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2 月 2 日 Comments (0)

    九紋血貂!

    楊恆心裡也小小的驚訝了一下。

    血貂族是完全可以跟噬日魔虎族媲美的凶獸種族,而且九紋血貂又要血貂族裡最強大的存在。

    因為這塊玉佩里靈氣匱乏,所以這隻九紋血貂基本和初生狀態無異,根本就沒什麼實力。

    楊恆往玉佩里放了一些靈石之後就開始修鍊。

    現在在無極聖地,還有四個神人境後期的修士虎視眈眈地盯著他,他只有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怎麼辦,穿過樹林麼?”林清雨轉頭問到。

    這片樹林是他們必須要穿過的地方。

    李同心搖了搖頭。

    低首思索片刻,李同心一咬牙,下了一個命令,“火箭準備!”

    一支支附帶着火焰的箭矢升起,隨着李同心一聲令下,飛箭如帶火流星,宛如雨幕,傾灑向前方的樹林。

    “呼呼——!”熾熱的火焰燃遍整片樹林。

    林清雨看着眼前的一片火紅,心中思維有些亂。

    “李將軍,若是這裏面真的有骨炎軍的人埋伏,那該如何。”

    李同心有些奇怪的看着林清雨,:“那不正好麼?不費一兵一卒就滅掉了他們的有生力量,這不是對我們很有利麼。”

    林清雨臉色有些發白,一羣人葬身火海,這樣的場面讓他想起來不寒而慄,他所見到的最大的火光,就是在森林裏焚燒那隻三級靈獸了。可這裏可能隱藏的是數百生命啊。

    李同心看着林清雨的臉色,心中更加詫異,多少還帶了一絲鄙夷,“林先生,這很正常,兩軍交戰,死傷難免,激烈之時,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戰爭總是殘忍的,能夠最大程度的保存我們的有生力量,我想,對這次的征討是很有利的。”

    林清雨轉頭看向李同心,眼裏不帶一絲表情。

    李同心被盯得有些發毛,不自然的笑了笑,“林先生放心,看起來他們應該沒有在前面埋伏。”他頓了頓,“裏面沒有一聲慘叫,而且,這樣的凡火,對於修煉者來說,卻是不是什麼有力的武器。”

    林清雨點了點頭,他倒不是因爲李同心的做法而認爲他殘忍血腥,畢竟他是一個將軍,一軍之首領,總要對自己的人負責。他心中也明白,殘酷的不僅是戰爭,這個天武大陸,都是殘酷的。

    “李將軍,你做的對。”林清雨說了一句,隨後問到,“接下來呢?”


    李同心有些詫異,不太明白林清雨的想法,也不知道林清雨一時間有那麼多感慨,見到林清雨發話,便說道:“大火漸漸熄滅,障礙清除,這裏也不是什麼險地,沒有埋伏的可能了,我們繼續前進吧。”

    林清雨依舊駐馬不前,搖了搖頭,“我覺得不妥。”

    李同心疑惑的看向林清雨:“爲什麼?”

    “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我覺得前面依舊存在危險,而且是致命的危險。”林清雨直勾勾的盯着前方,臉色凝重的可怕。

    “這……”李同心驚愕的看着他,不明所以,作爲一個將軍,單單從行軍打仗的角度上看,前面一馬平川,不存在任何顧慮,而作爲一個修煉者,他也只是一個普通的武尊而已,自然沒有林清雨那超乎常人的感知。

    “林先生,會是什麼危險?”

    林清雨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不過直覺告訴我,如果貿然前進,恐怕我們會全軍覆滅。”

    “嘶——!”倒吸一口涼氣,李同心爲林清雨這句話嚇得不輕,“全……全軍覆滅?不太可能吧。”

    林清雨擡頭看向他,雙眼明亮真誠。

    李同心眉頭緊皺,“那我們怎麼辦,總不能止步不前吧。”

