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10 月 25 日
  • 2021 年 10 月 22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10 月 21 日
  • 2021 年 9 月 18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不過,這漫長倒吸冷氣,大部分是場外的觀眾,場中的煉丹天師卻一個個十分淡定,沒有色變,彷彿這個任務不是特別的難。

    很好,沒有人產生不安的情緒。

    索老和景會長明顯十分滿意,臉上洋溢著笑容。

    「好了,去吧。」索老一聲落下,各煉丹天師就已經緩步往那幾個房間走去。

    「第四號房間。」陸青冥看了眼手裡的牌子便直接朝目的房間而去,轉頭往四周看去,周圍有不少的年輕人,而秦浩和與他並不在同一個房間。

    他看了看前方擁擠的人群,輕輕搖頭,十分明智的退後幾步,沒有和他們去爭前後。這沒有意義,只有對自己不夠自信的人才會在乎那一時三刻。可笑的是,方才還那般淡定敵人,如今確實這幅模樣,實在讓人忍不住搖頭。不過,讓人還有一些安慰的是,這些爭先恐後的人不多,而且多數是些年輕人,畢竟年輕人心性修鍊還不夠。

    不需要多久,陸青冥就等到那些爭先恐後的走完,剩下的,都是和他一般,對自己有著極高自信的人,他們進入房間的時候,比較有秩序,因此行進的反而比之前那些人要快得多。

    「九十九種。」陸青冥微微皺眉,這個考驗還真是不容易,從三千種混在一起的藥材中要找到九十九種,難如登天,除非是中級天師,元神強悍,才能夠輕易從中尋找出來。

    這個房間很大,非常大,數十人站在這裡面依舊顯得很空曠——前提是沒有一推推藥材堆積著。三千種藥材,並不是如同他們想象的一般,堆在一處,而是散放成十幾處,這樣一來,也就可以避免一群人在整一堆藥材里亂翻,損壞了藥材。

    陸青冥緩步往人較少的地方走去,撿定一個藥材堆,釋放元神在其中查探。初級天師用元神查探,當然不準,他們的元神力量連中級天師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但是,用元神查探,卻絕對不會有一個漏網之魚。

    「先用元神找出氣息與要尋找的相近的藥材,然後在這些藥材藥材中分辨出真正要找的。」陸青冥心思通透,一下子就從一堆藥材中找出來三十多味藥材,這些藥材,大抵都與單子上羅列的一部分差不多,其中有一些形狀相似,氣味也同樣相似的,但是,這卻是兩種不同的藥材。這個測試的地方,就是在這一點了——分辨出這些十分相似的藥材中哪一味才是自己要找的。

    「果然不是很難,但是也不容易啊。」他花了半刻鐘在一堆藥材中找出了三十多味葯,但是,要從這三十多味中找出真正想要的,他卻花了近兩鍾。

    「撿葯、辨葯。年輕人,很不錯嘛。」一個聲音略顯老成的人和他在同一個藥材堆里找葯,注意到了陸青冥的動作,不由得開口贊道。

    陸青冥抬頭向對方看去,是一個約莫五十多歲的男人,臉上已經布起皺紋,算的上是接近老年了。

    「謝過前輩謬讚了。」陸青冥輕輕謝過一聲便轉身往其他的藥材堆走去,並沒有和老者說話的興趣,而這個人也沒有生氣的樣子,依舊自顧自地找葯,搖頭自言自語:「年輕一代才是可怕的,這一次來了幾個很厲害的天才,恐怕都能輕易通過這初賽。」

    若是有人注意的話,會發現,這個人蹲在那裡,看了藥材一陣,然後一出手就準確無誤的取出一味藥材,正是他需要的。

    第一堆藥材中,陸青冥找出了十一味,在第二堆里,他意外的找到了二十味,而時間,才過去了四刻鐘而已。

    「再努力些,應該可以在一個半時辰就找齊。」陸青冥心中計較了一番,就大概知道自己所需要的時間了,就算是再費些時間,也是絕對足夠他通過第一輪比賽的。

    深吸了一口氣,繼續往下一堆藥材里尋去,他發現,已經有人得到四十味藥材了。

    第三堆,第四堆,……

    陸青冥一堆接一堆的以極快的速度翻找下去,很快就找到了七成數量,抬頭看去,卻見到有幾人交頭接耳,應該是在商量什麼。

    仔細一聽,才明白過來。原來,這些人組成了一隊,在藥材**同尋找,如此效率倒是提升了許多。

    陸青冥輕輕一下,繼續尋找,卻忽然發現了一個身影,他的尋找方法和他大致相同,都是撿葯然後辨葯,速度很快。但對方令他注目的是,那個人也是一個年輕人,大約二十多,絕對不超過二十四。

