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 2021 年 9 月 18 日
  • 2021 年 9 月 15 日
  • 2021 年 8 月 19 日
  • 2021 年 5 月 7 日
  • 2021 年 4 月 13 日

近期留言

    2021 年 1 月 31 日 Comments (0)

    不過這時他的法術也準備完畢.仙劍向天一指.一個三丈見方的巨大隕石從天而降.撕裂了空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喬虎砸去.瞬間便將喬虎砸中.

    趙安立在空中看著冒著青煙的隕石深深地砸進了沙土中.足足沒過了一半才停下.哼了一聲說道:「你雖狂妄.但也有狂妄的本錢.可惜你今天碰到了老夫.」

    話音剛落.卻看見沙土中的隕石有微微的鬆動.趙安以為是自己眼花了.定睛看去.卻看見這種鬆動越來越劇烈.到最後隕石已經是左右搖晃了.

    然後便看見一個全身布滿青色龍鱗的人單手將隕石託了起來.慢悠悠地升至空中.一直到了和趙安一個高度才停下.

    「你的大石頭.現在還給你.接住了.」喬虎暴喝一聲.雙手五指扣進了隕石之中.就像打保齡球一樣將隕石緊緊抓住.然後將隕石微微向後移動.再由腰部發力.轉至兩條手臂.將隕石呼的一聲扔向趙安.速度比剛才有過之而無不及.

    趙安沒想到喬虎被這隕石高速正面砸中還能不死.而且竟然以其之道還治其身.又將隕石丟了過來.

    趙安只不過是天人期修士.可沒有喬虎的那種速度.根本無法躲避.瞬間就貼在了隕石上.吐出一大口鮮血后落回了地面.

    喬虎見狀慢悠悠地飛到趙安身邊.看他還有一口氣在.便想一掌結果了他的性命.可誰知這時後面傳來了唐興的聲音:「恩人手下留人.不要殺他.」

    喬虎抬起頭向後望去.只見唐興正快速地向這裡趕來.不一會兒功夫便飛到了喬虎面前.


    喬虎問道:「為什麼不殺他.他可是象塔山的人.這種人作惡多端留他作什麼..」

    唐興看了躺在地上的趙安一眼.見趙安還有一口氣在.不禁放下心來.答道:「恩人有所不知.此人我認識.名叫趙安.是象塔山的一名長老不錯.但是此人宅心仁厚.心地善良.卻不是恩人口中的惡人.而且我的那隻破爛煉丹爐.還是趙長老默許的情況下我才能帶出象塔山.」

    喬虎聽罷低頭看了一眼趙安.說道:「這麼說來我還錯打了好人了.可是他確實是在替象塔山賣命.」

    唐興俯下身子從懷裡掏出一顆固元丹給趙安服下.說道:「我想這裡面一定有我們不知道的隱情.所以還是等他醒了再問問他把.」

    趙安服下固元丹之後便悠悠醒轉.睜開眼見到喬虎之後便怒道:「你這小賊.要殺便殺.還救我做什麼.」

    喬虎撇了撇嘴.說道:「如果不是小唐.我才懶得救你.」

    趙安這才注意到旁邊還有一人.細心看去發現是唐興后驚喜不已.連忙說道:「唐興煉丹師.你怎麼在這裡.這是怎麼一回事.」

    唐興笑道:「趙長老.我在這裡你就放心吧.不會有人再傷害你了.現在你身體還很虛弱.我們回去再說.」說完唐興背起趙安向劉府飛去.喬虎則無奈地跟在了後面.

