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今天,對陸家莊而言,真是一個喜慶的日子。

    中午,在陸家莊吃過酒席。

    下午,在陸家莊,陸琪的小堂弟們,聽說白雲飛實力高,纏著白雲飛幫他們做幾個很難的任務。

    當然,是他們覺得很難的任務。

    對白雲飛來說,他過去,三劍兩斬的,輕鬆就是給解決掉。

    回來的時候,可把他們給崇拜壞了,一個個對著白雲飛堂姐夫堂姐夫的叫,讓陸琪都是高興壞了。

    陸家夫妻也已經在家裡等著白雲飛了。

    他們也準備了禮物,讓白雲飛帶回去,這算是還禮。

    看來,也時候走了。

    走之前,白雲飛沒忘代九伯跟陸家男人陸靜堂提了,讓九伯去杖宗深造的事情。

    九伯一聽說白雲飛提起這件事,立即阻止,還主動嚴詞道了,他絕對不會離開陸家莊的。

    陸靜堂,倒真不是一個為富不仁的人。

    他一看,就什麼都明白了。

    陸九那裡,他親自出面。

    陸九再倔,有陸家男人出面,那事情就是好說了。

    最後,果然,陸家男人很輕易的就是說服陸九,給了他台階,讓他可以放心的去杖宗深造了。

    陸九的事情,圓滿解決了,白雲飛也就可以正式提出告辭了。

    岳父陸靜堂帶著夫人,親自送白雲飛,一直到出了庄口。

    雖然知道白雲飛有神奇的傳送符,不過,還是按照規矩來這樣相送,顯得正式。

    要分別了,陸家夫妻很是捨不得女兒了。

    夫人更加是哭成了一個淚人,被身邊的嫂子弟妹的勸著。

    陸琪作為女兒,也哭的稀里嘩啦的。

    陸家男人倒是好些,雖然眼睛也紅了,但是終究是男人,還要安慰媳婦。

    陸琪的兄弟,也來相送,依依不捨。

    陸家男人特意跟白雲飛道了,常常帶陸琪回來看看。

    白雲飛也都答應了,白雲飛還在陸家莊設立了一個傳送門,正式把陸家莊納入到飛雪公會實力擴展到的範圍之內。

    白雲飛對陸靜堂道了,爹,以後,陸家莊的子弟,也可以進入飛雪公會深造了。

    而且,現在人族世界不太平,戾氣危機隨時都可能出現,所以,一旦陸家莊有情況,他們就可以通過這個傳送門,立即前來他這裡尋求幫助,或者直接來避難。

    陸家夫妻是見過白雲飛的公會基地,也見過這種傳送門的,所以,知道白雲飛的確有這個能力,便是放心許多了。

    至少,以後去看女兒,會容易許多了。

    跨過這個傳送門,也就行了。

    現在,可是一下就是感覺到,有白雲飛做女婿的好處了。

    至少,以後他們去看女兒,或者女兒回娘家,都會容易許多了。

    陸琪也高興,以後回家方便了。

    陸夫人,都是一下跟著不哭了,臉上也有了笑容了。

    有了這道傳送門,就感覺不到女兒是遠嫁他方了,她自然高興。

    他們高興就好,白雲飛也就可以放心的輕裝上陣,帶著陸琪和九伯,先回去了。

    回到公會基地,白雲飛先把東西放下在家裡,之後,和陸琪一起,帶著九伯去了杖宗。

    杖宗也已經早就做好了接收九伯的準備,見過了掌門師父之後,定儀師太便是安排了師弟來專門安頓九伯。

    白雲飛跟著小師叔,帶著九伯安頓下來。

    九伯在杖宗,也有了住處,還有了帶他修行的人,心裡也就安穩了。

    自然,不會忘記當面感謝白雲飛,甚至要大禮跪拜。

    白雲飛自然不會讓陸琪的九伯給他跪拜,攔住之後,說了不少安慰的話語,還讓陸琪給了九伯不少生活上的盤纏,當做生活花費。

    還囑咐了九伯,以後有什麼需要,就從杖宗裡面的傳送門,過去公會基地找他們小兩口,他們也會常常來看九伯的。

    有了這話,可是讓九伯更加感動不已,心裡也非常踏實,以後可以安心在杖宗深造了。

    安頓好了九伯,白雲飛帶著陸琪,再次過來師父這裡,表示了一番感謝。

    定儀師父反倒也說,應該感謝她們,又給杖宗送來了一個可造之材。

    這話也是實話,有了掌門師父這話,白雲飛也就放心了。

    以後,九伯在杖宗,也會成為杖宗的入門弟子,這樣,就算是杖宗有照顧不到九伯的地方,九伯也可以跟其他人一樣,在杖宗之內,做他飛雪公會發布的那些任務,實力也會提升的。所以,只說這點,就讓白雲飛沒有了多少擔心的地方。