    似乎他的目光引起了對方的注意,那個人將頭輕輕一抬,溫和的眼神往陸青冥看來,見到陸青冥后,對方明顯一愣,隨即微笑著點了點頭。

    同樣點頭回應對方,兩人便繼續自己的任務去了。一個時辰已經過去了,要抓緊時間了。

    各個房間內的天師們在瞞著尋找藥材,而外邊會場中的人們,卻都等得無聊了,一個個甚至昏昏欲睡,無奈,這場初賽就是如此,根本無法觀看,這些人來這裡也不過是來湊熱鬧的,明天的第二輪比賽才是真正的火熱。

    靈夢兒本就是呆不住的丫頭,現在這般無聊的景況下,她已經坐在地上睡過去了。

    忽然,「嘎吱」一聲,七號門開了,所有人都被驚動了,紛紛振奮其精神,緊張的將目光投射過去。

    當一個人影出現時,更是讓所有人都震驚了:「年輕人!」

    年輕人!第一個完成任務竟然不是那些沉浸煉丹術多年的老頭,而是一個年紀不到二十四的年輕人,這實在讓人太過震撼、難以置信。

    「會不會是沒有完成任務就放棄比賽了?」有人不確定的說道。

    「也是有點可能的,看看吧,看看再說。」 「九十九種藥材,有九十……九十八種是正確的!」主持的索老十分驚訝的道出了首先出來的年輕人的成績,這個成績連他自己有些驚訝.

    「什麼?」果不其然,滿場皆驚,眼裡充滿了不可置信,紛紛驚得起身,將目光投向場中的那個一直一臉自信微笑的年輕人,「這怎麼可能,莫非是索老查錯了?」

    「不會。」身邊一人微微搖頭,將目光看到場中。

    會長景成思也是皺著眉頭,有些不相信,就算是索老,要在這麼短時間內找到九十九種藥材還達到這麼高的準確率都不太可能做到,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

    景會長將目光放過去,眾人見此就知道會長是要親自檢查了,紛紛都住了口,全場無聲。

    強大的無聲息的元神力量在年輕人的紙上一掃,隨即又籠罩了他所尋出來的九十九中藥材,不久,眾人便見到景會長臉上的驚訝神情,到底是什麼結果,從這景會長的表情已經可以看出來。

    「竟然……真的是準確率無限接近百分百!」所有人都驚駭無比,看向這個年輕人的目光里滿是敬佩,一個煉丹天師尊敬,一個年輕人的天才天師更受人尊敬,這個年輕人,將來必定可以成為和索老那樣的准中級天師,甚至真正的中級天師。

    年輕人顯然對自己是很有自信的,面對眾人的目光,他一臉的驕傲是藏也藏不住。同時在觀眾席上,有幾個人也是一臉的驕傲,從他們都能的袖口記號可以看出,他們是天雨國溢靈宗的人。

    景會長收回神識,問道:「年輕人,你叫什麼名字?來自何方?」

    面對中級天師,這個年輕人縱然在桀驁也不敢不敬,景會長不僅僅是化神境強者,還是七國唯一以為中級天師,比他宗門的太上長老都要高貴許多倍。

    恭敬的敬了個禮,年輕人說道:「景前輩,晚輩田行雲,是天雨國溢靈宗大弟子,師從我派准中級天師越瑞。」他說著將目光投射到觀眾席的上的溢靈宗的位置,那裡有一人與他相對點了點頭。

    景會長聞言往觀眾席掃了一眼,說道:「原來如此,好,田行雲,你第一輪比賽已經通過,可以先往一邊休息去了。」

    連續分辨藥材,是很費精神的。田行雲謝過一聲便往自己的位置而去。

    幾乎在同時,又有人出來,他們看到田行雲時明顯很驚訝,但以為對方是勉強通過的,百年釋然了。

    讓人安慰的是,這次出來都是老一輩的煉丹天師,在各地都是赫赫有名的,他們的成績,幾乎都是九十準確率以上,已經很厲害了,但是,與田行雲相比,就差太多了。

    接下來,過一會兒就有一兩個人出來,大多都是老一輩的,他們大多數都通過了初賽,唯有一個年輕人差了一味而最終被淘汰了。

    「九十五!」又是一聲驚呼,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又是年輕人!