    劉府後花園一間上等廂房內.趙安經過短暫的調理.氣息已經平穩下來.他笑著對喬虎說道:「這位小友.你現在可不可以告訴老夫你的尊姓大名了.」

    伸手不打笑臉人.況且現在雙方也不再敵對.於是喬虎拱拱手說道:「尊姓大名不敢當.我叫喬虎.」

    趙安笑道:「呵呵.喬老弟年紀輕輕.這一身的本事可不小啊.老夫輸在你手上.一點都不冤.」

    「哪裡.哪裡.趙長老的法術才叫厲害.如果不是我身體特殊.恐怕擋不住剛剛那一顆隕石.」

    「喬老弟的修為才……」

    一旁的唐興看不下去了.連忙打斷兩人道:「你們兩剛剛還在戰場上廝殺.現在怎麼又互相吹捧起來了.而且還沒完沒了了.趙長老你是不是跟我們說一說象塔山的事情.你難道沒看出來現在象塔山已經不對勁了嗎.」

    趙安聽罷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說道:「這麼明顯的事情我身為象塔山長老又怎會不知.只是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改變又是另一回事啊.」 89象塔山中


    喬虎和唐興靜靜地坐在一旁.等待趙安的下文.趙安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自從七年前許立掌門外出遊歷回來開始.就好像忽然之間變了一個人.以前對每個人都充滿熱情的掌門消失不見了.變成了現在性情冷淡.不問門派事務.只知道整天悶在房間里修鍊的樣子.」

    「據我所知.他好像在修鍊某一種和特別的功法.這種功法對靈氣的需要量特別大.所以這才不顧一切的賺取靈石.甚至賣假的丹藥這種損害山門聲譽的事情也做了出來.」

    「老夫也不是沒有勸過.而且還沒少勸.剛開始的時候他還耐心地聽我說.可是卻只聽不做.依然每天沉浸在房間修鍊.低劣的丹藥也一直在向外出售.后來我去的次數多了.他也變得不耐煩.現在除非他有他召喚.不然我想進他的房間都難.」

    「這次之所以派我過來.我想他也是希望將我支開.好圖一個清靜.要是我這把老骨頭埋到這裡估計他會更開心.唉.」

    唐興是后來才加入的象塔山的.而趙安是象塔山土生土長的長老.自幼便在象塔山踏上修真一途.后來學道有成后就在象塔山做了一名長老.對象塔山的感情自然要比唐興深得多.正因為如此見象塔山這副模樣才痛心不已.

    喬虎聽到這裡站了起來.說道:「聽趙長老所言.此事皆因象塔山掌門一人之過.這樣的話我們去為象塔山換一個掌門不就好了.」

    趙安知道喬虎性格有些張揚.但是聽到如此狂妄的話還是吃了一驚:「喬老弟.老夫知道你的實力很強.但我們掌門也是一個修真的奇才.十年前就已經達到了出竅中期.你是他的對手嗎.」

    唐興這時候笑著說道:「趙長老可不要小看了我恩人.他可是連五級妖獸都能斬殺的厲害人物哦.」

    趙安知道一般五級妖獸相當於出竅中後期的修士.因此聽到這句話後放下心來.眼裡也閃起一道光芒.猛地一拍手說道:「好.那我趙安就陪兩位走一趟.助喬老弟一臂之力.在我有生之年.我不能看著象塔山就這樣毀在許立的手裡.」

    五日後.因為有喬虎各種療傷仙丹的幫助.趙安終於得以痊癒.三人拜別了劉寶智、劉子傲父子.離開風沙鎮.向著象塔山飛去.

    之前趙安已經往回發了通信符.符上說風沙鎮搗亂的修士已經被除掉.而他則要在風沙鎮呆一段時間再回去.

    所以三人也不著急趕路.在路上耽擱了三日才到了象塔山的腳下.三人決定先商量一下對策.畢竟這次要對付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門派.雖然是三級修真國的小門派.但也不可輕視.

    誰知三人屁股剛剛坐到山腳下的一個茶攤上.就看到五個修士模樣的人往山上走.其中兩個人手裡還抬著一副擔架.上面有一具已經沒了生氣的死屍.

