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0 年 11 月 21 日 Comments (0)

    九兒看起來這幾天已經習慣了,熟練的抬起小爪子將玄珠抓住,一口吞下。吧唧吧唧小嘴巴,似乎沒有什麼感覺,隨後又眼巴巴的望向夢無痕。這動作熟練的讓人都替夢無痕心疼…

    而夢無痕望著懷中的小祖宗,眼角微跳。因為隨著他不斷的給九兒靈珠吃,他發現九兒的身體越來越像個無底洞,不管多少玄珠下去,身上的氣息都沒有改變絲毫。

    倒是一身雪白的絨毛變得更加明亮,身後的兩根尾巴比以前長了不少。雖然氣息沒有什麼改變,但這樣看來效果還是有的。

    只不過想起無底洞的九兒,夢無痕愁的白頭髮都快長出來了。幸好九兒比較懂事,不是每天都會鬧著要吃靈珠。只有在夢無痕獵殺玄獸的時候才會賣萌的鬧著要吃。

    九兒每天不是吃就是睡,小日子倒是過得無比愜意。這幾天夢無痕除了休息就是在和玄獸戰鬥中度過,雖然疲憊,但收穫不錯。

    此時夢無痕看了看天色,已經快到晚上。來到獨角犀的屍體旁,手中劍光一閃,從獨角犀身上割下一大塊胸脯肉放進儲物袋。

    夢無痕找了一個僻靜的山洞,拾了些柴火,生了一堆火。拿出那塊胸脯肉,從上面割下一小塊用樹枝竄起,放在火上烤。

    隨後從儲物袋中翻翻找找,很快一株淡紫色的草出現在他的手中。夢無痕將其搗碎,用其汁液塗抹在烤肉上。很快一股濃郁的香味充滿整個山洞。這種草叫香紫草,不是靈藥,是一種可食用的佐料。

    塗抹在肉上能夠使肉質變得更加清香、鮮滑。還能使得沒有味道的烤肉帶著絲絲鹹味。自從上次嘗試了一下烤玄獸肉的甜頭之後,夢無痕就此一發不可收拾。

    他發現這玄獸肉不但肉質鮮滑,而且還蘊含有精純的能量,能夠補充消耗的元氣與體內。所以每次獵殺玄獸累了之後,夢無痕都會停下來滿足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慾,順便恢復一下自身的元氣、體力。。

    這香紫草就是夢無痕專門找了好久才找到的。因為玄獸肉質雖然鮮滑,但沒有什麼味道,比較清淡。所以夢無痕找到了這香紫草,讓肉質帶些鹹味,這樣吃起來才更加美味。

    「吱吱吱」

    就在香味剛剛瀰漫的時候,一旁的九兒已經吱吱吱的叫了起來,彷彿在說這一塊是我的,不許和我搶。

    此時的九兒已經口水直流,寶石般的雙眼緊緊盯著夢無痕手中還未熟的烤肉一動不動,深怕有人和它搶似的。

    「吃,就知道吃。放心,沒人和你搶的,等會一定第一時間給你吃」夢無痕看著,滿是垂涎的九兒,笑罵道。

    當然也只是笑著打趣。在這生生死死的無極聖境中,好歹有著九兒的陪伴,使得路途不會那麼無趣,充滿殺伐。

    「吱吱吱」

    九兒聽到夢無痕的話后,又吱吱吱的叫了起來。寶石般的雙眸一眨不眨的盯著夢無痕,似乎在說你可不許騙我。

    夢無痕見到九兒這般模樣,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一路緊繃的心神也在此時放鬆下來。從進來無極聖境開始,他可以說是都在戰鬥中或者死亡邊緣中徘徊,沒有一刻放鬆。

    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那離火宗的人會突然出現襲殺他。夢無痕不得不時刻保持著警戒的心。

    很快烤肉的香味瀰漫整個山洞,夢無痕將烤肉遞給一旁早已迫不及待的九兒。

    九兒見狀,雙眼一亮,抬起小爪子抓著那塊烤肉,也不怕燙,張開嘴巴狠狠咬下,鮮嫩的肉汁濺射,看的一旁的夢無痕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夢無痕連忙又割下一塊肉,放在火堆上烤起來。

