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二棍吁了一聲。

    大鵬抬腳作勢就要踢二棍,二棍往後一閃。

    「大家把臉都掉過去。不要妨礙青藤給隊長治病。」夏洛奇嚴肅道。

    說完,自己就哈哈樂了。

    寧靜的夜空中,十幾架阿帕奇直升機飛臨大鵬剛才呆的沙地上空。

    四下盤旋,然後向外呈圓形分散。

    有一架剛好從特戰隊頭頂飛過。

    但是由於夏洛奇的領域遮蔽存在,阿帕奇的熱成像搜索也無效了。

    這是維尼想出來的最後一招。

    特戰隊隊員身上肯定攜帶著武器彈藥。

    熱成像系統搜索只有靠阿帕奇直升機來完成。

    基地內所有的直升機全派出來了。

    可是依然一無所獲。

    夏洛奇等人在夜色中走在卡蒙塔拉山脊上,星光嶄新,心情舒暢。

    直升機忙活了一會兒,無功而返。

    夏洛奇等人則唱開了《橋》的主題曲——

    「啊,朋友再見!」 「兩天內的基地附近的衛星圖像給我調出來。」

    「我要看看他們是怎麼過來的。」

    維尼是一個不會輕易放棄的人。

    終於查到了哨卡的圖像。

    維尼看見自己的哨卡被一鍋端后還是忍不住發了一頓脾氣。

    接著發現了特戰隊員在卡蒙特拉山坡上睡覺的畫面。

    看見特戰隊員來到基地北部的雷區。

    之後夏洛奇實施了隱形。

    「派人檢查基地北部圍牆。」

    工兵營出動,發現了雷區通道以及圍牆下的暗道。

    「給我接司令部!」

    維尼再次震怒。

    「維尼將軍,又怎麼了?」

    葛高力將軍見維尼打電話就煩。

    「部長大人,我必須鄭重提醒你,我們的敵人太囂張了。」

    接著就將基地被襲畫面以及哨卡被端的畫面傳送了過去。

    「我請求出動海豹,獵鷹!」

    「最好給我兩名基因戰士,我要徹底碾壓這支猖狂的恰也拿特戰隊!」

    「你這個防區司令是怎麼搞的,怎麼能發生這樣丟人的事情?」

    「我們艾國從來只有襲擊別人,哪有被被人襲擊的?」

    「這件事,你必須向我提交一個報告,我要讓國防部委員會進行評估。」

    「這應該是你疏忽大意失職,給我們光榮偉大的軍隊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葛高力啪的一聲掛了維尼的電話。

    維尼氣的把電話直接摔在地上。

    「總統先生,我必須向您報告,恰也拿出動了基因戰士。」

    「維尼將軍,你的基地是怎麼回事?」

    「怎麼被人抄了老窩?」

    「彈藥庫沒了?機場沒了?飛機損失了三架?戰士死傷三百?」

    「我已經受夠了!」

    「你自己回國一趟吧,國防部需要你配合調查。」

    總統川普也掛掉了維尼的電話。

    「葛高力,派出我們的精英,去和恰也拿的特戰隊一較高低吧。」

    「這次阻擊行動名為『斬龍』。」

    「那個國家不是喜歡以龍的後裔自居么?」

    「派出我們的勇士把它的爪子給我剁下來。」

    川普發威,整個艾賣瑞克國家的基礎一陣搖晃。

    好強大的氣場!