    五人走到入口處.被把門的兩個修士攔了下來:「你們五個是幹嘛的.有信函么就往山上走.」

    話音剛落.五人中三人閃出位置.手裡抬著擔架的兩個人走上前來.將擔架往兩個門衛面前一擺.說道:「我們今天是來象塔山討一個公道.」

    其中一個門衛說道:「討公道.我看你是討打吧.你也不睜大你的眼珠子仔細瞧瞧.這是你討公道的地方嗎.趕緊走.不然我可告訴你.對你不客氣.」

    「你們象塔山身為雨夕國第一大門派.怎麼能如此不講道理.我們花大價錢買了你們的補命養神丹.結果四弟重傷吃了以後卻一點效果都沒有.白白送了一條性命.你們今天必須給我們一個說法.不然我們兄弟四人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嚷嚷什麼.嚷嚷什麼.你這是污衊懂嗎.我們象塔山賣的全部是靈丹妙藥.怎麼會不頂用呢.你少在這裡妖言惑眾.快點滾.」

    「象塔山什麼玩意.以前覺得還挺好的一個門派.沒想到竟會是這個樣子.簡直狗屁不是.我看你們遲早玩完.」

    「我操.你給我閉嘴.我看出來了.你就是來尋釁滋事的.今天不打到你們身上.老子跟你姓.」說著捏碎了手中的一張通信符.

    瞬時便從山上飛下七人.那門衛只說了一句:「鬧事的.」幾個人便對眼前的情況瞭然於胸.看來這種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七人再加上兩個門衛.也不說話.直接就將四人圍了起來.上去就是一通王八拳.有幾人還想使用法術.卻發現對方的法術比自己還厲害.遂打消了這個念頭.

    四人被最後被打得鼻青臉腫.趴在地上起不來時九個人才住手.然後將四人連同一具屍體都抬走了.

    趙安見狀嘆了一口氣.說道:「現在的象塔山已經空有一具軀殼.真如剛剛那名年輕的修士所說.這樣下去遲早玩完.」

    唐興連忙安慰道:「趙長老您別擔心.我們來這裡不就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的嘛.你們兩先聊.我去看看那四個人.」說完便走了出去.

    過了半個時辰.唐興才回來.坐下喝了一口茶說道:「還算那九個人手下留情.那四人都只是一些皮外傷.雖然很重但經脈沒什麼大礙.我已經給他們用過葯了.」

    喬虎點點頭.說道:「既然人都到全了.我們商量一下具體的對策吧.總不能就這樣大搖大擺地打上去吧.」說著將頭轉向了趙安.繼續道:「趙長老.山上除了許立以外.還有其他需要注意的對手嗎.」

    趙安道:「山上除了掌門人許立以外.還有四名長老和一名煉丹師需要注意.這五人都是天人期的修為.其他人則不足為慮.不過喬老弟也不用擔心.這四名趙老中錢長老是我的至交好友.我敢打包票到時候他一定會倒戈的.」

    「剩下的三名長老中.李長老和張長老不知會選擇哪一方.姑且先算做敵人.但方長老自從掌門不關心門派事務以後一直手掌大權.因此他一定會阻止我們的.」

    「到時候我和錢長老會拖住另外三名長老.而煉丹師就交給唐興師侄.喬老弟專心對付許立一人即可.你看怎麼樣.」

    喬虎點頭說道:「如此甚好.你們放心.我會儘快解決戰鬥的.」

    趙安嗯了一聲.又說道:「不過還有一點.象塔山上也有一個護山大陣的.雖然這陣法沒有開山劈地的威力.但也不可小覷.如果讓他們開啟了.我們此行恐怕必敗無疑.所以我會先行潛入山.偷偷將大陣關閉.到時候以我捏碎通信符為號.你們再攻上山來.我們來一個裡應外合.」


    喬虎聽罷一拍桌子.說道:「好.就按趙長老說的辦.我們就先回旅館等趙長老的消息了.」

    「嗯.最遲不過明日黃昏.我一定會動手的.」

    第二日中午.喬虎和唐興又來到了這個茶攤.邊喝茶邊等趙長老的消息.喬虎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到三個修士氣呼呼地往山上而去.

