雙方陣營的第一戰。

    而就在這一天。

    天地大變。

    九天之上忽然有灰色神氣墜下,降臨到姜族之上。

    隨後眾人便看到在其他三個不同的方向,同樣有這種灰色神氣降臨。

    這一天姜族傳出消息:「兩分天下太過慘烈,今天我姜氏來湊一個熱鬧,天下,三分!」

    隨著這消息傳出,緊接著其他消息也從不同渠道瘋狂傳遍天下。

    「姜族也有一個老聖靈,隱藏極深,堪比戰宗玄武!」

    「姜族不是上古家族,而是來自遠古的古族!」

    「姜族老聖靈拉出了兩個隱世古族,都是遠古時期的龐然大物!各有聖靈!」

    「姜族一方,四帝並出!」

    各個消息的瘋狂傳播。

    天下再一次混亂。

    快穿病嬌:我的惡魔宿主 天下不是兩分,而是三分!

    「難怪姜族這一次遲遲不做回應,雙方拒不加入,原來他們隱藏的竟是如此之深!」

    戰宗一方,眾強者沉默。

    姜族別有用心,竟是真被許辰說中了。 神界徹底被攪亂。

    已經準備行動的麟天帝一方和戰宗一方停下了所有動作。

    戰宗內。

    許辰等人再次齊聚。

    戰天狂看看許辰,自嘲一笑:「當真是當斷不斷反受其亂,錯失機會了。」

    劍無道沉吟。

    「的確是錯失了一個大好時機,如果聽許辰的果斷滅殺姜族,我們也不會有什麼損失,反而會和麟天帝一方達成平衡,之後靜心發展,等神獄第二尊聖靈出現和許辰證道之後,我們便能穩穩壓制麟天帝一方了,現在無端多出姜族這第三方……」

    說完劍無道補充了一句:「卻是難了。」

    之前天下兩分,目的除了要一半江山外,更多的是為了滅掉老牌勢力,讓出更多帝位,好讓後人稱帝,以此來換一片新的天地,也是最大程度的擴展自身勢力,從而後來居上,好讓本族傳承再穩固千年萬年。

    現在三方勢力一起出現,這一切就很難實現了。

    「三分天下,撥亂反正,姜族這一步又讓天下暫時恢復平靜了。」南山聖靈嘆息。

    三足鼎立,是為穩固,三方各自鉗制,無論哪一方都不敢輕易動作了。

    最起碼短時間內,各方都不會貿然出手。

    「許辰你怎麼看?」戰天狂等人看向許辰。

    許辰一直在沉思,此刻抬頭:「事情已成定局,只能往後想了,我剛才在想,姜族能拉來兩個遠古勢力的隱世家族,那其他人會不會也拉出一個又一個的隱世家族,而天下的隱世家族究竟又有多少。」

    「若是隱世家族數量還有不少,那憑藉隱世家族而崛起的姜族,未來說不得會招攬到更多的隱藏勢力,從而,位居首位。」

    他說完,眾人沉吟點頭中,目光便看向了南山聖靈。

    南山聖靈皺眉,緩緩坐下:「就我所知隱世古族的確不少,分為上古一族、遠古一族、太古一族,我們南山來自上古,我也的確知曉一個強大的上古之族,不過對於遠古和太古,就不得而知了,那些勢力就如同姜族一樣隱藏的極深。」

    「果然是這樣……」戰天狂和劍無道聲音微沉。

    許辰皺眉間,忽然起身:「不把古族掏盡,始終不能安心。麟天帝一方和姜族一方定然也是這般所想,那就行動吧,先盡量多的爭搶這些古族。」

    眾人皆是點頭。

    「南山聖靈與那上古之族有所聯繫,我們戰宗一方成功將他們拉攏過來的可能性更大一些,除此之外,我還知道一個古族。」

    許辰眼中閃爍冷光,看向了戰天狂。

    戰天狂頓時明了:「你是說上次去的那片桃花林?上次你不是還懷疑他們泄露了你的身份,如此有個間隙,能行嗎?」

    許辰的冷笑更甚:「正是因為他們有出賣我的嫌疑,所以這次他們不行也的行,五帝降臨,他若不從,直接抹殺!」

    他依舊如此強硬果斷。

    這一次眾人有了姜族的教訓,不再發表不同的意見,紛紛點頭。

    「這一次依舊要快,在其他兩方發現他們這一族之前,所以,先去這一族,即刻就出發吧,如何?」

    許辰環顧眾人。

    眾人都是點頭,沒有反駁,不過有疑問。

    劍無道疑惑道:「你似乎對這一族十分看重,他們有什麼不同之處?」

    「非常之不同。」 冷心總裁惡魔妻 許辰點頭:「他們是太古一族,並且是太古之時最強大的一族,稱為始皇後人,還有一點不同之處,他們不是一代一代傳承下來,而是直接從太古活到如今。」