    林清雨點點頭,又搖了搖頭,而後擡頭看想了遠處的一座山峯。

    李同心被他的態度搞的懵懂,有些不不知所措。

    林清雨目光望向的那座山峯之上,衛同一臉凝重的看着那篇被大火燒焦的土地,又擡起頭,看想了漆黑深邃的山谷深處。

    骨炎,已經注意到他了。

    ……

    寒鐵軍最終還是前進了,儘管林清雨身份有些特殊,但李同心也並不是對他言聽計從,林清雨百般勸誡,最終商議決定由一個軍官帶領五百寒鐵軍前行試探。

    李同心目不轉睛的看着這五百軍士一步一步走入那焦灼的大地,令他意外的是這五百軍士毫無損傷的穿了過去,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他將目光看向了林清雨,對他的話起了懷疑。

    良久,李同心還是下達了進軍的命令。

    林清雨心中嘆氣,沒有勸誡,他知道李同心不會再聽。

    不過,他心中的戒備反倒更深了,那股危機感愈加強烈,彷彿一個不小心,便會吞噬了他的生命。

    “前進!”

    浩浩蕩蕩的五千多人向着那片被燒焦的大地進發。

    一萬多隻鐵靴踏上了這片滿是灰燼的土地。

    林清雨也被迫走了進來,沒有辦法,這是他的任務。

    心中的危機感越來越強烈,也就在這感覺達到最強的那一刻,變故陡升!

    “桀桀……!”陰惻惻的笑聲字半空中傳來,回聲不斷,令人辨不清方向。

    全軍立刻停止了前進,進入了戒備。

    “什麼人!“李同心厲聲大喝,四處觀望,卻沒有任何收穫。

    “衛國的小輩們,這裏可是本宗特意爲你們挑選的葬身之地,可還滿意嗎?哈哈……!”肆意張狂的話語和笑聲從虛空中傳來,讓人膽寒。

    “不要慌張,結盾陣,快!”李同心看着有些慌亂的士兵,仍然鎮定自若,有條不紊的發佈着命令。

    “哈哈哈,沒用的,嚐嚐本宗特意爲你們準備的萬枯蛇陣吧!”

    “什麼,陣法?”

    “我們進入敵人的陣法了?”

    “萬枯蛇陣?什麼來頭?”

    ……

    寒鐵軍中立刻傳來了紛紛的議論。

    “啊——!”

    第一聲慘叫響起,一個舉着盾牌的寒鐵軍士兵臉上佈滿恐懼,扔掉盾牌,雙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倒在地上,抽搐了片刻,不斷哀嚎,隨後便再無生息。

    臉部的肉迅速變得枯萎,皮膚褶皺,轉眼間,只剩下了一堆枯骨,還有泛着寒光的鐵甲。

    “啊——!”

    接連無數道慘叫聲在寒鐵軍士兵中響起,軍隊中迅速又多了幾堆枯骨,幾副無主的鐵甲。

    “逃啊——!”絕望的氣息在軍中瀰漫,終於在最盛的一刻爆發,寒鐵軍已然陷入了混亂。

    慘叫神依然繼續着。

    李同心銀牙緊咬,“赤魂衛,結魂陣!”

    一千赤魂衛分成了十組,每百人便升起一層光罩。

    這羣氣息都有些統一的赤魂衛,果然是能夠互相合作的。

    終於在某一刻,林清雨捕捉到了一絲危機的痕跡。 咻的一聲,一道犀利劍氣從遠處黑霧中射出,向全力發動三才烈火陣的三人中修爲最低的那名練氣巔峯弟子襲來!

    如此犀利的金之氣息,竟然是對着一名練氣期弟子而發,那黑霧中的修士,顯然是志在必得,想一舉破掉這三才烈火陣!

    此陣正是黑霧對頭,死死壓制住無盡煞氣!

    一聲慘叫,從那名練氣期弟子口中發出,修爲上的差距,不是擁有極品靈根就能彌補得了!在黑霧中高階法士的有意偷襲下,這名練氣期弟子被截殺當場!

    原本還凌厲無匹的面盆狀法寶,在失去了那名極品火靈根弟子後,威力大減!洶洶黑霧又呈反撲之勢!


    一道黑雲,從草原深處以急速飛來。

    哼!