    唐興搖搖頭.無奈地說道:「唉.這已經是今天的第三波了.照這個速度.我們有多少丹藥也不夠送的啊.」

    喬虎笑道:「反正這些丹藥也是不勞而獲.而且都是一些一二級的低階丹藥.送也就送了.至於這麼心疼嘛.」

    唐興聽罷佯怒道:「恩人啊.你說得可輕巧.我身上除了催魂丹.就剩下這些丹藥了.高階的丹藥都放在你的包包里了.你是飽漢不知餓漢飢啊.」

    「不是給了你一些上品靈石么.現在你可比一般的天人期修士富裕多了.如果你想買高階丹藥的話.估計能買不少吧.少在這裡哭窮了.」

    「那可不行.我是丹藥師.是古生大陸上最賺錢的職業.身上要是不揣幾十塊上品靈石怎麼好意思出門呢.要是讓別人知道我堂堂一個五級煉丹師進市場還需要恩人掏十塊中品靈石的門票.恐怕恩人也會感覺丟面子吧.」

    喬虎撇撇嘴笑道:「呵呵.你這是打腫臉充胖子.嗯…不過你說得也有幾分道理.你的面子就相當於我的面子.好吧我決定再給你一些上品靈石.」

    唐興聽到這裡眼睛又條件反射般地冒出綠光.口水直流:「真的啊.」

    「當然是真的.不過是等會兒殺死許立之後.他賣了那麼多假藥.肯定有不少靈石.」

    唐興頓時沒了興緻.像泄了氣的皮球.說道:「可是他修鍊也需要用靈石啊.說不定他搜刮來的靈石都被用光了呢.」

    喬虎笑笑:「那就要看天意了.」

    說話間喬虎看到三名修士已經和山下的門衛吵吵起來.看來用不了多久就會打起來.這時喬虎忽然發現懷裡的通信符碎了.

    喬虎望了唐興一眼.微笑道:「看來.這三個人的丹藥你是省下來了.」

    「滾滾.聽到沒有.再不走老子收拾你們.」這兩個門衛還是一樣的囂張跋扈.揮手就向三個修士中的一個打來.

    只不過他這一掌卻被一個古銅色皮膚的手臂擋了下來.這門衛見一個少年敢阻攔自己.不禁大怒道:「操.你是幹嘛的.」


    喬虎笑道:「操.我是來鬧事的.」

    …… 90象塔山下

    另一個門衛一聽竟然還有人自己承認是來鬧事的.這也太囂張了一點吧.當即捏碎了手中的通信符.然後向眾人叫囂道:「你們有本事都別走.」

    喬虎一揚手便將手中的門衛噗通一聲推倒在地.然後一臉輕鬆地笑道:「我們也沒說要走啊.不僅不走.我們還要上去.」

    一旁三名修士見他們開始叫人.其中一人好心提醒喬虎道:「這位小兄弟.這裡畢竟是他們的地盤.我們還是先退避一下吧.好漢不吃眼前虧.我聽說不少像我們這樣的人都遭到了他們的毒打.」

    喬虎揮揮手示意他們不用害怕.說道:「等會兒.你們在一旁看著就行了.今天我要向他們討一個公道.」

    說話間從山上飛下七個人.一旁的三位修士一看.都是結丹期的修為.心中立馬起了懼意.

    兩個門衛向七人使了一個顏色.雙方心領神會.二話不說便將五人包了起來.剛剛提醒喬虎的修士見狀.心裡一禿嚕:壞了.都怪剛剛聽了他的話一時猶豫.這下免不了一陣皮肉之苦了.

    「上.」

    不知誰喊了一聲.九個人一齊撲了上來.但是他們剛剛靠近喬虎.便被一道威猛的罡氣衝撞開來.吐出一大口鮮血.像是蓮花盛開似的齊齊向外飛去.