    陸琪肯定也會照拂一下這個九伯的,以後,給九伯多送一些修鍊的資源,也就差不多,可以讓九伯獲得深造了。

    所以,沒有太多可擔心的了,白雲飛才是帶著陸琪回到家裡。

    這下,算是把陸琪正式帶進家門了。

    他心裡踏實了,陸琪的心裡,也踏實了。

    回來之後,陸琪便是心情很開心,心裡很安穩的坐在白雲飛的腿上,跟白雲飛親親密密,讓人艷羨。

    這時,白雲飛的心裡,也已經在盤算,明天帶蔣芸,去解決她身世問題的難題了。 晚上,在公會基地,讓白雲雪,凌音兒,孟雯雯,夏秀兒,陸琪服侍過之後,白雲飛因為明天就要去天火門,處理蔣芸的身世問題了,所以,今夜,又直接傳送到了蔣家蔣芸那裡。

    跟蔣芸一番纏綿之後,白雲飛摟著蔣芸,跟她說了說明天去天火門的想法。

    小兩口遇到事情,有商有量,才是小兩口嘛。

    白雲飛有了想法,會跟蔣芸說,蔣芸心裡也就有數了,也就安心了。

    不知不覺,兩人先後睡著。

    睡著了,蔣芸還是擁抱在白雲飛的懷裡,整個人睡得香甜。

    在夢裡,她又是夢到了跟白雲飛第一次見面的那些情景,夢到小市裡的兩人的初次見面,她還清楚記得那些情景。還記得半夜之時,她們在試煉凶使任務那裡的遇見,以及後來,她們一起組隊在小漁村的刷任務,那時的記憶真的很美好……一直夢到,她後來成為白雲飛的女人,直到現在。

    一切美好的都是像夢一樣,真的是讓人不願意醒。

    而現在,已經是她的夫君的白雲飛,就要帶她啟程,去尋找她的父親,爭取讓她們母女可以有個完整的家了。

    一直覺得白雲飛把她照顧的很好的蔣芸,根本不會懷疑,白雲飛一定會再一次的幫她解決好這件事。

    因為,她已經是這樣的相信白雲飛。

    第二天一早,白雲飛和蔣芸一樣起的很早,因為今天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早上見到白雲飛從女兒的房間里出來,蔣月嬌還是很意外,很驚喜的。

    這說明,白雲飛跟女兒的感情,還是很恩愛啊。

    蔣月嬌見到白雲飛來了,立即決定今天晚出攤了,然後,先給白雲飛蒸上兩籠大肉包子,用來給小兩口當做早餐來吃。

    白雲飛和蔣芸洗漱好之後,馬上過來,招呼蔣月嬌也一起來吃早餐了。

    一家三口,難得在一起吃早餐,讓蔣月嬌心裡更加覺得難忘的。

    作為女人,特別是作為女兒已經找到了歸宿的娘親,蔣月嬌肯定更加盼望這個家,可以更加完整。

    就在蔣月嬌這樣想,感憐身世的時候,蔣芸跟娘說起了,今天,她和白雲飛要去天火門先探探情況的事情了。

    蔣月嬌一聽,先是一愣,然後,不由就是很擔心,很想開口,馬上阻止白雲飛這樣做。

    因為擔心,這個問題的複雜性,白雲飛還年輕,會處理不好這個問題。

    不過,隨後,又是想到,白雲飛才是這個家的男人,這個家,應該是他做主了。

    母從子嘛。

    女婿也算是半個兒子了。

    蔣月嬌最後才是保留著擔心之色,對一對兒女的想法,輕輕點頭了。

    「你們過去,要小心點。這件事情,不是可以急於一時的事情,如果不順利,先去認認門路也是可以的。千萬不要心急。如今的天火門是個什麼情形,娘也不知道了。一切都只能夠靠你們自己了。雲飛,聽娘的話,如果可以講道理就說清楚的事情,就不要跟人動手了。」

    蔣月嬌的囑咐,讓白雲飛馬上就是笑著答應道了:「娘,我知道了。娘放心,我昨天跟芸兒,也是這樣說的。咱過去了,好好跟人說事兒,不隨便拍桌子。我們不是過去吵架的。不管事情到底是怎麼樣,總會有解決的方法。」

    「嗯。娘,這是真的。雲飛是這樣跟我說的,我也聽了,覺得很有道理。雲飛一直比我穩重,在外面,遇到事情,我肯定聽雲飛的,讓雲飛替我做主。妻從夫啊。咱們家的事情,雲飛就能夠替我做主了。不管雲飛做任何決定,我都會完全聽從他的決定。」蔣芸也跟著說些能夠讓娘覺得放心的話。

