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1 日 Comments (0)

    也知道那是南方所產之物,價格是非不菲,比飴糖要貴重的多。

    而此物看起來也確實比那石蜜品相更好。

    不由微微點頭道:“這樣說來,此物倒也不是卑賤之物。只是此物也是出自流民之手嗎?”

    女店家越發鄙夷這人,不由笑道:“公子,這世間五穀不都是出自黎民之手嗎?”

    這麼嫌棄平民,你有本事別吃飯啊。

    莊稼都是平民種的! 這樣的說服,南宮裳自然不喜歡,只怕沒有任何一個世家子會喜歡。

    雖然這就是事實。

    不過人有的時候就是喜歡掩耳盜鈴。

    所以他皺了皺眉,雖然沒再反駁,但是卻哼了一聲,再次把那紙卷塞給了那隨從,“你嚐嚐。”

    隨即又叮囑一句,“不過讓你的狗嘴碰到紙。”

    那隨從心中苦笑,但聞言還是伸手接了過來,然後只能高高的仰起頭就紙筒中的糖粒倒入口中。

    不過隨即隨從眼睛便是一亮,忍不住驚喜的對南宮裳道:“甜,真甜!

    公子,這霜糖真是太美味了,比那石蜜還要甘甜十倍,不,百倍!”

    南宮裳聽他這麼一說,也不禁眼眸一動,有些驚疑,“比石蜜還甘甜百倍,你確定?”

    那隨從正要點頭,南宮裳隨即卻忽然一皺眉,擡手一個耳光,“狗東西,你還偷嘗過石蜜?!”

    隨從沒想到自己一不小心暴露了一個小祕密,更沒想到小君侯居然思維這麼跳躍。

    居然一下就破案了。

    雖然被打的一個趔趄,但是卻不敢怠慢,連忙趴在地上道:“小……不,公子恕罪,小人那時一下沒忍住偷嚐了一點,公子恕罪!”

    南宮裳聞言臉上陰沉,再次擡腿一腳踹在隨從的肩頭,“賤人就是賤人,怎麼擡舉都不上臺面!”

    這邊的騷動,自然引起了來往之人的主意。

    其實南宮裳等人踏入翠屏山開始,就已經有人注意到他了。

    沒辦法,現在這地方基本上還都是流民。

    南宮裳這一行,衣着華麗,前呼後擁,要是沒人注意那纔怪了。

    而那位女店家更是忍不住檀口微張。

    她萬萬沒想到,這位公子看起來好像也來頭不小的樣子,卻因爲下人不知哪年哪月偷吃過一口石蜜,就這麼當衆大罵。

    這也太不顧體面了吧?

    再想想自家三娘,雖然是商賈出身,但比這位可不知道講究多少倍。

    無論她們這些下屬是誰做錯了事,她也都會留一分面子。

    爲什麼這些世家子明明比誰都好面子,卻絲毫不給別人留面子呢?

    她哪裏知道,三娘會給她們這些下屬留面子,那是因爲她把她們這些下屬當人。


    而世家子眼裏,這個世界除了世家子之外,都是牲口。

    既然這樣,人又怎麼會給牲口留面子呢?

    所以眼看着隨從趴在地上,叩頭求饒,南宮裳眼中卻沒有絲毫的憐憫。

    再次冷哼一聲,“這次先饒你一次,下次再犯,本公主敲碎你滿嘴牙!”

    說完又一瞪眼,“還不給本公子滾起來!”

    那隨從如蒙大赦!

    連忙爬起來縮到一邊,再不敢往前湊乎。

    南宮裳便又對女店家道:“你這霜糖怎麼賣?”

    女店家雖然對南宮裳目瞪口呆,但是聽他這樣問,還是不敢怠慢。

    連忙道:“公子,您是本店的新客,也是貴客,頭一回,本店便給您一個優惠,算你二十貫一兩。”

    南宮裳聽她說二十貫,還覺得不算貴。

    雖然二十貫對於一般百姓來說,那是天文數字了,但對於他這樣的世家子來說,卻不算什麼。

    但是聽到二十貫才一兩,他也不禁一瞪眼。

    二十貫一兩,那一斤就等於兩百貫(爲了方便採用,計量單位一律採用十進制)。

    一畝良田也不過才三五十貫而已,這什麼霜糖,一斤居然就要四五畝良田,就算是他這樣的世家子嘴角也不由的抽搐了一下。

    這樣還算給他優惠了。

    那不優惠呢?

    不過問都已經問出口了,也不好意思說太貴,身爲世家子買東西居然嫌貴,臉還要不要了。

    當即一聲冷哼道:“本公子買東西什麼時候要你優惠了,給本公子來兩斤,照原價算。”

    女店家一聽這話頓時覺得這位公子也沒有那麼討厭了,不由嫣然一笑道:“妾身失禮,這就給您包好,錢您回頭差人送來,或者直接送到天下居就可以了。”

    “你們還和天下居有關係?”