    在夢無痕第二塊烤肉還沒有好的時候,一旁的九兒又在一旁眼巴巴的望著它手中的烤肉,眼睛一眨不眨。身上雪白的絨毛已經吃的滿是油膩。

    夢無痕看了一眼沒有多說什麼,第二塊肉烤好的時候又率先遞給九兒,很快第二塊烤肉被九兒很快消滅。就這樣夢無痕烤一塊,九兒這小吃貨就消滅一塊。

    一連吃了十多塊,九兒才滿意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肚皮,小臉上滿是愜意,。

    幸好夢無痕割下的肉足夠多,不然估計都不夠九兒一個人吃。九兒吃飽之後就趴在夢無痕的頭上呼呼大睡起來。

    夢無痕用手輕輕拍了拍頭上九兒的小腦袋,割下一塊肉銬起來。很快肉香飄蕩,夢無痕一個人坐在那慢慢的品嘗起來,回想著在進入無極聖境中所發生的的一切。

    暗暗思考著這離火宗是什麼勢力,離火宗的人是怎麼進入到這無極聖境中的?以前他在南荒可從未聽說過有這麼強大的勢力,隨便一個人在南荒那都是頂尖的存在,天才中的天才。

    南荒四方盡頭,不是迷霧就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根本探索不到盡頭。而這股勢力又是哪裡冒出來的呢?一個個年紀輕輕戰力就已經可以和一些老傢伙比肩,而且使用的功法和武器無一不是頂尖的。

    南荒的人和他們一比簡直就是乞丐,整個南荒都可以說是窮鄉僻壤。而且那些離火宗的人見到他們一口一個土著,那股優越感不像是裝出來的。

    可以說是天生的,或者從小耳濡目染,已經深埋骨子裡的思想。夢無痕總有一股預感,感覺一切沒有那麼簡單。

    「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現在想再多也想不出個所以然,只是徒增煩惱」夢無痕甩了甩腦袋,暗道。

    隨後夢無痕盤膝而坐,手中出現一卷捲軸,這是先前得到的那本六法赤炎術,靈階中期的武技。

    進入無極聖境之後,夢無痕越來越覺得自己掌握的武技不夠用,這卷六法赤炎術剛好可以彌補他的不足。

    夢無痕看了一遍捲軸上的文字,將其一一刻畫在腦海之中。

    不斷的演練這武技的招式,同時手指轉動,一道道赤紅色的火焰漸漸在夢無痕手上形成,瞬間將整個山洞照亮。

    夢無痕收斂武技,元氣在體內流轉,一股淡淡的血色元氣浮現在夢無痕身體表面。

    他開始閉目修鍊這六法赤炎術,同時感悟這些天戰鬥中的得失與不足。四周的天地靈氣向夢無痕匯聚而來,不斷的被他吸收轉化。

    四周一切又貴為平靜,有的只是柴火偶爾響起的劈啪聲與山洞外的野獸的咆哮聲…

    一夜悄然而過。

    清晨,天色微亮,一縷陽光溜進夢無痕所在的山洞,照耀在夢無痕尚且稚嫩的臉龐。

    此時閉目修鍊的夢無痕慢慢睜開雙眼,雙眼中都有火焰倒映。

    一抹炙熱的赤紅火焰憑空出現,而後消失不見。就這短暫的一瞬間,有些潮濕的山洞瞬間變得乾燥無比。石壁都有著乾裂起來。

    通過這一夜的修鍊,夢無痕已經初步掌握著卷赤法六炎術了,只要後面再多練習幾遍,相應很快能夠將這六法赤炎術練至大成。

    夢無痕站起身,用手遮掩尚且不適應的陽光,將頭上還在熟睡的九兒抱在懷中,向著山洞外走去。

    而九兒並沒有就此醒來,在夢無痕懷中翻了一個身,繼續熟睡。剛才那恐怖的高溫似乎對他也沒有什麼影響。

    夢無痕來到山洞外面,深深吸了一口清晨清新的新鮮空氣。心中真心希望生活能夠一直這樣下去,和自己愛的、愛自己的人開開心心的生活下去。

    但夢無痕知道在這修行界中,沒有實力這一切都是奢望。在暗夜入侵的那個時候,夢無痕就已經深深的體會到了。

    看著自己的親人被敵人殘害而自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種無力感夢無痕已經不想在讓其發生。所以只有不斷的提升自己的實力,才能讓自己心中的那片凈土得以實現。