    所有人都驚訝萬分,再度看了看景會長,很明顯,他們還是不信這個結果。除了一個妖孽的年輕人,就已經夠厲害了,再出一個那還了得。

    然而,事實證明,這個時代,妖孽天才並不少年,這個人,同樣是天才,九十九味藥材有九十五味是正確的。

    「秦浩和,這是秦浩和。」這一次,很多人都認出來了,「這是青榜二十四的天才高手!」

    這個身份一出,更加讓人震驚,修鍊上天才也就罷了,現在竟然連煉丹術都是這麼天才,這樣的情況讓老一輩的人都自嘆「老矣」。

    「石長老,貴派大弟子果然是年輕有為啊。」觀眾席,與七英派坐在一處的宗門皮笑肉不笑的向七英派的長老說道。

    而石長老僅僅客套的接了幾句就不再說話了。一個宗門出天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是這個宗門的對手就不那麼覺得了,其中原因,實在太簡單了。

    陸青冥也終於找齊了九十九味要,幾乎和之前見到的那個一臉溫和的男子同時走出了房門。今日註定是個令人震驚的日子,從四號房間,出現了幾個令人震驚的成績,兩個年輕人,一個成績九十七,一個九十四。

    這樣一來,這個大會上,一下子湧出了四個煉丹術天才,這個事情,使得人們將四號房間的另外一個可怕的成績給忽略了——九十九種,全對。

    饒是景會長已經達到了化神境,心性堅定,但是也不由得震驚,他深吸了一口氣,站起身來,說道:「相信今日的成績已經讓各位十分震驚了,景某也是如此啊。十年了,我們七國沒有出現一個中級天師,現在一下子出現了四位有望晉級中級天師的天才,實在可喜可賀。但是,他們是否真的有競爭中級的實力,就在接下的比賽慢慢的揭曉吧。」

    「今日的初賽結束,參賽者二百七十二,通過者二百三十七,是一個十分可觀的數字,明日進行第二輪,請各位參賽者做好準備。」

    第一輪比賽終於結束,但是,各大宗門還沒有開始攬人——現在還不是時候。

    此次所有年輕人中成績最好的溢靈宗大弟子田行雲有些輕蔑地看了看陸青冥等人,很是傲然,不將其他人看在眼裡,一轉身便和他的門人一同走了。

    三人都沒有理會對方初賽只是一個選拔而已,根本不是真正考驗煉丹術的時候,很多第一輪成績不是特別好的人,很可能反而煉丹術造詣極高。

    走到靈夢兒身邊,那個丫頭到現在還睡得很熟,嘴角掛著一道晶瑩的絲線,彷彿外界的一起都與她無關。陸青冥啞然一笑,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

    「誰啊?別吵本小姐。」靈夢兒睡夢中擺了擺手,呢喃著道。

    陸青冥還待再叫一次,卻忽然停住了手,轉頭看去,是秦浩和。

    他沒有和他宗門的長老一起,而是和那天晚上見到的那個師弟一同過來,師弟見到陸青冥就立即跑過來,二話不說,舉拳就打。

    這次用的依舊是三千戰魂拳,每一拳打出都帶著呼呼風聲,大概是知道在這裡不能亂來,因此他並沒有運用真氣戰鬥,因此並沒有造成的大的動靜。

    陸青冥身子輕輕一閃,便躲開了他的拳頭,只避卻不攻也不守。這師弟頓時恨得咬牙。

    「有種你別跑!」師弟大吼一聲,陸青冥卻是停住了腳步,眼睛往一旁瞟了瞟,而師弟見他停下來了,頓時一喜,瞬間就要撲上去。然而,他剛要動,卻忽然被人踢飛了出去,受傷不至於,只是變得有些狼狽。


    「誰?誰踢我?」師弟猛然站起身,臉色通紅,顯然有些憤怒。他的目光剛放在陸青冥面前的一名女子,那女子卻立即回應道:「是我,你想怎麼樣?」

    師弟眼光很好,一眼就看出了眼前這女子是一名凝元境高手,頓時收斂了一些,但是,他連陸青冥都不怕,怎麼會怕一個女子,沒用動手卻動起口來:「你……你是什麼人?幹嘛打我,隨便打人是不對的。」