    南宮裳一怔,問道。

    “公子說笑了,您的身份豈能不知皇家的產業都和天下居有關係!”

    南宮裳點點頭,不再多說。

    不一會,便有夥計包好送了上來,這次打包用的紙張卻只是尋常紙張,或許稍好一點,卻也相差不多。

    南宮裳雖然依然覺得這樣是浪費,但見過更好的紙張之後,對於這樣的紙張倒也不甚在意了。

    而且女店家又隨手送了他兩張紙籤。

    不過這紙籤卻和之前的又有不同,質地明顯要更加硬挺一點,卻都被裁成書籤狀。

    不過內容卻是空白的,顯然是留給客人自己卻填寫的。

    南宮裳這一次倒是沒有說不要,反而珍重的收了起來。

    卻把霜糖交給了另一個隨從,後者小心翼翼的捧着不敢有絲毫怠慢。

    這玩意小小一包,可就好幾畝良田,要是撒了,小君侯雖然沒說,但八成是會要他狗命的。

    女店家在旁又問:“不知兩位貴客可還要點別的不要?”

    “你這裏還有什麼?要是有比這紙籤大些的紙張,本公子倒是不介意買一點。”

    不過女店家卻一笑道:“這個真是抱歉,這紙本店稱之爲明玉箋,暫時只送不賣。”

    “明玉箋,嗯,好名字,也恰當。只是既然不賣,那你這裏還有什麼東西能讓本公子有興趣的?”

    南宮裳聞言目光一掃這店鋪,發現這店鋪面積倒是不小,但現在貨架上卻沒有什麼東西。

    心中不由微微搖頭。

    暗道:“皇帝折騰來折騰去,難道憑藉這所謂的霜糖就能養活這麼多流民嗎?”

    不過對這家店拿出來的,那號稱非賣品的紙,他確實是很感興趣。

    若是有這樣的好紙,少不得又能招攬一兩位大儒。

    可惜這店家卻搞什麼只送不賣,而且送的還都是這麼小張的。

    雖然說寫上一些小品,做成書籤確實有點趣味,但用其來拉攏大儒卻是不夠了。

    “本店除了這霜糖之外還有雪鹽,不知公子可有興趣?”

    女店家笑道。

    南宮裳聽到這句話卻不由失笑,“荒唐,你當本公子是那些流民麼,家裏連食鹽都沒有……麼?”

    他這句話說到一半,語速不由得慢了一下,因爲說話間,已經有夥計又捧過來一隻銅盆,盆中也是一些雪白的晶體,乍一看和霜糖差不多。

    這也是他之前沒注意的原因。

    但仔細一看,便發現還是有些差異,這晶體沒有霜糖那麼晶瑩,但是卻更加潔白,果然便如那隆冬之日房頂上的白雪一般,白的甚至有些耀眼。

    南宮裳先是一滯,隨即臉色卻是沉了下來,“這,這是鹽?

    店家,你莫不是在戲耍本公子嗎?還是覺得本公子沒見過鹽?!” 一個時辰之後,南宮裳走出了翠屏山那條還沒建成的坊市。

    身後一羣隨從有人捧着一包霜糖,有人捧着一包學鹽。

    一個個都戰戰兢兢,裏面東西的價格讓他們不敢有絲毫閃失。

    更倒黴的一個捧着一隻“非賣品”的白瓷花瓶。

    雖然是贈品,但它無疑是這三樣東西里最珍貴的一樣。

    因爲另外兩樣,都能看得出南宮裳在意,但也沒那麼在意,唯獨這個。

    這些隨從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小君侯雙眼居然會放光。

    雖然當時小君侯的目標是隔壁店鋪中的一尊一人高的五彩大花瓶。

    他們看得清楚,當是小君侯的表情,居然透着殺氣。

    估計要不是不遠處就有兵丁巡邏,小君侯就要直接開搶了。

    但是卻被店家告知,那是有瑕疵的非賣品,只做展示用。

    果然隨後在那花瓶的底部內側發現一道細微的文裂,當時小君侯的臉色刷的一下就掉了下來。

    簡直是一副如喪考妣的樣子。

    不過隨從們倒也理解。


    因爲在他們看來,那樣的東西,也絕對是讓人驚豔的稀世珍寶。

    結果卻發現,那珍寶居然是有瑕疵的,豈能不讓人惋惜。


    但不知爲什麼,他們隱約卻感覺小君侯也有些鬆了一口氣樣子。

    一直到衆人走出了流民區,南宮裳臉色都不太好看。

    不過這些隨從自然不知道他其實並不只是惋惜那一尊花瓶。

    那東西雖然珍貴,但是還不至於讓他糾結到如此地步。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