    「這怎麼可能?!」戰天狂瞪眼,從太古活到如今,大帝都沒這麼長的壽命。

    「詳情你們去了就知道了,總之這一族有很大的價值,而且它們似乎也隱藏策劃著什麼,詭異而且讓人不安,這樣的一群傢伙,若為我們所用也就罷了,如果不能,最好還是死乾淨的好。」

    許辰眼神中冷光縷縷。

    其他幾人都是驚奇的對視,擺手道:「那走吧,我很好奇這是怎樣的一族。」

    「嗯。」

    一行人放下手頭一切事情,直奔這一族而去。

    而在麟天國一方,同樣擁有五帝的他們臉色陰沉中帶著不甘。

    「萬萬沒想到姜族隱藏的如此之深啊,竟然和遠古之族有著聯繫。」

    「現在他才拉出兩個來,難保不會有更多古族出現,還有戰宗那一方也不可小覷,我們該怎麼辦?」

    「隱世古族不盡出,這天下始終有著隱患,估計姜族和戰宗一方也都是這樣想的,找吧,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這些古族都揪出來,然後盡量多的拉攏到我們身邊。」

    「我麟族老聖靈曾經受過一個太古家族的救命之恩,我們即刻起身,先前往這個太古家族吧。」

    麟天國一方強者盡出。

    同時,在姜族之內。

    姜含道與三尊聖靈同坐:「此番多謝相助了,雖然倉促間布成了天下三分的局面,但我們始終是最弱的那一方,還需有更多的盟友才是。」

    「隱藏的遠古一族中,還擁有大帝戰力的家族也只剩下兩個,只要將這兩族請到,遠古一脈就盡歸我們所有了。」一個遠古聖靈開口。

    「那就走吧,把這兩族拉來,我遠古一脈也算擁有足夠的自保之力了。」

    姜含道話音落下。

    四帝破空離去。

    ……

    桃花林中。

    許辰一腳踏破外面的大陣,轟隆一聲進入了大陣之後。

    放眼望去,這後面一片荒土,之前的小橋流水,花好月圓的村落,卻是消失不見了。

    不僅村落不見了,這附近十萬里範圍內的土地全部被整個挖走,出現一個巨大的土坑。

    「難怪敢在背後泄露我消息,原來是整體搬遷了。」

    許辰沉聲開口。

    戰天狂眉頭皺起:「竟然搬走了,現在怎麼辦?」

    「沒關係,我能找到他們,你們等我片刻。」

    許辰盤膝坐下,法印繞轉,一指點開偷天神眼,只見他眉心多出一個眼睛,神光掃視九天十地。

    「偷天神眼,上次所見的洪荒土地在哪裡。」

    神眼光芒穿越空間。

    人和生靈可以偽裝躲避,讓神眼難以準確找尋,但是土地這種獨特的東西卻是絕對隱藏不掉的。 神眼窺視天下。

    不一會,許辰起身點了點頭:「動身吧,找到了。」

    「你這神通有些強啊。」戰天狂詫異,許辰這神眼動用的時候讓他生出一種忌憚的感覺,彷彿自身的一切都會被看透。

    「來自神獄第二個聖靈的神通,叫偷天神眼。」許辰也不隱瞞,到了現在這個地位,很多事情已經不再像以前那麼危險了,反而透露后能增強自身在外界眼中的底蘊。

    「偷天神眼,難不成是出自三大始麟?」南山聖靈沉吟了一下,抬頭問道。

    許辰看向南山聖靈笑了笑:「南山聖靈眼界非凡,這神通正是出自三大始麟中的偷天始麟。」

    南山聖靈有驚色露出:「這是最原始的聖靈啊,這麼說來神獄的聖靈便是它了?神獄底蘊實在驚人。」

    「它現在遠沒有巔峰時期強大,還需要恢復。」許辰頓了頓道:「我們走吧,該上路了。」

    「好。」

    一群人破空而去。

    遠行了一天一夜,在一處同樣桃花遍地的山谷停下。

    「又是桃花林,看來就是這裡無疑了。」戰天狂看了一眼下面的桃林,抬腳道:「走吧,上一次沒看到裡面的真容,這一次卻是不能錯過。」

    許辰不由回頭笑道:「等會你們恐怕會大吃一驚,不過要多加謹慎,這一族的詭異讓我很忌憚。」

    「好。」

    一行人皆是點頭,帶著好奇和許辰前往。

    依舊是陣法庇護。

    許辰一步踏破后,視線頓時開闊變幻。

    外面看到的荒野桃林變成了小橋流水,在許辰眼中,這裡還是上一次所見到的村落,一模一樣。包括對岸立著的那一塊始皇后村石碑都還在同樣的位置上。

    「始皇後人,許某再次冒昧前來了。」

    許辰直言出聲,聲音不大,卻傳出去很遠都依舊清晰,回蕩在村落中,久久不落。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