    剛剛還牛氣衝天的門衛.經過剛才的衝擊后感到自己體內的金丹破碎.幾十年苦修瞬間化為了泡影.一臉震驚地看向喬虎:這一波靈氣釋放不禁將眾人悉數擋開.而且奪去了眾人的修為.這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實力.恐怕和掌門人相比也不遑多讓吧.

    這種雷霆手段.正是喬虎給這些為虎作倀之輩的教訓.

    喬虎剛剛是將大量的靈氣瞬間爆發.以有備打無備.這才有了這樣的效果.他一揮衣袖.看也不看這幾人一眼.抬腳向山上走去.一旁的唐興連忙跟了上去.

    而剛剛還擔驚受怕的三名小修士.見到這幅場景.心裡均興奮地湧上一個念頭:哈哈.看來這象塔山終於惹到大人物頭上了.看今天象塔山怎麼辦.

    喬虎剛剛走上山路.兩名年輕的修士便斜刺里沖了出來.沖兩人大聲喊道:「你們是什麼人.誰讓你們上山的.」

    喬虎雖然看不穿兩人的修為.但能感覺出這兩人的境界比剛才山下的九人還差.於是也懶得答話.徑直向上走去.

    兩名年輕的修士見喬虎竟然將自己視若無物.不禁大怒.祭出自己的仙劍便向喬虎刺去.喬虎看著兩柄連寶器都算不上的長劍向自己刺來.也不擺出架勢迎敵.仍然不慌不忙地向上走去.

    兩名年輕的修士見狀心裡嗤笑道:「哼.狂妄之徒.馬上讓你嘗嘗萬劍穿心的滋味.」可是接下來卻發生了令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只見喬虎在兩柄仙劍飛到自己跟前時.伸出手一把將兩柄仙劍抓在手心.速度之快讓兩名年輕的修士根本沒有機會操縱仙劍躲閃.

    然後喬虎手掌微微用力.便聽咯吱咯吱幾聲金屬聲響.兩柄仙劍竟然被喬虎捏合到一起.已經嚴重變了形.喬虎目光嚴厲地瞪了兩個年輕的修士一眼.兩人便感覺心臟猛地一縮.好似被洪荒巨獸看了一眼一樣.

    喬虎將手中的仙劍哐當一聲丟到青石路面上.繼續向前走去.而兩名修士這次再也不敢上去阻攔.只是在一旁默默地尾隨.

    就這樣又碰到兩三次阻撓之後.再也沒有人敢站出來阻攔兩人.而兩人身邊的圍觀人數也是迅速增多.眨眼間已經有了幾百人之多.

    喬虎每走一步.這幾百人便退一步.人群前面都是一些實力比較強的弟子.這些人目光複雜的看著喬虎兩人.憎恨中還交織著好奇和敬佩.而人群後面的則是一些不清楚事情真相的弟子.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議論紛紛.

    「哪個狂妄之徒敢來象塔山撒野.當真以為象塔山無人了么.」

    這時只聽一聲清嘯.一個身背硃紅色大劍的老者從山上飛了下來.眾人一聽到這個聲音.紛紛讓出了道路.人群瞬間開了一個口子.

    喬虎到現在也沒見趙長老的影子.不知道眼前這位是不是錢長老.因此不敢貿然出手.而是試探性地問道:「在下喬虎.不知閣下是.」

    誰知對方根本不領情.怒道:「無知小兒.看打.」然後便祭起後背的朱紅大劍向喬虎殺來.

    喬虎這下犯了難.萬一對方是錢長老的話.自己放手打只會傷到自己人.因此喬虎只得抽出破蒼.憑藉自己速度左支右擋.場面完全被動.

    眾多象塔山弟子見本方長老佔盡上風.紛紛鼓掌叫好.替本方長老打氣.



    Share:

    Leave a comment