    一聲極爲尖銳的輕喝,從黑雲中透出。

    還在驅使面盆法寶,抵擋反撲黑霧的羅常穩,在那一聲輕喝後,法寶火光一斂,羅常穩身形竟然從空中直往下掉落!

    一道冰箭,從黑雲中射出,無聲無息,向墜落的羅常穩頭部而去!

    這看似隨意的一喝,竟然蘊含了靈魂攻擊!連超凡中期的羅常穩也着了道!

    一道劍氣,也是無聲無息,瞬間而至,將冰箭於中途攔截,斬爲碎冰消失在空中!

    天乾道宗主孟離,終於出手了!

    從黑雲中,閃出了五道身形。清一色的上師巔峯境界!只隨意往虛空一站,無盡的威壓就將方圓一里內的所有修士壓得喘不過氣來!

    天乾道宗主孟離,也自將無上劍訣運轉,才敵住了五名草原巔峯境界上師刻意外放的威壓!

    死裏逃生的羅常穩,一見空中都是些比自己高了一階的後期大成修士,心有餘悸下,腳下遁光一起,向其餘方向馳援而去!

    而另一名辟穀期的極火之體修士杜鬆,因爲離得極近,在草原法士如山的威壓下竟然無法動彈,直到孟離以手作劍,彈出一道劍氣於其身前,纔將杜鬆從威壓中解救出來,倉皇向遠處遁去!

    五名高階法士中,有三名身穿詭異皁袍,其上畫符刻印,繡有無數鬼影,配以身上散發的濃濃魔氣,顯示了草原高階魔修的身份。就是以孟離超凡後期大成境界的修爲,也感一陣妖異的壓力!

    而三人的形象,也怪異無比,最前方一名魔修面容蒼老,額上一個巨大肉瘤!

    在其身側的一名法士,則是一頭綠髮,隨意披散在腦後!第三名魔修法士,卻是雙手各有六指,頗爲罕見!

    其餘兩名,卻是穿着草原法士最爲常見的長袍,一名法士竟然也身背長劍!另一名身上暗光流動,法力波動極爲隱晦,孟離卻從此人的身上,嗅到一股最爲危險的氣息!

    哈哈哈,原來是天寅南號稱一劍破萬法的天乾道道友!今日本師有幸得見,正好領教一翻天乾道絕學!


    那身背長劍的上師,眼中殺氣盡顯,毫不掩飾地望向孟離!

    哼!本座已記不清是何年月了,也有魔道巨孽以同樣口氣和本座說過同樣的話,如今,此人應該已經轉入輪迴,再度投胎轉世了吧!

    這一極爲不屑的口吻,立即將法士挑得心頭火起,金屬性靈根,原本就極爲暴躁好殺!只聽倉的一聲長劍出鞘,空氣一陣漣漪,一道無聲無息的劍氣,就向孟離站立處射來!

    就在那草原法士動手的瞬間,另外一名魔修法士猛然將一道小幡投進了下方濃濃黑霧中去!

    原本就已經翻騰不已的黑雲,更是一陣狂涌!將天寅南王寅,杜鬆等一衆修士法寶所發出的黃沙紅芒等,盡數淹沒,向天寅南方向猛然撲來!

    也不知那上師巔峯的法士小幡有何神通,在黑霧中,此時無盡的陰魂厲魄,乾屍等,更加嗜血兇厲!將無數的靈獸,傀儡等撲倒在地!

    天乾道宗主孟離一見對方五人如此囂張行徑,大爲震怒,長劍也瞬間出鞘,只隨意一揮!

    嗤,草原上師所發的無形劍氣被輕描淡寫地化解,而孟離所發劍氣,依然犀利,循着一道玄奧的軌跡,向其餘四名上師掃去!

    孟離這看似隨意的一道劍氣,竟然分襲五名堪比超凡後期大成的草原高階上師!

    狂妄!

    面容蒼老的草原上師魔修,也是手指隨意一劃,一道濛濛水汽憑空浮現,孟離宗主發出的無形劍氣,竟然於空中突兀現出形跡,如一道透明水劍般,急速的凝固,變爲一道冰劍,猛然寸寸碎裂開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