    蔣芸這話,的確能夠讓蔣月嬌放心不少。

    但是,蔣月嬌還是擔心不少的道了:「那,你們就先過去看看吧。哪怕是見不到能夠說上話的人,也沒有關係。多去幾次,混個臉熟,事情會好處理的多。冒然登門,換誰都會覺得突兀。相認的事情,已經拖了十八年了,也不在乎這兩天。你們先去闖闖吧。有什麼事情,我等你們回來再說。雲飛,你千萬不要為了我們娘倆操之過急。芸兒都大了,都做你媳婦了,娘這輩子,也就已經很滿足了。只要你對芸兒好,就算是我這輩子還是孑身一人,我也不會覺得這有什麼的。總之,你不要為了娘,勉強自己。」

    白雲飛馬上認真的跟蔣月嬌道了:「娘,你不要這樣說。事情,我都考慮的很周全了。楚叔叔,肯定也已經另有妻妾了。所以,從一開始,我就不會要求楚叔叔為難現在的妻子,給您什麼名分。只要他們能夠接受您和芸兒,把你們當做一家人,名分不名分的,都不重要。總歸,先讓他們承認您和芸兒,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誰妻誰妾的問題,我這個女婿就做主了,咱不計較。娘,您覺得呢?」

    聽到白雲飛的想法,蔣月嬌雖然心裡微微失落,但是,心裡卻是很是高興的道了:「就是這個理兒。看來,雲飛,我們娘倆的事情,真是讓你操心了。你說的,比我說的還好。那就這樣吧。事情,你到了天火門,替我們娘倆做主就行了。你當家做主的事情,不止芸兒不會說個不字,我也不會。你說什麼,我們就怎麼做。這樣,好不好?」

    「謝謝娘。」得到蔣月嬌的支持,白雲飛也就放心了,一口又是吃下一個包子。

    然後,也關心的囑咐蔣芸,趕快吃了早飯,然後兩人就該早點出發了。

    這是考慮到,天火門,還是比較遠的。

    必須早點出發,不然,今天的時間,一來一回,在路上就是用光了,也就談不上辦什麼重要正經事情了。

    蔣芸也跟著這樣認為,匆匆吃了幾個包子,喝了一碗粥,蔣芸就覺得吃好了。

    之後,蔣芸去做了要出發的準備,帶上一些路上吃的乾糧和水,這是出遠門,就應該做到的準備。

    路上不至於渴了餓了,沒有東西吃喝,影響行程。

    一切準備妥當之後,在蔣月嬌還是放心不下的眼神之中,白雲飛召喚了坐騎,載著蔣芸,兩人一起往公會基地而去了。

    從那裡,先通過傳送門轉道劍宗之山,之後,就可以從劍宗之山,比較方便的去往天火門了。 天火門,跟劍宗是有淵源的。

    從門派來歷上來說,天火門,算是劍宗的一個本土化的小分支。

    天火門的開宗祖師,是一個劍宗弟子。

    只不過,這個劍宗弟子回家之後,在家鄉天火谷那裡,結合了家鄉天火谷里的天火炙熱之氣,然後創造出來了自己的天火技能。

    其實,這也是常見的事情。

    門派技能,其實是通用技能。

    在劍宗之山上,各位長老,都有自己的特色技能,也就是師門技能。

    這些技能,也都是個人的領悟,是特殊的技能。

    這些技能,也是可以成為門派技能的。

    只要門派認為,這個技能,適合推廣,成為通用技能,就可以。

    每個人領悟的技能,都很多,並不是每個技能都適合得到推廣的。

    所以,暫不需要急著推廣的技能,就以師門技能,得以傳承下去。

    能夠成為推廣技能的,一定是久經考驗,無論是技能威力,還是技能學習的難度,都是經過綜合考慮的。

    這樣的技能,可以說,每個都很優秀。

    一般來說,需要更換的可能性,並不大。

    當然,每隔個五年,或者十年,一些技能,會有小的替換,或者調整。

    經過後來者的改進,一些技能,會變得更強。

    一些技能,也可能因為技能路線選擇的問題,修習的人少了,技能得不到改進,漸漸被削弱。

    這都是可能出現的事情。

    但是,整體來說,門派通用技能,還是比較穩定的。

    數年才會有一些不大的變化。

    這就是門派技能和領悟技能的關係。

    天火門的開山祖師,就是這樣,創造的天火門。

    以劍宗的技能為藍本,佐以天火谷的奇異天火之氣,創造出來了,以天火之氣為主要技能傷害的一系技能。

    這就是現在的天火門了。

    不過,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決定了天火門的規模,從一開始就不會很大。

    因為,你看,天火門的門派技能修鍊,註定離不開天火谷里的天火之氣。

    也就是說,天火門離開了天火谷,就不可能獲得發展。

    天火門的弟子,只有留在天火谷,才可能獲得技能技藝上的提升。

    這跟他的發源地,劍宗不一樣了。

    劍宗修鍊的技能,有雷霆之氣,有冰霜之氣,有真元劍氣,種類不但多,而且精,而且沒有地域的限制。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