    夢無痕將這些拋之腦後,收拾收拾繼續出發。當務之急是找到三色幽蓮,完成對柳依萱的承諾。

    … 無極聖境的某一處。

    此地有一處湖泊,湖面像隔了層模糊的水氣,氤氳瀰漫的濕度緊緊粘在淺灘的水草上,宛若人間仙境。

    而在湖泊上方有一道身穿淡綠色羅裙的倩影站在那,羅裙上面有著層層疊疊的蕾絲花邊點綴,使得此處的風景更勝一籌。

    就在這時,那道倩影緩緩轉過身,一張精緻的臉龐,櫻花般的唇瓣讓人見一眼就很難忘記。這道倩影就是和夢無痕一同進來無極聖境的柳依萱。

    因為無極聖境是隨即傳送,所以柳依萱一開始就已經和夢無痕分開了。

    「出來吧,躲躲藏藏的準備看到什麼時候?」柳依萱紅唇輕啟,臉色平靜道。

    然而四周還寂靜一片,沒有絲毫動靜。偶爾傳來魚兒擊打湖面的聲音。

    「哼!」柳依萱冷哼一聲。芊芊玉指向著自己身後百米處的灌木中輕輕一點,一道白芒從柳依萱指中激射而出,穿過重重阻力,帶著尖銳的撕裂聲激向灌木叢之中。

    「哈哈哈,我自認為自己的隱匿身法了得,沒想到還是被你發現了」只聽灌木叢之中傳出一道略顯低沉的笑聲。一道灰袍少年出現,揮手將那道白芒抵擋。隨即負手而立,眼中有一絲意外。

    而那道白芒被反彈在旁邊的一顆大樹上,只見那顆大樹瞬間被冰封起來,散發著可怕的寒氣。很快冰樹表面布滿裂痕,砰的一聲,化為一塊塊冰塊碎裂在地。

    「嗯!」左鴻飛驚疑一聲,臉色變得有些肅穆。單單從這一擊可以看出,這個女人比他想象中的還要棘手。

    他自認為自己隱藏的很好,沒想到被發現了,看對方的樣子其實早已發現他的存在,只是沒有點破。估計是想看看自己到底要做什麼,幸好自己沒有輕舉妄動。

    這灰袍少年竟然是和古北交手之後的左鴻飛。

    「你從昨天就跟在我身後,想要做什麼?」柳依萱看著自己的一擊被輕易抵擋,並沒有絲毫意外。這也只是她的試探一擊,要不是對方身後有一股令她厭惡的氣息,恐怕就算是她也無法輕易發現左鴻飛的身影。

    說明什麼?說明對方的修為不在自己之下。

    「嘖嘖嘖,我一路上感受到你的血液,讓我有一種蠢蠢欲動的感覺,沒有忍住誘惑,就一路上跟來了。沒想到一路上你竟然連一絲破綻都沒有露出,讓我無從下手」左鴻飛陰森森的笑道。

    「血魔經?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你是那西嵐城的少城主左鴻飛吧,沒想到竟然得到血魔經的傳承」柳依萱修眉微蹙,看著左鴻飛這模樣,冷聲道。

    隨即眼中有著殺意流轉,柳依萱打心底覺得修鍊血魔經的人都該死,因為血魔經是殘忍無道的至邪功法。

    需要靠不斷的吞噬他人精血、修為提升自己的,可以說每一個血魔經大成的人腳下都堆滿累累屍骨。難怪左鴻飛身上散發的氣息會使得她厭惡。

    南荒勢力所有人的資料柳依萱都派人調查的清清楚楚。

    這左鴻飛雖說在西嵐城是個天才,但也沒有天才到這種地步。因為此時左鴻飛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氣海境大圓滿了。如果是說得到血魔經的傳承,那就說的通了。

    可以說只要有足夠的人被左鴻飛吞噬,他的修為就可以快速提升。想來在這無極聖境中死在他手上的人定然不會少。

    當時柳依萱在荒城的時候就發現那個叫暗影的人使用的就是血魔經。不過最後因為忙於救治趙天都,柳依萱救沒有多做計較,這件事都差點被她忘了。

    不過此時的柳依萱恐怕也不會想到左鴻飛已經不是以前的左鴻飛,而是被人奪舍了。

    「哦,你是誰?竟然知道血魔經的存在」左鴻飛一聽,眼神就變的有些戒備起來,凝聲問道。在奪舍左鴻飛之後,他獲取的記憶中,整個南荒中武道傳承斷絕,功法大多粗鄙不堪,根本不可能知道血魔經這種辛秘。