    「嘿,你打擾到我睡覺了。」靈夢兒嘿嘿一笑,睡意頓消,眼睛瞪得老大,摩拳擦掌的好似要動手了,「打擾本小姐的睡覺,就是犯罪。」

    陸青冥急忙攔在靈夢兒面前,那秦浩和見自己的師弟遇到這種情況卻沒有出手,站在一邊好似看戲一般看著幾人。

    「喂,大**,你也有份。」靈夢兒雙眼微合,看著陸青冥沉沉說道,「你也打擾到我睡覺了。」

    額……

    陸青冥無語,卻是仍舊將靈夢兒攔住,忽然又上前一步,將她拉走。

    「喂……住手,我要打他。」靈夢兒掙扎著要脫離陸青冥的手掌,身子卻不由自主地被拉走,就是動用了真元卻依舊沒能夠掙脫,陸青冥抓得實在是太緊,同樣動用了真元,而且還正好抓在靈夢兒手掌的脈絡上,使得她的真元難以流暢的流通到這隻手上。

    秦浩和搖頭笑了笑,卻不知道在笑什麼,直叫一旁的師弟看得疑惑,不由得開口問道:「師兄,你笑什麼?」

    「我?我笑這陸青冥竟然還認識這麼個可愛的姑娘。」秦浩和微微笑道。

    「誒?」師弟越發不懂了,而師兄也沒有詳細解釋的打算,就只好沉默了。

    「走了,本來還想和他說說話的,誰知道他卻連和我說話都欠奉。走了走了,無趣之極。」秦浩和莫名其妙的說了一通,然後便和師弟出了會場。

    煉丹大會盛事三年一屆,人們期待已久,開賽之前更是人人爭先恐後的來佔座,然而,這初賽卻在無聊的氣氛中匆匆而過,現在想來,甚是無趣。

    賽事結束之時,時間不過早上巳時,整一天也不過剛剛開始而已。陸青冥拉著靈夢兒除了會場便鬆開她了。

    靈夢兒依舊憤憤不平,但是也只得跟在陸青冥身後,她倒是可以不顧陸青冥自己離開,但是自己一個人在怎麼逛都甚無聊,還不如兩人一起走,還可以偶爾說說話。

    「喂……大**,你要去哪裡?」

    「嗯?你說什麼?」陸青冥似乎在想些什麼,沒有注意到靈夢兒的話。這讓靈夢兒有些不忿,賭氣的說道:「沒事!」

    陸青冥啞然,微微笑道:「我在想劍法的事,沒有聽清,你可再說一遍啊。」

    「哼,你到底是要去哪裡?」

    「哪裡?」陸青冥微微一愣,卻忽然眼神一黯,「我要去哪裡?我也不知道,我應該是去找個地方修鍊劍法才對的吧?」


    「啊?」這反而是讓靈夢兒愕然了,「你連自己要去哪裡都不知道?」

    「呵呵,十歲之後,我還從來沒有這麼閑過。」他說這句話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竟然獃獃站在原地,沒有動彈。 「要不,我們去逛街?」靈夢兒提議道,明亮的大眼睛盯著陸青冥看.

    陸青冥微微一笑,道:「算了吧,我還是回家練劍去了。」他說完便轉身要往城外的方向走,可是剛剛踏出一步,卻忽然停住了身子,臉色變得有些凝重,急忙拉過靈夢兒,靜止在原地,神識卻是將身周都籠罩。

    「怎麼了?」靈夢兒不是笨蛋,見到陸青冥這副模樣就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因而輕聲問出來。

    「有人要殺我。」陸青冥說話平平淡淡,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人難以平淡面對,靈夢兒便是如此,聽到陸青冥說這話,她頓時想到了陸青冥當日在大日七城不也是處處皆敵么。

    「你到哪裡都能夠得罪人啊。」靈夢兒嗔道。


    陸青冥卻是淡淡一笑,將精神都集中到那股針對自己的若隱若無的殺氣。直到四周的市集吵鬧聲似乎完全消失了,整個世界一片平靜,殺手卻依舊沒有出現。

    「看來,不給他製造個機會他是不會出手了。」陸青冥看了看身邊的靈夢兒,心中暗道。

    「夢兒姑娘,我們往城外去,小心一點,注意四周的氣息變化。」陸青冥立即傳音給靈夢兒說道。

    而靈夢兒僅僅頓了一下,便點了點頭,沒有回應什麼話。

    既然說定,兩人便緩緩動作,如同平常一般地緩步行走,但是,他們的神識卻無時不刻不在注意著身周。那個淡淡的殺機,始終縈繞在他們身邊。

    如此行路,他們往城外的速度依舊和之前一樣,但是,心理上的感受確實不一樣。所幸還沒有走多遠,那個殺機便消失,這讓陸青冥驚訝。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