    要是夏洛奇在,就會發現這個傢伙其實是一個外星穿越人。

    或者說是外星穿越人改造圖拉姆星人後的變種。

    圖瑞根銀行的金庫緩緩被打開,一男一女跟隨銀行管理員進入了vip密碼儲物櫃的內室。

    男的一米八,女的一米六。

    男的一頭長發,波浪翻滾。

    臉龐平庸,眼睛無神。

    可胳膊與胸脯的肌肉極具視覺衝擊感。

    女的個子雖矮,但神完氣足。

    該凸的絕對凸,一點都不含糊。

    該凹的地方絕對凹,帶有強烈的誘惑力。

    腰肢細軟,腿部力量快要炸了開來。

    穿著一件包緊屁股的牛仔褲,船襪露踝,板鞋休閑。

    兩人交換鑰匙后,打開保險柜,取出一個筆記本似的厚箱子。

    填寫完單據后離開。

    來到圖瑞根銀行外的街道旁,上了一輛橘紅色的敞篷跑車。

    兩人對視一眼,微微一笑。

    將車開離了銀行。

    「史瑞克將軍,我們已經拿到記錄本了。」

    「好,祝你們成功,沿途還會有隊員加入。」

    電話掛斷。

    跑車開出了迪拜城市中心。

    兩人拎著黑皮包進入了一座綠蔭別墅中。

    「你先來還是我先來?」

    「女士優先。」

    那個長相有點平庸的男子道。

    「我欣賞你的優雅,瑞克小朋友。」

    名叫蕾絲的女子用**性的手指在瑞克的胸膛肌肉上繚繞了幾下。

    「快點吧,我們的時間不多。」

    瑞克似乎有些不耐煩。

    「急什麼?有了這黑皮本,你我還需擔心?」

    瑞克聽了蕾絲的話后,似乎性趣上來了。

    「嗯,寶貝說的也沒錯。」

    一伸手抄起蕾絲的pi股。

    蕾絲十分享受的哼哼兩聲,半推半就的靠了過去。

    「上了葯再干,那樣會更爽!」

    瑞克道。

    「不,那樣會出人命的,瑞克。」

    「你不是從不害怕么?蕾絲!」

    「俄,想想我還真有點害怕!」

    蕾絲假裝有些膽小。

    瑞克轉身打開黑皮本,裡面有一瓶綠色的藥劑與兩支針管。

    「你別動,我先幫你。」

    瑞克取出針管,小心翼翼的吸了半瓶藥劑,推空。

    看見針尖上滴出一滴綠液后,用藥棉擦了擦蕾絲的臀肌。

    一針扎了進去。

    推的很快。

    蕾絲眼睛一閉,似乎很期待這一刻的到來。

    隨即拔出針管,換了針頭。

    瑞克給自己的胳膊肌肉上也來了半瓶綠色藥劑。

    兩人一起發出持續的顫慄的呻吟。

    五分鐘后,瑞克睜開了眼睛。

    那是一雙幾乎接近神一樣的眼睛。

    綠色如淵如墨,臉龐上的平庸徹底消失了。

    取代它的瑞克臉上似乎隱隱表露出一種君臨與審判。

    「親愛的,你到位了么?」

    「俄,還有一分鐘才行。」

    「我可等不及了。」

    說完,瑞克就把蕾絲按倒在桌子上,從後面……

    從下午一點到第二天凌晨,迪拜郊外的這座孤零零的別墅中不時傳來兩隻如野獸似的吼叫。

    夜色降臨后,別墅上空隱隱出現兩個交織在一起的漩渦。

    一個像狼頭,一個像吸血鬼。

    綠色的狼頭一直在吸取天地之間的能量,直到綠的往外滴水。

    那吸血鬼的虛影中濃郁的血光由淺紅變成深色,最後變成了紫色。

    天邊的細月隨著這漩渦也變了顏色。

    兩道若隱若現的能量從月亮上注入到這別墅中。

    終於,在第二天太陽升起時,別墅已經消失了。

    在原地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四周的流沙不斷的被吸引過來,不一會兒就填平了深坑。

    似乎那個別墅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

    當一切都平靜下來后,深坑中「嗖」、「嗖」流光似的飛出兩人。

    懸停在半空,瑞克深吸了一口氣,轉頭問蕾絲:

    「怎麼樣?我的建議是不是很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