    「死吧」而柳依萱並沒有回答左鴻飛的打算,冷聲道。

    「嗡!」

    柳依萱全身冰寒元氣自其體內狂暴而起,方圓數十丈內瞬間披上一層銀霜,而旁邊的湖面都在此時被冰封起來。表面還有幾條定型的魚兒,栩栩如生的嵌在冰層之中。

    柳依萱身上隱隱傳出的氣息,竟然已經達到了氣海境大圓滿。要是夢無痕在這看到一定會直呼不可能,這個世界也太瘋狂了吧。柳依萱和他進來的時候也才練氣境九重大圓滿,不然也進不了這無極聖境。

    這是得了什麼機緣?他拼死拼活才突破到氣海境初期巔峰,而柳依萱竟然已經氣海境大圓滿了,和他爺爺趙天都一個級別。

    很快在柳依萱身後便凝結出一道道冰錐,尖銳的冰錐寒光四射。毫不懷疑要是被刺中,絕對是透體而出的下場。

    只見柳依萱玉手一揮,身後的冰錐宛若活物。帶著陣陣破空聲,向著左鴻飛爆射而去。可怕的寒氣散發出來,空氣都被瞬間冰凍。

    左鴻飛看著爆射而來的冰錐,臉色變得凝重起來,沒有剛才輕視的笑意。

    雙手凝結了一道複雜的印法,一面黑色土牆從憑空出現在左鴻飛的面前。此時冰錐已至。

    「砰砰砰!」一道道森寒的冰錐狠狠的撞擊在土牆之上,悶雷般的響聲響徹。一股肉眼可見的衝擊波席捲開來,黑氣夾雜著冰寒之氣,四周的草木瞬間被撕裂,連根拔起。

    而左鴻飛面前的土牆沒有絲毫損壞,只留下一道道白色的印痕。

    「哼!也不過如此」左鴻飛看著對面的柳依萱,冷笑道。

    而柳依萱並沒有說話,俏臉冰冷。玉手揮動間,更多的冰錐凝結而成,紛紛對著左鴻飛激射而去。對待她厭惡之人或事物沒柳依萱從來不會多說廢話,也不會有好臉色對待。

    「咔咔咔」就在這時,一道咔咔咔聲使得左鴻飛臉色一變,只見左鴻飛面前的黑色土牆表面開始布滿裂痕。

    「嘭!」下一瞬間,黑色土牆瞬間炸裂,四濺開來。

    左鴻飛的身體急速後退,而那一道道剩餘的冰錐猶如長了雙眼一般,緊追不放。漫天冰錐在半空中融合在一起。形成一道丈許的冰錐,爆射向左鴻飛。在空中劃過一道道長長的氣痕,四周不斷的有著沉悶的氣爆聲響起。

    左鴻飛見狀,口中輕喝,衣袍鼓動,黑色的元氣自其體內狂暴的席捲而出,又一面土牆出現在他的面前。

    這面土牆比先前的更加那面更加厚實,表面布滿一道道黑色的紋路,看起來堅硬無比。

    「轟轟轟」冰錐和土牆狠狠的碰撞在一起,不斷有些冰渣和土塊濺射。雙方僵持數秒,能量消融,冰錐和土牆轟然炸裂開來。

    一股強大的能量漣漪蕩漾而出,地面不斷的開裂,布滿裂痕。湖面的冰層都炸裂開來,漫天冰渣飛舞。

    左鴻飛身體狠狠一震,向後倒射而出,雙腳犁地數十丈方才穩住身形。有一處衣角都被冰凍起來,在他的眼角上有一縷血液流下,這時左鴻飛剛才不小心被漫天濺射的冰渣割到的。

    反觀柳依萱,凌空而立,裙擺輕輕揚起。面前有一道冰牆將能量衝擊波盡數抵擋,並沒有絲毫受傷。緊緊交手一招,左鴻飛就在柳依萱身上吃了個悶虧。

    「臭娘皮,你成功惹怒了本座」左鴻飛右手抹過眼角,看了看手上的絲絲血跡,臉色瞬間變得猙獰起來。整個人顯得更加的陰森。這麼久了,左鴻飛還是第一次吃虧,就算遇到古北,左鴻飛都沒有絲毫吃虧。

    這還是左鴻飛有事情不願和古北耽擱,不然孰強孰弱還未可知。可是現在竟然一招就在柳依萱身上吃了虧,怎能讓高傲的他忍受?

    「本座?原來如此,看來你已經不是西嵐城的那個少城主了」柳依萱臉色恍然大悟,難怪從剛才的交手之中,他沒有從左鴻飛身上感受到絲毫南荒功法的氣息。

    照理說,就算得到血魔經傳承,自身原有的氣息也不會被全部掩蓋才是。原來左鴻飛已經被奪舍。

    先前就算是她一時也沒有看出來。

    柳依萱聽著左鴻飛的葷話,臉色沒有絲毫波瀾。身體閃電般出現在左鴻飛的眼前,一道冰刃朝著左鴻飛籠罩而下。 塞外江南 既然這樣,那這左鴻飛更加應該死,免得為禍世人。

    … 「哼!你這是自尋死路」左鴻飛冷聲道。剛才雖然落入下風,但有一點是因為他輕敵了,所以才會吃虧。

    現在有了準備,左鴻飛就不信同為氣海境大圓滿,自己能差的道哪去。他對自己的實力有絕對的自信。

    帶只天使去修仙 左鴻飛身看著急射而來的冰刃,右手成拳,一拳朝著冰刃爆轟而下。

    「砰」冰刃應聲爆碎。左鴻飛得勢不饒人,身體快速消失在原地,出現在柳依萱的面前,一拳朝著柳依萱的腦袋轟下,沒有絲毫憐香惜玉。漫天拳影,攜帶者惶惶之威朝著柳依萱傾瀉而下。

    這一擊要是被擊中,柳依萱必死無疑。

    柳依萱美眸凝望這傾斜而來的漫天拳影,臉色沒有絲毫變化。

    玉手微抬,看起來嬌小無比的拳頭同樣一拳轟出。攜帶著爆裂的氣勢直轟而下。

    拳頭表面被一層層冰塊覆蓋。看起來堅硬如鐵,散發著寒光。

    「嘭嘭嘭」漫天拳影碰撞在一起,場中不斷的有著悶雷般的響聲響起。兩道能量很快相互抵消,就這樣雙方悍然出手,身影快速的消失在原地。

    化為兩道流光在空中交錯,不斷的有著沉悶的炸裂聲自空中傳來。不斷的有著能量濺射而下,在大地上留下一個個巨坑。此時的地面已經面目全非。

    「轟!」就在這時,兩道流光狠狠的碰撞在一起,同時身體一震,一觸即分。化為兩道身影凌空而立。

    周身元氣涌動,有著冰冷的殺氣溢出。

    「可惡,沒想到這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女人竟然如此厲害,和他硬拼蠻力都絲毫不弱下風」左鴻飛看著對面的柳依萱,心中恨道。這還是他第一次碰到如此棘手的對手。

    「我到要看看接下來你如何抵擋,血魔瘴」低沉的聲音從左鴻飛口中傳出。

    只見左鴻飛身後有著濃郁的瘴氣漂浮而出,一股腥臭味瀰漫開來。下方碧綠的樹芽在接觸到瘴氣的瞬間,肉眼可見的枯萎下去。

    表面的生命精氣被腐蝕殆盡。黑色的瘴氣快速將左鴻飛掩蓋其中,濃稠的瘴氣不斷的凝聚,漸漸的一道瘴氣黑幕形成,遮蓋一切。

    柳依萱看著對面的黑色瘴氣,俏臉變得有些凝重起來,她在這瘴氣黑幕中也感受到了一股威脅。

    「哈哈哈,在我的血魔瘴中化為血水吧」瘴氣黑幕中傳來左鴻飛陰森得意的笑聲。他對自己的血魔瘴有著絕對的自信,這瘴氣劇毒無比,只要被瘴氣沾染上,用不了一刻鐘,就會在瘴氣下化為濃水。

    「這瘴氣可以說的無孔不入,看著女人怎麼抵擋」左鴻飛心中暗暗想道。

    只見那道瘴氣黑幕遮天蓋地的向著柳依萱覆蓋而下,瘴氣所過之處,周圍的空氣都被腐蝕開來,發出滋滋滋的聲音。清新的空氣瞬間變得腥臭無比。可見這瘴氣腐蝕性之強。

    柳依萱看著覆蓋而來的腥臭瘴氣,紅唇輕啟:「冰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